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3隨意碾壓人齡境四季的劫馨

“珊首席,說來,我眼下也正在為如何將賀禮遞上而發愁呢!畢竟我在這獸魔城可以說就是人生地不熟!”凡女態劫馨隨後故作苦惱之狀。

妲道珊聽而一接:“劫馨小姐,這就是你現在和我坦白的原因嗎?”

凡女態劫馨聽而一回:“珊首席,我有自知之明,你若願意幫我遞,我自是感激不儘。你若不願,我也……無話可說。”

妲道珊思忖了一會兒,才語:“劫馨小姐,如果你真想要我幫你,我覺得你還是得先說一下你的真實身份,如此,我到時也好把你介紹給宴會上的人。”

凡女態劫馨猶豫了一下,才語:“珊首席,我隻能告訴你,我從靈界而來,劫馨就是我的真名。”

妲道珊心中喃喃,從靈界而來?真名?嗯……看她這清澈神態,不像是說假!

“好,宴會那一天,我帶你過去!”

“謝謝!”

妲道珊隨即起身,一語:“好了,你早點休息吧!”

凡女態劫馨應聲:“我會的,珊首席。”

妲道珊隨即上樓去了。

凡女態劫馨深吸一下,也準備起身,上樓。

“原來竟是想攀高枝!”

“這女的可真不要臉!”

“珊首席她怎麼會答應這種趨炎附勢的小女人啊?”

“一個小小鬼齡境,竟還故作高深的說,來獸魔城找自己命運,笑死人了!命運是你能找,就能找的嗎?”

……

一些豎著耳朵偷聽完的閒人在妲道珊上去後,就立刻嘲笑起來。

凡女態劫馨冇有理會,繼續上樓。

不過,這一幕,卻是落在了站立樓上一廊的西敏眼裡。她是剛從梅慕梅房間那邊過來的。她又冇有從梅慕梅嘴裡問到什麼有用的。她真的有些焦躁!

她在凝視了凡女態劫馨一會兒後,內心忽然起念,我要不要也去巴結一下這個妲道珊呢?她可是妲薇的養女,妲展的姐姐!嗯……不過,我又不懂界鑒學,恐怕很難讓妲道珊正眼相視!嗯……到底這個凡女她又是因為什麼才被這妲道珊認同呢?嗯……這個凡女值得多關注一番!另外,還有永七這個傢夥,我必須弄清他到底有著什麼樣的底細,哪怕是真的要……犧牲這清白之身!

隨後,心念兩定的西敏也回了房。

——————

第二天,上午。

道鑒樓門口。

妲道珊蒙紗,閉目靜立,在等著永七出現。

然而,因為院門的坍塌,永七卻是想給她打個折,他打算在近午的時候再出現。

見到妲道珊如此站立在道鑒樓外,很多的人都是大惑不解!

不過,也冇有誰敢圍觀在旁,都是隔得遠遠的。

“珊首席今天這是不作鑒定了嗎?”

“應該是,就是不知道她今天這是要乾什麼了。”

“你們冇看到她神態像冰霜嗎?肯定又是哪個不長眼的惹了她!”

“這不對吧?就算惹了,她也不應該這樣站在這道鑒樓外啊!”

“我怎麼感覺珊首席她像是在等什麼人呢!”

……

街上各個角落、道鑒樓、大圖客樓等客樓內都有人開始嘀嘀咕咕。

本想出樓隨意逛逛的凡女態劫馨她早早就看到了這一幕。她在思忖會兒後,便又坐到了昨夜所坐的位置,靜靜地品嚐著隨心印色瑚,靜靜地看著窗外的妲道珊。

而未過多久,西敏便朝她走了過來。

“這位妹妹,不介意我和你一起品嚐吧?”西敏來到桌邊後,便徑自坐下來了。

凡女態劫馨有些詫異,淡淡一笑:“這位小姐,這廳中位子還有不少啊!你為何要和我一起?”

西敏聽著小姐兩字感覺有些刺耳,內心冷哼,庸女人!我叫你一聲妹妹已是恭維你了,你竟然連一聲客套的姐姐都不會叫嗎?

凡女態劫馨凝著西敏,內心一歎,樹欲靜而風不止啊!竟又被人盯上了,唉!

“這位妹妹,你如何稱呼?”西敏隨即一接,一身人齡境氣勢微露。

凡女態劫馨失笑起來,接聲:“這位小姐,你還冇回答我,你為何要和我一起品嚐呢?”

西敏麵色再也裝不下去,現出了絲絲陰沉!

凡女態劫馨見而一歎,一笑:“算了,這個桌子,我讓給小姐好了。”說時,準備,起身離開。

“站住!”西敏起身倏然一喝,一身人齡境四季氣勢儘顯!

周圍一些樓客被這喝聲吸引了,紛紛側目過來。

而凡女態劫馨目光卻是平平靜靜地凝著西敏,接聲一語:“這位小姐,這茗錢我已經付過了,你可以儘情地喝。”

西敏聞言,冷冷一哼:“我還真冇看出來,你這庸女人竟是如此的牙尖嘴利!”

凡女態劫馨微微一笑,接聲:“這位素不相識的小姐,你平白無故地占我桌位,與我莫名其妙地搭訕,我也隻不過情不自禁地問了你一下這麼做的原因,而你卻不但不直眀來意,更是對我主動的退位謙讓,回以如此大吆小喝,說真的,我現在是真的不知道小姐你到底意欲何為了!”

話落,一些聽到的樓客有些呆了,這一番話好多四字短語啊!這女人可真是能說會道!

同樣的西敏也有些許發懵,不過很快她目光中閃露一絲殺氣來!

凡女態劫馨視若無睹,輕輕一歎:“這位小姐,你……”

話未儘,西敏陡然朝凡女態劫馨拍出一掌!

凡女態劫馨啄能瞬羨術一閃,人已來到大圖客樓外,而西敏掌勢儘皆落空!

西敏徹底震驚,這……這是什麼……速度?!

客樓中目睹的樓客們也都是看呆了,好快!好快的速度,簡直比閃電還快!

一回神,西敏也立刻閃到樓外,死瞪平平靜靜的凡女態劫馨,喝聲:“你到底是什麼人?”

凡女態劫馨淡淡一回:“這位小姐,你我可是無冤無仇,我希望你不要再動手了,不然出醜的肯定是你。”

西敏目光深縮,冷冷一哼:“臭女人!有本事你彆躲!”

凡女態劫馨立在街上,未動,也未再言語。

西敏則是毫不遲疑地雙掌齊轟,這一次,轟聲之中猶似藏著摧人律波,很多圍觀之人皆是立刻捂緊了雙耳,然而,即便如此,還是有不少人受到了這律波的侵擾,紛紛吐出鮮血來!

凡女態劫馨一手輕抬,一式逑掌從容應對。

嘭!

掌落,西敏人影倒飛,噗血難止。

凡女態劫馨靜立如初,安然無恙!

嘩然!

很多目睹之人都張大了嘴,完全難以置信!

一個人齡境四季竟是接不了一個鬼齡境四季隨意的一掌!

這……怎麼可能?

這個長得普普通通的女人她怎麼會這麼強?

太強了!

她到底是什麼人啊?

此時的西敏已是駭然至極,她隻感覺自己命魂都在顫抖!

她真的真的真的無法相信一個鬼齡境四季竟可以達到如此強悍的地步!

方纔掌勢一對撞的刹那,她便覺得自己遇上的彷彿就是自己族中那種特彆強大的老輩!

這一刻,她似乎終於明白為何妲道珊會認同眼前這個其貌不揚的女人了!

“敏姐,你……還好吧?”梅慕梅忽然來到了西敏身邊,將她輕輕攙起來。梅慕梅之所以會出現,自然是西敏的律波驚動了她,她很熟悉這種律波。當然,方纔的對轟巨響也是原因之一!而本來,她是在自己屋內明悟著永七所傳授的氛核之學的。

西敏有痛難言,冇有作聲。

梅慕梅不由朝凡女態劫馨,望來。

同樣的,她梅慕梅也非常震驚,她很清楚西敏的實力在她自己拜師之前是和她自己不相上下的!而如今西敏竟是被一個鬼齡境四季的女子如此輕易重傷!而對方更是絲毫無損,這簡直就是……一場夢幻一般的對局!讓人完全無法想象,難以呼吸!

看著這個梅慕梅,凡女態劫馨有些怔色,內心有忖,真是奇了怪了,這個女人我並不認識,但為何她卻讓我一種莫名的心煩感呢?

“這位小姐,你出手也太重了!”梅慕梅深吸一下,冷聲語來。對於西敏,她梅慕梅內心還是有幾分情誼的。

聞言,凡女態劫馨神色漠然一回:“這位小姐,你連青紅皂白也不分嗎?”

梅慕梅冷冷一哼,立語:“這位小姐,你出手如此重,難道我還有說錯嗎?”

凡女態劫馨失笑一絲,接聲:“這位小姐,我對你真的是無言以對,你連最起碼的事由都不去弄清,就趕來和我急赤白臉。這樣看來,你和她其實也冇什麼兩樣,不過就是一個喜歡無理取鬨的人!”說完,凡女態劫馨轉身,準備去城中到處走走,散散今天這晦氣!

“站住!”梅慕梅惱火了,竟說我無理取鬨?我不過就是想讓你這女人彆恃強淩弱!

凡女態劫馨腳步一頓,緩緩回身,看向梅慕梅,冷笑一絲,語:“說你和她一樣,還真冇有冤枉你。一樣的兩個字,一樣的盛氣淩人。”

梅慕梅聽而眉頭微微一皺,內心也不由起疑,難道這事真是西敏先主動招惹她的?

也就在這時,西敏強壓身上傷勢,對梅慕梅說來:“慕梅,你彆聽她胡說!我之前不過就是想和她招呼一下,但誰知,這個女人卻是牙尖嘴利,弄得我很是下不來台,所以我也就忍不住想稍微教訓她一下!”

梅慕梅聽得若有所思。

“那你倒是說說,你為何要來和我打招呼?”凡女態劫馨還是挺想知道這原因的,隨即一接聲。

這時,西敏瞥向了道鑒樓口的妲道珊。

此時的妲道珊眼裡,隻有凡女態劫馨!

因為從凡女態劫馨以絕速閃出大圖客樓的那一刻,她便睜開了雙眼,直勾勾地盯著凡女態劫馨!

之後的對戰,也是讓她目瞪口呆!

她是真的冇有想到這個長得一般般的女人身上竟是有這麼大的能量!竟然以鬼齡境四季之身隨意碾壓一個人齡境四季!

而且,看上去還對人手下留情了!

她的腦海不禁一次又一次回想她的招式、她身上的境力波動,最後她竟是覺得自己都可能冇有絕對把握應付這個凡女!

也是在這一刻,她徹底相信了她自己初次見到這個凡女的那種直覺,這個凡女不簡單!而且是極其不簡單!

她要給小宏兒送賀禮會不會另有企圖呢?

妲道珊腦海中多了這樣一個憂慮。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