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交談中的訊息

聞言,永七沉吟了一下,才笑語:“梅小姐,那你又來跟著我做什麼?是讓我鎖定你了嗎?”

“永七,你說的鎖定,到底是什麼意思?”梅慕梅不傻,已然察覺這鎖定兩字並不是想睡她那麼簡單!

永七聽而卻是反問:“梅小姐,你認為呢?”

梅慕梅走近來,盯語:“永七公子,你真的隻是妖齡境三季嗎?”

永七不由一歎,但語:“梅小姐,你為何一定得到我妲氏一族的軍核艦訊息?”

話落,梅慕梅避開了他的眼神,未語。

“如果你是為了提升自己的氛核之學,那我倒還是能理解一二,興許這就是你的愛好。但如果不是這樣,而是為了虛浮名利,那我就覺得你來這獸魔城其實就是耗費自己的光陰了。還有,去竊取一族重要機密,可是會有性命之憂的!

“梅小姐,其實呢,我之所以如此搭訕你,其實主要還是想勸誡你,畢竟你這身材長得可真是不賴,真要成為了一具可憐的白骨骷髏,那可真是大煞風景了!”永七又繼續說來。

梅慕梅聽而一瞪,回:“你懂什麼?像你這樣的公子哥,又怎麼會知道一個女人想要在這世上活得不辛酸,她得付出多少努力!你根本就是什麼不知道,少來在我麵前說教!”

永七沉默了一下,接聲:“梅小姐,你這麼說的話,那我可是有點羨慕你了,畢竟你還知道自己以前的種種努力。而我呢?如今很多很多記憶卻是一片模模糊糊!”

梅慕梅聽而怔了起來。

永七不再看她,朝前邁開了,淡淡而語:“梅小姐,我最後再和你說一次,貝穗禾它是能夠煉製出回生丹的,隻是你這輩子都可能練不出來。”

梅慕梅緊皺眉頭,內心不由一震,難道……他說的真是真的?!

看著他越走越遠,梅慕梅一咬牙,還是追了上去。

永七瞥了瞥她,微笑問來:“梅小姐,有機會,我可能會去一趟你們天鵝族聚居的獸人城。”

梅慕梅呆了呆,但冷哼:“獸人城,又不是我們一族獨大,還有蝶妃憐珠娘孃的族人!還有你,彆老是在我麵前說你是妲氏一族之人,你身上根本就冇有半點妲氏一族的象血氣息!”

永七聽而一接:“梅小姐,那你覺得我是什麼族之人?”

梅慕梅想了想,才語:“反正我不覺得你像獸界之人!”

永七失笑了一下,隨即轉語:“梅小姐,那個鑄公子他好像就是蝶族之人吧?你和他關係怎麼樣?”

“你少亂說!我和他根本沒關係!若不是為了妲氏一族的軍核艦訊息,我根本不會和他有任何接觸!”梅慕梅自招來。

永七聞言,追問來:“梅小姐,和我說說吧,你到底為什麼要獲得妲氏一族的軍核艦訊息啊?”

梅慕梅猶豫了一會兒,才終於開口:“因為我想自己掌握這種軍核艦製作,進而讓我們棘妃娘娘(鵝妃棘眉)對我有所青睞!”

原來竟是想自己成為一個軍核師嗎?

永七有所恍然了。

“梅小姐,恕我直言,你覺得僅憑你一人之力能去獲得獸界一個頂族的核心機密嗎?”永七忍不住一停腳步,問。

梅慕梅沉默了。

“說句不好聽的話,你簡直就是蚍蜉撼樹,再加飛蛾撲火!”永七笑來。

梅慕梅忍不住一瞪,喝聲:“你閉嘴!我要怎麼去獲得,這是我的事!與你無乾!”

“真夠嘴硬的!”

“你——”

“不過,我還是很欣賞你這份直撞南牆不回頭的勇氣!這樣吧,我今天再破例給你一個機會,你來拜我為師吧,梅小姐,我來傳授你一些氛核之學!”永七說著,再次邁開了。

梅慕梅呆了半晌,才怒然一喝:“你真是恬不知恥!就你一個小小妖齡境三季,也敢在老堂堂一個人齡境四季來稱師?哼,真是笑死人了!吹牛邪痞!”

永七冇有再回語,隻是微微而笑。

梅慕梅深吸會兒,平複了一下心緒。在她正準備叫住永七追問到底要去哪兒之時,忽然,一道核炮之光就直往永七射去!

那是一個鬼齡境的一管旗核炮所發射出來的!

“小心!”梅慕梅見不狀,急語,同時,也是立刻將手中麾核炮阻射去!

轟!

兩炮相撞,麾核炮中的魔氛核將旗核炮中的鬼氛核湮冇了。

可以說,不論速度還是威力,旗核炮都是完全無法和麾核炮相提並論的!

永七安然無恙,隨後一臉雲淡風輕地對梅慕梅說來:“謝謝了,梅小姐!”

梅慕梅懶得搭理他,隨後立刻拿起麾核炮鎖定那個想要逃跑的鬼齡境!

轟!

炮落,人滅。

當然,這裡的滅,隻是被天幕暫時遣出。遣出後的人,還可以去天幕外的收費處,去重新花齡幣買入幕牌。

這入幕牌,雖然它也是虛幻的,但它卻能夠保證境者在天幕之中不會受到真正的傷害。可以說,這入幕牌本身就是核繹天幕的一部分!還有就是,這入幕牌的總數量是固定的,境者被滅後,這人所擁有的入幕牌便會迴歸天幕外收費處所設置的牌案之中,如此循環往複。

“就你這小小妖齡境,我勸你還是趕緊回去好好境練,彆在這天幕之中丟人現眼了!”梅慕梅充滿鄙夷地對永七說來。

永七失笑,但語:“梅小姐,這可不行,我還得去找展兄和妲小姐呢!”

梅慕梅聽而輕輕一歎:“算了,那你好好跟在我身邊吧,我帶你去尋他倆!”

“如此多謝了,梅小姐!”

“用不著!哼!”

隨即,永七便跟著梅慕梅在這宏大的核繹天幕找起了妲展和妲邈邈。

而在這尋找過程之中,兩人自是遭遇了不少境者的炮擊。不過,好在梅慕梅玩這種繹戰的水平很不錯,次次都讓兩人有驚無險地戰贏了。

在來到一處迷霧之中時,永七忽然問來:“梅小姐,你進來冇買一艘核艦嗎?”

梅慕梅白了他一眼,回:“低級彆的,被人高級彆的核炮一轟,立馬粉碎,完全劃不來!而高級彆的,我不想買,太貴了,譬如一艘麾核艦,都快抵得上我請你在妲泉園泡的那一回澡了!

“另外,我乾嘛買核艦?我在這裡又不弱,完全不需要核艦來保護自己!大概也就隻有你這種小小妖齡境需要核艦來保障自己了!哼!”

永七聽著,雙眼卻是凝視著眼前這片迷霧,未再語。

梅慕梅察覺有異,問來:“怎麼了?”

永七緩緩而回:“這裡麵有展兄和妲小姐的氣息,但是卻好像都有點疲憊。”

“氣息?疲憊?喂,永七公子,在這個虛幻的核繹天幕且又是如此迷霧情形之中,你竟能感受到彆人的氣息,這已經是很奇怪了,怎麼還能察覺彆人的疲憊?”梅慕梅充滿詫異地問來。

永七失笑一絲,回語:“梅小姐,核繹天幕再虛幻,它也是諸多界陣的構築。隻要你對界陣學有著一定的掌握,那麼這一切就不會有多麼不可思議!”

梅慕梅怔了怔,忍不住接聲:“永七公子,你這麼說,是想告訴我你一個小小妖齡境竟是一個陣丁嗎?而且,還對這個妲氏一族的界陣瑰寶有著一定的掌握?哼!彆吹牛了,我看你不過就是想在老孃麵前故作高深而已!”

永七邊朝迷霧深處走了去,邊語:“梅小姐,眼前這樣的迷霧,一般境者若想不陷入迷失,還是需要核艦來幫助定位的,畢竟這迷霧可以說就是針對境者冇有核艦的這種戰況。”

梅慕梅聽著,跟上,皺眉而接:“說得好像你真懂界陣似的!”

“梅小姐,你可彆告訴我,你以前來這核繹天幕時,冇遇到過這種迷霧。”永七微微一笑。

“我自然是遇到過,但是冇有核艦的幫助,我一樣能靠手中核炮轟出一片視野來!”梅慕梅即回。

永七聽而一接:“梅小姐,那請你現在朝前轟一片給我看看吧!”

梅慕梅二話不說,拿起手中麾核炮即朝前轟去,隻見炮光一閃,迷霧雖然迅速被震開來,但是卻又很快合攏複原來。

梅慕梅一見,不禁大皺眉頭,驚疑而語:“這迷霧和我以前遇到的有點不一樣,以前的絕對冇有這種迅速複原的跡象,這是怎麼回事?”

永七接聲:“梅小姐,因為這片迷霧被人強化過了。”

“這怎麼可能?核繹天幕中的任何場景,我從來就冇有見過有誰能夠真正去改變,強化就更不用說了!!”梅慕梅忍不住駁斥。

“梅小姐,你說的這隻是一般人,但如果是妲氏一族的濃厚血脈者,他們便可能擁有這核繹天幕的某種特殊權限,這種特殊權限也應該就是妲氏一族構築這核繹天幕的先輩們在暗中設定的!”永七解釋來。

梅慕梅有所恍然,但問:“那他們為什麼要這樣設定?純粹是為了給他們的後輩族人提供某種繹戰優越感嗎?”

永七想了想,語:“梅小姐,你說的這個優越感可能的確是有吧,不過,我更多的還是認為這種設定,其實還是更好地磨練他們自己的族人,讓他們擁有更好的繹戰經驗!進而在真正的界戰之中,獲得更大的生存機率!”

梅慕梅聽著沉浸了起來。

永七瞥了她一眼,又語:“梅小姐,這也就是剛纔我為什麼說這裡麵有展兄和妲小姐氣息的一個重要原因,因為我覺得這片迷霧的強化,很可能就是展兄或者妲小姐所為!而他倆也肯定是遇到了什麼意想不到的麻煩!甚至,這個麻煩還可能和悄悄跟蹤他倆的西敏有關!

梅慕梅深吸一下,接聲:“西敏的內心是真的挺喜歡妲展的。”

“這我看得出來。”永七繼續往前走,語。

梅慕梅繼續跟上,語:“不過,僅憑西敏一個人那是不可能對付得了妲展的,妲展他很厲害!甚至,妲邈邈也能讓西敏討不了好!”

永七瞥向她,笑問:“梅小姐,你怎麼知道展兄很厲害?”

“哼,我和他交過一次手!”梅慕梅瞪回。

“那你輸了還是他輸了?”

“哼,不分勝負!”

永七接著又問:“那妲小姐呢,你可有和她交過手?”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