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6相見不相識

“我問你,如果有一個盒子裡麵裝有九個小娃偶,而娃偶裡麵又用蘊魔一族的蘊術藏了九顆一淨回生丹,那麼這九顆一淨回生丹會是一顆九淨回生丹所分化的嗎?”妲道珊深吸一下,隨後漠然問來。

聽到這些話,紅石細鏈態的永七怔了起來。

好一會兒後,他纔開口接聲:“妲道珊小姐,你這麼說,顯然是碰到了這樣一個盒子,對嗎?”

妲道珊麵色有點難看,因為她知道自己昨天就可能鑒錯了一個東西。

“妲道珊小姐?”

“冇錯!是我昨天鑒定過的!”

紅石細鏈態的永七一聽,一歎:“罷了,那你把盒子找來吧,我直接給你看看。”

妲道珊聽而猶豫起來,畢竟東西已是彆人的。

見她不說話,紅石細鏈態的永七忍不住轉化成人形來。

妲道珊見而冷冷一哼。

“妲道珊小姐,那東西在哪兒?”永七一本正經地問來。

妲道珊聽而一回:“那東西已是彆人的,你彆想再去占為己有!”

被人如此看扁的永七失笑起來:“妲道珊小姐,這十分稀缺的九淨回生丹,價格固然是六淨巔歡魂沛丹完全無法企及的,但它還入不了我的眼!”

“那你倒是把丹給我交出來啊!”這時,妲道珊氣勢一張,似乎就想奪永七身上的界環,把六淨巔歡魂沛丹拿過來!

永七冇有畏懼,也冇有再轉化成紅石細鏈態,隻是輕輕一歎:“妲道珊小姐,你今天已經打碎了我的腿骨了,而我現在也是忍著劇痛和你說這麼多,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答案,那你還是趕緊帶我去看看那東西吧!”

妲道珊瞥了一下他瘸著的腿,一接:“把丹給我,我便讓你恢複過來!”

永七不禁一笑:“妲道珊小姐,我真是有點納悶了,你一個女人,要這種催情之丹做什麼?”

妲道珊冷冷一瞪,回:“我不過是製止你這色痞,拿它去禍害彆人!”

永七搖搖頭,語:“抱歉,妲道珊小姐,這巔歡魂沛丹,我是準備和我的女人一人一半,去享受那種至極的人生歡愉!”

妲道珊聽而要走近來。

“停停停!妲道珊小姐,你要再過來,我可就立刻弄碎這巔歡魂沛丹了!”永七真是怕了這個固執女人了,連忙一語。

話出,妲道珊還是有所顧忌了,她很清楚巔歡魂沛丹的藥效,那的確就是九界一種數一數二的催/情界藥!

“妲道珊小姐,其實我真的不太明白,你這麼仇視我做什麼!從我和你見麵以來,我都不過就是在嘴上和你逗逗而已,你真的用不著如此斤斤計較!這太愛計較的人,可真是冇人會要的!”永七忍不住一嘀咕。

妲道珊聽著,看著他越來越蒼白的臉色,不禁又一次暗瞥了一下他的瘸腿。顯然,永七真的是在強忍劇痛,而他偏偏還能忍這麼久!

“呃,妲道珊小姐,你如果不想帶我去,那我……可先回去了。”永七咬了咬牙,艱難說來。

實在是太疼了!

話落,妲道珊隨手一揮,一道白光隨即飛入永七的瘸腿。

霎時,永七不疼了。

他身上的碎愈之傷徹底冇了!

這妲道珊還是有著柔軟之心!

她還是一個純正的女人!

“謝謝。妲道珊小姐,我們走吧,去看看你說的那個盒子。”永七頗為欣慰,投之以桃,報之以李!

妲道珊沉默了一下,才冷應:“我先提醒你,這個盒子的主人可不好惹,你最好收起你這副色/痞相!”

永七呆了呆,不好惹?竟還有讓這妲道珊感覺凝重的人嗎?有意思!

在妲道珊轉身邁開之時,永七跟上了。

在跟著人來到大圖客樓之時,永七思疑了。

在妲道珊帶著他來到一個月展房門外時,永七皺眉了。

他看著這未開的門,隻感覺內心有一種莫名的躁意。

“劫馨小姐,是我,妲道珊,我想現在見見你。”妲道珊輕輕敲了敲門。

永七內心喃喃了一下:“劫馨?這個名字聽著挺不錯的。”

數息之後,門,緩緩開來。

凡女態劫馨從中莞爾走出。在她欲招呼之際,卻又被妲道珊身旁的紅衣永七給吸引了!

嗯?兩邊眉頭竟是漩渦之狀?

好奇異的眉毛!

還有這眼神,怎麼如此邪乎?

而看著眼前這個其貌不揚的女人,永七內心的躁意卻是變得更濃厚了!我……怎麼回事?這個女人既冇梅慕梅火辣嬌滴,又冇妲道珊貌美暴烈,我怎麼會生出這種立刻想睡她的衝動?嗯……不對,這個女人身上肯定有某種特殊東西存在!不行,待會兒我得找個機會,好好使用一次沌瞳將她看個真切!

“劫馨小姐,他叫永七。”妲道珊此時也有些詫異,她不明白這兩人怎麼會對視這麼久。

凡女態劫馨聞言回神,冇再看永七,因為她很不喜歡這樣一個陌生男人如此邪熾熾地盯著她!

“珊首席,你找我有何事?”凡女態劫馨問來。

妲道珊開門見山:“劫馨小姐,我來,是想再鑒定一下你買走的那個娃偶盒子。”

凡女態劫馨詫異了,忍不住一問:“珊首席,這是為何?”

妲道珊解釋:“劫馨小姐,因為我覺得我之前可能鑒定錯了,那個娃偶盒子可能另有玄奧!”

凡女態劫馨怔了怔,沉默了一下,才語:“好,珊首席,那你先進來吧。”

說著,凡女態劫馨給妲道珊讓開了一個位置,但並冇有給永七讓。

妲道珊見而忍不住一語:“劫馨小姐,實不相瞞,這次他纔是鑒定者,我隻是帶他過來。”

凡女態劫馨再次一怔,眉頭一皺,但語:“珊首席,抱歉,這畢竟是我一個女子的住房,他進來不合適。”

妲道珊也不禁皺起了眉頭,她真的冇想到凡女態劫馨竟會如此排斥一個剛剛認識的男人!

同樣的,永七也是有些驚疑了,這個女人她竟然對我敵意!這怎麼回事?我的的確確就是第一次見到她啊!我還什麼都冇說呢,她就如此毫不客氣地拒絕!難道……我剛剛盯她的時候,已得罪了她?還是說,這個女人極其的貞烈,所以不會讓任何男人進入她的房間?

“那這樣吧,劫馨小姐,那你帶著娃偶盒子去我那兒吧。”妲道珊內心儘管迷惑,但還是主動退讓來。

凡女態劫馨猶豫了一下,點點頭,應聲:“好,那走吧。”說著關上了房門。

隨即,妲道珊先邁開了。

凡女態劫馨餘光瞥著永七,冇有動。很顯然,是要永七走前,彆走她後麵!她很不喜歡被這個傢夥盯來盯去!

永七失笑一絲,先邁開了。而他內心已然對這個身貌普普通通的女人充滿了窺探之心!他接下來一定會找機會好好看她個真切!

凡女態劫馨隨後跟上,目光凝著永七的背影,內心再一次冷哼,這個人,不是什麼好東西!我得多提防他一下!

不多時,三人便來到了妲道珊所住的年展房之中。

整個房間,頗為素雅,大氣!

這令凡女態劫馨還是有些喜歡的。同樣的,永七也頗為高興,他的目光此時已看向房中那色彩旖旎的大榻,嘴角彎彎!

妲道珊自是瞥見了他這種齷齪神色,強忍未發作。本來,她也是不想帶一個男人進入她自己房間的。但是為了弄清娃偶盒子的真相,為了儘量抹消劫馨心中的不快,她還是選擇了來此。

“劫馨小姐,過來坐吧。”妲道珊已拿起桌上的茗壺倒來,是隨心印色瑚。

凡女態劫馨點點頭,走了過去。

同樣坐了過去的永七則是忍不住一語:“妲道珊小姐,你這房間聞著可真香!”

妲道珊瞬間沉臉!

永七不以為意,端著麵前的隨心印色瑚喝了起來。瑚,很快就呈現出一片斑斕色彩!

凡女態劫馨這時也意識到眼前兩人關係似乎並不是自己想象的熟絡和親密。

“劫馨小姐,來,將你的娃偶盒子拿出來吧!”永七喝了兩口後,便對凡女態劫馨說來。

凡女態劫馨卻是一接:“這位永七兄弟,拿出來之前,我可得和你先聲明,這盒子可是我準備送出去的賀禮,你可得小心點,鑒歸鑒,但千萬彆弄壞了,否則,就是珊首席在這兒,我也是一樣翻臉不認人!”

永七呆了起來,這女人竟比妲道珊還強勢嗎?

一邊的妲道珊沉默了一下,接語:“劫馨小姐,這賀禮,我來幫你另外再準備一份吧!”

凡女態劫馨聞言,眉頭微微一皺,不解:“珊首席,你這是為何?”

“劫馨小姐,因為這次鑒定肯定會出現損壞的。”妲道珊神色謙然。

凡女態劫馨更加迷惑了:“珊首席,你能不能先和我說說你究竟為何再鑒定一次?”

妲道珊欲語。

永七已笑來:“劫馨小姐,簡單說,就是你可能得到了一枚九淨回生丹。”

凡女態劫馨一震,喃喃一語:“九淨回生丹?”

“嗯,很有可能!”永七又拿起了杯子,喝了起來,這次呈現的是紅色,彷彿他內心的躁意又已湧來。

“劫馨小姐,就讓我來幫你準備吧!”妲道珊忍不住又語。

凡女態劫馨沉吟了會兒,才勉強一笑,語:“珊首席,這怎麼能行?賀禮代表的是一個人的心意,怎麼能假手他人呢?”

妲道珊聽而欲語。

“不過,既然能讓我九顆一淨回生丹變成一顆九淨回生丹,那我這心意倒是增值了!好吧,看在珊首席的麵子上,我之先的話收回。你鑒吧!”凡女態劫馨說著,便將娃偶盒子從自身界環之中取了出來,放在桌上。

永七一見,伸手打開,目光逐漸變得玩味起來。

凡女態劫馨和妲道珊見而皆怔,前者內心在想,這人的眼珠子比我天郎的還邪乎!真是奇怪這妲道珊怎麼會和這種人接觸呢?後者則在想,這色痞,難道又發現了什麼東西不成?會是這樣嗎?

“妲道珊小姐,你聽好了,這運用在死性之物上的,乃是魔界昧魔一族的昧術!”永七開口笑來。

妲道珊怔住了,昧魔一族的昧術?他為何說這個?難道這個娃偶盒子竟然還存在著昧魔一族的昧術不成?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