-

47三喪老人的親蘊五沌術

看到他越來越苦惱,凡女態劫馨又心軟了,她隨即一語:“算了,事已至此,這其實也怪不得你!要怪就怪在這背後給你使壞的這個人!是這人存心不良,故意如此禍害九界生靈!”

永七苦笑一絲,接聲:“但是這個人我如今卻毫無頭緒!也許隻能等以後去一趟這獸界祖間山才能知曉答案了。”

凡女態劫馨聽而正色一語:“天郎,我可先警告你,你現在絕不能想著去獸界祖間山!你若敢想,我絕對饒不了你!”

永七一見,將人摟過來,要親親,讓她放心。

凡女態劫馨卻是故意躲了一下。

永七忍不住要笑。

“大色胚!現在可倒好,你一下就多了這麼多女人!”凡女態劫馨看著他笑,不禁又有些窩火來!

永七趕忙收斂了笑容,討好來:“美尊,我眼裡心坎上,可都是隻有你!你可不能如此冤枉我!”

凡女態劫馨哼了哼,還是覺得非常憋氣!

永七見而也不再遲疑,將人倏然橫抱來,要朝大榻邁去!

凡女態劫馨掙紮了幾下,喝斥:“放開我!放開我!”

永七纔沒!

他身上,心裡都已然上興。

也就在這個旖旎時候,門外傳來了象妃妲淑的聲音:“永七!”

屋內兩人相視了一下,皆是有些苦惱了。

不過,他們也隻能開門相迎。

而一見人,象妃妲淑便直接問來:“永七,你回答本宮,如何才能讓陛下恢複他的生育之能?”

永七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語:“妲淑娘娘,最好的辦法就是抽離他身上的偶。”

象妃妲淑聽後,也是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又問:“陛下身上的這個偶究竟是什麼東西?它和你又有何關係?”

永七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了。

凡女態劫馨這時主動幫他說來:“妲淑娘娘,這個偶和他是有些淵源,但具體是什麼,抱歉,他現在也還說不清。”凡女態劫馨選擇了隱瞞,她是真的不想將事情弄得尷尬。

象妃妲淑聽而一接:“陛下說這個偶的眉頭上有六對漩渦,而且比你還要帥邪!他是不是你的某個先祖?”

永七失笑,欲言又止。

凡女態劫馨怔了怔,但立語:“妲淑娘娘,我們也確實有這樣的懷疑!”見人已先入為主了,凡女態劫馨也自然就借坡下驢。

“那除了抽離之法,可還有其他辦法解決?”象妃妲淑自然是明白抽離會有很大弊端的,說不定會讓龍寰變得非常非常虛弱!

永七深吸一下,答來:“妲淑娘娘,這個我現在冇法來回答你,畢竟我現在記憶尚不完全。”很好的藉口。

象妃妲淑失落了。

“妲淑娘娘,你放心吧,我肯定會再去找尋其他辦法,幫帝龍陛下解決身上這道難題的。”永七忍不住一語。

象妃妲淑凝著兩人,猶豫良久,才緩緩一語:“永七,本宮曾經跟著老姥(麟頂老姥)境練過一段時間,她老人家曾有和我說過一些偶製之術的特點。在漫漫甲子輪迴中,有些存在為了得到一個分身,但卻又不想從自己身上分化而出,畢竟從自己身上分化,難免會過多消耗本尊的力量!

“於是,這些存在便藉助了這種偶製之術,來獲取這分身。隻是這種方法,通常卻是需要將本尊少量的軀身精血和命魂精血滲於偶中,當時,她老人家還稱這種方法為賜活之術!永七,你看,以這種賜活之術可以來解決陛下身上的問題嗎?”

話話出落,永七和凡女態劫馨都呆了起來。

他倆怎麼也冇想到這位象妃妲淑竟是自己把這種辦法說了出來!而且看上去,並未有太多的忌諱!

好一會兒,永七才語來:“妲淑娘娘,你的這個方法……看上去似乎可行,但是這樣一來,帝龍陛下不就成為了彆人的分身了嗎?這……你能接受?”

象妃妲淑苦笑一絲,但語:“永七,你錯了,隻有偶獨立存在,才能說是真正的分身。如今它和陛下已經融為了一體,這其實隻能說是合體之身!既然是合體之身,陛下依舊真實存在,而且他如今顯然還是主體!從這個角度來說,這個偶其實就是他自己的特殊分身了!”

永七忍不住凡女態劫馨相視起來。

他倆都被象妃妲淑的這種思維方式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了。不過,不得不承認,這種說法也並冇有錯!

雖然融為了一體,但龍寰他如今的確就是主體!

隨後,凡女態劫馨忍不住一語:“妲淑娘娘,固然你說得也對,但是你剛纔也說了,這賜活之術卻是需要他先祖本尊的軀身精血和命魂精血啊!你現在和我們說這些,不是冇什麼意義嗎?”

然而,象妃妲淑卻搖搖頭,語來:“不,永七的軀身精血和命魂精血,也有賜活的可能性!因為他身上有他先祖的血脈!”

凡女態劫馨和永七有些傻眼了。

剛纔真是不應該那樣借坡下驢啊!

現在好了,把自個兒全絆住了!

“永七,你……能不能用你的軀身精血和命魂精血,為陛下試試?”象妃妲淑盼來。

永七苦笑,對視來,隻語:“妲淑娘娘,你就不怕這樣的賜活,帝龍陛下會失去他的主體地位嗎?”

象妃妲淑沉默了,但語:“這不可能,你身上固然有你先祖的血脈,但是絕對達不到你先祖的那種濃純!如此,陛下他仍舊會成為主體!”

永七真是有苦難言了!

可那偶就是我以前的真身之態啊,妲淑娘娘!

你要用我的軀身精血和命魂精血去賜活,你的帝龍陛下就肯定會成為我的特殊分身!這是毋庸置疑的!

凡女態劫馨內心忍不住苦惱不已,我剛纔乾嘛幫他認下那是他先祖啊?不承認就絕不會現在有這種尷尬境地!

“永七,本宮這也是冇有辦法了。抽離之法,那是絕對不行的!陛下他就是我獸界的天,他可不能出半點事!不然,我獸界危矣!”象妃妲淑憂心忡忡。

永七緩緩閉上了雙眼,開始在腦海努力辨識他那些模糊的記憶,想要找到第三種辦法!

他是絕對不能用這種賜活之術的!

象妃妲淑皺眉,忍不住又要語來。

“妲淑娘娘,你彆打擾他了,他在幫你想另外的辦法!”有所察覺的凡女態劫馨已說來。

象妃妲淑愣了愣,另外的辦法?真的還會有另外的辦法嗎?

時間慢慢流逝。

永七額頭逐漸現出汗水來。

可見,這種搜尋相當耗費他的心識!

凡女態劫馨強忍著想給他擦拭的衝動,心疼不已!

象妃妲淑瞅見之後,暗中一歎,是不是我太急切了?

在又過了片刻功夫之後,永七倏然睜開了雙眼,語來:“妲淑娘娘,我還有一個辦法!”

話落,象妃妲淑一震,立刻一問:“什麼辦法?”

凡女態劫馨也是緊緊相盼來。

“久遠之前,在鬼界夷族中,曾有一個名叫三喪老人的逆頭大尊,他曾經創造了一種親蘊五沌術!這種術法可令世間很多死性之物轉變為生性之物!像帝龍陛下身上這種死偶,它自然也能去消除它的死性!從而讓帝龍陛下恢複生育之能!”永七說來。

象妃妲淑內心有些震撼,因為這個三喪老人她可並未聽說過!

凡女態劫馨自然也是如此,她忍不住追問:“天郎,這老人他為何是這麼一個稱呼?”

永七聽而一回:“因為他曾將喪失軀身的人恢複軀身,曾將喪失心識的人恢複心識,曾將喪失命魂的人恢覆命魂!而這一切都是源於他自己創造的親蘊五沌術!此術,確實是驚天地泣鬼神!”

聞言,凡女態劫馨呆住了,竟是這麼厲害的人物嗎?

象妃妲淑也是吃驚不已,同時也很困惑,永七你到底是什麼人呢?為何如此古老的事物你卻能如此詳細地說來?難道……你還會這個親蘊五沌術不成?

忍不住時,象妃妲淑問來:“永七,你說這個親蘊五沌術,你會嗎?”

永七微微一笑,回:妲淑娘娘,我既然能想起它來,自然就會!”

象妃妲淑不由又是一震,他竟真的會!他究竟和這鬼界夷族有何關係呢?

“隻是……妲淑娘娘,這親蘊五沌術,施展起來還需要兩個條件。”永七隨後又一語。

“哪兩個條件?”象妃妲淑自然問來。

永七猶豫了一下,才語:“一個就是,需找五個和帝龍陛下十分親近的人。另外一個就是,這五人身上得分彆有沌極界能、沌素界能、沌始界能、沌初界能、沌易界能!”

話落,凡女態劫馨不禁大皺眉頭,這後麵的條件頗為麻煩了。

象妃妲淑則是怔了怔,才語:“隻要找到了符合這兩個條件的五人,你就能施展這親蘊五沌術嗎?”

永七點點頭,接聲:“妲淑娘娘,實際上現在隻需要4個了,畢竟你身上已經有沌初貞瑰(靜)!”

象妃妲淑沉浸了會兒,才緩緩開口來:“永七,其實你說的這五種界能,在本宮和其他九妃身上都是存在著其中一種!

“像虎妃嘯魅娘身上,她就有沌初惑蠶(動)。

“像獅妃訾芙身上,她就有沌素漫蓮(靜)。

“像章妃蕪瑤身上,她就有沌素玄螢(動)。

“像鯨妃豫蘭身上,她就有沌易戲蟀(動)。

“像豚妃昔絮身上,她就有沌易默蓼(靜)。

“像雀妃箜思思身上,她就有沌始傲啡(靜)。

“像鶯妃曇嫦身上,她就有沌始空蝸(動)。

“像蝶妃憐珠身上,她就有沌極忘貝(動)。

“像鵝妃棘眉身上,她就有沌極寓禾(靜)。”

聽到這個,永七不禁眉頭大皺,怎麼會這麼巧?十人皆有一種?而且還是兩兩一分,一動一靜!這怎麼會如此巧合呢?

(在第二卷當中,一天齡說獅妃訾芙的是沌素紫蓮,他隻不過就是按照蓮的色彩隨口一叫的!至於,讀紀玄螢,章妃蕪瑤當初其實也隻知道它是一隻沌素玄螢)

同樣的,凡女態劫馨聽到這些,也是頗為震驚,她不禁也納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看上去十分的巧合啊!先是龍寰融合了他的偶,然後當他想到辦法之時,卻是又出現了這樣完美的條件!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