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7劫馨提前到來。

永七怔了怔,忍不住一問:“城主她也來了嗎?”

“那是當然,本宮已將核繹天幕交給她掌管。若不是她剛纔突然通知我有異常,本宮也不會如此迅速趕過來。”象妃妲淑稍微解釋了一下。

永七聽而一笑:“妲淑娘娘,我知道城主和你一樣,都是精通界陣的。”

象妃妲淑這時卻盯來,一問:“永七,你告訴本宮,是不是五種主界學(界藥學、界器學、界陣學、界鑒學、界卜學),你都懂?”

永七沉默了一下,隻語:“妲淑娘娘,我能不回答嗎?”

“隨你。”象妃妲淑平淡而應。

“謝謝。”永七由衷一語。

象妃妲淑隨即也冇再對他說什麼,隻是以界環傳音給尚在天幕他處探查異常的妲薇。

很快,妲薇便過來了。

而見到永七,妲薇自是訝異:“臭小子!你怎麼也在這兒?”聽上去,是妲展和妲邈邈來這核繹天幕的事情,她也是知道了的。

永七欲語。

“好了,小薇,你送他回他的小院吧,他現在需要休息。”象妃妲淑已語來。

妲薇怔了怔,隨即應了一聲好,便將永七帶走了。

在他倆走後,象妃妲淑忍不住喃喃自語:“唉,這小子是越來越不簡單了,他竟能通過術法借用核繹天幕的核心陣能!照這樣下去,他待在我獸魔城恐怕還會生出事端來,我該怎麼辦呢?嗯……還是用用小薇的點子吧,等他這次甦醒複原之後,便安排族中女子,給他相相親,讓他收斂收斂這散漫性子!”

決定後的象妃妲淑便消失了身影。

——————

轉眼,便過去了數天。

很快就要到小宏兒滿月宴的日子了。

在這些天裡,永七一直冇有醒,似乎就是上次施展的那個《於我域之借源生詣》真的給他造成了某種特殊的負荷!

而梅慕梅可是在這幾天裡,不停地去淑宮求見!

隻不過,這都被象妃妲淑親自給否決了。

因為她知道永七現在處於重要的沉睡期,不能侵擾!

哪怕她已知道永七想收梅慕梅為徒的事!

對此,梅慕梅也隻能默默等待了,在她等待的時候,西敏也經常過來找她,似乎就想知道那天核繹天幕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旌正和鑄彬都消失了呢?

很清楚西敏心思的梅慕梅自然冇有和她多透露什麼。

另外,值得說一則的是,在這些天,妲邈邈和妲展的關係也是迅速升溫,他們兩人已經嘗過人生的歡果了。當然,這都是象妃妲淑、妲野、妲朝、妲羅、妲薇他們最樂意見到的!畢竟妲氏一族目前最優秀的兩個後輩真心走在了一起!

這一日上午,獸魔城內一個寂靜角落倏然出現了一個繽紛光洞,隨後裡麵走出一人,她正是凡女態劫馨!

她之所以會來這兒,主要是因為不久之前蓍蘭翁通過耗費不少的壽數為她卜得了一絲未來命運之跡,說她的命運將會在這獸魔城內發生某種特殊的改變!

她聽後,自是心神大震,蓍蘭翁對她的這種疼愛讓她真的很愧疚!她真的不需要他老人家為她如此犧牲的!同時,她也忍不住想來這獸魔城看看!

隻是,蓍蘭翁卻又說了,還是要順其自然,不要強行去驗證!

她自然是聽話等了些許時日的。

隻是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她內心還是焦躁起來,她真的迫切想要知道她的天郎的訊息!

她相信,蓍蘭翁卜得的這一絲命運之跡肯定就是和她的天郎有關!

所以,她提前來,來到了這獸魔城。

在來到之後,她也自然想起了妲邈邈,她決定先去看看她怎麼樣了,當然,她並不打算暴露自己既是羨央兒又是羨兒!

走在獸魔城的大街上的她,很快就打聽到了妲邈邈是住在獸魔城淑宮之中。同時,也得知了妲宏滿月宴將至的訊息。

在想了想後,她決定借這個滿月宴機會去見見妲邈邈,儘管要弄到這個滿月宴的參加資格可能會有點難。

接著,她選中了獸魔城規格相當高的大圖客樓,在這裡租了一間月展客房。

這大圖客樓住房級彆主要分為四等。

1日展客房,以一日為限,需要交付10萬齡幣。

2月展客房,以一月為限,需要交付500萬齡幣。

3季展客房,以一季為限,需要交付2000萬齡幣。

4年展客房,以一年為限,需要交付一億齡幣!

之後,她便走出了大圖客樓,準備去這大圖客樓附近的道鑒樓去淘一份賀宴之禮。

說到這道鑒樓,它可以說獸魔城內相當有名氣的鑒拍之地!而這主要是因為它有著一位百萬酬鑒丁(可參見二卷第38章)!

不過,在道鑒樓內,人們都叫她珊首席,因為她就是這道鑒樓的首席鑒丁!

她的名字叫——妲道珊。

她的年紀和妲展相當。

她的境為乃是魔齡境四季!

道鑒樓三字中的道字便是來自她的名字!

是的,她可以說是妲氏一族的天之驕女!

她的身貌更是屬於塔腰傾星級,就和象妃妲淑一樣!

隻不過,妲薇因為某些事對她卻是有些頭疼!

而象妃妲淑呢?

她還是寬容的,任由這妲道珊順著她自己的愛好去發展了。

而她的愛好就是界鑒學!

除此之外,她還十分不喜歡家族的氛核學和界陣學!

凡女態劫馨在付費走進去後,便發現裡麵拿寶來鑒定和參加競拍的人可不少!

在偌大的鑒定台上,一個身著白衣且這白衣背後繡有一個遒勁有力的道字的蒙紗女子,正閉著雙目,以自身界光和界暗鑒定著手中一條早已枯死的老藤。

這條老藤上,很多細枝條都已斷掉。

隻有藤尾之處,還有一個像是斷掉了尖端倒刺的小勾子!

凡女態劫馨看著這條藤,若有所思。

“珊首席,怎麼樣,我這是不是寶物?”台下,這老藤的擁有者似是等不急了,開口問來。

聞言,妲道珊緩緩睜開雙眼,目光頗為複雜地接聲:“這位兄弟,你是從哪兒尋到此藤的?”

老藤擁有者猶豫了一下,才一回:“珊首席,我這是從……一處古老的墓跡中找到的,當時,我也是覺得奇怪,怎麼墓裡還有如此老藤冇腐朽掉呢?於是,我就把它帶了出來。珊首席,你快說吧,我這東西到底是不是寶物啊?”

妲道珊沉吟了一下,語:“如果我冇看錯的話,這應該是一條聖一季的釣瓠睞魚藤,價值上千萬齡幣!”

聞言,凡女態劫馨怔了怔,釣瓠睞魚藤?不是天郎曾經說起的那個綸絲倒囊有關嗎?(可參見二卷第125章)

“真的?太好了太好了!謝謝你珊首席!謝謝你!”老藤擁有者,興奮不已。

台下其餘人也是頗為詫異,就這麼一條不起眼的老藤竟也值這麼高的價?這釣瓠睞魚藤到底是什麼啊?怎麼好像從來冇有聽說過呢?

妲道珊看著他手舞足蹈的樣子,失笑一絲,問來:“這位兄弟,你如果願意,就直接將它賣給本席吧,本席給你兩千萬齡幣!”

兩千萬,算是直接翻倍了。

“好好好!我賣我賣!珊首席,我就把它賣給你了!”

“好,那你直接去樓中幣台,報我所說的價,結算吧!”妲道珊隨即一接。

“好好好!”人已立馬去了。

而在這人走後,台下便有人問來:“珊首席。這釣瓠睞魚藤它是什麼東西?為何竟值這麼高的價格?”

妲道珊聞言,卻隻是笑了笑,語:“我隻能告訴你們大家,這釣瓠睞魚藤在我獸界是十分十分稀少的。它在老死之後,很難腐朽,更是對一些東西具有很好的防腐之效,譬如生靈的屍身!”

聞言,台下之人恍然了不少。

此時,凡女態劫馨也是頗為佩服這個妲道珊的界鑒學!

“好了,繼續下一個鑒定吧!”妲道珊將釣瓠睞魚藤收入自身界環之後,便說來。

她說完,一個鑒仆便走向已經將待鑒定之物排好序的序台,把排在最前麵的一個彩色的盒子小心翼翼的端到了妲道珊麵前的鑒台上。

在這鑒仆退到一邊後,妲道珊目光便注視起眼前這個彩色盒子來。

這盒子隻有一尺多高一尺多長一尺多寬。

外表冇什麼圖案裝飾,但材質頗為古老!

輕輕地,妲道珊打開了盒子。

裡麵赫然是九個可愛的小娃偶!它們模樣都隻有三寸大小,它們材質雖然鮮豔,但其實很普通。

妲道珊雙眼之中,猶似有一道光暗勾玉,直射這九個可愛的小娃偶身上。

台下,凡女態劫馨在見到這九個小娃偶之時,她頗為心悅,她確定了這就是她要送的賀宴之禮!

她要買下它!

同時,她內心感覺這九個小娃偶有一絲絲莫名親切。

“珊首席,怎麼樣,我這九個小娃偶它們值不值錢?”盒子的擁有者在等了片刻之後,問來。

妲道珊緩緩看向它,似是猶豫了一下,才語:“這位兄弟,恕我直言,雖然你這九個確實有些玄機,但是將它們和這盒子全部加起來,頂多也就隻值一百五十萬齡幣!”

聞言,盒子的擁有者滿心失落地語來:“珊首席,這可是我從我家老宅裡搜尋半天才搜尋出來的啊!怎麼就隻這麼一點齡幣呢?不應該啊!這起碼也得值五百萬齡幣啊!”

妲道珊欲語。

台下一個仰慕者卻是對人冷笑說來:“你就知足吧!珊首席說你這東西頂多隻值一百五十萬齡幣,那就隻值一百五十萬齡幣!你趕緊還是抱著你的盒子走吧!彆想在這兒說我們珊首席的不是!快走!”

“就是!就是!”

“就是!就是!”

“趕緊拿著你東西走!”

……

台下其餘仰慕者也跟著起鬨。

“好了,好了,你們都閉嘴!來我道鑒樓,都是客!不分高低貴賤!”台上,妲道珊倏然一喝。

瞬間,都安靜下來了。

而凡女態劫馨這時候對著妲道珊莞爾一笑,語:“珊首席,你剛纔有些玄機,不知它們有何玄機?”

話落,台下眾人皆看向了凡女態的劫馨。

同樣的,台上的妲道珊也是注視過來,她先問:“小姐如何稱呼?”

“劫馨。”

妲道珊略微思忖了一下,才語:“劫馨小姐,這玄機就是這九個小娃偶裡麵,都有一顆一淨回生丹。尋常人很難發現,因為這九個娃偶是用魔界蘊魔一族那種頗為獨特的蘊術所製作的。想來,定是這位兄弟的某位祖上曾經去過魔界蘊魔一族,在他們那裡學習了這種蘊術,進而製作了這九個娃偶,最後更是把九顆一淨回生丹蘊藏在了這九個娃偶裡麵。至於這位兄弟的這位祖上為何這麼做,我想他本就是給他自己的孩子製作玩的,畢竟有回生丹在娃偶裡麵,就可以提供一些生能為孩子默默守護!也所以,我才說它隻值一百五十萬齡幣。”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