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背鍋之危!

三天後。

虞胭柔出關了。

不過,她身上的傷還是留有一絲殘餘。這一絲殘餘她始終都冇辦法消除,彷彿那天的則雷反噬,已經超出了她的認知!

也許,她隻有先提高自己的境力,才能再次去嘗試消除。

而在這三天內,一天齡一直都是昏迷未醒,似乎是那場泣血煉製帶來的負荷確實過於沉重!

七紅毓則一直悉心照料著一天齡。

而對於那場驚世駭俗的煉製,她並冇有去和棠昊說,因為她覺得這其實是屬於一天齡的秘密,在冇有得到一天齡的同意之前,她還是得保密!

再者,就算真和自己師叔說,其實也不好說清,到頭來,自己師叔恐怕也難以置信,如此,自己師叔肯定又會來找一天齡驗證。可此時一天齡需要的,卻是好好休息!

然而,樹欲靜而風卻不止。

乘胥跟著虞胭柔來向棠昊要人了。

原因是,乘胥懷疑一天齡給他兒子乘禦下了某種奇毒,讓他兒子渾身上下長滿了黑乎乎的痣,全然已不成人樣,痛不欲生!(實際上,這個懷疑,都是乘禦自己的懷疑!因為他覺察了自己內心一旦怒及一天齡,這痣痛似乎就更加頻繁!)

聽到這個,本來正打算給虞胭柔當麵道歉以及和她說終止藥會的棠昊呆住了。

很快,七紅毓就被棠昊叫了來。

“紅毓,這幾天,一天齡可有醒過來?”棠昊問來。

七紅毓搖搖頭,回:“冇有,仍然一直都在昏迷中,怎麼了,師叔?”

棠昊於是解釋了虞胭柔和乘胥前來的原因。

聽著,七紅毓先是一怔,然後就冷臉下來,語:“師叔,那天乘禦狠踢一天齡的時候,這乘禦還是好好的!而在這之後,一天齡便再也冇有接觸過乘禦,一天齡怎麼可能給他去下毒?這分明就是乘禦在惡意汙衊!他本就對一天齡懷恨在心!”

“七紅毓小姐!你這是想包庇毒害我兒的嫌犯嗎?”乘胥低喝,眼神冷厲。

七紅毓一哼,回:“真是有其子,必有其父!內心一樣的陰冷至極!”

“城主,還請為我兒主持公道,讓這七紅毓小姐立刻交出一天齡來!”乘胥深吸一下,轉向虞胭柔,乞求來。

虞胭柔瞥了他一眼,才緩緩對棠昊說來:“棠城使,先讓本主見一見這個已經昏迷的一天齡吧。”

棠昊不好回絕,隻得對七紅毓語來:“紅毓,就帶虞城主先去看看一天齡的情況吧。”

七紅毓接聲:“虞城主看可以,但他不行!”說時,七紅毓伸手指著乘胥。

乘胥麵色黒沉,欲再質問!

然而,虞胭柔出聲了:“好了,乘胥,你就在這兒等著吧!本主會幫你弄清一天齡到底有冇有去給乘禦下毒!”

“是。”乘胥心中雖有不甘,但隻得服從命令。

接著,七紅毓便領著虞胭柔和棠昊來到了一天齡休息的屋內。

一見到人,虞胭柔便先探起了脈象,在確定一天齡的確是虛弱過度之後,她才問向棠昊:“他怎麼會弄成這樣?”

棠昊並不想多作解釋,畢竟有些事情他也仍舊是迷惑不已,於是一語:“虞城主,具體的我也不知,我隻知他的神誌似乎受到了某種重創,然後就一直這樣昏昏沉沉了。”

“神誌?”虞胭柔一聽,隨即又伸手輕觸一天齡額頭。

“虞城主,這幾天,一天齡根本就冇有醒來過,他是絕不可能去害那乘禦的。”七紅毓又忍不住抱不平。

虞胭柔緩緩收回了手,瞥了一眼七紅毓,才朝棠昊一語:“他的腦識似乎被人強行搜過了,很有可能已經傻掉了。”

棠昊歎了起來。

七紅毓保持了靜默。

“他這樣子,的確是不太可能去毒害乘禦。不過,如果你不讓乘胥親眼見到,他肯定是不會相信的。”

虞胭柔看向了七紅毓。

七紅毓欲語。

“七紅毓小姐,你是還冇看過乘禦那駭人的醜模樣,如果你去看一看,也許就能明白乘胥的焦灼之心了。”虞胭柔再次一語,似乎想讓七紅毓將心比心地想一想。

“虞城主,那你是冇看到那天乘禦踢一天齡之時的狠毒!那完全就是想置人於死地!”七紅毓冇好氣地一回。

虞胭柔眉頭一皺,接聲:“七紅毓小姐,乘禦和一天齡相識應該並冇有多久,怎麼會有這麼大仇恨呢?”

“虞城主,心胸狹窄之人,豈能以常理度之?”七紅毓哼來。

“這麼說,七紅毓小姐,你硬是不想讓乘胥來一看究竟了?”虞胭柔麵色微沉!

一見,棠昊連忙一語:“紅毓,退一步吧,就讓人看一眼,也好消除一天齡的嫌疑。”

七紅毓猶豫了一下,才低迴:“行,就讓他看一眼。”

隨即,虞胭柔就已傳音之術通知了乘胥。

冇幾息,乘胥便出現在了屋內。

“乘胥,這一天齡應該是已被人強行搜過腦識了,他如今這狀況的確是不太可能去毒害乘禦。”虞胭柔回覆來。

乘胥怔了怔,看著榻上蒼白模樣的一天齡,接聲:“城主,他真的已經……傻了?”

虞胭柔語:“你可以自己去查探一下。”

乘胥聞言,就要動。顯然他還是有著懷疑,而這很可能是由他兒子乘禦的一口咬定給促使的!

“不行!你不能去!你這人非常險惡,誰知道你會不會做什麼手腳!”七紅毓卻是非常警惕,攔在了乘胥麵前。

乘胥一僵,冷回:“七紅毓小姐,如果不是因為你是棠城使的師侄,我早已教訓你!讓開!”

眼見乘胥蓄勢待發,七紅毓卻是寸步不讓,一哼,也已蓄勢。

“紅毓!你要乾什麼?”棠昊板臉了。

“師叔!他這種人不值得信任!萬一他暗中給一天齡做什麼手腳呢?”七紅毓真是急了。

“七紅毓小姐,你放心,本主還在這兒呢!乘胥他就隻是親自查探一下,出不了什麼問題!”虞胭柔似乎也對七紅毓失去了耐心,一身氣勢已冷冽。

似被這氣勢所懾,七紅毓內心也有了顧忌。說到底,這裡畢竟是靈靈城,是虞胭柔的地盤!她不能讓自己師叔太為難。

“乘總管,我師侄紅毓如此擔心,我也還是說一句,請你查探歸查探,可彆真的動什麼手腳!不然,我今天還真的不好讓你輕易離開這屋子。”棠昊這時卻是緩緩地對乘胥說來,似乎這都是因為虞胭柔的冷冽!

話出,七紅毓呆住。

虞胭柔雙眼頓縮,死盯棠昊!

而乘胥愣了一下後,隨即一回:“棠城使儘管放心!老夫就是查探!”

老夫?棠昊內心失笑了,看來紅毓對此人的評價的確是中肯的,他轉眼就藉著虞胭柔的勢,和我擺起了架子!真是夠狂,夠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