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8劫馨撒了個謊

時間流逝,轉眼便到了妲宏的滿月宴。

在這之前,永七都是整日泡在妲泉園的泉台泉水之中!

他隻想和這水多睡一會兒,然後再去做決定!

這個決定就是,要不要把劫馨先弄來睡一回!

至於,妲薇想讓他住到城主府去的事情,他自然是冇有答應!

因為他此時對妲道珊的興趣已經徹底滅卻了。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凡女態劫馨出現在他麵前來了!

至於凡女態劫馨,她則在這短暫時間內徹底明悟了息照易天的人闕!

淑宮。

偌大的宴場上,眾多妲氏族人齊聚在此,來為滿月的妲宏慶賀。至於前來的外人嘛,還是相當少的。畢竟象妃妲淑之前吩咐過妲薇不要太奢張,妲薇也就基本隻把宴會名額給了妲氏族人們!

此時,已正是眾人上禮的環節。

其中,賀禮又多以回生丹居多!

“野娘,這是我的。”妲道珊走在了所有妲氏族人的最後,遞來一顆流光溢彩的八淨回生丹!這回生丹自然是她花大價錢在獸魔城外麵的地方購買來的。

另外,因為妲野曾經也有撫育妲道珊,所以妲道珊便以野娘稱呼了。

妲野抱著孩子,微微一笑,應聲:“謝謝珊兒。”話落之時,她身旁的妲朝替她接過了這顆八淨回生丹。

“野嬸,我抱抱他。”妲道珊隨後盼來。

“好。”妲野將孩子小心交給了妲道珊。

抱著孩子的妲道珊身上竟是流露起罕見的母性光輝來,神態格外動人!

一見,端坐在主位的象妃妲淑和身邊妲薇相視了一下,看上去皆是充滿了欣慰!

而站在妲朝身邊的妲邈邈則是忍不住以密音對她身邊的妲展說來:“我從來都冇有見過珊姐姐這樣慈柔的一麵。”

妲展密音笑回:“我也冇見過呢!邈邈,我們也快點生一個吧,到時姐她肯定也會這樣來抱!”

音落,妲邈邈輕輕跺了一下妲展的腳,滿麵通紅。

在抱了一會兒後,妲道珊便將孩子還給了妲野,然後走回了自己的宴桌。這宴桌處,凡女態劫馨也在坐。

“劫馨小姐,接下來就是你們這些族外之人的上禮了,你快去排前麵吧!”妲道珊對神色有些遊離的凡女態劫馨說來。

凡女態劫馨回神,勉強一笑:“不用,我還是排最後吧。”

妲道珊聽而一轉問:“劫馨小姐,你剛纔在人群中找誰?”

凡女態劫馨卻搖搖頭,回:“冇找誰,隻是隨便看看今天這些來客。”事實上,她就是在找永七的身影,隻可惜,她始終都冇看到她!

妲道珊聽後,冇有再說什麼,目光轉向了排序的族外之人。

隻見排在最前頭的竟是那西敏!而在她之後,就是梅慕梅。想來,她們兩人是一起來的。

“野夫人,6顆六淨回生丹不成敬意,祝你的小公子身體健康,茁壯成長!”西敏拿出了一個小瓶,雙手遞去。

妲野自然是知道這西敏乃是豚族之人,她微微一笑,接聲:“謝謝。”話落,妲朝替她接過了小瓶。

西敏隨即退到了一邊,等待梅慕梅上前來獻賀。剛纔,她之所以搶先,

就是因為她主動向梅慕梅懇求的,而梅慕梅聽後也冇計較,點頭同意了。

“野夫人,這是我送給小宏公子的。”上前的梅慕梅也拿出一個小瓶遞來。

妲野看著,心識微微一探後,頗為驚訝,因為這小瓶裡麵竟是6顆七淨回生丹!

是的,在得到永七的界水和界火後,這梅慕梅便能自己煉製七淨回生丹了,甚至,其中有一顆還是她用貝穗禾在夢境中煉製成的,隻不過這6顆已經是她這些天的極限!

看到妲野神色吃驚,西敏眼神有些迷惑,因為她並不知道梅慕梅已經能將她自己煉製的六淨回生丹,再添以輔助藥材來煉製成七淨回生丹!

“梅小姐,這6顆七淨回生丹是你買來的,還是你自己煉製的?”在這獸魔城內,六淨回生丹已是相當珍貴的了,而眼前這個看上去並不怎麼富裕的梅慕梅竟是直接拿出了6顆七淨回生丹來!這就讓妲野不得不懷疑這很可能是她梅慕梅自己煉製的了!

梅慕梅有點尷尬,但語:“是我自己煉製的。”

聽到的西敏呆住了,內心震動不已,這怎麼可能?6顆七淨回生丹全是她自己煉製的?這怎麼可能?

妲野忍不住和身邊的妲朝對視了一下。

邊上妲邈邈和妲展也是吃驚不小,互視起來。

隨即妲朝對著梅慕梅說來:“梅小姐,謝謝了!”說時,替妲野收下了梅慕梅遞來的這個小瓶。

梅慕梅回語:“前輩,我給的隻是小禮,我相信我師尊他賀來的纔是大禮!”

妲朝失笑,接聲:“永七兄弟他能來就好,禮已不用了。”

梅慕梅微笑接聲:“師尊肯定會來的。”

“哼,我看他早已忘到九霄雲外去了!”妲邈邈忍不住一嘀咕。

梅慕梅尷尬,欲言又止,最後轉身返回了自己和西敏的桌位。

西敏見而回神,立刻跟上。

“邈邈,不會的,永七兄弟肯定會來的,隻不過現在可能還在水裡睡著冇醒。”妲展知道永七在這幾天都泡在妲泉園,就忍不住想笑。

事實上,此時此刻,永七他還真是睡在妲泉園的水中,未醒。

冇過多久,便隻剩下最後寥寥數人未上賀禮了。

凡女態劫馨很自然地排在這最末,她的目光除了不時注視地妲邈邈和妲展外,也有打量象妃妲淑和妲薇,還有妲羅。

她覺得,比之獸/獸城、獸鬼城,這獸魔城的整體氛圍明顯要祥和得多!而這應該主要就是因為象妃妲淑對族人的嚴慈相濟!

同樣的,在凡女態劫馨上前來賀的時候,象妃妲淑、妲薇、妲羅、妲邈邈、妲展他們也都格外關注!因為他們都有些不太明白妲道珊怎麼會帶這麼一個相貌平凡的鬼齡境女子來賀宴上。

而妲道珊她也並冇有先向他們介紹一番。

“野夫人,小公子長得可真俊!”凡女態劫馨說話間,已從自身界環之中取出了那一顆璀璨奪目的九淨回生丹,遞向妲朝來,同時,她的目光也是始終停留在妲野懷中的孩子身上。

九淨回生丹一現,妲野和妲朝震驚!

旁邊的妲邈邈和妲展也是震驚不已!

主位上的象妃妲淑和妲薇、妲羅也是紛紛詫異起來。

其他很多妲氏族人更是非常的吃驚。

至於另外的族外之客,除了吃驚,還有納悶,這女人是什麼人啊?出手竟是如此闊綽,直接就是一顆九淨回生丹!這可是價值連城的東西啊!

“小姐如何稱呼啊?”迅即回神的妲野鄭重問來。

“我叫劫馨。”凡女態劫馨莞爾一笑。

“劫馨小姐,你是從哪兒來?為何要給我兒送如此貴重的賀禮?”妲野忍不住追問。

凡女態劫馨沉吟了一下,才語:“野夫人,其實很簡單,這獸魔城乃是你們妲氏一族的族域,而我隻是一個需要在此逗留一陣的遠來之客,為了以後行事方便,我就想借這滿月宴的機會和你們攀攀關係。”

聽到這樣的話,妲野怔了怔,然後失笑起來:“劫馨小姐,你說話可真幽默,獸魔城固然是我妲氏一族的族域,但是我們所有妲氏一族的人從來都是嚴以律己寬以待人,隻要劫馨小姐你來獸魔城不是來惹是生非,我們自然是歡迎之至!”

凡女態劫馨微微點頭,接聲:“謝謝。”

妲野聽而又笑問來:“劫馨小姐,你是從哪兒遠來?”

凡女態劫馨有些無奈,接聲:“靈界。”

聞言,妲野聽而又問:“靈界哪兒?”

凡女態劫馨微微一笑,接聲:“野夫人,這個我想先保密。”

妲野怔了怔,隨後一笑:“好吧,劫馨小姐,謝謝你的這顆九淨回生丹。”

凡女態劫馨聽而一回:“野夫人,我能抱抱小公子嗎?”

話出,妲野猶豫了一下,還是將孩子小心托向劫馨。

凡女態劫馨也是萬分小心地接過,滿目憐愛地凝著小妲宏,同時,又忍不住微微一笑:“他可真沉!”

妲野回以微笑,與身邊妲朝對視了一眼,他們此時似乎都看得出來,眼前的凡女態劫馨其實很善良!

也就在這時候,妲邈邈忽然出聲來:“劫馨小姐,你是從靈仙城來的嗎?”

說實話,妲邈邈看著眼前的劫馨,腦海已是左思右想,她總覺得這麼一個拿得出九淨回生丹的人,她絕不是什麼攀攀關係纔來這滿月宴的,她很可能就是爹孃或者自己認識的人,隻不過她用了一種很高明的易身之術,讓旁人看不出端倪來!

想到這兒,她立刻就聯想起了靈仙城的羨央兒!畢竟她可是見過羨央兒變成一煌之態的!而一想到是羨央兒,這一切就能更好解釋了!央兒姐姐她肯定是能拿得出這九淨回生丹的,她家可是靈界數一數二的頂層!

聽到妲邈邈的話,凡女態劫馨內心苦笑了一下,冇想到還是讓邈邈覺察了一絲,我真是不該說從靈界過來啊!

“邈邈小姐,雖然我剛纔說是從靈界而來,但靈界也隻是我上一個逗留之地。”凡女態劫馨撒了個謊。

看著凡女態劫馨莞爾的神色,妲邈邈內心不禁又困惑了,難道她真不是煌姐姐?會是這樣嗎?如果是這樣,那她又到底是什麼人呢?如果……不是,那就說明她其實就是煌姐姐!她隻是不願承認!她易身來此,肯定是有什麼不得不易身的原因!嗯……還是私下找個機會,再刨問一番吧!

“劫馨小姐,你這說話可真繞!剛纔說是靈界,如今看來竟然又不是,真是不知道你到底來自哪裡!”妲邈邈隨即笑了起來。

“秘密!”凡女態劫馨聽而莞爾。

妲邈邈注視著,一回:“不過,你給我弟弟送了這麼貴重的禮物,我真的挺喜歡你的!謝謝你的禮物,劫馨小姐!”

凡女態劫馨對視著,一接:“邈邈小姐,我也挺喜歡你!對了,我聽說你好像就快要這這位展公子成婚了,是嗎?”

妲邈邈麵色一紅,剛要開口一回時,她身邊的妲展已替她說來:“冇錯!劫馨小姐,我和邈邈的婚禮,肯定會給你喜帖的,屆時,還希望劫馨小姐也給邈邈送一份大賀禮啊!”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