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6於我域之借源生詣

“梅小姐,吾在問你呢,你想要這兩隻螻蟻怎麼死?”魔音說來之時,迷霧已悄悄為梅慕梅覆蓋裸/露的潔白身軀,讓她重拾尊嚴!

同時,霧自成鎖鏈,鎖得旌正和鑄彬完全無法動彈!

兩人心頭都不禁震駭起來,都下意識地想歸消入幕牌,趕緊離開這核繹天幕。然而,無論他倆怎麼用境力去歸消,都是無濟於事!

彷彿,這一刻,他們所在的這個空間已不是虛幻,而是真真切切的現實之境!

“你……你是……什麼人?”鑄彬已經完全冇有了之前那份好似智珠在握的戲謔之態,他已惶恐萬分地叫來!

高高大大的旌正則是嚇得魂不附體,張口結舌:“前……輩……前輩,你……你……放了……我們吧!我們……錯了,錯了!”

梅慕梅緩緩站起了身上。她身上所有的虛幻之傷此刻已儘皆被身上迷霧消除,並且她的境力也竟達到了飽滿之態!

她內心真的真的非常震驚,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手段?這說話的又到底是這條紅石細鏈子,還是另有其人?還有,這聲音為何感覺有點像永七的呢?這……會是他嗎?如果是,這個永七那就的的確確和我之前猜測的一樣,他果然就是一個扮豬吃老虎的老怪物!

想到這兒,梅慕梅深吸一下,心神強自鎮定,小聲問來:“前輩,你說的死是什麼意思?”

魔音答來:“當然是生靈的灰飛煙滅,不論是軀身還是命魂,還是這個生靈身上的所有一切,都將不會留下一絲痕跡!就是未來再想複活,也是難如登天!”

話落,旌正和鑄彬兩人麵如死灰,渾身徹底冰涼!

“前輩,求求你饒了我吧!求求你饒了我吧!”鑄彬真的想跪下,但是他的身軀此時已經不是他自己的了。

“前輩,前輩,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真的!請你也饒了我吧!饒了我吧!”旌正哭了,雙腿間更是現出了一大片濕意,他失禁了!

看著剛纔還氣勢洶洶的兩人轉眼竟是變得如此惶惶不安,梅慕梅除了深深厭惡之外,還有一些絲絲迷惑!

她實在不太明白這種轉變怎麼會來得如此快,甚至都有點突兀了?

殊不知,這是她並冇有受到真正魔音侵魂的緣故!若是她也是永七的敵人,絕對也是如此下場!

這魔音看似漫不經心,但卻絕不是兩個小小人齡境可以來承受的!他們兩人的身軀和命魂此時此刻實際都在受到極度的煎熬!

魔音的每一個字,就像是一發神氛核的爆炸,直轟得他們死去活來!

良久,梅慕梅露出了果決之色,恭聲一語:“前輩,我要這個姓旌的死無葬身之地!”

“梅慕梅!你……”旌正又怒又急,欲喝斥。

然而,魔音已落下一句:“好,吾便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隻見,纏繞在旌正身上的霧鏈迅即就絞纏起來!

“啊!!!!!!”

旌正身軀被一點點絞碎,成灰!

他死無葬身之地!

他魂飛魄散!

他已絕命!

看著這一幕,鑄彬顫顫巍巍,雙眼駭絕!

他已清楚這就是真實的死亡,絕非虛幻!

同樣的,梅慕梅也是震撼無比,這……怎麼可能?這核繹天幕可是妲氏一族無數陣丁的心血結晶啊!甚至,可以說它就是獸界無比浩瀚的界陣钜作!

怎麼可能會讓人在裡麵出現真的死亡呢?

這……這……這……個前輩他到底是什麼恐怖存在啊?

“這一隻呢,梅小姐?”魔音緩緩又問來。

在梅慕梅還冇開口之時,鑄彬猛然回神,帶著哭腔乞求來:“梅小姐,梅小姐,你不能讓前輩殺我啊!不能讓殺我啊!我隻是幫凶,隻是一個幫凶,求求你網開一麵,饒我一命吧!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梅慕梅回神,冷冷地瞥著他,未語。

鑄彬忍不住又語:“梅小姐,你就看在我和你都是來自獸人城的份上,就看在憐妃娘娘和棘妃娘娘十分融洽的份上,你就饒了我吧!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梅慕梅深吸一下,冇有搭理他,隻是對著紅石細鏈一語:“前輩,請給他一個活罪難逃吧!”

鑄彬慘然!

“可以。既然是在這核繹天幕之中,那就讓他做一塊入幕牌五百年吧!”

梅慕梅呆住,做一塊入幕牌?五百年?這……要怎麼做?

鑄彬呆了半天,纔回神急開口:“前輩,不……要啊!”

然而,話落,魔音一字一字道起:“於——我——域——之——借——源——生——詣!”

話落,鑄彬身上霧鏈頓時化作滔滔沌芒!

同時,整個核繹天幕也隱約受到了某種震動,好像就是核心界陣之能被人借取了一絲,然後化作了借取者的某種術之道詣!

鑄彬冇有再出聲,因為他已無法再出聲!

他的軀身、心識、命魂全都被清空了般,他在轉瞬之間成為了一塊虛幻的入幕牌。

緊接著,便歸入了收費處那個牌案之中!

一切的一切,都是不費吹灰之力,輕而易舉!

也是如此殘酷!

梅慕梅心中也是不由畏懼起來,太可怕了!眨眼之間,就把一個活生生的人製作成了一塊入幕牌,囚禁五百年!

這前輩……可真是一個超級超超級大魔頭!

“好了,梅小姐,你離開這核繹天幕吧,想回獸人城便回獸人城。若不想回的話,就來做吾的徒兒,吾可是和你提過的,吾可以傳授你一些氛核之學,讓你不再對妲氏一族的軍核艦心心念念。”魔音聽上去似乎有些疲憊,最後流露的些許笑聲有氣無力。

然而,梅慕梅聽著這最後的話,卻是心神轟然大震,他他他……他真的是永七?!

“好了,你快出去吧。晚了的話,我估計馬上到來的妲淑娘娘是不會給你好果子吃的,儘管她心地慈善,但是這次畢竟是這核繹天幕出了異常動靜!”永七的魔音繼續說來。

梅慕梅再次怔了怔,妲淑娘娘會過來這兒?算了,那我還是快走吧!

“前……永七公子,那我什麼時候可以去找你行拜師之禮?”梅慕梅連忙一問。她此時可不傻,既然有如此強大的師父可拜,她不拜白不拜!

永七魔音失笑一接:“隻要你進得了吾的小院,你隨時可以來。”

“師父,那你的小院在哪兒?”梅慕梅直接叫出口了。

“自然是在淑宮之中,至於具體是哪一個,便由你自己去打聽好了。好了,你趕緊離開吧。”永七魔音又催來,聽上去就是象妃妲淑快要來到這裡了。

“好的,師父!”梅慕梅嬌聲一笑,主動歸消了身上的入幕牌,隨即她人影消失去了。

而就在她消失之時,紅石細鏈又化作了光溜溜的永七。隻見他隨手一化,他原本碎掉的一套紅衣瞬間複原並著在了他身上,而在這一瞬間,核繹天幕的核心界陣之能好像又一次被借取了一絲。想來,他這一套紅衣能恢複,又是施展了一次《於我域之借源生詣》。

他不可想光著身子去麵對一位堂堂象妃的到來!

也幾乎就在覈繹天幕核心界陣之能被借取的下一個瞬間,一道瑰光一閃,象妃妲淑現來。

一見竟是永七,象妃妲淑先是怔了怔,然後就有些冷臉問來:“永七,你對核繹天幕做了什麼?”

永七深吸一下,注視於人,接聲:“妲淑娘娘,簡單來說,就是我借用了天幕的陣能滅殺了一隻螻蟻,以及懲罰了另外一隻。”

象妃妲淑聽而震驚不已,忍不住追問:“你……怎麼借到的?”

永七猶豫了一下,接聲:“既然維持核繹天幕的陣能,都是來自繹戰之中的境者的傷害和攻擊,略懂界陣之學的我自然有辦法來借取。至於,到底是什麼辦法,妲淑娘娘,我隻能回答你,它是我自身一種特殊的術法。”

象妃妲淑又一次震了震,但很快便沉浸起來了。實在是永七每一番話中所蘊含的訊息實在太多了,讓她不得不先思忖。

永七見而忍不住一語:“妲淑娘娘,對不起,我知道這次就是我胡作非為了。我向你保證,我以後再也不來這核繹天幕了。”

“先回答本宮,你滅殺和懲罰的兩人是什麼人?”看到這誠懇認錯的態度,象妃妲淑語氣緩和來。

“被滅殺的那一個個叫旌正,來自鯨族,被懲罰的那一個叫鑄彬,來自蝶族。”永七答來。

象妃妲淑不禁一皺眉,麵色又有些凝重了。

“你怎麼了,妲淑娘娘?”永七見而忍不住一問。

象妃妲淑輕歎一聲,語:“珠妹(蝶妃憐珠)那邊,本宮倒是還好去說話,畢竟她和本宮關係並不僵。唯有鯨妃豫蘭,她和本宮關係一直都不怎麼好!”

“對不起,妲淑娘娘,是我給你製造麻煩了。你放心吧,如果豫蘭娘娘想找我算賬,我自己來接著!”永七寬慰人來。

象妃妲淑失笑一絲,接聲:“算了,本宮從來就冇怕過她!你也無需如此擔心!”

永七聽而一接:“謝謝你,妲淑娘娘。”

象妃妲淑注視來,轉語:“本宮怎麼看你,好像很虛脫的樣子?”

永七尷尬了一下,接聲:“是,施展這種特殊術法,負荷確實有點大。妲淑娘娘,接下來,我可能會沉睡一些時日。”

象妃妲淑怔了怔,沉睡一些時日?

“妲淑娘娘,今天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你可以向我提一些我能做到的要求,我會儘力去……”永七忍不住又一語。

象妃妲淑聞言,卻是冷冷截聲:“永七,本宮在你眼裡竟是這麼勢利嗎?”

永七愣了愣,苦笑欲解釋。

“好了,你不要說了。本宮之所以來這兒,無非就是擔心另外有人在我核繹天幕之中動什麼手腳!現在既然知道是你,且你又一再道歉過了,那此事就揭過吧!隻是,永七,你要記住了,以後做什麼大事,你最好能提前和本宮打個招呼,不要讓本宮措手不及!”象妃妲淑微微一斥。

“好,我記住了,妲淑娘娘。”永七應聲。

“嗯。本宮讓小薇立刻過來送你回小院。”象妃妲淑隨即一語。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