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7息照易天的人闕

運用在死性之物上的,乃是魔界昧魔一族的昧術?

這傢夥到底在說什麼?

還有妲道珊她為何如此吃驚?

凡女態劫馨內心迷惑不已。

“你說清楚!”很快,妲道珊回神,喝來。

永七微微一笑,卻是凝向凡女態劫馨,問:“劫馨小姐,你這賀禮你花了多少錢?”

凡女態劫馨顰眉蹙額,漠然一應:“500萬齡幣。”

“劫馨小姐,那你的心意增值可是增大發了!”永七笑得更濃了。

凡女態劫馨聽而不語,隻是看向桌上打開的娃偶盒子,看著裡麵九個可愛的小娃偶。

妲道珊忍不住又催促來:“讓你快說,就快說!你磨磨蹭蹭什麼!”

永七聽而一盯,回:“妲道珊小姐,你骨子裡可真是一個急性子!”

妲道珊瞬間冷臉,目光如霜!

永七無奈歎了歎,隨即一伸手把九個小娃偶從盒子中取了出來,手力一使,全部將九個小娃偶全部震碎,九顆一淨回生丹隨即呈現來。

凡女態劫馨看著這一幕,忍不住沉下了臉!這混賬東西,一點仁愛之心也冇有!竟把它們全部弄碎了!

瞥著凡女態劫馨的慍怒,永七笑來:“劫馨小姐,看好了,你的九淨回生丹馬上就要出現了。”說時,將九顆一淨回生丹全部丟入盒子,然後蓋上!

凡女態劫馨不知所以,內心再次冷哼,這混蛋在故弄什麼玄虛?

邊上的妲道珊神色此時有點複雜,她真的又一次看錯了,這真是一顆九淨回生丹以蘊術分化過來的!

數息之後,永七將盒子緩緩打開。

凡女態劫馨呆住了。

她眼前出現了一顆璀璨奪目的九淨回生丹!

這到底是用什麼術法掩藏起來的?

“劫馨小姐,給,你的九淨回生丹,拿去吧。”永七將九淨回生丹遞來。

凡女態劫馨下意識去接。

彼此手一觸,各自心翻!

嗯?這個女人的手竟能給我一種觸電般的感覺!嗯……這個女人還真是無位元殊!

這混蛋!竟敢趁機捏我!我弄不死他!

凡女態劫馨雙眸瞬間噴火,豁然起身,喝:“狗東西!你想死是不是?”

永七呆了起來。

他真的冇想到這個女人竟是比妲道珊還要火爆千百倍!他剛纔不過就是下意識捏了她一下而已,她用得著這麼暴跳如雷嗎?

邊上,妲道珊也是呆住了,這個女人和這傢夥以前莫非有仇不成?轉眼竟是如此殺氣騰騰!

和人對盯著,永七心中的躁意已然變得無以複加!他真的想立刻就把這個女人睡在身下!但是,內心的迷惑讓他又多了絲絲理智,這個女人和我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她和以前的我有關係不成?會是這樣嗎?如果是,為何她好像根本不認識我呢?

凡女態劫馨微微喘息著,她內心是真的想動手殺人的!因為她這一生可是隻許家人來觸碰自己!現在倒好,被這麼一個狗雜碎給捏了去,她真是無法原諒自己!然而,這裡畢竟是妲道珊的屋子,她不能真的發瘋!

“永七!你立刻劫馨小姐道歉!”妲道珊開口,冷喝來。她是知道凡女態劫馨的厲害的,她可不想永七真的出什麼事!

永七緩緩閉上了雙眼,竭力平複內心的躁意。

“永七!你聽見冇有?”妲道珊再次一喝。

永七緩緩睜開了雙眼,雙手緩緩將桌上九個小娃偶的碎片全部收攏,然後又全部放回盒子裡。

妲道珊愣了起來,內心有些納悶。

凡女態劫馨也是怔了一絲,隨即一喝:“你的賤手彆再碰我的盒子!”

永七冇聽,將盒蓋緩緩蓋上。

凡女態劫馨實在不想在這兒待下去,迅即,就以境力攝過盒子,對妲道珊說來:“珊首席,抱歉,我實在冇辦法再容忍這種心術不正之輩!告辭!”

妲道珊此時已經猜到了肯定是兩人的手接觸之時,永七做了什麼色蟲上腦的事!她欲言又止,最後冷冷一掃永七!

而永七呢?

他冇有看妲道珊,隻是目光看著轉身邁開的凡女態劫馨,淡淡一語:“劫馨小姐,回到自己屋後,記得再將盒子打開一下。”

凡女態劫馨心中微微一震,嘴上一聲冷哼,以啄能瞬羨術閃離了。

看到這種速度,永七腦海忽然感覺有些疼,似乎是他腦海之中某些記憶正在呈現!

察覺他異樣的妲道珊忍不住一問:“你怎麼了?”

永七摸了摸額頭,尷尬一笑:“冇什麼,隻是覺得她這樣的速度,我……好像在哪兒見過。”

妲道珊思疑了一下,即語:“好了,你可以滾出去了!”對於事情戛然而止,妲道珊內心雖然有些不甘和煩躁,但是她真的已經不想再看到眼前這個色痞了!如果不是他,事情也不會這樣急轉直下,連半點迴旋餘地也冇有!

聞言,永七也似乎冇了什麼挑逗妲道珊的興趣,默然朝屋外走去。

妲道珊看著,內心則是又一次納悶,這傢夥和剛纔那個女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

凡女態劫馨所住的月展房。

回到屋子的她,連續喝了好幾杯隨心印色瑚!

“該死的狗東西!以後再讓我看見你,我非打你個半死不活!”凡女態劫馨破口大罵起來。

好半天之後,她才走向大榻,在上麵閉目盤坐,靜心寧神來。

然而,靜著寧著,她腦海中所卻是又忽然出現了永七的邪珠子和漩渦眉。

該死的!

我怎麼又會想起這些?

我今天到底是怎麼了?

為何會如此輕易失態?

想著想著,她又睜開了雙眸,儘是困憂之色!

“嗯……那雜碎最後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叫我記得再打開一下?對了,這妲道珊找這雜碎來鑒定,最後似乎並未結束!嗯……那就打開再看看!”凡女態劫馨隨即就從界環之中將盒子又取了出來。

深吸一下後,她雙手緩緩打開來。

刹那之間,就見一道白色印光閃入了凡女態劫馨的腦袋!

凡女態劫馨雙眸隨即震驚了!

“這是……這是息照易天的人闕!!這怎麼會……這怎麼會出現在這個盒子裡?這……到底怎麼回事?”凡女態劫馨難以置信地喃喃著。

闕印光芒一消,盒子裡已空無一物,那些娃偶碎片全都不見了,就好像是這些娃偶碎片本身就是闕印所幻化的!

而術法闕印,正是死性之物!

也就是說,是昧魔一族的昧術為這息照易天的人闕光印遮掩了!

當真是出乎人意料啊!

一時之間,凡女態劫馨對永七又是有了一種說不出的複雜感覺,這個雜碎,他到底是什麼人?為何竟知道這盒子裡麵藏有息照易天的人闕?而且,他又為何一點也不貪戀這人闕呢?要知道,這息照易天可是人人夢寐以求的啊!

隨即,凡女態劫馨又陷入了沉浸,開始仔細回想今天和永七接觸時的種種情形!

“他長得其實很帥,隻是眼珠子很邪!嗯……眼珠子……眼珠子,我的天郎他的眼珠子也很邪,儘管有點比不上他這種邪!而且我的天郎他也曾經和我說過,他曾經的軀身那是帥得一塌糊塗!

“他又有一對漩渦眉……漩渦眉……在獸鬼城和那梅惠娘接觸的時候,天郎拿梅惠孃的渦荼說過,他有一種特殊的眉光,而眉光,就是眉毛的形態!

“還有,他盯著我看時,捏……我手時,神態都是極其灼熱!都好似要直接生吃了我一般!這個,以前我的天郎雖然冇有這般誇張,但也是差不多的!

“難道……難道這永七其實就是我的天郎?!他是在借用了那一絲沌無之能之後,便已經徹底改頭換麵了?他這名字莫非……就是從那永尊七骸鏈擷取來的?”

凡女態劫馨猛然起身,為自己的猜測感到無比震驚!

可是很快,她又搖起了頭,喃喃自語:“不!不應該!我的天郎他應該識得我啊!就算我用這息照易天了,以他那幾乎無所不識的邪珠子,他肯定是能看出我是誰啊!這到底怎麼回事呢?難道……難道是他已經失憶了嗎?嗯……這個可能性會很大,很大!不行!不行,無論這種種猜測是不是真的,我都必須先去弄清這個永七的來曆!”

隨即,凡女態劫馨做出了決定,內心也是前所未有的興奮!她相信這就是蓍蘭翁和她所說的命運改變!因為她的命運從始至終都是和她的天郎牢牢牽繫在一起的!

深吸好一會兒之後,她就收了盒子,出了門,準備去找妲道珊問問永七到底是什麼人!

然而,妲道珊她在永七離開後,便去了淑宮之中,找象妃妲淑了,她是想去找象妃妲淑問問永七的具體來曆,因為她現在已經看到了永七的能耐,同時也看到了他身上不少的謎團!

所以,凡女態劫馨她一時是冇辦法再見到妲道珊的。而對此,凡女態劫馨則開始向客樓向街上一些人暗中打聽永七的來曆了。

隻是過了許久,她從這些人口中得知的訊息卻是相當少,她最多隻知道了永七是妲氏一族的半族之人,以及他似乎還是一個核師的事情!

“怎麼辦?怎麼辦?難道真的要公開身份去找妲邈邈問問嗎?”走在妲泉園附近街道的她,心中喃喃自語起來。

“不,不行,現在可不是時候!我不能太招搖了,否則即使真的找到了天郎,那也會給他帶來巨大麻煩,讓眾多九界頂層人物再一次關注到他身上了!他可是好不容易纔撿回一條命啊!”繼續喃喃自語的人,似乎已經認定了永七就是一天齡!

“算了,還是慢慢來吧!我可以先藉著最後這一點時間,去把這人闕明悟過來!”最後,凡女態劫馨便又轉身,返回了大圖客樓地月展房中,開始明悟息照易天的人闕來。

殊不知,在她來到妲泉園的時候,永七正在一個泉台的水中試著一點點澆滅心中的躁意!

隻是,這效果非常不理想!

他仍舊忘不掉凡女態劫馨的身影!

他仍舊想直接把人睡在身下!

當然,他也已懷疑自己以前可能認識凡女態劫馨了!如果不是這樣,他的身軀不會出現如此異常的反應!

“難道這個劫馨……她其實就是我以前睡過的女人?”他最後如此想著。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