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2冇事,我本來就有些失眠

梅慕梅震撼之後,語來:“師尊,那我先回客樓了。”

永七點點頭,目送人離。

一邊的妲道珊則是在沉思著什麼。

嬤嬤婭姐隨後也是消然隱去了,她得向象妃妲淑稟報一下這個隨心印色瑚的秘密。

永七在梅慕梅離開後,注視了一會兒妲道珊,便徑自進屋了。他對這個女人,雖然有一絲驚異,但並未打算去真的招惹,畢竟她可是妲展的姐姐!

然而,就在他剛邁到門檻之時,妲道珊已回神,語來:“你明天去道鑒樓給我做一天界鑒師。”

永七愣了愣,緩緩回身,一笑:“妲道珊小姐,你若真是我睡上的女人,那我確實能為你免費效勞這一天。”

妲道珊瞬間沉臉,目似爆光,一身魔齡境境勢自綻現一種隱隱的白光!

永七身軀雖然有些不好受,但是笑容依舊掛著。老實說,他在聽到這個女人說的是界鑒師三字之時,真的感到有些驚訝,在如今的九界,人們可通常都是以鑒丁來稱呼的,而這個女人卻是相當尊重她的職業!

“一千萬齡幣一天!”妲道珊強壓心中想碾死人的衝動,冷冷一回。

“妲道珊小姐,我的榻就在裡麵,你陪我睡一夜,我便做這一天。”永七繼續挑戰她的耐性。

妲道珊雙手已握得啪啪作響,眼神中的怒火猶似可以焚碎一切!

“一億齡幣一天!”最終,妲道珊咬牙切齒地一語。

永七聽著,終是輕輕歎了歎,接聲:“罷了。妲道珊小姐,如果你能把麵上白紗取下,那我明天便去道鑒樓看看!”

妲道珊似是愣了一絲,雙目緩緩一合,麵上白紗迅即掉落,落入了她腕上界環之中,一張美豔絕倫的臉呈現來。

“果然是塔腰傾星級的美麗!”永七見而一讚。

妲道珊卻是已轉身,緩緩邁向院口,根本不再看他。

永七有些愕然,就這麼走了嗎?不把我踢出獸魔城去嗎?還真是很能忍耐的烈女人啊!

然而,永七這種念頭剛起不久,走出院門的妲道珊卻是倏然一綻身上白光!

嘩啦!

永七的院門口瞬間坍塌!

永七呆然。

果然還是要發泄的!

嗯,這女人就是女人!怎麼可能受得了我這調戲?哈哈哈哈……不過,她倒確實引起了我的一絲占有/欲!大暴象,真是值得在榻上狠狠去欺負一番!

——————

淑宮大門外。

妲薇真在等候。

在見到妲道珊走出來之時,她卻並冇有板著臉,也冇冷著聲:“怎麼樣?那小子你看著可還過得去?”

妲道珊顯然有些不習慣這種慈愛語氣,撇著腦袋,漠然一接:“我說了,今晚就住客樓!”

妲薇卻是一笑:“好好好,隨你!但是你得告訴我,你覺得他到底怎麼樣?”

妲道珊忍不住一瞪,喝:“你能不能不管?”

“不管?你是老孃喂大的,更是吃得比逗逗還多!為了你這終生大事,老孃已是操碎了心!現在,好不容易有這麼一個連娘娘都非常重視的人選,老孃豈能讓你這麼放過?快說,你覺得他到底如何?”妲薇連珠帶炮般說來。

妲道珊咬起了嘴唇,死瞪!

每當妲薇總是拿餵養說事之時,妲道珊都冇有拿此事去回懟過。

因為她確實看到了自己吃得比逗逗還多。

而她之所以能看到,那就是妲薇曾經有一次怒極就把她自己餵養之時的記憶印現給她了!

當時,她可是羞得半晌冇說話!

“你這鑒丫頭!不說,你休想離開!”妲薇仙齡境氣勢微微一張,喝來。

妲道珊終於開口:“你來啊!你打啊!打啊!”

妲薇也是咬牙切齒來:“你到底要怎樣才肯說?”

妲道珊避開了妲薇痛心的目光,隻語:“你要是不打,我可要走了!”

妲薇深吸一下,卻是直接一轉身,先邁離了!

妲道珊見而一怔,內心忽然一顫。

在走了幾步後,妲薇忽又一停,冷冷而語:“看不到你成婚生育,將來,我反正會死不瞑目!”

妲道珊渾身一震,倏然大喝:“你胡說八道什麼?”說時,雙眼已有淚光閃動。

妲薇再次深吸一下,語氣有所放緩來:“珊兒,永七那小子不壞!不管是為了家族利益,還是為了你的幸福,我真的是希望你能試著去和他相處!有些姻緣,你若不去主動抓住,它是很容易消失的,珊兒。”

妲道珊又一次咬起了嘴唇,但語:“他就是一個色痞!”

話落,妲薇不由回身,頗為興奮地一接:“這麼說,這小子見到你,還是動了色/心?”

妲道珊避開了這惡薇嬤微笑的目光,冷哼:“若不是有婭嬤嬤在,我已碾死他!”

妲薇不以為意,繼續一笑:“有色/心就好!有色/心就好!這更說明我家鑒丫頭就是魅力無限,不可抵擋!”

妲道珊似是實在聽不下去了,迅即一閃身,離開了。

妲薇笑得更愜意了,內心則開始想著,嗯,我得和娘娘去說說,讓這永七先住到家裡來!如此,就能讓這丫頭更多接觸地永七這小子來。

隨後,她先回了城主府。

——————

大圖客樓。

燈火輝煌。

大前廳之中,前來品嚐隨心印色瑚的人似乎比往日多了不少,儘管此時已是夜晚。

其中,凡女態劫馨就在。而說來也巧,她現在所坐的位置就是永七白天坐過的位置。

看著眼前杯中閃現著暗淡灰芒的隨心印色瑚,凡女態劫馨不禁有些苦笑。

落寞!

冇錯,她如今的心裡就是有著這種灰暗般落寞!

天郎,你到底如何了?

為什麼整整九年過去了,你卻還不回來?

你不是說過,九年之內必然會來要我嗎?

“哎,你們說這個隨心印色瑚能助人創道,到底是不是真的?”

“誰知道呢!”

“我看八成是唬人的,如果真能助人創道,那位珊首席她還不知道嗎?”

“就是!”

“都彆傻了,還是拿它當茗來喝吧!”

……

附近一桌子夜客閒扯起來。

而又一次聽到這種話題的凡女態劫馨,不禁皺了皺眉,目光凝向杯中隨心印色瑚,內心喃喃,若是天郎在這兒就好了,他肯定能立刻告訴我你的真相!

已被她嘗過一口的隨心印色瑚這時從灰色變成了淡淡金色,彷彿思念就是金色的!

凡女態劫馨見而莞爾,忍不住低喃:“你還真是我內心的小蟲兒!”

隨即她又拿起杯,品嚐來。

而味道已從淡而無味變成了甜甜的,酸酸的。

就在這會兒,一道白光一閃,又蒙上白紗的妲道珊已來到了她自己的客樓。廳中不少客人立馬向她問好來,她隻是微微點了點頭,輕嗯了幾聲就準備上樓,回自己的年展房。

然而,冇走幾步,她便又頓住了,側身朝此時也已注意到她的凡女態劫馨望來。

而見妲道珊望來,凡女態劫馨微微一笑,以禮。

妲道珊緩緩走了過來,回笑,問來:“劫馨小姐,怎麼還冇去休息?”

凡女態劫馨接聲:“珊首席,現在時候還尚早。”

周圍人看著妲道珊竟然去主動理會一個其貌不揚的女子,都有些納悶和不解,不過,他們也都冇敢來吱聲,隻是繼續旁觀起來。

妲道珊聽而直接坐在了凡女態劫馨的對麵,看了一眼杯中的隨心印色瑚,一語:“劫馨小姐,不論是什麼樣的茗,晚上其實都不宜多喝,不然很難入眠。”

凡女態劫馨聞言,一回:“冇事,我本來就有些失眠。”

妲道珊注視來,哦聲一問:“劫馨小姐為何失眠?”

凡女態劫馨此時自然察覺了妲道珊對她自己的關注有些過於濃厚了。於是她忍不住一語:“珊首席,如果你找我有什麼事,不妨直說。”

妲道珊靜靜一語:“劫馨小姐,我隻是感覺你和很多人有點不一樣!在這獸魔城內,通常冇幾個人能和我如此平平淡淡的對話,而你卻是這樣的一個!”

凡女態劫馨內心微微一震,這女人好敏銳的直覺!若不是有息照易天,興許我早已被她識破來了。

“對了,劫馨小姐,你買那一盒娃偶,是要做什麼?”妲道珊隨即轉問來。

凡女態劫馨聽而簡短一回:“隻是做賀禮而已。”

“賀禮?”妲道珊怔了怔。

“嗯。”凡女態劫馨此時內心也在猶豫要不要藉助這妲道珊去獲得參加滿月宴的資格,因為她已經知道這妲道珊實際可是這獸魔城城主妲薇的養女!

“是送小孩子嗎?”妲道珊試探性地追問來。

凡女態劫馨失笑一絲,點了點頭,內心對這個女人的靈敏真的有些感歎!

妲道珊隨即一皺眉,接聲:“劫馨小姐,你從很遠的地方過來,然後到我的道鑒樓買了一個送給小孩子的賀禮,想來,這個小孩子就在這獸魔城內,而且你也是到了城內之後,纔打算要送的,不然,你肯定是直接從那很遠的地方就帶著賀禮過來了,對嗎?”

如果剛纔還是想感歎,那麼這一刻的凡女態劫馨則是想驚歎了!

她覺得這個妲道珊的心思真的太縝密了!

“珊首席,你說對了,我這賀禮,就是要送給象妃妲淑娘孃的那個正要滿月的小外甥。”事已至此,凡女態劫馨內心也決定了,就通過這個妲道珊去參加滿月宴,看望一下妲邈邈!

妲道珊聽後有怔,緊接目光就對盯得更深了,內心則是疑思不斷,這個女人竟然是要把賀禮給小宏兒?她到底會是什麼人呢?是野娘和朝叔認識的?還是邈邈所認識的呢?亦或是和娘娘認識?

嗯……一個鬼齡境四季,看上去平平凡凡,但是她身上似乎總有某種氣質,像是從容自如,又像是……深不可測!

“劫馨小姐,你到底是什麼人?”好一會兒後,妲道珊問來。

凡女態劫馨微微一笑,語:“珊首席,其實我來這獸魔城主要是找自己的命運。不過,這裡畢竟就是你們妲氏一族的地盤,而我可不想惹什麼麻煩,所以就想以一份賀禮和你們妲氏一族攀點關係,好方便我在這獸魔城順利停留一陣。”

妲道珊愣了起來,找自己的命運?攀點關係?方便停留?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