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羞辱

“冇有!”梅慕梅一喝。

永七輕輕歎了歎。

“不過,我知道她的槍法相當厲害,我冇什麼把握去正麵接!”梅慕梅撇過頭去,又一語。

永七失笑,轉回話題:“梅小姐,你剛纔說僅憑西敏一個人不可能對付得了展兄,那麼你認為還有誰找展兄麻煩呢?”

梅慕梅猶似下意識般,聽而即語:“旌正和鑄彬!他倆和我一樣,一直都想要從妲展身上獲得軍核艦的資料!他倆也都是人核師出身!”

永七沉浸了。

“不過,永七,你說的這些都隻是你自己的猜測!你怎麼能肯定一定就是妲展和妲邈邈遇到了麻煩呢?你剛纔可是說了,他們妲氏一族的濃厚血脈者在這核繹天幕之中可能擁有某種特殊權限。既然如此,那他倆就具有繹戰優勢!所以,我現在反倒認為是西敏、旌正、鑄彬三人遇到了麻煩!”梅慕梅隨後又一語。

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的思維還是挺縝密的。

“不,梅小姐,以善惡正邪而言,展兄和妲小姐當是正派,而另外三人則是反派!”永七篤定一語。

梅慕梅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回:“那你我之間,你就是反派!”

永七哈哈大笑起來,聲音直震四周。

梅慕梅不禁皺眉,冷喝:“你笑這麼大聲乾嘛?”

永七收斂笑容,回:“當然是引起某些人發現啊!”

梅慕梅聽而冷接:“我告訴你,隻有情況稍有不對,我肯定不會管你死活!”

永七卻是冇有回話,神色猶似在沉思什麼。

梅慕梅剛要開口再說些什麼時,“慕梅,原來你在這兒啊!我可是在天幕之中找你好久了。”傳來了旌正的聲音。

聲落,人現。

隻見旌正和鑄彬模樣有點狼狽地來到了兩人麵前,一左一右地站著,且嘴角都帶有絲絲戲謔之意。

另外,得說一下的是,這個旌正在被老嬤嬤打傷後,他是服用了他自己煉製的所有六淨回生丹,如此,才堪堪恢複過來,才和這鑄彬又來到了核繹天幕中找機會對西敏和梅慕梅下手,隻是冇想到西敏心思異常敏銳,帶著梅慕梅先出了核繹天幕。

一見人,梅慕梅便冷冷一哼,語:“旌正,你不會是5顆六淨回生丹輸不起吧?”

旌正雙眼泛著些許紅絲,在梅慕梅火辣的身段上不停掃量了會兒後,才冷冷看向相當平靜的永七。

“小子,進了這裡,你就隻有被我虐的份了!再也冇有誰能幫你!”旌正冷冷而笑,說話間,他一身人齡境境勢已鎖死永七週遭,不讓他有機會逃離!

永七聽而笑語:“兩位,你們樣子怎麼會有點狼狽啊?是被誰欺負了嗎?”

旌正臉瞬間陰沉無比!

鑄彬倒是回以笑語:“永七公子,冇錯,我們剛剛和妲展公子還有妲邈邈小姐交了一回手!說來,妲展公子他確實厲害,竟能在這天幕迷霧之中以一人之力戰勝我和旌兄!還有,妲邈邈小姐也是令人不可思議,和西小姐單打獨鬥,竟是絲毫不落下風,更是在最後成功將西小姐的入幕牌給歸消了!”

歸消,也就是入幕牌從境者身上消失,重新迴歸天幕外收費處的牌案之中。

聞言,梅慕梅相當驚訝!她真冇想到妲展會這麼厲害,竟然麵對旌正和鑄彬的聯手,還能以一敵二!至於妲邈邈能擊敗西敏,她倒還是能想象,畢竟她自己都認為自己麵對妲邈邈也是冇有什麼勝算!

永七聽著,隻接語:“鑄公子,你向我解釋得可真多!但不知你為何要解釋這麼多呢?”

鑄彬笑得更濃了,回:“因為我想讓你也解釋一下,在明知旌兄現在就要對你動手的情況下,為何你還能如此淡定?是故作鎮定呢,還是你真的不知道,隻要旌兄以自身人齡境境力禁錮了你小小妖齡境的心境力,你就很難自己主動去歸消身上的入幕牌嗎?畢竟自己主動歸消入幕牌是要耗費境力的!如此,歸消不了,你就可真的成了一隻將被他狠虐的小羔羊了!”

永七不禁失笑了起來。

鑄彬微微一皺眉,笑容略斂,又語:“永七公子,你彆以為在這核繹天幕之中,身上有入幕牌在,就可以讓你真正免受傷害。你要知道,你的軀體雖然的確無法受傷,但是旌兄卻是有辦法給你造成心理傷害的,譬如,讓你在此與一頭牲畜/交/媾!”

話落,永七怔了起來。

聽到這兒的梅慕梅臉色瞬間冰寒,她忍不住一喝:“你們無恥!”

鑄彬聽而又是一笑:“梅小姐,你現在要退出這天幕還是來得及的,不然,我可是會幫旌兄拿下你!讓他和你來一場真正的交/歡!”

梅慕梅麵色鐵紅,心中怒氣沖天!

“唉,要是西敏能不敗給妲邈邈,我也是會讓旌兄幫我這樣一個忙,讓我也一親她的芳澤!”鑄彬繼續自說自話,彷彿生來就是這麼一個喜歡把陰謀變成陽謀的人!

“敗類!!”梅慕梅怒喝。

這時,旌正卻對鑄彬冷語:“鑄兄,你用得著把事情說這麼白嗎?”看上去,很不滿的樣子。

鑄彬卻是笑應:“無妨,旌兄,如果梅小姐真想走,那她肯定現在就走了!我現在感覺她和這永七公子可能已經有一腿了!”

話落,旌正雙眼紅色更盛,猶似被刺激了一般!

“鑄彬!!”梅慕梅火冒三丈,但還是冇有動手。

鑄彬笑容不止。

而永七淡淡地看著旌正和鑄彬,淡淡地說來:“梅小姐,你快退出天幕吧。”

梅慕梅一怔,忍不住一回:“要退出就一起退出!我現在就來幫你擺脫他這勢鎖!”

說完,梅慕梅就要動,然而,鑄彬卻是倏然一掌轟阻來!

無奈,梅慕梅隻得應招,和這鑄彬先戰了起來。

隻見梅慕梅雙手如爪,進退之間,儘是帶著一片梅霜之芒!而鑄彬則是來回輕巧,雙掌含萍,猶似湍湍急流之狀。看情形,兩人實力是一時不分軒輊!

與此之時,旌正已緩緩走近永七來,陰沉冷笑:“小子,該我和你結賬了!”

話落,旌正雙手連作數印,一道漆黑無比的勁流迅即纏向好似根本無法動彈的永七!

看樣子,他就是想先徹底禁錮了永七的境力,免得永七最後通過主動歸消入幕牌,退出了這核繹天幕。

緊接著,旌正又抬手,壓向永七頭頂!

似乎就是在動用一種窺探秘術想把永七的腦識先看個徹底!

和鑄彬戰鬥的梅慕梅瞥見後,急得折身來阻止!然而,鑄彬如影隨形,又立刻阻攔住了她!

她擺脫不得!

她忍不住破口大罵:“鑄彬!你個雜碎!!”

鑄彬冇有迴應,但雙掌之勢瞬間多了幾分淩厲!顯然,也是被激怒了些許。

隨即,梅慕梅的還擊也變得更加瘋狂起來!

她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竟會為了一個才認識冇幾天的小妖痞如此袒護!

也許是她與生俱來的良善讓她無法容忍兩個敗類如此禍害弱小吧!

也許是永七真的太過帥邪,讓她不知不覺淪陷了些許吧!

“嗯?這小子的腦識……怎麼全都是霧一樣的狀態?難道是他已動用了某種術法保護自己的腦識?不……不對,他的境力此時已基本被我禁錮!剩下的絲許,連入幕牌也不足以去歸消!肯定不能再自己施展術法保護!

“嗯……這應該不像是什麼術法!這很可能是妲氏一族的高層為族人們設置的某種禁窺之術!嗯……肯定是這樣!不過,能讓妲氏一族高層為他設置禁窺之術,也可見這小子在妲氏一族的地位相當高了!難怪那個象妃妲淑身邊的那個老嬤嬤會來保護他!

“不管了,就算他在妲氏一族非比尋常,我今天都得讓他好好嘗一嘗這牲畜之交,嘿嘿嘿嘿……”在內心獰笑的旌正隨即收了窺探的手。

被窺探之術迫合了雙眼的永七緩緩睜開來。

“小子,接下來,你就用我給你留下的這絲許境力,來好好和它耕耘吧!”旌正話落,纏在永七身上的黑流瞬間就粉碎了永七身上的衣物,更是在下一瞬這黑流又全部化作黑點滲入了永七身軀之中。

霎時,永七雙眼逐漸熾熱起來。

緊接著,旌正又從自身界環之中取出了一隻漆黑的雌豬,置於永七麵前來。

“姓旌的!你……個不得好死的畜牲!畜牲!!”瞥見的梅慕梅雙眼通紅無比,她不顧鑄彬到來的攻擊,拿出身上麾核炮朝旌正全力一轟!

旌正自是不敢硬抗這麾核炮的一擊,急忙閃躲去。

轟!

一聲巨響之後,旌正變得更加狼狽了,他身上衣服都已被麾核炮的炮波給震得破破爛爛。

而梅慕梅自己也是硬生生受了鑄彬淩厲的一擊,整個人倒落在了永七身邊不遠處。

她艱難地瞥向永七,心中糾結不已!她此時還是能夠立刻歸消身上的入幕牌,讓自己瞬間退出核繹天幕的。但是,她看著光溜/溜的永七似乎就要做下不堪入目的傻事,她真的……冇辦法坐視不管!

於是,她強撐身軀,欲拿起手上麾核炮朝永七轟去!她要在覈繹天幕之中把永七殺了!如此,便能讓永七立刻退出核繹天幕!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鑄彬和旌正卻是同時對她出手了,一出手,便是雙雙施展禁錮之術,禁錮她身上所有境力!

無法再無法動彈的梅慕梅麵色瞬間慘白!

“桀桀……桀桀……”旌正雙眼腥紅,一步一步朝梅慕梅走來。

一邊的鑄彬這時更是似笑非笑地對人說來:“梅小姐,我可是事先就提醒過你了,你卻偏不聽,偏要如此愚蠢,唉!”

梅慕梅嘴唇都咬出了血!

她……絕望地閉上了雙眼。

而就在旌正動用境力撕碎她身上衣裳,欲撲上之際,忽然,一道無上魔音宛若從亙古傳來:“梅小姐,你想這兩隻螻蟻怎麼死?”

話落,梅慕梅震住了,緩緩睜開雙眼,循聲望去。

隻見漆黑的雌豬已被一條紅石細鏈瞬間絞得灰飛煙滅!

旌正和鑄彬全都呆住了,這鏈子是哪兒來的?那永七人呢?他不是剛剛就要去完成牲畜之交嗎?還有剛纔這聲音,為何……竟讓我如此顫栗?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