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回生丹的夢性/藥譜

“是啊,所以一個界藥師很難再成為一個界器師或者界陣師,等等。而成為了的,則實際可算是逆譜界藥師的一種。梅小姐,你可知道廣義的逆譜界藥師和狹義的逆譜界藥師分彆是什麼嗎?”永七順口一接,又一問。

梅慕梅呆了呆,下意識而問:“什麼?”

“廣義的的逆譜界藥師,便是掌握了界水和界火的同時,還掌握了另外一種界素。狹義的逆譜界藥師,也就是九界人們嘴上常說及的那種神譜界藥師之上的!而這種逆譜界藥師,他必須得同時掌握九種界素!”永七說來。

梅慕梅徹底失神了,同時掌握九種界素?這……

“梅小姐,同時掌握九種界素的逆譜界藥師,如果你給他九顆一淨回生丹,要求他在不新增輔助藥材的情況下,一次性煉製成擁有九淨之效的回生丹,那麼他基本上就是手到擒來!隻是這種九淨之效的回生丹,和真正以九淨藥材煉製的九淨回生丹還是有一些差距的。

“這些差距造成的主要原因,則是因為九淨之效的回生丹耗費界藥師的境力要更多一些。你甚至也可以這樣認為,九顆一淨回生丹之所以能煉製成九淨之效的回生丹,那就是把這個狹義逆譜界藥師自身所消耗的境力也都轉化成了九淨之效!”永七又說來。

梅慕梅訥訥而接:“掌握了九種界素的逆譜界藥師,他豈不是全能了?”

“哪裡,梅小姐,你要知道,藥有譜,器有規,陣有法,鑒有方,卜有矩。掌握了九種界素,並不代表你就是界藥士、界器士、界陣士、界鑒士、界卜士。你還得掌握它們的譜、規、法、方、卜。如此,你才能算是九界的全能。”

梅慕梅緩緩低下了頭,今天這些訊息,她太難消化了。同時,她更加篤定眼前這個小小妖齡境三季,絕對就是九界某個老怪物在扮豬吃虎!因為他知道得東西實在太多了!他今天說得很多東西,她根本聽都冇聽過!

“好了,最後就把我該兌現的和你說一下吧!貝穗禾,它另外一個最重要的用途就是,它可以煉製回生丹!”永七淡淡一語。

語不驚人死不休!

貝穗禾可以煉製回生丹?!

你彆開玩笑了!!

它不過就是一種釀材而已!

怎麼可能煉製回生丹?

若能,九界的界藥師早就知道了!

你這是把九界所有的界藥師都當傻子嗎?

“老孃信你個鬼!!!”梅慕梅忍不住粗口。

永七呆了呆,隨後微微一笑,語:“梅小姐,我記得有一種名叫定照永印的術法可以為人量身打造身貌,我建議你去打造一下,彆讓自己這美妙身材被平凡臉蛋給拖累了。畢竟你罵起人來,我隻能看你這身材。”

梅慕梅麵紅耳赤,怒喝:“滾!我再也不想看見你!”

永七哈哈大笑,轉身而去。

梅慕梅咬牙切齒,頭一回對對一個男人如此惱恨!一閃身,她回了大圖客樓。

永七在她走後,又一停,回頭喃喃自語:“唉,真以為我騙你嗎?天鵝一族的小女人!

“貝穗禾,可是回生丹夢性/藥譜的藥材啊!許久之前,由魔界夢魔一族的因嬤創造。因為因嬤她就想創造一種隻用一種藥材煉製的回生丹!而經過她的不屑努力,她終於在一次夢境之中,成功創造了此譜!隻是尋常界藥師練製此回生丹時不僅需要夢境相輔,還需要特定的因嬤回生界水和因嬤回生界火。

“不過,說來也是,這種界水之密和界火之密,你肯定是很難得到,而且就算得到了,也難切(界素之切)出來。”

又一聲長歎後,永七邁開了。

而當他剛走出妲泉園冇多久,一城之主妲薇便出現他麵前來了。

她冷冷地對永七說來:“以後,你去社,回宮,皆由本主親自接送。”

永七忍不住欲問。

“這是娘娘剛剛交代給本主的任務!”妲薇心裡可是有一肚子火。而這火,可不是她對象妃妲淑有什麼不滿,而是她發現永七這小子太胡鬨了!竟然和天鵝一族的那個小間諜(梅慕梅)攪和在了一起!若不是妲泉園的族人及時向她稟報,她還被矇在鼓裏!

永七沉默了起來,因為自由又冇了。

妲薇深吸了一下,鄭重語來:“永七,我不管你到底有著什麼樣的來曆,但既然成為了我族的半個族人,那麼,你以後就要學會謹言慎行,某些不三不四的人,你絕不能去和他們攪和在一起!聽明白了嗎?”

永七看向這位表情明顯有些恨鐵不成鋼的一城之主,無奈一回:“城主,妲淑娘娘她還說什麼了?”

妲薇卻是冇有再搭理,隻是一抬手,以自身仙齡境境力將他挾起,化作一道閃光消失不見了。

而再現之時,已是回到了永七所住的小院內。

“這是娘娘給你的妖練資源,拿去,專心提高境為,彆老想著去尋歡作樂!”妲薇說時,將一個裝有妖練資源的界環扔來。

永七尷尬接過,並未急著檢視,而是一語:“城主,請替我謝謝妲淑娘娘。”

妲薇微微一哼,接聲:“你專心境練,專心幫著製作軍核艦,便是對娘娘最大的感謝!”

永七苦笑欲語。

“隻要軍核艦一成功,本主可以在族中給你物色幾個優秀的女孩子,讓你試著去交往!”妲薇卻是又已語,

永七聽著,隻得解釋一番:“城主,我今天之所以和那梅慕梅接觸,不過就是想戲弄她一番,並無其他意思。”

妲薇忍不住皺眉,問來:“你為何要戲弄她?你和天鵝一族有過節不成?”

永七搖搖頭,語:“抱歉,城主,這個具體原因,我不想多說。好了,城主,謝謝你送我回來。”

妲薇一哼,身化閃光離開了。

永七不禁舒了口氣,他對這位真心關照他的仙齡境城主還是頗有好感的,隻是她身上的母性光輝太濃,讓他有時候難以適應,畢竟他可不是她的兒輩!

隨後,他走進了自己住屋,來到大榻上,盤坐下來,將那顆三淨之效的回生丹吞服了。很快,他的軀身便有了陣陣舒適感。

緊接著,他便檢視起妲薇給的資源界環來。裡麵儘是相當純淨的妖氛,足可讓他快速晉升到妖齡境四季!

他深吸一下,立刻妖練起來。

然而,下一瞬,他的額心卻是閃現一個小燭圖案來。

他不由一震,腦海中某些記憶漸漸清晰起來。

良久,他喃喃自語:“原來我根本不需要這些境練資源來晉升境為,我隻需要鎖定……這九界生靈生日的那一天,便可獲得晉升!”

話落,他停止了妖練,將資源收起來。而他額心小燭隨即就消失不見了。似乎隻要他用資源來境練,他這額心小燭,便會出現,猶似提醒他身負著使命!

“隻是明白了這個,我的這種迫切感為何卻並未完全消失呢?我到底還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呢?”他皺眉又苦惱起來。

“唉,還是先休息吧,明天還要去核社乾活呢!”隨即,他躺下了,休憩起來。

——————

轉眼,便過去了三天。

這三天內,永七已經把軍核艦上所有的核炮全部完善好了,而軍核艦也在他的幫助下,此時也已基本成型了。

同時,他無垠空間中的墨瓷沁煙竹已經長成了一片,差不多已經達到來他想要的數量。

而今天一來核社,他則讓妲羅派人把核社那個種植空間裡的墨瓷沁煙竹全部砍下來。

他需要將這些墨瓷沁煙竹中的墨瓷纖維全部提取出來。

聽到這個計劃的妲羅和妲展都不由一震,全部提取出來?他這到底要乾什麼呢?還有,全部提取出來,他一個人能行嗎?

“妲羅伯父,時間緊迫,我隻剩下三天向妲淑娘娘交差了。”永七見兩人還遲疑,不由一語。

妲羅有些無奈,接聲:“小七兄弟,你把墨瓷纖維全部提取出來後,要怎麼做?”

永七也有些無奈,接聲:“我要將所有的墨瓷纖維全部滲入這艘軍核艦,讓這軍核艦所有部位全都擁有我設定的特性!讓它的攻擊力和防禦力都變得更加強大!讓它成為名副其實的墨瓷沁煙艦!”

妲羅和妲展聽著,內心震撼無比,所有部位全部擁有?這得耗費多少墨瓷沁煙竹啊?核社種植空間的那些,肯定是不夠的!他到哪裡再去弄這麼多墨瓷沁煙竹過來?還有全部滲入,這又是一個多麼大的工程啊?他又想一個人去完成嗎?這……可能嗎?

“好了,妲羅伯父,快點吧,今天的活可是不輕呢!”永七隨即又催促來。

妲羅長長一歎。若不是這三天他親眼看到永七乾起活來時效率高得嚇人,他是真的不想繼續聽他在這兒胡扯!

“永七兄弟,不夠的墨瓷沁煙竹你要到哪兒去弄?”妲展忍不住問來。

永七微微一笑,隻語:“展兄,這你不用操心了,我肯定會弄過來的。”

妲展欲追問。

妲羅已經拉住兒子,說來:“走吧,你和老子去把那些墨瓷沁煙竹全部給他砍過來。”

妲展苦笑,但還是一問:“永七兄弟,我和我爹去砍竹,你又給自己安排什麼了?”

永七失笑,語:“展兄,在你們砍回來之前,我得在這兒養精蓄銳,不然提取的工作,又會因為我境力不繼而有所耽擱!”

妲展有些啞然,內心感歎,這真是一個偷懶的好藉口!不過仔細想想,他這三天乾的活可是一點也不比我少!完善了所有核炮之後,又幫著其他核師處理這樣那樣的製作問題,最後,更是利用所有人休息的時間,去精製氛核!現在氛核庫中,已經存儲了不少可用來填充軍核炮的妖氛核了。這可都是他的功勞啊!算了,就讓他好好休息會兒吧!

隨即,妲展還是心甘情願地跟著妲羅離開了。

剩下的永七,則是望著眼前已經快徹底成型的軍核炮,喃喃自語起來:“你出現在九界的那一天,必將讓整個九界為之震顫!因為可是能夠近乎完美地發揮軍核炮的威力,並且還能相當有效地抵擋神齡境四季的進攻!你將完全相當於一艘界核艦!而你的製作成本卻是要比界核艦少太多太多!”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