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0梅永定師緣,自為界核傳

向晚時分。

淑宮。

象妃妲淑的書房。

象妃妲淑一個人坐在大座上,而腦海中又一次回思嬤嬤婭姐所稟報的事情。

也就是永七說的隨心印色瑚可助人自我創道之事。

雖然嬤嬤婭姐也隻是暗聽了一個大概,但是這其中的訊息還是相當驚人的!

九界,道有萬千,雖然有大有小,但是可不是什麼人想創就創的。而漫漫甲子輪迴中,那些自我創道的境者,在最後,通常都成為了不得的驚絕人物!

要知道,一種巨深之道,又可衍生繁多術法!

“唉,這小子真是深不可測!到底……他來自哪裡呢?”象妃妲淑喃喃自語著。

也就在這會兒,門外傳來了妲薇的聲音:“娘娘,我帶她過來了。”

象妃妲淑回神,應聲:“你們進來吧。”

話落,妲薇帶著一個身貌絕倫的女子走進了書房。

這女子不是彆人,正是妲道珊!

“娘娘福安。”妲道珊行禮而語。

象妃妲淑起身,微笑應聲:“珊兒,你坐吧。”

“謝娘娘。”妲道珊坐到了一邊。

妲薇忍不住嘀咕:“還是隻有娘娘能製住這鑒丫頭!”

話落,妲道珊頓時一瞪妲薇,剛纔的知書達禮之態瞬間消失不見,全都化作了惱羞成怒!

象妃妲淑聽而一語:“好了,小薇,你回去吧。”

妲薇無奈,但臨去時又忍不住對妲道珊一喝:“鑒丫頭,好好聽娘孃的話!不然,你回去休想安睡!”

妲道珊聽而一哼:“我今晚不住家,我住客樓!”

是的,這妲道珊的家就是城主府。

她由妲薇哺育,自是如同一養女!

隻是,每當和妲薇懟火了之後,她都會離家一段時日,隻住大圖客樓的年展客房。而在火氣被時間淡化之後,她晚上又會默默回到城主府中,去住。

至於,白天,她可不會待在城主府!

所以,上一次妲薇中午設宴,永七是冇機會遇到她的。

“你敢!敢住客樓,我把你那破客樓掀飛了!”妲薇頓時一氣。

“你掀了,我可以再建!”妲道珊毫不妥協。

“你這鑒丫頭!我打不死你!”妲薇作勢要打來。

然而,妲道珊可不傻,立馬站到象妃妲淑身邊,然後一喝:“惡薇嬤,你打啊!有種你在娘娘麵前打我一下試試!”

惡薇嬤,是這妲道珊長大後對妲薇的慣稱。

妲薇自是無法真動手,隻是一冷笑:“好,你等著,我今天就在宮外等著你!看你再如何躲!”

“哼!行,到時你可一定要給我下個死手,給我看看!”妲道珊繼續怒懟。

妲薇欲再喝,這時象妃妲淑有些無奈地出聲來:“好了好了,小薇,你快回去吧。”

妲薇隻得先偃旗息鼓,退出了書房。

在看著人離開後,妲道珊臉上的怒色如潮水一樣,來得快去得也快,然後垂下了腦袋。

象妃妲淑看著,歎了歎,拉著她一起坐到了邊上,然後輕聲一語:“珊兒,這次讓你薇娘帶你來,主要是為了讓你……和一個人去試著相處相處。”

妲道珊抬頭,怔了怔,但很快就接聲:“娘娘,你說過的,你不會強迫我做不想做的事!你怎麼能說話不算話?你可從來都是一言九鼎啊!”

象妃妲淑聽著,麵色平靜無波,未接聲。

妲道珊對視著,似乎感受到了象妃妲淑的認真,雙眼竟是漸漸泛起水霧來,如似哽咽般又語:“娘娘,你是要不疼我了嗎?”

象妃妲淑哭笑不得,但語:“珊兒,彆說胡話!我有不疼你嗎?我現在隻是和你談談,並不是真要強迫你做你不喜歡做的事情。”

妲道珊聽而一接:“娘娘,我真的不想嫁人!”

“唉。”象妃妲淑無奈起身,目光望向窗外,靜默起來。

妲道珊凝著這沉沉背影,內心似也有些觸動,最後她深吸一下,問來:“娘娘,這個讓你如此重視的人他叫什麼?”

象妃妲淑回過身來,輕回:“珊兒,你何必明知故問呢?雖然你自己說不喜歡家族的氛核之學,也不喜歡界陣學,但是我知道你其實都有暗中關注家族的動向!你知道的,我們妲氏一族最近多了一個很厲害的半族之人!他在覈社之中幫助你羅爹完美地完成了軍核艦的製作!甚至,還撮合了你展弟和邈邈!而他目前隻不過是一個小小妖齡境三季!”

妲道珊沉默起來。

冇錯,她是知道有一個叫永七的小子讓家中惡薇嬤親自設宴款待了!

此人,在氛核之學上底蘊無限!

為此,惡薇嬤還找了不少族中優秀姐妹準備去和他相親。

不過,她妲道珊也就瞭解了這樣一個大概。

“珊兒,他叫永七,性格非常散漫,喜歡無拘無束。如果你確實不想見他,那就不見好了。”象妃妲淑隨即語來。

妲道珊暗暗鬆了口氣,忙應:“謝謝娘娘,謝謝娘娘!”

象妃妲淑凝著,隨即卻是一轉話語:“珊兒,我今天剛聽說了一件事,與你本身有些關係,你想不想聽?”

妲道珊愣了愣,隨即一接:“什麼,娘娘?”

“多年前,你在給人鑒定時發現了隨心印色瑚,那你可知道它真正的作用?”象妃妲淑含笑問來。

妲道珊聽而一怔,但語:“娘娘,隨心印色瑚,它生長最為繁盛的地方的確是在魔界的印魔海,這個在我當初鑒定後不久我便查到了。至於它真正的作用,我並不認為它真的能像今天客樓某個胡說八道的人所說的那樣,能助人創道!”

顯然,隨心印色瑚的事情已經在那些耳尖的客人嘴裡傳播開來。而作為事發地點大圖客樓的幕後老闆。她妲道珊自然是很快就聞知了。

不過,她還是相當理性,也相當自信!

她並不認為當初查遍很多資料的自己,會有什麼重要遺漏!

象妃妲淑凝著她,微微一笑,問:“珊兒,那你知道這個胡說八道的人是誰嗎?”

妲道珊一愣,目光隨即又一震,心領神會地問來:“娘娘,你是說這個人是——永七?”

象妃妲淑點點頭,對她的聰慧過人十分歡喜。

妲道珊眉頭漸漸皺起,忍不住一哼:“他憑什麼這麼說?!”

象妃妲淑微微一笑,隻語:“你可以自己去問他。”

妲道珊咬起了嘴唇,目光頗為不甘,因為她知道自己又被眼前一向對她疼愛有加的娘娘,給繞回了原來的相親話題!

“珊兒,今天我就不妨告訴你吧,我懷疑永七他精通界藥、界器、界陣、界鑒、界卜五大主要界學!就是我也不敢在他麵前輕言界陣之法。因為在不久前,他可是把我們家族的核繹天幕給折騰了一下,害得我第一時間就和你薇娘趕了過去!”象妃妲淑緩緩說來。

妲道珊震驚了!

精通五大主要界學?

連娘娘也不敢輕言他麵前?

還把家族的核繹天幕也給折騰了一下?

“珊兒,就算未來你不想和他走到一起,但他身上的界鑒之學,你還是值得去請教的!說不定,能讓你在未來成為一代絕世無雙的界鑒師!”象妃妲淑循循善誘來。

妲道珊嘴唇咬得更厲害了。

象妃妲淑看了她會兒,才又語:“珊兒,你如果想通了,我便親自帶你過去見見他。”

良久,妲道珊才語來:“不用了,娘娘,我現在想去看看邈邈和小宏兒。”

象妃妲淑莞爾一笑,心中明白如果眼前丫頭她真不想見那她就不會再在宮中逗留,去看邈邈和小宏兒可能是藉口,也可能是想邈邈帶她過去,當然這一切,也都是在體恤她這位娘娘,她是不想為了這種事情還讓她這位娘娘操心!於是,象妃妲淑點點頭,應聲:“好。”

妲道珊隨即離開。

——————

永七小院。

梅慕梅如約而來,她的打扮很中性,但依舊無法掩蓋她火辣的身材。

見到人,梅慕梅即笑:“師父,之前隻是敬了一杯茗,可還要我補拜一下?”

永七失笑,隻語:“閉目,站好,我先將一些氛核之學印授於你。”

梅慕梅不由收斂了笑容,規規矩矩地照做來。

永七隨即伸手一指梅慕梅眉心,異語輕喃:“八十一輪天,獸魔癸亥院。梅永定師緣,自為界核傳。印!”

話落,梅慕梅隻覺腦海中湧入了許多深邃的氛核之學,讓她心神震撼不已!

數息之後,永七落了手,麵上流露了些許汗意。

梅慕梅緩緩睜開了雙眼,無比複雜地看著眼前這個實老卻少的帥邪師尊。

“乾嘛,又想勾/引為師?”永七微微一笑。

梅慕梅卻是倏然雙膝跪地,給永七拜來!

永七呆了呆,想阻止卻又停下了。

“傳授給你的這些,應該足以讓你成為一名界核師!希望你好好領悟它們。”永七在人拜完九拜之後,輕語來。

梅慕梅渾身一震,界核師?軍係爲名的核師巔峰?

她緩緩抬頭,雙眼含淚,一語:“謝謝師尊!”

一父一尊的差異,當可見梅慕梅已是蛻去了親昵和不正經,變成了深深的感激!

因為從小到大從冇有人來如此栽培她!

因為她此前真的過得好辛酸!

因為從這一刻起,她真的可以不用再在一個人麵前來裝!

這個人,就是她眼前的帥邪師尊!

永七伸手攙起她,一接:“慕梅,接下來,我得和你說一件事。”

“師尊請說。”梅慕梅滑落了眼中的淚水,接聲。

“日前,我和妲淑娘娘建議過,讓妲氏一族優秀的未婚男子和你多接觸接觸。她說會去認真考慮。所以,我也想你好好考慮一下。”永七直言不諱。

梅慕梅呆了呆,目光不自覺地起了幽怨,纔給完我好處,轉眼就給我一啊!

永七看著她,忍俊不禁:“難道你想一輩子不睡男人?彆傻了,女人就是該和男人來睡的!”

梅慕梅有些哭笑不得,無奈一語:“好,既然是師尊吩咐的,我會去考慮的。”

永七點點頭,隨即走向院中伴幣石桌凳,語:“來,先過來坐吧。”

梅慕梅走了過去,緩緩坐下。

“接下來,先和你說貝穗禾煉製回生丹的要領。”永七語來。

梅慕梅嗯聲,全神貫注地凝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