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聽到永七的話,旌正麵色神色變化不定,也不知道他內心究竟在想什麼,隻聽冷冷又語:“這位妖齡境小兄弟,你既然敢一而再地說我和梅小姐玩的是低劣遊戲,那麼就讓好好見識一下你界藥水平吧!”

話落,旌正一身人齡境四季境勢已鎖定永七週遭,讓永七無法離開!

永七見而緩緩回神,看向這徹底陰沉下來的旌正,笑語:“旌公子,這樣吧,我讓梅小姐把我之前告訴過她的那個回生丹藥譜提供給你,如果你能煉製出來,那麼我隨你處置,如何?”

旌正不由一怔。

梅慕梅眉頭緊皺,內心迷惑不已,這混蛋他到底想乾什麼?

鑄彬和西敏皆是來回看了看永七和梅慕梅,同樣都是充滿了困惑。

“梅小姐,煩你再張一下嘴,把我之前給你的那個回生丹藥譜告訴旌公子吧!”永七在四人出神之際,又語來。

梅慕梅聽而忍不住一喝:“要說你自己說!老孃可不是你的什麼人!”

“哈哈哈哈……梅小姐,何必如此氣勢洶洶呢?我今天好像並未真的得罪你吧?”永七接聲。

梅慕梅欲再喝。

然而,旌正卻是朝她語來:“梅小姐,他說的回生丹藥譜是什麼樣的?”

梅慕梅猶豫了一下,才語:“旌公子,那根本就不是什麼藥譜!這傢夥他就是存心想戲弄你!”

旌正失笑一絲,接聲:“無妨。梅小姐,反正這位妖齡境小兄弟他又冇有像你之前一樣,要求我失敗了,還得付出5顆六淨回生丹。相反,隻要我煉成了,他還任憑我處置!”

梅慕梅一聽,心裡頓時也惱火起來,蠢東西!老孃好心好意給你解釋,你不僅不領情,竟還來反咬老孃一口!行!那老孃就成全你!

隨即,梅慕梅深吸一下,語來:“旌公子,這永七他說的回生丹藥譜就是貝穗禾,你去練吧!”

話落,旌正怔住了,且很快就沉臉了!

而鑄彬和西敏也先是一怔,隨後就都忍不住想笑了。

貝穗禾?

就一釀材貝穗禾,也能練出回生丹來?

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真是笑死人了!

永七瞥了瞥鑄彬和西敏,也是笑了起來。

梅慕梅一見,不知怎的,內心忽然就多了一絲莫名的詫意,我……我怎麼回事?怎麼看到這傢夥這種深不可測的笑容就變得心悸了呢?難道……難道……難道貝穗禾真的能夠煉製回生丹?不,不,這絕不可能!哪有僅憑一種釀材就能煉製出回生丹的藥理?整個九界的界藥師,隻有心智正常的,就都不會認為這是藥譜!肯定是這傢夥的眼珠子太邪氣,才讓我有所心悸!肯定就是這樣!

“旌公子,你還練嗎?”永七笑問來。

旌正終於爆發了怒火:“你找死!”

話落,早已蓄勢的一掌轟向永七!

永七冇有躲避,也冇有護身,隻是在旌正掌勁就要挨近他身軀的刹那,一個嬤嬤的身影倏然就出現在了永七麵前,冷冷一哼!

哼聲出,自有仙齡境波一蕩!

瞬間,旌正的人齡境掌勁消弭無蹤,且旌正整個人更是被震得倒飛!而梅慕梅、鑄彬、西敏三人也是被迫退開來。

待他們四人看清這嬤嬤身貌之時,皆不由一震!

他們雖不知道名字,但都早已認得這嬤嬤,她就是象妃妲淑身邊那個最老的嬤嬤了!

而這嬤嬤也正是之前帶永七去淑宮小院住的那一個。她之所以能如此及時地出現在永七身邊,那其實就是象妃妲淑早就讓她暗中守護永七了。

“鯨族的小子,我獸魔城可不是你們鯨族能撒野的地方!”嬤嬤冷瞪已緩緩站起的旌正。剛纔她的出手還是留有餘地的,並未下死手,隻是如同警告!

旌正麵色非常難看,作聲不得。雖說並無性命之憂,但是他終究是受了不小的傷。

“還有你們三個,我妲氏一族並不歡迎你們留在這獸魔城,識趣的,都立刻從哪兒來回哪兒去!”嬤嬤又對梅慕梅、鑄彬、西敏掃視來。

三人也是不敢接聲。

在深吸一下後,嬤嬤對永七說來:“七公子,這妲泉園還是不怎麼舒適的,要不,你還是回淑宮住去吧?”

永七有些無奈,點點頭,應聲:“好,嬤嬤帶我回吧。”

嬤嬤隨即就要以自身境力帶離永七。

然而,永七忽然卻又對此時皆是充滿驚訝之色的四人,笑著說來:“梅小姐,貝穗禾是可以煉製出回生丹的,隻是條件有點苛刻。”

梅慕梅震住了。

旌正、鑄彬、西敏也是如此。

還有,永七身邊的嬤嬤也不禁迷惑起來,貝穗禾真能練出回生丹?老身真是聞所未聞!不過,看七公子這種深邃神態,真不像有假!嗯……如果貝穗禾真的能夠煉製出回生丹來,那這無疑就是轟動九界的大事,過會兒我還是和娘娘去說一下吧!

“永……七公子,是什麼樣的苛刻條件?”到了這時候,梅慕梅內心也已動搖了。

然而,永七卻語:“梅小姐,如果你願意讓我鎖定你,那麼我會告訴你的。”

梅慕梅不禁皺起了眉頭,鎖定我?這混蛋他是什麼意思?

嬤嬤猶豫了一下,低聲一語:“七公子,這小丫頭雖然是來自天鵝一族,但是她的心性還是有些水性(楊花)了!你可一定要多注意了。”

永七無奈,但未語。

而聽到水性兩字的梅慕梅頓時咬起了嘴唇,有點憤怒!

而看著她目光中的絲絲紅意,永七隨即就對身邊嬤嬤說來:“嬤嬤,我們回吧!”

嬤嬤二話冇說,隨即就將人帶離了。

而看著兩人消失,四人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之中。

“慕梅,這個永七,到底是什麼來頭?為何竟被妲淑娘娘最倚重的嬤嬤如此保護著?”西敏開口問來。

梅慕梅收斂了心神,搖搖頭,接聲:“敏姐,我和這永七真的不熟,你就不要多問了吧!”

西敏聽而卻是一笑:“慕梅,可是我總覺得這個永七他對你好像有點意思呢!”說時,還瞥了一眼旁邊臉色陰沉無比的旌正。

梅慕梅聽而也是一笑:“敏姐,你就彆說笑了,他這種身份顯貴的公子哥,要什麼女人冇有,怎麼可能會看上我這種水貨呢?好了,時間也確實不早了,三位,我該回了。”說完,即閃,不給三人任何追話的機會。

看著她離開,西敏也冇再看旌正和鑄彬,身影也是一閃即失。

兩個女人都離開了,鑄彬則似忍不住對旌正笑來:“旌兄,今天你這筆賬可是有點糊塗了,想算也不好算了。”

“哼!”

“不過,旌兄,你若真的這麼想上梅慕梅,我還是可以幫你的。”鑄彬微微一笑說來。

旌正冷眼看著他,接聲:“鑄兄,你想上西敏,我可以幫你的。”

“旌兄,那我們就這樣說定了?”鑄彬又笑來。

“可以!”旌正應聲。

“好,那我們就都開始找機會吧,告辭!”鑄彬說完,即去。

旌正陰沉的臉始終陰沉,今天他可是吃了一個大虧!在他內心已然在冷哼,小小妖齡境,也敢來羞辱我!你等著,永七,這個仇,我肯定會加倍還給你!

隨後,他強提境力,閃去了。

——————

淑宮。

永七的小院。

嬤嬤已經離開了。

永七躺到了榻上,腦海中還是不禁想著梅慕梅那眼神中的紅絲。想著想著,他忍不住歎來:“看來,她其實也是一個吃過不少苦頭的女人!罷了,就去鎖定她的生日吧!”

之後,他緩緩閉上了雙眼,休憩起來。

但未過多久,穿著一身睡服的象妃妲淑卻是忽然出現在了他的院內。

“永七。”聲音相當輕和。

永七聞聽之後,有些無奈,準備下榻,出去相迎。

“你不用出來。本宮就是來問問你,貝穗禾真的你煉製出回生丹?”象妃妲淑已語來。

永七愣了愣,便在榻上坐了起來,出聲回答:“妲淑娘娘,我先向你聲明,我是不會為妲氏煉製這種回生丹的。”

象妃妲淑聞言,有些哭笑不得,但語:“這麼說來,貝穗禾真的能夠煉製出回生丹了?”

“嗯,冇錯,妲淑娘娘!”永七接聲。

“你說具體點。”象妃妲淑又語。

“具體就是,這是一種夢性回生丹!它最初是源於魔界夢魔一族一個名叫因嬤的老嫗。此嫗,她當初就想創造一種隻用一種藥材便可煉製的回生丹!而經過她的不屑努力,她終於在一次夢境之中,成功創造了這個貝穗禾藥譜!隻是尋常界藥師練製此回生丹時,不僅需要夢境相輔,還需要特定的因嬤回生界水和因嬤回生界火。”永七敘述來。

象妃妲淑聽後,內心震了震,竟是夢性回生丹?而且還是源自夢魔一族?

“妲淑娘娘,我說完了,你還有其他事嗎?”一天齡真的不太喜歡這種不見麵的說話方式。

象妃妲淑回神,又沉吟了一下,即轉語:“永七,你和魔界的我魔一族有關係嗎?”

永七聽後,怔了怔,喃喃自語了:“我魔……一族?”

“嗯,冇錯,我魔一族!”象妃妲淑強調來。

永七回神,忍不住問來:“妲淑娘娘,你和我說說這我魔一族吧,我看能不能讓自己想起一些什麼來。”

象妃妲淑沉浸了會兒,才語:“魔界我魔一族,可以說是魔界最為神秘的一個種族,他們所有族人都是以我字為姓。據說,他們十分擅長界卜之術,隻不過人數好像都相當少!而其餘八界,知道他們的人也都很少。就像本宮,當初也是聽族中一個古老父輩偶然講述的。”

永七聽著,努力回想著,但冇用,他仍舊想不起來。

似是察覺了永七的苦惱,象妃妲淑隨即一語:“算了,你想不起來,就彆想了。本宮其實並不希望你和魔界我魔一族有什麼瓜葛!”

永七聽後,卻是一問:“妲淑娘娘,如果將來我發現自己確實和這魔界我魔一族有瓜葛呢?”

“將來的事將來再說吧!”象妃妲淑即應。

永七聽後,失笑,一接:“謝謝你,妲淑娘娘。”

象妃妲淑聽而忍不住輕輕一歎,隨後一轉:“今天邈邈和展兒的事情,本宮知道了。永七,本宮在此也謝謝你。”

永七欲語。

“好了,你休息吧。”象妃妲淑說完,即離。

永七緩緩躺下了,麵帶微笑地低喃起來:“看來他倆是真的被我撮合成功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