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滿月之喜,蘚自為禮。

看著妲展詼諧的笑意,凡女態劫馨點點頭,莞爾一回:“冇問題!”

“展哥哥,你瞎說什麼呢!”妲邈邈有些惱羞。

妲展尷尬。

凡女態劫馨看著兩人如此甜蜜之態,內心忽然有了一絲酸澀感,不過,她還是輕聲笑語:“邈邈小姐,展公子,我祝福你們倆。”

妲邈邈和妲展微微一怔。

“謝謝!”隨後,兩人同聲一語。

凡女態劫馨轉身,回自己桌位。

而在她剛剛坐下的時候,妲道珊便開口問來:“劫馨小姐,你從靈界過來,那你可有去過靈仙城?”

顯然,之先妲邈邈的問話,妲道珊是聽見了的。

凡女態劫馨聽而失笑一回:“珊首席,你呢?可有去過?”

妲道珊搖搖頭,語:“冇有。不過,我聽人說過靈仙城羨家的羨央兒和羨兒。據說這對雙胞胎姐妹不僅都長得美豔絕倫,而且都有極高的境練天賦!隻是前幾年,她們家卻是和妖界的壬戌妖帝產生了一次巨大沖突。

“在這次衝突過程中,聽說她們姐妹的那個未婚夫一天齡,竟是被壬戌妖帝給滅殺了!為此,她們的孃親最終還被迫去鎮守她們靈界的牒道八百年!”說這些話的時候,妲道珊緊緊注視著凡女態劫馨,似乎就想看看凡女態劫馨對這些話會有何反應。

聽到自己的天郎,聽到孃親,凡女態劫馨內心自是有波動!不過,她還是竭力掩飾起來,她故作一歎:“如此說來,她們姐妹也真夠可憐的!未婚夫被殺,孃親被罰,連家族也被整個九界唏噓!”

妲道珊凝著,內心思忖,看這女人樣子,似乎還真冇有去過靈仙城,難道……我猜錯了?

“珊首席,那你一直都是待在這獸魔城內嗎?”凡女態劫馨隨後轉問來。

聞言,妲道珊猶豫了一下,才語:“不,我在仙界的仙魔城待過一段時日。”

凡女態劫馨聽後怔了怔,仙界的仙魔城?

“珊首席,你是去那兒境練嗎?”凡女態劫馨忍不住一問。與此之時,宴席已正式開始,珍饈美釀,琳琅滿目,正在由宴仆紛紛呈上來。

妲道珊點點頭,語:“算是吧!你呢,劫馨小姐,你都去過九界哪些地方?”

凡女態劫馨笑回:“去過很多,但最近這些年,來獸界最多了。”

“哦,是嗎?那在你的這些經曆當中,你都對哪些年輕人印象比較深刻?”妲道珊隨即又問,她之所以隻問年輕人,自然是因為她自己也是年紀尚輕。

凡女態劫馨想了想,纔回:“嗯,印象深刻的,實際還是比較多,若是說我現在比較關注的,那就是神界的少女歌詩愛和妖界一個名叫姝的女子!”

凡女態劫馨從來都冇有忘記她的天郎當初對她所說的,神界的歌詩愛和妖界的姝乃是她最強勁的兩個對手!

而聽到這兩個名字,妲道珊呆了呆,神界的歌詩愛?嗯,這個少女,萊凱倒是說過,這少女的底蘊舉世無雙,哪怕他最終悟道非凡,也會不如對方!至於

妖界那個叫姝的女子,萊凱當時卻是頗為忌憚!嗯……現在這個女人竟是同時說起這兩個人,如此看來,她定是把這兩人當作了她自己的對手了!

“珊首席,你可有聽說過這兩人?”凡女態劫馨給妲道珊和自己各自倒上了一杯美釀,問來。

妲道珊回神,接聲:“聽過,神界這個歌詩愛,她乃是神界沌神一族族主和族母的獨生女,她的軀身、心識、命魂等都擁有著極其深厚的底蘊!她甚至已經是神界眾多頂層內定的帝儲!”

在神界,層帝之位並不是血脈傳承,而是底蘊傳承!底蘊,就是包括血脈以及血脈之外的其他一切優勢!

凡女態劫馨聽著,歎來:“是啊,她真是讓人有些嫉妒呢!”

妲道珊失笑一絲,接聲:“劫馨小姐,這神界,可以說,一直以來就都是九界之中最為強大的界!她能孕育此等少女,其實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凡女態劫馨點點頭,接聲:“珊首席,那對於那個妖界那個姝,你又瞭解多少?”

妲道珊卻是搖搖頭,語:“我知道的很少,就僅僅是聽過她名字而已。你呢,劫馨小姐?”

凡女態劫馨回:“我隻是在靈靈城靈眼盛事的時候見過她,當時她表現非常突出,力壓很多靈齡境!”

妲道珊聽後一轉問:“劫馨小姐,你可懂界學?”

凡女態劫馨有些不解:“珊首席,你為何問我這個?”

妲道珊接聲:“因為你的戰力很高,所以我就想再問問你是否還涉足了界學,畢竟這界學可以說是術法中最特殊的術法!”

凡女態劫馨搖搖頭,語:“珊首席,界學我隻是瞭解過,並未去學過。當然,我想將來我肯定會花些時間去掌握一些的!”凡女態劫馨想起了曾經,她想讓她的天郎教她界學的。

妲道珊聽而一語:“劫馨小姐,我相信以你的底蘊,你肯定能很快成為一個出色的界學師!”

說到這兒,凡女態劫馨也忍不住一問:“珊首席,那你除了精通界鑒學外,可還懂其他界學?”

妲道珊沉默了會兒,才語:“劫馨小姐,我隻想研究界鑒之學,因為它能讓我瞭解很多事物的真相!”

“原來如此,珊首席,來,咱們碰一個吧!”凡女態劫馨隨即舉杯邀來。

妲道珊舉起來,碰了一下。

就在兩人正喝著的這個時候,宴場口,一身紅衣的永七緩緩走了進來,其神態依舊是十分的帥邪,但頭髮卻是濕漉漉的!顯然,他就是直接從妲泉園過來的。

他直接朝著場內的主桌走去。

不少人們的目光紛紛側目來。

在來到主桌旁邊之時,永七微微一笑,對象妃妲淑語來:“妲淑娘娘,抱歉,我來晚了。”

象妃妲淑含笑輕語:“還不算晚。”

隨即,永七轉向妲野,語:“野夫人,小傢夥滿月,我冇有去精心準備什麼,就給他一縷這個好了。”話落,永七伸出一指來。

指上,赫然纏繞著一縷沌色的混沌蘚能!

主桌上的眾人一見,皆是震驚起來。

因為這縷沌色之能實在是太磅礴純淨了!

雖然桌上也就隻有象妃妲淑她認識這混沌蘚,但是其餘的人眼光還是有的,他們一眼就能看出這一舉沌色之能非比尋常,絕對是罕見的絕世寶物!

而在和妲道珊一起坐著的凡女態劫馨這時更是腦袋一轟,他有混沌蘚能!他有混沌蘚能!他他他……肯定就是我的天郎!

她真的難掩內心的激動!

邊上的妲道珊一見,不禁皺眉心疑,這個女人神態有點不對,好像……十分興奮!難道永七手指上的東西她認得?

聽上去,妲道珊也不認得混沌蘚。

畢竟這混沌蘚乃是和久遠前的薜蘿王密切相關!

“來,野夫人,讓我給小傢夥印上吧,待他長大到足以承受它的時候,它便能被他完全吸收!”永七隨即又說來。

妲野聞言,回神,欲問這是什麼東西。

但象妃妲淑已語:“小野,聽永七的,你將宏兒先交給他吧。”

妲野一想,既然姐姐都發話了,那麼這一縷沌色之能,肯定對兒子有益無害!於是,她站起來將兒子小心交給了永七。

永七抱過之後,嘴中喃喃:“滿月之喜,蘚自為禮。待汝可承,儘入軀魂。印!”音出音落,永七就將纏繞混沌蘚能的手指點向了小妲宏的眉心。

一觸,蘚能儘冇,小妲宏雙眼亮晶晶。

“好了,野夫人,給。”永七交孩子還給妲野。

妲野接過之後,當即開口問來:“永七兄弟,你給宏兒的是什麼東西?”

永七欲語。

然而,象妃妲淑卻已起身說來:“永七,你隨本宮來一下。”

眾人一愣,皆是不解。

隻見象妃妲淑已走向場後小廳。

永七有些無奈,隻得跟了上去。

在來到小廳之後,象妃妲淑更是隨手一揮,設置了隔絕之陣,不讓人聽,不讓人看!

“妲淑娘娘,你這樣看著我,讓我可有點瘮得慌!”永七實在有些受不了象妃妲淑全神貫注的神態。

“你是哪來的混沌蘚能?”在早年間,象妃妲淑曾在麒麟一族麟頂老姥的身邊待過一段時日,可以說她象妃妲淑其實就是這位麟頂老姥的半個弟子。而麟頂老姥她曾經就和她說過這混沌蘚的事情。

永七沉默了會兒,才語:“妲淑娘娘,這個還在我模糊的記憶之中,我冇法回答你。”

象妃妲淑也沉默了一下,才語:“這混沌蘚能,太過珍貴,以後你不要再在人前拿出來!”

聽到這種充滿慈和的告誡,永七點了點頭,語:“好,我記住了,妲淑娘娘。”

象妃妲淑隨即一轉:“你認識麒麟一族的麟頂老姥嗎?”

永七皺眉,閉目在腦海中搜尋著,良久,他才問來:“她是不是騎著一頭純白麒麟?”

象妃妲淑心頭一震,果然!他和老姥有關係!

“冇錯,她把雪兒常常帶在身邊。永七,你現在能想起多少和老姥接觸的記憶?”象妃妲淑深吸一下,語。

永七搖搖頭,語:“妲淑娘娘,我腦海中隻有這樣一個模糊的影像。”

象妃妲淑不由有些失望,在沉浸了會兒後,她又問:“你剛纔對宏兒施展的印可是使用了聖界寸語宗的寸語術!”在永七喃喃那三十三個字的時候,象妃妲淑的內心真的非常震驚,她不敢相信永七竟然又和聖界寸語宗扯上了關係!而且還似乎懂得寸語宗核心術法寸語術!雖然他施展出來的時候,還是有著不同,但是相似就是相似,由不得她象妃妲淑不去懷疑!

而象妃妲淑之所以能察覺這一點,那其實也是因為當初麟頂老姥和她講述過寸語宗寸語術的一些特點!

永七有些頭大,但語:“妲淑娘娘,你問的這個,我現在也是冇法回答你。”

象妃妲淑凝著他,也是有些哭笑不得,最後一語:“罷了罷了,反正你身上的謎團是越來越多了。”

永七聽而一接:“妲淑娘娘,現在你冇有其他事了吧?”

象妃妲淑卻是一回:“你這些天的情緒因何亂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