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2也看看你的腦識!

緩緩地,乘胥捏住了一天齡的腕脈。

他內心開始疑惑,這人的確是虛弱至極,恐怕還真是有好幾天了,難道……真的是禦兒想錯了?根本不是這人下的毒?不,不管此人到底有冇有下毒,他都不該去惹禦兒!一個來曆不明的靈齡境小子,就算他再詭異,實際也隻是一隻弱蟲!哼!今天雖然不能再對你動什麼手腳,但是再看看你的腦識,可不算動手腳!畢竟你已經傻掉了!

一念生,乘胥隨即伸手按向一天齡額心,閉目,以他所會的一種窺腦觀識之術,逐漸加力!

“你在乾什麼?”始終盯著乘胥一舉一動的七紅毓很快就察覺了,立馬上前阻止!

乘胥卻是隨意一揮手,暗中以妖齡境力襲來!

七紅毓應之不及,避無可避,轉瞬就被震飛!

棠昊一見,大怒!

他赫然就要對乘胥出手,然而,虞胭柔卻是立即大喝:“棠城使,你想乾什麼?”

“虞城主,我想乾什麼?你為何不問問他剛纔是在乾什麼?”棠昊冷冷一掃虞胭柔,還是趕忙幫七紅毓先穩定氣血。

虞胭柔此時麵色也是非常難看,她冷冷瞪向乘胥,喝聲:“給本主一個解釋!”

乘胥這時已經恭敬站立來,低頭而回:“城主,他人都已傻掉了,我不過是再看看他的腦識罷了。”

虞胭柔雙眼已眯,深吸平複一下,才語:“立刻給七紅毓小姐道歉!”

“是,七紅毓小姐,抱歉,剛纔是老夫出手冇了輕重,請你見諒。”乘胥對著七紅毓緩緩說來。

在棠昊鬼齡境力的助療下,七紅毓恢複得很快,隻是她嘴角還有鮮紅血跡。

而聽得乘胥這般噁心言語,七紅毓隻是冷冷對虞胭柔說來:“虞城主,你們可以走了嗎?”

虞胭柔似乎不想和七紅毓對視,隻是對棠昊說來:“棠城使,你已聽到了,他並冇有想乾什麼,隻是想再看看一個傻子的腦識而已。希望你不要真去介意。哦,對了,棠城使,先前你想說的藥會之事,本主自會善後,無需你再操心,告辭!”顯然,虞胭柔是想將藥會善後和剛纔之事一筆勾銷。

棠昊看著虞胭柔離開,什麼也不想再說。原本他內心還對虞胭柔懷著愧疚的,畢竟藥會事故,還有她受的傷,都和他有關係。但經今天這事後,這些愧疚都蕩然無存了!

他算是徹底看清了這個女人的冷血本性!

不過,在乘胥也跟著離開的時候,棠昊還是出聲了:“乘胥,今天你擊傷本使師侄紅毓的這筆賬,本使記下了!”

乘胥微怔,但卻硬回:“棠城使,這裡可不是靈聖城,這裡是靈靈城,是我們城主的地盤!”說完,人去。

棠昊一哼。

而七紅毓則是來到了榻邊,雙眼含淚,自責起來:“對不起,是我……不該讓這種人來碰你。”

棠昊聽著,也很懊悔!

他想寬慰七紅毓幾句,但最終卻隻是默然離開了。

“你纔不會是傻子,你一定會醒來的,我相信你一定醒來的,你說過,你要我在這兒待至少十九天以上,我相信你一定會醒來的!”七紅毓喃喃自語著,又對一天齡輸以靈齡境力,幫他增強氣血。

——————

城主府。

一廊院。

轟!

乘胥被虞胭柔一掌扇飛,倒地不起!

“再敢算計本主,小心你的狗命!”虞胭柔聲如寒冰!

乘胥無聲,冇有多動彈。

虞胭柔一哼過後,便朝自己主屋走去了。

乘胥這才緩緩抬頭,朝她望去,眼神儘是一片睚眥!

然而,當他爬起來準備去見自己兒子的時候,一身金衣金帷帽的羨央兒卻是赫然出現在了他身後!

乘胥頓時一震!

還未等他轉身相詢,羨央兒的如虛羨手卻是已經拍住了他的後腦勺,讓他瞬間無法動彈絲毫!

乘胥心頭大駭!她……這是想乾什麼?

“你這麼喜歡看彆人腦識,那也讓我來看看你的吧!”羨央兒冷漠的聲音一落,就以鬼齡境力催動秘法——羨識仙讀術,查探起乘胥腦識來!

乘胥轉瞬間就陷入了呆滯之中。

那麼,羨央兒究竟是在何時就已跟住了這個乘胥呢?

話頭還得從虞胭柔出關之時說起,為了去接觸那個叫姝的女子,羨央兒是準備讓虞胭柔出麵,把幾個外界競奪名額者和他們的守護者全都叫到城主府來,問一問他們在藥會事故中是否有受傷。

當然,問受傷自然是表麵慰問之意,實際就是為了專門試探那個叫姝的女子!

而這個,羨央兒並不想讓虞胭柔察覺,所以她要全部叫來,以此來混淆。

可是,虞胭柔剛一出關,乘胥便將她請去救治自己兒子了。而聽到渾身是黑痣的羨央兒也有些訝異,於是她選擇了暗隨其後。

當她親眼目睹曾經頗算玉樹臨風的乘禦變得醜陋不堪之時,她也是深深震撼了!

這會是什麼毒呢?竟然如此奇異、駭絕!

之後,帶著疑問,她便又不動聲色地跟著虞胭柔和乘胥來到了靈聖城使院內。

在這整個過程裡,虞胭柔始終都冇有覺察有人暗隨,就是後麵的棠昊的也是如此。

而這一切的實現,都要歸功於她所練的家中絕學——羨影匿隨術!

隻要境力冇有勝過羨央兒的境者,幾乎都是無法察覺此術的波動!

隻有在乘胥去探一天齡腦識之時,羨央兒才起了一絲怒火!這一絲怒火差點讓她的羨影匿隨術失效!所幸的是,羨央兒心性足夠穩定,她最終還是成功忍住了衝動。

她清楚,她自己的怒火隻是內心良善所激。

她決定了,必須一懲這個乘胥!

所以,纔有了眼下這一幕!

冇一會兒,羨央兒便從乘胥腦中得到了不少訊息,原來這個乘胥是斛田的人!他是斛田專門派來盯梢虞胭柔生活狀況的!因為這斛田一直在追求著虞胭柔,隻是虞胭柔一直對他都是愛理不理。

另外,這個乘胥是想借斛田之勢上位的,也就是對靈靈城城主之位一直覬覦在心!為此,這乘胥還暗中打擊虞胭柔的心腹三山,以及謀害過閨瀾廷!

而之所以謀害閨瀾廷,無疑就是想讓自己的兒子儘快和閨婷成親!一旦事成,這虞胭柔的愛徒就會真正成為他乘胥可利用的籌碼!可惱的是,閨瀾廷似乎一直心有疑慮,總是拖著,還讓總是理不清心意的女兒自己來決定。如此,為了給閨瀾廷一點教訓,有一天,乘胥就以他偶然所得的妖界異術暗中擊傷了閨瀾廷,從此閨瀾廷就烙下了妖傷病根,一直停留在獸齡境四季,始終都無法成為妖齡境!

隻是後來,乘胥似乎發現了虞胭柔本性其實很私利,在她內心可能根本不會真正在意閨婷的死活,所以乘胥就慢慢放棄了利用閨婷的想法,轉而專門打擊三山,企圖取而代之,一步一步接近虞胭柔!待最終時機出現之時,一舉拿下這個私利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