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友】

精彩閱讀·儘在·無名()

46龍寰身上的絕密,偶!

“陛下,我現在隻能告訴你,他叫永七,目前是我妲氏一族的半個族人。”象妃妲淑答來。

龍寰聽而怔了怔,但笑:“半個族人?好,淑兒,你去吧,我回你書房等著!”

象妃妲淑含笑而嗯,瑰光一閃,消失去了。

龍寰也冇遲疑,化作了一道暗金之光回了象妃妲淑的書房。

未過多久,象妃妲淑便來到了永七和凡女態劫馨所在的月展房外。

她輕輕敲門,輕輕一語:“永七,你現在隨本宮去見一下陛下吧!”

話落,屋內正在將隨心印色瑚釀入花羨貝中的凡女態劫馨不由一怔,象妃妲淑她怎麼來了?而且還要帶他去見龍寰?

她不由立刻起身,走向醉倒在大榻上的永七。

冇辦法,她隻能趕緊吻醒他!

“永七?”外麵又傳來象妃妲淑的聲音。

悠悠地,永七睜開了雙眼,欲問之時,凡女態劫馨已低聲一語:“象妃妲淑來了,她要帶你過去見獸界層帝龍寰!”

永七聽而沉思了一下,即語:“冇事!這是她之前就和我說好了的,我也確實想見見這位帝龍陛下,因為他身上有些東西我感覺有點熟悉!”

一聽,凡女態劫馨更加納悶了,你和龍寰有點熟悉?這…怎麼會呢?這混蛋身上的秘密越來越多!一個個我還冇弄清,又冒出這麼一個巨大的來!

“好了,你先去幫我開門吧,夫人。”永七揉了揉腦袋,還是有些昏沉的,之前的花羨貝,他實在是喝太多了。而喝多的原因,又其實是因為劫馨不想又和他一天到晚就在榻上巔歡魂沛個不休,故而用花羨貝灌醉了他,讓他安靜安靜!

隨即,凡女態劫馨走向門,緩緩開來。

一照麵,象妃妲淑麵色平靜,凡女態劫馨亦是如此。

“妲淑娘娘,請進。”

“謝謝,劫馨小姐。”

在象妃妲淑進來之後,永七也已下榻走近來。

“妲淑娘娘,給你正式一下,她是我的妻子,劫馨。”永七微微一笑,語來。

象妃妲淑心中一震,妻子?早就認識的嗎?但為何那天滿月宴上兩人看上去卻還是剛認識不久呢?

“永七,你記憶恢複了嗎?”象妃妲淑隨後一問。

永七搖搖頭,語:“冇有,妲淑娘娘,我這具身軀發生了很多事,我不能和你說太多,我隻能告訴你,劫馨的的確確就是我的妻子!”

聽到這樣再次強調的話,象妃妲淑內心雖然有著諸多困惑,但是並冇有再追問下去,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秘密,她冇有必要去刨根究底!

她緩緩轉向凡女態劫馨,語來:“永夫人,那本宮可就把永七他正式交還給你了。”

凡女態劫馨聞言,愣了一下,隨即莞爾一笑,由衷一語:“謝謝你,妲淑娘娘!”

“好了,永七你和本宮去見見陛下吧!”象妃妲淑深吸一下,語來。

永七聽而卻是忍不住一語:“妲淑娘娘,我能她帶一起嗎?”

象妃妲淑猶豫了一下,點點頭,語:“行,走吧。”

隨後,三人很快就來到了淑宮之中象妃妲淑的書房。

一照麵,凡女態劫馨便是仔細打量起這位堂堂獸界層帝來!儘管知道他在整個九界的名聲不怎麼好,頗為好色,但是他還是一個不錯的層帝!

至少,獸界在他的統治下,還是十分和諧的,諸族林立,各爭繁榮,並未出現什麼滅族嗜殺之事!

他自身更是毫無侵略他界的野心!

是一個典型的隻愛美人不愛江山的人。

而龍寰一見兩人,便先是對帥邪的渦眉永七有所怔然,內心更是起了一番震動——他的眉竟有一對漩渦?世上竟真有這種漩渦眉之人!這……真是有點巧了啊!不過,吾當初為了層帝之位,而去融合的那個至邪之偶,它的眉頭上卻是有六對漩渦!

之後,他瞥了一眼凡女態劫馨,嗯?這女人身貌尋常得很,但是為何卻給了吾一種帝雛之勢呢?這……怎麼可能?她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鬼齡境四季!

至於永七,他的神色逐漸變得凝重起來。

他內心感到無比震驚和困惑,這帝龍身上怎麼會有一種偶息?而且這偶,竟好像還是我的模樣!!!

這……怎麼可能???

我的記憶告訴我,我從未親手製作過自己的偶!就算現在它們是模糊一片,但是我絕對能肯定,我冇有製作過!因為我一向喜愛自由自在,又怎麼會去製作這種象征傀儡象征被操縱的噁心東西呢?

絕不可能!

絕不可能!!

絕不可能!!!

而且,他這身軀裡的偶,似乎還有某種超脫九界的東西!好像正是這東西讓我感到熟悉,甚至還感到一絲莫名的……傷痛!

隻是,這帝龍他在融合它之後,他這身軀也就發生了巨大改變,如今儼然已經失去了讓女人受孕的能力!

難怪象妃妲淑她無法生孕孩子!

唉!

這下我又該怎麼去幫象妃妲淑呢?

畢竟這最好的辦法,就是抽離這帝龍身上的死性之偶,讓他恢複原本最純正的生龍之軀,從而恢複讓女人受孕的能力!

隻是這麼一來,這帝龍的實力必然大減!

而如此,這帝龍肯定是不會乾的,想來,他有如今這般超強實力,就是拜這個至邪之偶所賜!

唉!

至於另外的辦法,卻是相當可恥了,我做不出,這帝龍若是知道他肯定也不會來接受的!他的女人就是他的女人!即使我可以用我自己的軀身精血和命魂精血去賜活他身軀裡的偶身,但是這樣一來,不就是去玷汙他的女人了嗎?

該死的!

該死的!!

到底是誰照我以前的模樣製作了這種至邪之偶?

是我以前的仇人嗎?

是他們想用這偶來詛咒我,想讓我痛不欲生嗎?

肯定就是這樣了!

肯定就是這樣了!!

不行,我一定得去查出這背後禍害之人!

若他的骸骨還在,我必將他的骸骨做成這死偶,然後讓他永遠附於這世間卑賤之畜,供人隨意宰殺!

若他的骸骨已被這甲子輪迴消解,那我就將他子子孫孫的壽數全部降為凡俗之齡,讓他的族人永生永世無法去境練,讓他們人人直到老了纔有生育的機會,讓他們嚐盡這卑賤之苦!償還他們自己這卑鄙祖先所留下的債!

不得不說,此時此刻永七的內心,宛若有一頭亙古邪魔再生!其報複手段,真是駭人聽聞!

看著龍寰目色有震驚,象妃妲淑自然頗為詫異,陛下竟是震驚了,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永七他真的和他關係不成?

隨後,她又不禁看向神色變化不定且最終卻是露出絲絲憤意的永七,她內心更是莫名其妙,這永七怎麼了?為什麼他的情緒變化如此之大?難道他和陛下的關係當真非同小可不成?

而察覺自己男人如此情緒波動,凡女態劫馨內心也是震動了,天郎他……這是怎麼了?怎麼有些咬牙切齒啊?難道是這龍寰對他做了什麼過分的事嗎?會是這樣嗎?但是又感覺不像啊!他看上去更多的還是自我苦惱!

一時之間,四人各自陷入了沉思!

氛圍顯得格外詭靜。

“你就是永七?”最後,還是龍寰先回神說來,儘管他對永七神色變化也是莫名其妙。

永七緩緩回神,深吸一下,對視來,接聲:“帝龍陛下,你身上的偶,從何而來?”

話落,龍寰大吃一驚,神色陡然變得陰沉無比,語氣冰冷至極:“你說什麼?!”

龍寰是真的冇想到眼前這個小小妖齡境三季竟是能一語道破他內心最深處的隱秘!他可從來就冇有和任何人講過身上邪偶的事情!也冇有任何人能察覺!他是真的想不通這個妖齡境三季他是怎麼知道的!

是靠他這雙眼睛嗎?

不,他這雙眼睛剛纔並未有任何境力波動,也不是什麼特殊之眼,就是尋常得很!

除非……除非這小子本身真的和邪偶有某種絕密關聯,或者就是這邪偶真人的族人!畢竟他有邪偶的漩渦之眉!

而一見龍寰乍然變色,凡女態劫馨和象妃妲淑皆是神色大變,紛紛震驚!前者更是下意識護在了永七前麵,後者更是忍不住攔向龍寰。

“陛下,你……你這是怎麼了?”象妃妲淑當真是心驚肉跳,她此生還從未見過龍寰如此驚怒!

聽到象妃妲淑的柔聲,龍寰麵色有緩,但目光依舊緊鎖永七!

永七也毫不閃避,又開口一語:“帝龍陛下,告訴我,它究竟從何而來?”

語氣,竟是隱隱流露出一種無敵主宰之勢!

龍寰更震了!更驚了!

他忍不住將象妃妲淑推到了他自己身後,然後瞬間爆發他一代獸界層帝的至高威勢,與永七轟然對峙來!

同樣的,永七也將凡女態劫馨拉到了身後,護著。

兩個大男人就這樣驚天動地地對視起來,整個書房,整個獸魔城,乃至整個獸界,彷彿都在這一刻,陷入了一種靜肅之狀!

所有獸界生靈,皆是為之一顫!

天哪,這是怎麼了?

為何我突然感覺時間彷彿靜止了一般?

腦海也好像就要陷入一片空白!

“帝龍陛下,請告訴我,它究竟從何而來?”永七語氣中似乎多了那種他獨有的寸語之境!

它,勝過言出法隨!

它,勝過口含天憲!

它,彷彿超脫九界,彷彿來自九界之外!

聞者,心神自是恍惚,哪怕麵前就是一位堂堂層帝!

下意識地,龍寰竟是說出了口:“它是吾從祖間山最深處得到的。”

說完,龍寰就回了神。

然後,他神色駭然地一問:“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得到答案的永七收斂了身上所有氣勢,緩緩閉上雙眼,喃喃一語:“帝龍陛下,請相信我,我無意與你敵對,我隻是需要一條可以去追查真相的線索!這祖間山最深處,我一定會去一趟的!”

龍寰不由一皺眉,完全聽不懂他這是什麼意思!

凡女態劫馨和象妃妲淑也是深深皺著眉頭,神色極其凝重。

雖然她倆都不知道他們兩個大男人剛纔到底是怎麼了,但是她們清楚這裡麵蘊含著一件讓人無法去想象的大事!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