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寧可善與天下,切莫惡向諸靈

聽到如此詳儘的解釋和嚴密的分析,台下所有仰慕者都不禁讚歎起來。

“珊首席真厲害!”

“分析得讓人心悅誠服!”

“是啊是啊,我們的珊首席果然就是最棒的!”

……

凡女態劫馨聽著,隨即轉向那位盒子擁有者,語來:“這位兄弟,我出500萬齡幣買你這個!你賣嗎?”

盒子擁有者聞言賠笑而語:“好,我賣!我賣!”

凡女態劫馨隨即又轉向台上有些許怔色的妲道珊,笑語:“珊首席,我該怎麼和他完成這交易?”

聽到凡女態劫馨竟然不知道怎麼完成交易,妲道珊隨不由問來:“劫馨小姐,你第一次來獸魔城嗎?”

凡女態劫馨也不想隱瞞,點了點頭。

妲道珊一見,又追問了一句:“那劫馨小姐你是從哪裡來?”

凡女態劫馨一笑接聲:“很遠的地方。”

妲道珊聽後失笑,隨即一語:“劫馨小姐,我們道鑒樓是需要抽取雙向手續費的,你和他拿著這盒子去我樓中幣台那邊結算吧!”說時,以境力將盒子推送到了盒子擁有者麵前。

此人自是立刻接過,並對凡女態劫馨說來:“走吧,劫馨小姐,做帶你過去!”

“好。”凡女態劫馨跟著對方離開了。

而台上又開始進行下一輪鑒定來了。

未過多久,凡女態劫馨便心滿意足地朝這道鑒樓外麵走去。

不過,在她離開的時候,那鑒台上的妲道珊卻是望了她一眼,更在內心思忖,這個女人身上的凡韻總感覺有點古怪,儘管我剛纔已動用自己的鑒眼去仔細觀察,但是就是找不出一絲端倪來!

嗯……萊凱說過,世上任何生靈,身上皆有其道韻,而於道者有覺之處必為奇異!我也相信自己常年浸於鑒道,必有常人不及之道覺!嗯……若是能再遇到這個女人,那就再好好接觸一番吧!

——————

淑宮。

一個大花園之中。

象妃妲淑在抱了會兒後,便將小宏兒重新還給了妹妹妲野。

此時,妲朝冇有在妲野身邊的,他是陪妲羅喝美釀去了。

“娘娘,那小子還冇有醒過來嗎?”剛來到這花園的妲薇問來。

象妃妲淑搖搖頭,語:“可能還要一些時間吧。說吧,小薇,你來找我又是因為什麼事?”

妲薇聽而一語:“娘娘,其實我……覺得你還是要把鑒丫頭找來好好聊聊!她纔是最匹配這臭小子的人選!一個專注,一個散漫,這其實就是天作之合!”

象妃妲淑苦笑起來。

一邊的妲野聞言,也是一笑:“薇姐,這件事,我看你還是算了吧,就道珊她那冇有半點少女春心的性子,你若真敢把永七和她放在一起,她肯定是直接當你麵把永七給丟出獸魔城去!”

妲薇忍不住白了妲野一眼,有些無可奈何地接聲:“野妹,你和娘娘就是這麼慣著她!要是我生的閨女,我早已給她灌一肚子催情之水,把她關在有男人的屋子裡!看她還敢和我懟!”

妲野失笑起來,接聲:“薇姐,可惜,她偏偏不是你生的,而是我們整個妲氏共同撫養過來的!”

說到這兒,妲薇卻是有些黯然了,歎:“唉,也不知道她的生身父母當初到底為什麼把她丟棄在咱們獸魔城了。”

妲野聽著也是有所黯然,但她又一語:“薇姐,這種事你以後還是不要說了,免得道珊心裡的陰影會慢慢變大!”

然而,妲薇卻是一語:“野妹,可是我現在已經擔心這陰影變大了!”

妲野聞言不禁一怔,忍不住喃喃:“薇姐,你是說道珊她……”

“野妹,娘娘,鑒丫頭她自己說是不喜歡家族的氛核之學和界陣之學,但是我真的認為她這就是一種自憐心態!她還是把自己當做了外人!而她一直不打算成婚,其實就是想在將來去尋找她那真正的根!她就是很想知道她的親身父母到底是誰!”妲薇憂心忡忡地說來。

妲野沉默了起來,然後緩緩看向自己懷中的兒子,愛憐之心儘顯。

象妃妲淑平靜接聲來:“小薇,這就是人之常情。她有權利去獲得這個真相!我們還是順隨她自己的心意吧!”

妲薇欲言又止。

象妃妲淑卻是微微一笑,語來:“小薇,你也用不著如此垂頭喪氣,畢竟這孩子她可是吃過你的奶。冇有生育之恩,但這哺育之恩,我們整個妲氏可就你有!我相信這孩子她隻是嘴上懟你,其實內心還是很在乎你對她的關心的!”

妲薇苦笑起來,但語:“娘娘,所以我才這麼操心她的終生大事啊!”

象妃妲淑這是也有些無奈,最終一語:“好吧,傍晚,你去把她叫過來,我來試著和她說說。”

“謝謝娘娘!謝謝娘娘!這丫頭她一向最敬重你了,隻要你肯開口,她肯定會去認真考慮的!不像我說她,她就隻知道懟懟懟,懟得我真想把她關起來!”妲薇感激涕零,不似當孃的已勝似當孃的!

象妃妲淑哭笑不得,隻語:“好了,好了,你先回去吧。”

妲薇隨即離開了。

象妃妲淑則沉吟了一下,對妹妹說來:“小野,等宏兒滿月宴結束後,你和小薇便好好選個日子,讓展兒和邈邈成婚吧!”

“姐姐,這個薇姐已經在和我商量了。”妲野回笑。

象妃妲淑莞爾,一轉:“我去看看永七。”

“好。”

象妃妲淑身化瑰光,轉眼便來到了永七的小院之中。而那位老嬤嬤就在院內守候著,見到象妃妲淑到來,她忙上前一禮,喚:“娘娘。”

象妃妲淑接聲:“婭姐,他現在狀況如何了?”

婭姐接聲:“軀身氣息正常,但仍舊是沉睡之態。”

象妃妲淑聽而一接:“走,陪我去看看。”

“是,娘娘。”婭姐跟上了。

來到屋內,大榻上的永七神態十分地平靜,隻是雙目閉合著。

“娘娘,你說七公子他這沉睡到底是一種什麼?”婭姐忍不住問來。

象妃妲淑沉吟了好一會兒,才語:“我也不清楚,隻能肯定的是,他這就是一種自我恢複。”

婭姐猶豫了一下,又語:“娘娘,請恕我多嘴,七公子他真是一塊無上瑰寶,我認為薇城主的點子完全是值得一試的!我們需要讓七公子在我們妲氏生根!”

象妃妲淑失笑語來:“婭姐,你是不是也想我去撮合永七和道珊?”

婭姐尷尬了起來,欲言又止。

“婭姐,雖然我現在確實也在考慮這件事,但是我並不認為永七和道珊能像展兒和邈邈一樣。先說道珊吧,這丫頭她是真的浸於她自己的鑒道,如果她真要選擇自己的境侶,那她肯定也是去找一個誌同道合的。

“而永七呢?他,本宮真是看不透啊!他身上有善也有惡,他的過往,我感覺相當複雜!甚至,我已覺得他比我還古老!如此驚絕人物,豈是我能輕易去改變的?所以,我們還是儘量與他結善緣吧!如此,才真正符合我們妲氏一族的傳承氏道,寧可善與天下,切莫惡向諸靈。”象妃妲淑平和說來。

婭姐有震然,也有應然。

也就在這時,不知是象妃妲淑最後的十二個字刺激了榻上的人,還是榻上的人終於已到了這甦醒的時刻,總而言之,一雙眼緩緩睜開來了。

象妃妲淑和婭姐自是訝異起來。

“七公子!你可終於醒了!”婭姐頗為高興地說來,

永七緩緩坐了起來,對嬤嬤婭姐微微一笑,然後便和象妃妲淑對視起來。

“醒了,就好。”象妃妲淑含笑一語。

永七卻是接聲:“娘娘,你說的寧可與切莫,隻是一對孩子。”

象妃妲淑怔了怔,笑容收斂,接聲:“永七,一個人保持赤子之心,並未有錯。”

永七垂下了目光,喃喃:“宏兒滿月宴可過了?”

“還冇有,很快就到了。”象妃妲淑微笑答來,因為她對於這種問自己睡了多久的方式,真的有些忍俊不禁!

永七深吸一下,起身來,一語:“妲淑娘娘。我想去妲泉園沐浴一番。”

“宮裡有泉,不比那差。”象妃妲淑卻是平淡一接。

“但是那兒熱鬨,自在。”永七接聲。

“好吧。婭姐,你送他過去吧。”象妃隨即吩咐嬤嬤婭姐來。

婭姐應是正要帶人去時,象妃妲淑忽然又語來:“對了,永七,你想收那個梅慕梅為徒,是真的嗎?”

永七回身,一問:“妲淑娘娘,她來了幾次了?”

“很多次,但都讓本宮拒絕了。”象妃妲淑注視著永七的神色。

永七失笑,接聲:“妲淑娘娘,謝謝你幫我做了我想做的事!想做我徒兒,就先得狠狠拒絕!”

象妃妲淑不禁歎了歎,語:“不過,經過這一回,本宮倒是有點欣賞眉妹(鵝妃棘眉)的這個族人了,她很有毅力,不怕挫折也不太在乎無關之人的眼光,心性相當堅強!”

永七聽而接聲:“除了有點裝。”

象妃妲淑又一愣,但語:“一個女孩子獨自在外,裝也是自我保護。”

“說得對!妲淑娘娘,她如今是不是還住在那大圖客樓內?”永七隨後問來。

象妃妲淑點點頭,嗯聲。

“妲淑娘娘,在妲泉園沐浴之後,我就去看看她。”永七說了一下自己的行程。

象妃妲淑聽而一接:“這是你的自由。”

永七沉默了一下,才語:“妲淑娘娘,我提個建議如何?”

“哦?你說。”

“讓梅慕梅和族中優秀的未婚男子多接觸接觸吧,也許在精通了我所傳授的東西後,她便已是妲氏一族的媳婦了。”永七如是一語。

嬤嬤婭姐呆住了。

象妃妲淑也是一愣,緊接若有所思。

好一會兒後,象妃妲淑才語來:“好,你的這個建議,本宮會去認真考慮。”

“謝謝。嬤嬤,我們走吧。”永七隨即對嬤嬤婭姐說來。

嬤嬤婭姐自是立刻帶著永七前往妲泉園最貴的泉台去了。

剩下的象妃妲淑則是喃喃自語起來:“永七,原來你竟還有這份苦心嗎?不過,這種被安排命運的事情,本宮希望你還是能夠直接和梅慕梅說明白,不要讓她將來怨恨你!”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