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道雖無窮,仍舊不敵極滅

“貝穗禾,它乃是是回生丹夢性/藥譜的藥材!在許久之前,由魔界夢魔一族的古老人物因嬤所創造。因為因嬤她就想創造一種隻用一種藥材煉製的回生丹!而經過她的不斷探索和努力,她終於在一次夢境之中,成功創造了此譜!隻是尋常界藥師練製此回生丹時不僅需要夢境相輔,還需要特定的因嬤回生界水和因嬤回生界火。

“這也就是為什麼你無法煉製出來的原因。”永七說來。

原來如此!

梅慕梅恍然大悟,同時也是震撼不已,原來竟是一種夢性/回生丹藥譜!

“看在你剛纔又給為師拜了九拜的份上,我便直接將我的永七界水和永七界火,賜給你好了。我所有的界水和界火,它們實際都比因嬤回生界水和因嬤回生火要好,至於原因是為什麼,在你成為了界核師之時,肯定是會知道的!

“來,吾之永七界水,吾之永七界火!”賞賜之由張口就來的永七說完,兩手一招,一道鮮紅焰流和一道鮮紅滔流分彆從他手心湧出。

看著,梅慕梅忽然感覺這種界水和界火有著某種浩瀚無限之象,好似就是從混沌中誕生來的!

“去,密切吾徒之軀、識、魂!”永七話落,這鮮紅焰流和鮮紅滔流便湧入了梅慕梅身軀之中。

霎時,已閉上雙眼來的梅慕梅隻感覺自己有人被重塑了身軀和命魂,心識也是變得格外強大,宛若脫胎換骨!

甚至,她都感覺自己要晉升境為了!

藏身虛處的嬤嬤婭姐看著這一幕幕,內心震撼至極,複雜至極!最後,她內心更是一定念,不行!一定得讓七公子在我妲氏一族生根!有了他,我妲氏一族說不定還能成為——帝獸族!

在梅慕梅緩緩睜開精亮的雙眼後,永七又說來:“至於夢境相輔,我相信你自己肯定能辦到。畢竟,境者的夢,通常都是思縈於心的結果。”

梅慕梅點點頭,由衷一語:“謝謝師尊賞賜。”

永七笑了笑,接聲:“至於剩下的隨心印色瑚嘛,其實它現在對你起不到太大作用。因為……”

永七話未還完,院外便傳來了妲展的笑聲:“永七兄弟!我和邈邈過來看你來了!”

永七一怔,苦笑些許,一起身,對梅慕梅說來:“待會兒你彆多說話,不然這個展兄又會拿你來盤問我很多事情。”

“好,我不說話。”梅慕梅含笑一語。

話落數息,三代道人影進到了永七的小院。

妲展精神煥發。

妲邈邈越來越紅潤熟韻。

至於,站在最後的穿著道字白衣麵上蒙著白紗的妲道珊則是目光環視著小院環境,並未立刻來看永七。

永七呢?

當然和梅慕梅一樣,都盯住了妲道珊。

在梅慕梅心裡,不禁納悶,咦?這不是妲道珊嗎?她怎麼也來找師尊了?

在永七心裡,則是有些訝異,有意思,這個女人身上除了妲氏一族的氣息(妲薇餵養之故),竟還有部分魔界道魔一族的氣息和部分仙界初仙一族的氣息!不過,這兩種氣息似乎都被人刻意封印了,這一般人是肯定發現不了絲毫的!

同樣的,看見梅慕梅竟然在這兒,妲展和妲邈邈也是頗為驚訝。當然,梅慕梅想拜永七為師的事情,兩人此時還是有所知曉的。

“永七兄弟,她怎麼在你這兒?”妲展先開口問來。

永七回神,笑聲:“哦,她現在是我徒兒了。”

妲展和妲邈邈眉頭都不禁一皺。

妲邈邈更是忍不住一語:“永七,你可想清楚了,這個女人她接近你就是有企圖的!我勸你還是彆去惦記她的身體!你真要忍不住想……睡女人,我們可以給你找真心喜歡你的!”

話出之時,梅慕梅緩緩垂下了頭。

永七瞥了她一眼,才接聲說來:“妲小姐,我已經受過她的拜師禮了,我就是她的師尊!”

梅慕梅身軀微微一震,眼睛中似有晶瑩閃動。

“你!無可救藥!”妲邈邈有些氣急敗壞,她可是好心好意提醒他,他偏偏還這麼樂浸其中,不知自拔!

永七歎了歎,看向麵對如此氣氛顯得有點尷尬的妲展,笑問:“展兄,你旁邊的這位是——”說時,已看向妲道珊。

而妲道珊的目光也正盯著他,讓人看不出情緒!

妲展卻是側身對妲道珊笑語來:“姐,這就是永七!”

妲道珊冇有作聲,仍舊和永七對視著。

永七有點尷尬,因為他忽然發現這女人眼中有一種淡淡的敵意!

但在聽到妲展的喚聲後。他又不禁怔了怔,姐?她是妲展的姐姐?不,這不可能,她並不是妲氏一族的人!

“呃,永七兄弟,這是我姐,妲道珊。”妲展不由又給永七介紹來。

永七失笑一絲,原來你就是妲道珊嗎?看來真是來者不善啊!

“哦,幸會幸會,妲道珊小姐!”永七隨即恭維了一句。

妲道珊冷冷而接:“幸會什麼?”

院內氣氛瞬間寒冷來。

永七笑容依舊,接聲:“妲道珊小姐,你長得可真漂亮,和妲淑娘娘比起來,都好像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話落,妲展有些傻眼,內心叫嚎,我的永七兄弟,你可真行啊!竟敢當麵調戲我姐!還拿娘娘來對比!你牛!你是我祖宗!

妲邈邈愣了一下後,立刻反應過來,怒斥:“永七你個色蟲!我要撕了你這爛嘴!”說著就要動手。

然而,妲道珊卻是倏然拉住了她,語:“邈邈,謝謝你們帶我過來,你和逗逗(妲展)先回去吧。”

妲邈邈欲語。

“逗逗,帶邈邈回去!”妲道珊卻是又對妲展說來,語氣有點頤指氣使。

然而,妲展偏偏不敢說什麼,隻低低應了一聲:“好。”說著,就拉起妲邈邈離開。

永七看著這麼一個不夠義氣的懼姐慫貨帶著他的嬌母象離開,輕輕歎了歎。

然而,就在妲展走到院口之時,他卻又回身,迅速對永七說來:“永七兄弟,你可千萬在我姐麵前和她杠,她可是大暴象,一腳就能將你踢出獸魔城去!”

話落,一道烈烈掌風就倏然朝妲展轟去!

妲展躲避不及,瞬間就被轟飛了。

妲邈邈趕緊跑去攙扶,隻是隨後又傳來她一聲不小的埋怨:“展哥哥,你這是活該!竟敢去說珊姐姐的壞話!”

“咳咳咳……邈邈,我……這不也是為永七兄弟著想嗎?”

“哼!展哥哥你變壞了!我以後不許你再私自和這永七接觸!”

“啊?”

……

外麵兩口子的聲音漸漸消失。

永七聽著有些忍俊不禁。隨後看向剛纔轟然出手的妲道珊,隻見她麵色陰沉無比!

梅慕梅此時也是有些忐忑,對於妲道珊的暴烈脾氣可是聽說過的,在獸魔城內,曾經有很多不長眼的人,確實都被她一手丟出獸魔城去了!

她的實力非常強悍!

雖然隻是魔齡境四季,但是聖齡境的境者,也不敢輕易和她過招!

她簡直可以說就是獸魔城年輕一輩的第一人!

不過,她可並不熱衷找人打架,隻是一心浸於界鑒之學!

“慕梅,你先回去吧。隨心印色瑚的秘密,明天你過來我再告訴你。”永七回頭,對梅慕梅說來。

話落,妲道珊目光一縮,銳利無比!

而梅慕梅輕應了一聲:“是,師尊。”

話落,妲道珊目光微微一怔,似是被梅慕梅這種真恭敬給迷惑了。

因為對於梅慕梅,她妲道珊也是在大圖客樓內,見過幾次的。通過她自身的鑒眼,她看得出梅慕梅實際也是一個相當堅韌的女人,不會真正對人敞開心扉!可是眼前,這個梅慕梅的的確確就是對這個永七充滿了恭敬,甚至已有絲絲仰慕在裡麵!

就在梅慕梅邁開之時,妲道珊冷冷開口了:“等等,把你要說的秘密告訴她!”

話落,梅慕梅停步,怔住,緩緩看向身後師尊。

隻見永七正似笑非笑地看著妲道珊。他試出來了,用一句話試出了這妲道珊的來意,這個冰冰烈烈的女人她就是為了隨心印色瑚來找他茬的!

隻不過,他也有些冇想到的是,這個女人開口的方式竟是如此的理直氣壯,讓人看上去就是她在成全彆人!

“妲道珊小姐,可為了她的安全,我還是想明天再告訴她。”永七風輕雲淡地說來,但目光卻是在妲道珊嬌好的身軀上不停掃視。

梅慕梅察覺了,內心不禁為自己這個“好/色”師尊捏了一把汗!

妲道珊一身魔齡境四季境勢點點釋放來,語:“我說了,現在就告訴她!”

永七身軀雖然難以承受,但是笑容依舊,正要開口之時,梅慕梅先語來了:“師尊,要不,你就現在說吧?”

永七卻是搖搖頭,語:“慕梅,為師不妨告訴你,這世上為師得罪的人,可不差她這一個!”

梅慕梅欲言又止。

妲道珊則是微微一哼:“你不過就是一個信口雌黃之徒!”

永七身上輕鬆了些許,因為妲道珊收斂了她的魔齡境境勢。

他輕輕歎了歎,望向一虛暗之處,語:“婭嬤嬤,你照顧了我這麼久,我覺得還是要給你一點麵子,所以請你來幫我決定這說與不說吧!”

話落,嬤嬤婭姐從這虛暗之處現來。

梅慕梅震驚了,這嬤嬤一直都在師尊身邊嗎?

“婭嬤嬤。”妲道珊對嬤嬤婭姐微微行了一禮。

嬤嬤婭姐輕應了一聲,語:“道珊小姐,七公子他不是壞人。”

妲道珊避開了嬤嬤婭姐的目光。

“七公子,說實話,老身也真的非常好奇隨心印色瑚,它真能助人創道?”嬤嬤婭姐說來。

永七聽而一接:“婭嬤嬤,隨心印色瑚助人創道的條件就是,它得不斷吸收欲創道者的境力!雖然這種吸收看上去是泥牛入海,毫無效應,但實際上隨著時間的不斷推移,它便能產生一種常人完全不可覺的助力,讓這欲創道者擁有更多的時利之機!在漫漫甲子輪迴之中,很多創道者都是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才創道成功的,可見這時利有多麼重要!

“當然,道雖無窮,但也仍舊抵不了極滅。”

嬤嬤婭姐靜默了起來,她聽明白了,這其實還是一種未知之數,這隻是助,並不是一定就能成功創道!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