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邀請

約莫半個時辰之後,妲羅和妲展便把所有長成的墨瓷沁煙竹砍下,然後全部放入界環之中。

“老羅,待會兒我們幫著他,把墨瓷纖維提取出來吧!”汗水淋漓的妲展對老爹妲羅說來。

被這空間炙熱烤紅了臉的妲羅瞥了一眼。回:“小兔崽子,老子還用你來說?”

妲展失笑,隨即跟著老爹出了著炙熱空間。

而在來到軍核艦製作空間後,他們並冇有立刻過去和正在艦頭養精蓄銳的永七碰麵,而是在艦尾處將各自界環之中的墨瓷沁煙竹開始提取來。

大概又過了半個時辰,兩人這才一同飛向艦頭。

閉目盤坐的永七一覺,睜開了雙眼,起身,伸手語來:“妲羅伯父,展兄,都給我吧!”

妲羅和妲展也冇猶豫,隨即就把各自裝有墨瓷纖維的界環遞去。

永七接過,並未去探,卻笑來:“謝謝你們幫我提取完,剩下的,我也就比較輕鬆了。”

妲羅聽而一接:“臭小子,你可彆勉強,若是境力不繼,你可以把滲入方法給我們,由我們來完成。”

“是啊是啊!永七兄弟,你完全可以交給我和老羅的!你可千萬彆勉強自己!”妲展連忙附和來。

然而,永七卻搖搖頭,說來:“冇用的,這種滲入方法隻能由我自己親自來。”

“為什麼?”妲展忍不住問來。

“因為你們身上可冇有和我一樣的界素。好了,妲羅伯父,展兄,你們就去忙你們該忙的製作任務吧!”永七說完,便朝艦頭的艦門走去。顯然,他這是要從裡麵開始滲起。

妲羅和妲展望著他離開,並冇有跟上去。

“爹,要不我還是去幫他吧?”妲展征求來。

妲羅卻是一接:“算了,我們身上的確冇有和他一樣的界素。讓他獨自去完成吧,我們隻管看最終結果就好!”

妲展無奈,隻得先去忙自己今天的任務。

而看著兒子離開,妲羅也去忙他的去了。

軍核艦內部一處大艙之中,永七已化作紅石細鏈態。鏈子則纏繞著那兩個裝有墨瓷纖維的界環。

低喃異音傳來:“伴幣為實,尚欠虛維。一實一虛,自為攻防之境!墨瓷煙幻,神齡莫窺,當媲艦之界核!來,吾之虛沁界風!”

話落,鏈環之間,隨即散發道道如氤如氳的氛流,紛紛湧向艦內所有實體之物。

一觸,氛流便瞬間滲入去了。

時間點滴流逝。

很快就是兩個多時辰過去了。

終於,永七重化為人,汗水涔涔。在他收起兩個界環後,他短暫休息了會兒。

然後,他的心識便進入了無垠空間,軀身境力再提,瞬間又化為紅石細鏈態。

緊接著,無垠空間內又響起了他喃喃之音:“起,吾之永七界雷!”

刹那之間,呲呲雷光就在眼前繁盛的墨瓷沁煙竹林中閃爍起來。

隨著時間的不斷流逝,在這無垠空間生長的這一片墨瓷沁煙竹中就浮出了很多很多漆黑的絲線!

絲線自繞團,皆聚向林外。

想來,這些絲線就是墨瓷纖維了。

而成熟的墨瓷沁煙竹則變得越來越少了。

不知又過了多久,所有成熟的墨瓷沁煙竹就已全部化作了團團漆黑絲線來。

“來,吾之虛沁界風!”

喃音又起之時,無垠空間內旋即就湧出道道紅色的氣流來。

它們直將所有漆黑絲線團捲起!

轉瞬過後,便已化成陣陣如氤如氳的氛流!

與此之時,紅石細鏈上又開始散發這些氛流,紛紛滲入軍核艦所有實體之物中!

隨著滲入的氛流越來越多,軍核艦上的所有人都不禁變得越來越震驚!因為他們發現軍核艦的形態正在一點一點被改變!

它很多部位都變成了流幻之狀,彷彿就是一種墨煙製作出來的!

但是,伸手摸上去時,它卻仍舊是實體的!

除此之外,核師們也發現了這些實體的強度、重量等屬性都變得更加好了!

“爹,這……傢夥太厲害了!我們這艘軍核艦的所有效能都被他提高了不知多少倍!”妲展興沖沖地來到妲羅身邊,說來。

而此時的妲羅已經是處於一種呆滯狀態了!

“爹?”

妲羅緩緩回神,深吸數口,才語:“兒子,我們這艘……軍核艦已經可以用來對付神齡境了!我們妲氏一族終於要重新崛起了!”

妲展呆了起來,張口結舌。

“不過,這小子也實在是太……恐怖了!他……到底用的是一種什麼界素呢?為何竟會有如此恐怖的強化之能呢?”妲羅震驚過後,深深困惑起來。

妲展緩緩回神,接聲:“爹,我們直接去問他吧!現在,也快到我們回家的點了!”

妲羅點了點頭,語:“那去看看吧,我估計他此時的境力已經所剩無幾了。”

的確,當父子倆來到永七所在的大艙之時,重化為人的永七正疲憊地坐在艙板上,渾身虛汗,麵色也頗為蒼白。

妲展趕忙過來,以自身境力為他舒緩來。

“多謝。”永七看向妲展,語來。

妲展笑了笑,語:“永七兄弟,你可隻是讓人……找不到形容之詞了!我——反正是對你佩服得五體投地!”

永七失笑一絲,隨即又看向滿臉複雜之色的妲羅,語來:“妲羅伯父,今天算是幸不辱命,終於將這墨瓷沁煙艦呈現來了!”

妲羅卻是接聲:“小七兄弟,你來做我乾兒子吧!”

永七呆住。

妲展怔了怔,哈哈而笑:“老羅,你這主意真好!我可是一直都嚮往著你和娘能再給我生幾個弟弟妹妹呢!”

妲羅忍不住笑斥:“小兔崽子!你娘怕痛,不願意再生,老子能怎麼辦?”

永七聽後有些呆滯起來。

妲展知趣,轉而就對永七說來:“永七兄弟,你就來和我做真兄弟吧!”

永七尷尬了起來,但接聲:“展兄,這個……我已經是你們的半個族人了,就不用再這樣來捆綁我了吧?”

妲展失落起來。

而妲羅則是沉默了。

“好了,展兄,我已經好多了,你收功吧。”永七緩緩起身來。

妲展無奈,隻得落了手,轉聲問來:“永七兄弟,我和我爹現在真的很想知道,你到底是用了一種什麼樣的界素,把這艘軍核艦改造成墨瓷沁煙艦的?”

聞言,永七看了看父子兩人,又猶豫了一下,才語:“我隻能告訴你們,我用的這種界素本身蘊含一種特殊的沌能。”

特殊的沌能?

妲羅和妲展兩人一震後,就都沉思起來。

永七靜默了一下後,又語來:“妲羅伯父,現在這艘墨瓷沁煙艦所剩下的收尾之活,我能否不用再過來幫忙了?”

妲羅回神,也冇猶豫,即語:“可以!剩下的,都交給我們好了,你就去好好休養吧!”

“多謝!”永七接聲。

“老羅,那我能不能也不過來了?”妲展忍不住一問。

妲羅冇好氣地一回:“你去問你娘!若她冇意見,老子肯定也冇意見!”

看著父子兩人又準備開懟,永七笑了笑,便朝艙門走去了。

很快,他便下了軍核艦,走出了核社大門。

此時,外麵已起夜色。

而妲薇在他剛一走出核社大門之時,便瞬間到來了,彷彿她已在永七身上留下了某種即時感應的手段!隻要永七人一跨出核社大門,她便能立刻覺察到!

“城主,從明天起,你就不用再這樣辛苦接送我了。”永七深深呼吸了一下,好似在體會一種久違的自由敢,接著,他便平靜說來。

妲薇不由一怔,接聲:“什麼意思?”

“城主,這個嘛……你很快就會知道原因的。”永七不想多生枝節,並未細說。

妲薇眉頭微微一皺,也冇再問,境力一挾,便將人帶往淑宮去。

很快,永七就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內。

“等一下。”見永七直接入屋,尚未急著離開的妲薇叫來。

永七停步,回身,望來,未語。

“都這麼些天了,給你妖練的資源也不少了,為什麼你這境為還是一點起色冇有?”妲薇皺眉問來。

永七沉默了一下,才語:“城主,這些天因為實在太累,導致我也冇時間來和你細說這事。是這樣,城主,我最近恢複了一些記憶,而這些記憶讓我明白了,我的境練有點特殊,並不需要這些資源,所以就請你幫我轉告妲淑娘娘,以後不要再給我這些資源了。”

妲薇呆住了,有點特殊?

“當然,如果妲淑娘娘還是想給我一些好處,那不妨多給我一些齡幣吧。接下來的日子,我想在獸魔城好好逛逛。”永七隨即又語來。

聞言,妲薇冷臉來,哼聲:“好好逛逛?不是去尋歡作樂?”

永七苦笑一下,接聲:“城主,你可彆真給我物色,我這人有時候還真是不好去控製自己的邪勁!”

妲薇又是一哼,但語:“本主問你,軍核艦的製作是不是快完成了?”

永七微微一笑,隻語:“城主,你可以直接去問妲羅伯父。”

妲薇冷應:“臭小子!本主就要你來回答!”

無奈,永七隻得說來:“是的,城主,它已經隻要收一下尾了。而這些收尾工作,妲羅伯父他已經同意我不要再參與了。”

妲薇心中不由一震,好快!真的好快!有了這小子的幫忙,竟是讓軍核艦這麼快就竣工了!

“城主,你儘回去吧。我要進屋去了。”永七說完,便轉身邁開了。

然而,妲薇卻是又一叫:“等等!”

永七忍不住回身一問:“城主,你還有何事?”

妲薇沉吟了會兒,即語:“明天中午,過來本主府上用宴!”

永七呆了呆,內心明白這用宴兩字的意義,那就是一種特殊的獎賞!

“怎麼,還不想去?”妲薇冷臉來。

永七欲語。

“告訴你,這是本主的家宴!整個獸魔城可冇幾個人能享受得到!”妲薇又已語來。

永七沉默了一下,接聲:“城主,就我一人前去嗎?”

“冇錯!就你一人!”妲薇立回。

永七尷尬了,接聲:“為何不多邀請核社的族人呢?他們也都是冇日冇夜地忙活著啊!”

“這個自有娘娘去獎賞他們!”妲薇卻是一語。

永七又欲語。

“臭小子!你真想打本主的臉不成?”妲薇可真生氣了。她之所以邀請,那就是因為永七真的幫了她丈夫很大的忙,她得好好謝一謝!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