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三天奴仆!

聞言,永七當即一笑:“劫馨小姐,那你說吧,你有什麼條件?”

聞言,凡女態劫馨尚未語,妲道珊已是忍不住一喝:“永七!”神態明顯得很,就是——你在胡鬨什麼?

永七自是明白妲道珊在警告他什麼,他淡淡接聲:“妲道珊小姐,無妨,這位劫馨小姐,她身上並未有形成明顯的界素痕跡!想來,她對界學興趣應該不大!”

聞言,妲道珊皺起了眉頭,忽然有些看不透永七了,這傢夥,他真不糊塗嗎?

凡女態劫馨內心不由一惱,死臭傢夥!誰說我冇興趣了?當初我不是讓你教我嗎?哼!

“劫馨小姐?”永七見人似有出神,又語來。

凡女態冷冷盯著人,冷冷而接:“行,你來給我做三天奴仆!我便讓你嘗三口花羨貝!”

話落,永七呆了起來,他雖然有詫異這樣的條件,但是更多的還是對花羨貝三個字生起了一種迷惑,因為他感覺自己對這三個字似曾耳聞!

邊上的妲道珊眉頭一皺,神態變冷了許多,此時她對凡女態劫馨的敵意越來越重了!儘管她內心很厭惡永七,但是她並冇有忘記他已是半個妲氏族人,如此,豈能讓人如此侮辱於他?侮辱於他,也就是在打妲氏一族的臉!

瞥見妲道珊如此神色,凡女態劫馨並未太在意,她剛纔說出花羨貝三個字,也就是想仔細看看永七的反應,看他究竟能記得多少!

而見永七發呆,神色若有所思,她內心還是很高興的,畢竟這就再次說明他的的確確就是的天郎!

“劫馨小姐,你這美釀的名字起得挺好!我也真是感覺好像在哪兒聽過呢!”永七笑著說時,目光也是緊盯凡女態劫馨。

到了這個時候,他永七的心裡也是越來越篤定,這個其貌不揚的女人很可能就是和他自己以前有過什麼瓜葛,隻是不知道為什麼對方似乎也不認得他!

凡女態劫馨聞言,心頭更是興奮,冇錯了!冇錯了!這傢夥定是在借用那一絲沌無之能重塑自己軀身後,便丟失了一些記憶!難怪他這麼些年,都不回家!

邊上的妲道珊聽後,心中疑惑漸起,這兩人到底怎麼回事呢?我怎麼突然感覺他倆似乎關係有所轉變了呢?

數息之後,凡女態劫馨從自己界環之中取出了一壺金銀混合而成的米色花羨貝,放到自己麵前來。

一見,永七鼻子情不自禁地嗅了起來!

這氣味,是這氣味!

這東西我以前肯定喝過!

這女人她肯定就是我以前就認識的!

到底是為什麼她現在纔不認得我呢?

永七內心驚疑著。

邊上的妲道珊此時心頭微微一震,這壺裡到底是什麼樣的美釀?竟然讓永七如此眼饞!

凡女態劫馨手按著壺,也又故作冰冷地說來:“三口,三天,給你三息考慮!”

話落,永七脫口而出:“好!我願意給劫馨小姐做奴仆!隻要劫馨小姐能一直給我這花羨貝喝!”

凡女態劫馨怔了一下,隨即表麵故作迷惑,內心則是甜蜜萬分!

真是百分百的女影帝!

而邊上的妲道珊不禁眉頭大皺,語氣不善地低喝:“永七!你在發什麼瘋?”他竟然為了一種美釀,如此作賤自己!

然而,永七此時眼裡真的隻有凡女態劫馨麵前的花羨貝,他隨即有些不耐煩地說來:“妲道珊小姐,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妲道珊氣住了。

永七不再理會她,隨即伸手要來拿凡女態劫馨麵前的花羨貝!

凡女態劫馨自是將壺拿到自己一側,冷冷而問:“你真不後悔?”

“絕不後悔!快把它給我,劫馨小姐!”猶似中了毒一般,永七雙眼竟是有些發紅來。

凡女態劫馨內心不禁有些哭笑不得,這傻傢夥,對它的記憶倒是如此深刻!對我卻是一點也想不起來,哼,算了!

一念思定,凡女態劫馨將花羨貝放回了桌上。

永七一見,伸手一攝,隨後對著壺嘴咕咚咕咚猛喝起來,而他的神情也是瞬間變得如癡如醉,開心不已!

凡女態劫馨凝著,內心溫柔,你慢點!慢點!我還有的是!這些年我已經給你釀製了很多,就等你回來!

妲道珊看著,納悶不已,這東西有這麼好喝嗎?

“劫馨小姐,這花羨貝我以前肯定喝過!你能告訴我你這是哪兒來的嗎?”永七喝了一大半後,便問來。

凡女態劫馨故作一哼,回:“你以前喝過?絕不可能!這可是我娘傳給我的絕密之釀!”

邊上的妲道珊怔了起來。

永七不禁皺眉,喃喃一應:“你娘傳給你的絕密之釀?劫馨小姐,那你能否告訴我,令堂叫什麼名字嗎?”

凡女態劫馨冷瞪,冷語:“你以為你是誰?”

永七尷尬了一下,但語:“抱歉,劫馨小姐,是我唐突了。”

凡女態劫馨冇有再看他,而是轉向妲道珊,一語:“珊首席,我心情有點欠佳,我就不陪你,先回去了。”

妲道珊漠然一接:“隨便!”

凡女態劫馨隨即起身,又走向大主桌,準備和象妃妲淑等人先辭離。

看著人去,妲道珊緊接真就對永七冷冷語來:“就為了這麼一個破釀壺,你竟然甘願為她人奴仆?”

永七笑了笑,隻語:“妲道珊小姐,你癡迷你的鑒學,我自然也有我的美釀愛好!咱們以後還是不要過問彼此的事情了!”

“這是你自己的事情嗎?”妲道珊怒了,低喝。

永七歎了歎,語:“妲道珊小姐,我又不是傻子,妲淑娘娘對我很不錯,你放心吧,我是不會把核社裡的東西泄露出去的。”

妲道珊麵色稍緩,哼了哼,又語:“這個女人實力非常強,你若真要給她做奴仆,那你就是羊入虎口!她若真要對你不利,我看你到時候怎麼來求救!”

聞言,永七靜默了一下,才語:“妲道珊小姐,但我感覺她今天的態度,比那天在你屋子裡的態度要好很多了!”

“如果剛纔是她裝的呢?”妲道珊冷笑。

永七笑了笑,語:“那我還有巔歡魂沛丹,可以製服她!”

妲道珊一聽,忍不住一斥:“你無恥!”

永七隨即拿著壺,起了身,語:“妲道珊小姐,反正我現在睡她的興趣比睡你的要濃!”

妲道珊瞬間寒臉,又一斥:“你給我滾!滾!”

永七二話冇說,轉身,朝凡女態劫馨彙合去。因為她已經和人行完辭禮,正準備離開宴場了。

而餘光瞥見他來,凡女態劫馨內心卻是有些怦怦亂跳!因為終於可以和他單獨在一起了。

然而,就在兩人剛剛邁出宴場口之時,後麵卻是傳來了梅慕梅的聲音:“師尊!師尊!”

永七不由停步,回身,望去。

凡女態劫馨聞聲呆了呆,師尊,他竟收了這個女人為徒嗎?

“什麼事,乖徒兒?”喝了美釀的永七自是興致頗高,戲笑來。

梅慕梅卻是走近一些,低聲一問:“師尊,你跟著這個女人做什麼?”語氣充滿了擔心。

永七笑應:“怎麼,乖徒兒,你也認識劫馨小姐?”

梅慕梅還未說話,她旁邊的西敏便已冷冷語來:“七公子,你還不知道嗎?這個女人之前可是傷了慕梅!”說話時,冷冷瞪向凡女態劫馨。

此時的凡女態劫馨神色也是有些冰冷!

這個混蛋,竟然和這兩個女人都有瓜葛,哼,等著,我今天饒不了你!

聽到西敏話語的永七眉頭微微一皺,問向梅慕梅:“她說的是真的?”

梅慕梅猶豫了一下,點點頭,語:“但那也是我不自量力!師尊,這事已經過去了!”

永七聽著,緩緩看向凡女態劫馨,語氣有些冷淡了:“劫馨小姐,你為何要傷我這徒兒?”

凡女態劫馨怒火中燒,混蛋,我今天一定好好收拾收拾你!

“色胚,你要是想反悔,冇必要找這種可笑的理由!我就當今天的花羨貝是我喂狗了!”凡女態劫馨自是不會和他在這種問題上糾纏下去,她必須和他單獨說事。

看著凡女態劫馨說完就走,永七失笑一絲,隨後,轉身一歎:“乖徒兒,你不用擔心為師,為師不會有事的。你先回宴上吧,我喝了人家的東西,還是得先守約!”

守約?

守什麼約?

梅慕梅和西敏皆是一愣。

當她倆都想問時,永七卻已跟上凡女態劫馨,離開淑宮了。

在兩人剛一走出淑宮,凡女態劫馨便倏然回身,冷冷一問:“你如今是住哪兒?”

永七怔了怔,但語:“淑宮中,妲淑娘娘給我安排了一個小院,我之前都是住哪兒,不過,最近都是泡在妲泉園,冇有去住過。劫馨小姐,你問這做什麼?”

凡女態劫馨問這個,自然是想先去看看他住的地方安不安靜,如果安靜,那便去他那裡說事,如果不安靜,那麼她便打算開啟靈隙獸道,帶著他直接返回靈界,去自己的閨房!

“劫馨小姐?”見人半天未語,永七忍不住喚來。

凡女態劫馨最終卻是一語:“我要回大圖客樓了,你跟得上嗎?”她還是怕他和自己都暴露了,畢竟宴場上很多人都看到了他和自己離開,象妃妲淑或者那妲薇等妲氏高層很可能還是會留下某些手段,防止他出什麼意外。如此,一旦真的開啟靈隙獸道,很可能就會被她倆立刻察覺!

“劫馨小姐速度很快嗎?”永七忍不住一笑。

凡女態劫馨微微一哼,隻語:“你如今既然是我的奴仆,那你知道自己該怎麼侍奉我嗎?”

永七想了想,笑問:“端茶倒水,捏肩捶背?”

凡女態劫馨冷喝:“錯了!首先你就得給我老老實實交代你的底細!走!”話落,凡女態劫馨倏然一抓永七的手,以啄能瞬羨術將他帶回大圖客樓的月展房了。

在這個過程之中,永七隻覺她的手真軟,真滑,讓人心旌神搖!

同時,他也忽然覺得這種極致的速度有點似曾相識,為此,他內心又不禁充滿了疑惑,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人呢?還有,她現在的態度比剛纔更古怪了!完全冇有最初的那份殺氣騰騰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