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6覺醒之謎

“帝龍陛下,最後我想對你再說幾句的是,偶力雖無上,卻也絕嗣命。何衡此生意,終需深思量!”永七睜開雙眼,緩緩又語。

龍寰呆住!

他內心再次震撼,這小子什麼意思?

難道是說,吾至今無法獲得自己的子嗣,全是因為吾融合的這偶嗎?

這不可能!

有了這偶,吾可是精力更加旺盛!所蘊之華,也都是格外活力!它唯一的缺點就是讓吾對美色越來越迷戀罷了!

不可能的!

絕不可能的!

這小子一定是在胡說八道!

邊上的象妃妲淑聞言,也是心頭大震,原來這就是我一直無法受孕成功的原因嗎?陛下他身上究竟有一個什麼樣的偶?為何他對此諱莫如深呢?

不行,我一定得好好問問他!

凡女態劫馨聞言,也猜到了一個大概,原來這就是這龍寰睡了這麼多女人卻仍舊冇有子嗣的原因嗎?隻是這偶又和天郎他有何關係呢?難道……這偶是他以前製作的不成?!

在三人愣神有思的時候,“妲淑娘娘,我和劫馨先回了。”永七有些疲憊地說來。

象妃妲淑回神,有些複雜地應聲:“好,你先回吧!”

龍寰聽而欲言又止。

最終,隻是冷冷看著永七和凡女態劫馨離開。

而在兩人離開之後,象妃妲淑就立刻問來:“陛下,我要知道你身上究竟有一個什麼樣的偶!”

看著象妃妲淑泛紅的眼神,龍寰的心忽然有些碎了。因為這眼神就是充滿了怨恨,就好像是在說——我要自己的孩子,你給我!

“陛下!你說不說?不說,那你回去吧!從今以後,我不會再去住你建的淑宮,也不會再侍寢!”象妃妲淑冷冷語來。

龍寰沉默了,良久,纔開口來:“淑兒,吾看走眼了,這個永七很古老!”

象妃妲淑怔了怔,但接聲:“我知道!陛下,你彆打岔,快告訴我,到底那是什麼偶?為什麼你如此心甘情願地要擁有它?難道永七說得還不夠明白嗎?就是因為這個偶的存在,你才無法擁有自己的子嗣啊!陛下,難道你真的不想要自己親生的子嗣嗎?”

龍寰苦笑起來,摟著人來,歎了歎,接聲:“淑兒,好,吾說。當初,吾為了爭得這層帝之位,就去了一趟祖間山最深處尋找變強的機緣。功夫不負有心人,在一次次生死危機之後,吾終於在那裡獲得了一個無比強大的偶。

“這個偶看上去十分特殊,他的模樣比剛纔這永七還要帥邪萬分!簡直可以讓人望之瞬間沉淪!而他最特彆的地方,就是兩邊眉頭上,有著六對漩渦!

“之後,吾並冇有過多猶豫,就想吸取它裡麵的強大力量,但是無論吾用什麼辦法,都是冇辦法吸取出來!無奈,吾選擇了最後一個辦法,那就是融合它,將它的力量據為己有!吾最後成功了!

“也正是因為它,吾才能順利爭得這層帝之位!而在後來,吾也漸漸發現此偶會讓吾對美色更加迷戀!精力更是越來越旺盛!就是給你們的蘊華也是格外活力!所以,淑兒,吾實在不相信這永七所說的!”

象妃妲淑聽著這些,內心震撼又迷惑了,難怪永七他說感覺熟悉,原來竟是陛下融合的偶和他有著相似的眉征!隻是陛下他所說的也確實是真的,我曾經也暗中觀察過那些蘊華,的確就是無比正常和非常強大的!

這究竟又是怎麼回事呢?

不行,我得去找永七問清楚!

永七肯定不會無的放矢!

他那麼說,肯定有什麼根據!

畢竟,他隻一眼就看見了陛下身上的偶!

這可是連老姥在世時她都冇有察覺來的!

今天若不是陛下他主動交代,我這輩子恐怕都無法知曉真相!

“淑兒,你放心吧,吾肯定會想辦法讓你和她們幾個都誕下孩子的!”龍寰有些自責地說來。

聞言,象妃妲淑心軟了,喃喃:“陛下,我不怪你,你當初那麼做,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因為換做是我,恐怕也會和你一樣融合,讓自己變強來!但是,從今以後,在孩子這件事情上,你不能再對我做任何隱瞞!否則,我真的不再原諒你!”

人說到最後,又變得堅定,不容置疑了。

龍寰失笑:“淑兒,你以為吾真的不在乎自己的子嗣嗎?錯了,吾非常在乎!吾甚至已經可以為了孩子,捨棄這獸界江山!吾可以為了孩子去……”

“陛下!你彆胡說!這獸界它就是你的!誰也搶不走!誰敢來搶就是與我妲淑為敵!至於在最後,我,會陪著你一起極滅的!”象妃妲淑連忙捂住龍寰的嘴,說來。

龍寰心中感動無比,雙手摟來,喃喃:“淑兒,謝謝,謝謝。”

象妃妲淑微微一笑,接聲:“陛下,你先回我寢屋待著吧,我去找永七再問問。我感覺他剛纔有些話並冇有說完全,他肯定知道如何解決我們生孕孩子的事情!”

龍寰聽而忍不住一問:“淑兒,你到底是從哪兒找來的他?”

象妃妲淑猶豫了一下。才語:“陛下,我現在能告訴你的是,他之前本是那條解戮魔鏈,是我將他的鏈態禁錮打碎後,他才得以變回人形!另外,墨瓷沁煙艦的製作,他真的是居功至偉!還有就是,我能晉升,能和你真正交心,也是因為他的指點!他說了,唯有象貞龍摯,才合瑰契!”

龍寰呆了呆,內心驚疑,他是那條解戮魔鏈?唯有象貞龍摯,才合瑰契?

“陛下,我相信他剛纔確實對你並無惡意,一切隻是為了從你嘴裡得到線索!他是真要去闖祖間山最深處的!”象妃妲淑又語來。

龍寰回神,沉默了會兒,才語:“淑兒,但他終究來曆不明啊!”

“陛下,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你怕他就是一個大魔頭,對嗎?”象妃妲淑問來。

龍寰點點頭。

“陛下,如果他真是大魔頭,那也有人能製他!你冇發現他之前相當在乎那個劫馨嗎?在你釋放帝勢之時,他和你一樣第一時間就將人護在了身後!這個劫馨可以就是他的善良所在!我相信,有這劫馨陪伴他,他做不了大魔頭的!因為這劫馨本性真善,這是我一個女人對一個女人的直覺!”象妃妲淑最後微微一笑。

龍寰失笑起來,歎:“好吧,淑兒,吾就相信你好了。”

“那陛下就快去寢屋歇著吧,我很快就會回來的。”象妃妲淑接聲。

龍寰回笑鬆手,應好離開。

象妃妲淑在人去後,身化瑰光,趕往大圖客樓了!

——————

大圖客樓。

劫馨月展房內。

在象妃妲淑和龍寰言語之際,這邊凡女態劫馨也在盤問著永七。

“你怎麼回事?不要命了?那可是獸界層帝龍寰!”凡女態劫馨還是對他的莽撞相當生氣的。

永七內心有苦難言,他真不知道該如何和她解釋了。在歎了歎後,他還是語來:“這龍寰身上的那個偶,是我以前的模樣,應該是我以前的某個仇人故意製作出來報複我的。而這個偶被他龍寰融合之後,雖然讓他獲得超強的實力,但也讓他喪失了生育之能。”

聽著這些話,劫馨目瞪口呆!

這……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

“我之前有想過幫妲淑娘娘找出她冇辦法獲得孩子的原因。如今真相卻是如此,叫我……情何以堪啊?”永七充滿了苦澀。

劫馨沉默了好一會兒後,才接聲問來:“那還有辦法讓這龍寰恢複生育之能嗎?”

永七皺眉一回:“最好的辦法就是將這偶抽離出來!隻是我估計這龍寰肯定不會乾的!畢竟他的實力有很大一部分就是源於這個至邪死偶!”

劫馨顰眉蹙額,又問:“你說的隻是最好,那是不是還有……還有其他方法?”

永七這時相當尷尬了,欲言又止。

“你說呀!”劫馨見而又催來。

永七有些無奈,隻得一語:“第二個辦法就是……用我的軀身精血和命魂精血賜活這死性之偶!但如此一來,他龍寰也就相當於是我的一個……特殊分身了!而我也就間接褻瀆了妲淑娘娘,我是真的做不出這種齷齪事來啊!”

劫馨聽著,也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這都是什麼爛事情啊?

竟然還能以這樣賜活的方式,獲得一個特殊分身!

不僅如此,那龍寰的十妃一後,以及其他被睡的諸多女人,到時就都會間接成為他的女人了!

該死的混蛋!

你讓我怎麼說你好?

“美尊,你放心吧,這第二個辦法,我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去用的!等我記憶好全之後,也許還是有另外的辦法解決這事的!”永七隨即發誓來。

然而,劫馨卻還是一惱哼:“就算如此,他龍寰身上也終究是有你的偶!你實際也已經形成了一個不可挽回的……糾纏局麵!所有被龍寰睡過的女人,她們都已和你產生了一種冥冥之意(可參見二卷第126章,一天齡當時說的他和龍寰的層妃接觸越多,他便感覺這些層妃和他有某種關聯)!說不定,這也是為什麼你現在會來到這獸魔城的原因!因為象妃妲淑她在這兒!”

永七聽著,沉默起來。

他知道她說的是事實。

雖然隻是自己的偶和人睡過了,但是作為一個歸來覺醒者,他自身一切都是具有特殊命道的!

被人偶製了自己的真身之態,這本身就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事情!

因為他的真身之態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去偶製的。

因為他的真身之態,早就隨著他自己實力的提高自然而然地產生了一些超強限製,這些限製就像界則一樣,充滿了很多的無上禁力!

到底是誰有如此能耐打破我自身的這些限製呢?

我可是覺醒歸來者啊!

即使是這九界的霸紀問穹之人,他們其實也無法打破這些限製啊!

除非……除非這個偶製我身的人,他和我一樣是從九界歸來!而且還得是在我歸來之前便歸來的某個熟人!

畢竟覺醒歸來它具有唯一性!

隻有我冇能完成使命,纔會有人再次歸來!

而冇能完成使命的我,將會在這九界之中走向我最終的齡化,徹底消失於漫漫甲子輪迴中。隻是這最終齡化之前,好像又是數個自我輪迴!

每一個輪迴,契合九界紀元更替!

難道現在九界之中真的還有在自我輪迴的生靈嗎?

會是這樣嗎?

如果真是這樣,那此人又到底是誰呢?

他與我究竟有何仇怨呢?

竟然要以這樣一個至邪死偶來詛咒我!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