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3待邐子

時至此時,永七也已瞭解了自己如今為何失憶的事情,瞭解了自己是被一個叫壬戌妖帝的妖界女人滅殺的。

沉默良久,永七忍不住語來:“美尊,那你想我怎麼辦?”

凡女態劫馨聞言一笑:“你不是還有自己的覺醒使命嗎?我陪著你,幫你完成它!除此之外,你也要幫我境練!我們珠聯璧合!”

永七不由一接:“美尊,你現在乃是兩身合一,一身雖是鬼齡境四季,一身卻是妖齡境四季,如此,我們必然要去妖界妖妖城等待妖眼全部開啟,完成完美妖練!”

通過沌眼,永七自是看出了劫馨的兩身之軀。不過,關於劫馨的事情,他並冇有過多去盤問,因為他知道什麼纔是最重要的!

有她在身邊,就已足夠!

其他,可以慢慢再去瞭解,反正來日方長!

“嗯,是這樣!你願意陪我去闖嗎?”凡女態劫馨對視來。

“我能不去嗎?”永七笑問。

“你敢!我在哪兒,你就得在哪兒!”凡女態劫馨頓怒。

永七忍不住又親了她一口。

凡女態劫馨麵上一紅,欲叱。

“那我們再在這獸魔城待一段時日,便前往妖界的妖妖城吧!”永七隨後搶先一語。

凡女態劫馨聽而順然:“依你依你!”

“走,我現在帶你去妲泉園泡泡吧。”永七緊接又語。

凡女態劫馨卻是猶豫了一下,才語:“天郎,要不,我們還是先隱瞞一下關係吧?”

永七卻是搖搖頭,語:“不,不想要,如果真有人刨根問底,那我們就隻回答一句,我們本就是夫妻!”

凡女態劫馨看著他這種霸道,噗嗤一笑:“好好好,依你依你,但我可先說好了,隻泡泡,不準你乾其他!”

永七聽而邪笑來:“我的美尊,久彆重逢,可不是短短三日,就能滿足我對你的愛戀!”

凡女態劫馨麵紅耳赤,一回:“大色胚!”

永七轉而雙手摟來,盯語:“走吧,用你的速度,趕到那兒吧!”

凡女態劫馨這時主動親了他一下,米色沌光一閃,她已帶他前往妲泉園了。

——————

淑宮。

大正廳之中。

一位慈眉善目精神矍鑠的銀髮老嫗帶著一個塔腰傾界級的白衣女子剛剛來到。

這女子看上去是有幾分像羨央兒和羨兒的。

冇錯,她便是成功化形的純白麒麟雪兒!

她就是參照了羨央兒和羨兒的模樣,而化的形!

可以說,從雪兒成功化形後,這獸界的第一美人就不再是凰疏兮一人了,而應當是兩人並列第一!

而銀髮老嫗,則是麒麟一族九大族老中的待邐子,她是應象妃妲淑的請求,纔過來帶妲邈邈和妲展前往靈仙城羨家的。

此時,象妃妲淑、妲薇、妲羅、妲野和小妲宏、妲朝、妲道珊、妲邈邈、妲展,以及嬤嬤婭姐九人俱在。

“邐尊,謝謝你能來,快請入坐!”站在最前相迎的象妃妲淑恭敬語來,頗像一個晚輩!

事實上,在當初麟頂老姥將象妃妲淑帶在身邊的時候,麒麟一族的幾個族老都對她象妃妲淑有過栽培之恩!

“淑兒,你竟真的成功晉升了!好!好啊!”待邐子充滿感慨和欣慰地說來。

“謝謝邐尊讚賞!”象妃妲淑聽而竟是罕見地露出了幾分羞澀!也許隻有在自己尊敬的長輩麵前,她象妃妲淑才能如此可愛吧!

“淑兒,坐,我就不坐了,雪兒這丫頭她也是迫不及待想去看她在羨家的姐姐妹妹,你還是把你身後的這三個小傢夥都叫上來,讓我直接帶走吧!”待邐子隨即一笑,爽朗性情之中猶可見一絲火爆之韻。

話落之時,雪兒麵色尷尬,低下了俏生生的腦袋。

象妃妲淑見而莞爾,隨後轉身,對妲道珊、妲邈邈、妲展三人語來:“你們三個快過來,給邐尊婆婆見禮。”

“邐尊婆婆福安!”

“邐尊婆婆福安!”

“邐尊婆婆福安!”

神態本就十分敬慕的三人自是立刻上前蹲身、恭身行禮。

“好!好!都是好孩子!走吧,老身這就帶你們前往靈仙城羨家!”待邐子愉悅而語。

說時,就已開啟了獸隙靈道。

不過,這時象妃妲淑連忙語來:“邐尊,這次可能隻是邈邈和展兒過去,因為珊兒她……還在猶豫之中。”

話落,待邐子愣了愣,隨即看向妲道珊,一笑:“你這小丫頭,怎麼還猶豫?靈仙城可是比這獸魔城強大得多!它不僅可以讓你增長閱曆,更可能讓你找到一個心愛的男人!這麼好的事情,你這丫頭還有什麼好猶豫的!好了,好了,這事老身就給你拍板了,去去去,一起去!”

妲道珊有點尷尬,欲語。

其餘眾人,則都有些忍俊不禁!

畢竟這待邐子實在是太無所忌了!

“鑒丫頭!你還磨蹭什麼呢?這可是邐尊婆婆對你的看重!”一邊的妲薇忍不住立喝。

妲道珊瞪了她一眼!

“呀呀呀呀呀!早就聽說你這小丫頭是頑劣得很!如今一看,真是連自己養母也敢橫眉豎眼呀!”待邐子笑得可樂乎了。

妲道珊咬了一下嘴唇,看向待邐子,幽怨一回:“邐尊婆婆,你欺負我!”

“你……你這鑒丫頭,瘋了不成?連邐尊婆婆麵前,也敢冇大冇小!你立刻……”妲薇怒了。

待邐子隨即一抬手,阻止了妲薇繼續說下去,緊接又是隨手散出一條光線,將妲道珊束縛起來,笑呀呀地一語:“你這小丫頭,你還真冇說錯!老身我就是要欺負你!看你奈我何!”

妲道珊掙紮了一下,掙紮不開,怒瞪一哼:“去就去!但去了,我就給你拆台!看你又奈我何!”

“呀呀呀呀呀,你這小丫頭,老身我真是喜歡呀!好,那你就去給他們羨家拆拆台吧!好了,淑兒,那我就帶他們先走了。”待邐子也不給妲道珊多回嘴的機會,隨即轉向象妃妲淑。

象妃妲淑點點頭,接聲:“辛苦邐尊了。”

待邐子歎了一下,輕斥:“淑兒,你呀,就是太規規矩矩了,儘和我來這種客套!”

象妃妲淑尷尬,不敢再語。

待邐子隨即對身邊雪兒一語:“雪兒,你快給淑妃娘娘行個禮,咱們就走吧!”

雪兒聞言,蹲身,低頭一語:“淑妃娘娘福安!”

象妃妲淑忙伸手來扶,微笑應聲:“雪兒快快請起!”

“謝謝淑妃娘娘。”雪兒依舊低著腦袋,顯得頗為羞澀。

象妃妲淑則是忍不住再次細細打量雪兒。

一邊的妲薇則是忍不住一讚:“雪兒小姐長得可真是俊俏!都好像超過我們娘娘了!”

雪兒麵色紅了。

“是比我好看。”象妃妲淑應了一句。

“也有點像煌姐姐!”妲邈邈則是鬼使神差般地笑應了一句。

話落,其餘眾人皆怔。

“就是央兒姐姐!”妲邈邈見大家都看向自己,不由又補充了一下。

其餘眾人恍然。

“看來,邈邈和央兒那丫頭關係真是不淺呀!”待邐子一笑。

邈邈尷尬了,欲言又止。

“好了,不耽擱了,雪兒,你帶他們先進去吧,。”待邐子隨即一吩咐。

雪兒應好,就帶著妲邈邈、妲展、妲道珊三人先進去了。

隨後,待邐子神色一正,問向象妃妲淑:“淑兒,你們那軍核艦完成得怎麼樣了?”

象妃妲淑聞言,微微一笑:“邐尊放心,我能給陛下交差!”

待邐子心頭放鬆了,隨即看向邊上的妲羅:“你這小子,行啊,終於搞成了軍核艦!”

妲羅有點尷尬了,忙語:“邐尊婆婆,這個其實也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還是娘娘他找來的永七兄弟,居功至偉!”

聞言,待邐子愣了愣,問向象妃妲淑:“淑兒,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象妃妲淑接聲:“邐尊,這事說來話長了,我就先簡單和你說吧,這個永七如今已是我半個妲氏族人。”

待邐子思忖了一下,語:“好,等我從靈仙城回來,再來聽你詳細說說看。”

“行!”象妃妲淑一應。

“嗯,來來來,讓我再來看你一眼你這丫頭懷裡的小傢夥!”待邐子說著,走向了妲野。

“婆婆看吧!”妲野自是歡笑著將小妲宏抱給了待邐子。

接過的待邐子呀呀一歎:“真是一個好結實的小傢夥!”不過,她很快就怔了起來。

因為她察覺了小妲宏身上的混沌蘚能!

象妃妲淑見而主動解釋來:“邐尊,此事也和永七有關。如果你想知道,待你回來之時,我再詳細和你說吧!”可見,象妃妲淑是十分信任待邐子的。

聞言,待邐子不禁詫異了:“又是這個永七嗎?看來老身還真是得好好關注他一下了!”說話間,她又已將小妲宏還給了妲野。

“好了,淑兒,那我先走了。”

“嗯。”

待邐子隨即邁向獸隙靈道,但在邁進一瞬,她又回頭,問來:“淑兒,你和龍寰的關係是不是變好了很多?”

象妃妲淑有點尷尬,但語:“嗯!他已和我交心!對我已經很在乎了!”

待邐子老懷大慰,接聲:“好好好!難怪最近那嘯魅娘脾氣又暴躁起來,好像是和龍寰又大吵了一架,嗬嗬嗬嗬……”

聽著待邐子這最後的話,看著待邐子和獸隙靈道一起消失,象妃妲淑卻是有些憂心了。

時至今日,她內心並不希望龍寰和其他女人過得不開心!

因為她真的愛他了!

在最近這九年內,她也已經察覺了龍寰和嘯魅孃的關係變得有些冷淡了。先是龍寰和章妃蕪瑤處得越來越融洽,後又是和獅妃訾芙有了不小的親密,如今又是和她自己過得如膠似漆!

而她們三人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都是在成功晉升後,與龍寰關係得到了質一般的改變!

如此種種,讓她象妃妲淑的內心充滿了困惑!

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難道都隻是因為晉升後,心境發生了改變嗎?

想到這兒,她不禁又想起了永七!

這小子,他能感應陛下身上某種氣息,這又藏有什麼樣的玄機呢?

也就在這會兒,妲薇輕輕出聲來:“娘娘,你在想什麼?”

象妃妲淑回神,轉身看去,這時候,妲野和妲朝已經帶著孩子先離開了,而妲羅也已經返回核社乾活去了,剩下的,就隻有妲薇和嬤嬤婭姐在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