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一加二等於三,不簡單!

“哦,那我能再問一下,你是要給誰送嗎?”永七又問來。

梅慕梅卻是嬌聲一笑:“永公子,問問題是不是該你來我往,才顯公平?而且,人家隻是一個女子,你可是大帥男一個!”

永七失笑語來:“梅小姐,其實你完全可以直接動用你自身的人齡境境力,來逼我回答問題的。”

梅慕梅笑容不由一斂,神色認真地接聲:“不,永公子,你給我的感覺有點危險!你絕不是像這表麵一樣,隻是一個小小的妖齡境三季!也許你隻是在扮豬吃老虎!或者,就是你的身份背景可嚇死人!”

永七眼神中不由興起了幾分邪意,這邪意直令梅慕梅心神在一瞬間恍惚起來。

“梅小姐,你麵容一般,但身材可真好!”永七笑來,目光在她火辣/身軀上隨意掃了掃。

梅慕梅心神猛然一醒,不由後退了半步,雙眼滿是警惕地盯著永七,語:“永七公子,我真冇多少時間和你磨蹭。請你告訴我,你之前在藥鋪到底為什麼要來吸引我的注意?你身上是不是有我要的六淨回生丹藥材?

“如果有,我可以出高價向你購買!或者,我拿三棵魔四季貝穗禾和你交換。雖然我確實不明白你為什麼要用這魔四季貝穗禾來吸引我的注意,但是我的直覺還是告訴我,這魔四季貝穗禾應該還是對你有不小的作用!隻是你身上可能真的冇有多少齡幣了吧!”

永七對視著,歎然接聲:“梅小姐,你問題可真多,但我隻能給你一次機會。”

梅慕梅心頭一震,眉頭緊皺,實在想不明白永七這話是什麼意思。

“永七公子,你說的這個機會具體是指什麼?”梅慕梅深吸一下後,竭力保持平靜地問來。

永七亦是平靜一回:“你陪我睡一回,或者幫我把這三顆一淨回生丹一次性煉製成擁有三淨功效的回生丹,並且這整個煉製過程之中,不能另外新增輔助藥材進去,如此,我便告訴你貝穗禾另外一個極少極少有人知道的重要用途!”

說時,永七已將三顆一淨回生丹攤在了手上。

梅慕梅先是臉一沉,隨後卻是怔了起來,貝穗禾另外一個極少極少有人知道的重要用途?貝穗禾還有其他重要用途?這……怎麼可能?眾所周知,貝穗禾就隻是釀製美釀的上好釀材!

永七在等了幾息之後,又語來:“梅小姐,其實我時間也不多的,我還得去找溫泉舒緩這一身疲憊呢!”

梅慕梅回神,盯問:“永七公子,你真想睡我?”

永七怔了怔,冇想到這個女人竟會真的來糾纏這個問題。要知道,他剛纔不過就是戲謔她一下而已!因為這個女人可是把他(解戮魔鏈態)隨手交易過一回!他自然得戲她一下,以示懲罰!

“永七公子?”梅慕梅似是看穿了永七根本不敢睡她,隨即走近些許,嫣然一喚,說不出的誘/人。

永七凝著,倏然一摟她蠻腰,邪邪而語:“梅小姐,你真想讓我睡?”

梅慕梅身軀顫了顫,目光趕緊避開了,完全不敢看永七的眼神!因為她之前已經領教過了,那是能世間女人完全沉淪的邪眼!

“永……公子,你身上汗臭味可真濃!”梅慕梅感覺自己整個身軀真的有點發軟,強自鎮定地說來。

永七鬆開了,把三顆一淨回生丹一遞,語:“練吧,練成功了,我便告訴你貝穗禾最令人吃驚的用途!”

梅慕梅看著三顆一淨回生丹,猶豫了一下,才緩緩接過,語:“將一淨回生丹一次性煉製成擁有三淨之效的回生丹,還不能新增輔助藥材進去,我從未這樣試過,我真不敢保證能煉成!”

永七卻是轉過了身,一邊朝前邁去,一邊語:“梅小姐,獸魔城中哪個地方的溫泉是你青睞過的?”

梅慕梅麵色微微一紅,但語:“當然是妲氏一族的妲泉園。”

永七聽而一接:“那像我這樣身上隻剩下二十來萬齡幣的人,能夠去洗一次嗎?”

梅慕梅聽而忍不住一笑:“恐怕不行,妲泉園內最低價位的泉台都要50萬齡幣!”

永七不由一停,回身,伸手來,語:“慕小姐,一客不煩二主,你來給我50萬泡泉費吧!我覺得貝穗禾那個用途的價值,還是可以讓我附加這樣一點小條件的。”

梅慕梅看著,看著,笑了,嬌聲一回:“好,能給永公子付一次泡泉費,是慕梅的榮幸!”

話落,梅慕梅便拋出一個界環來。

永七接過,心識一探,裡麵有500萬齡幣!

“看來我可以去泡500萬價位的泉台了!謝了,梅小姐!”永七說完,便又邁開了,準備去找妲泉園。

梅慕梅則是一傳聲:“永公子,那你可得在園內等著我把你要的丹送過來!”

永七聽而一接:“梅小姐,那可得儘快,我可不會在水裡睡到入夜。還有,你可千萬彆拿違規的,或者就是另外去找一顆有三淨藥效的回生丹來糊弄我!不然,這次交易,你可是要虧慘了!”

梅慕梅心中不由一惱,該死的,這傢夥竟把我的心思都看透了!不能糊弄,那怎麼辦?這種三顆一淨一次性/變三淨之效而且還不能新增輔助藥材進去的煉製,我可真從未嘗試過!難道真的要白送這混蛋500萬泡泉費嗎?唉,我剛纔也真是鬼迷了心竅了,怎麼就把放有500萬齡幣的界環給了他呢?

開始後悔的梅慕梅,皺起了眉頭。

但很快,她就又平靜下來了,試試就試試!畢竟這種煉製確實值得我以後去多研究!如果真的失敗了,我就偏偏拿一顆違規的糊弄他一番,看他怎麼和我辨彆!要是他辨彆不出來,那就好看了!屆時,我非得好好羞羞這……邪邪的混蛋不可!

隨後一個閃身,梅慕梅消失了,回了她在獸魔城一個名叫“大圖客樓”內所租住的客房。

時間一點一點流逝。

在自己客房內,不斷嘗試失敗的梅慕梅真的氣餒了。

“這三顆一淨回生丹,若不新增輔助藥材進去,我根本冇辦法一次性融合到一起!我現在就隻能做到先兩顆融合成一顆,然後再兩顆融合成一顆!那混蛋,他那雙邪眼肯定就是看準了我如今的界藥實力是必須動用兩次融合的!

“唉,真是冇想到啊,一種一淨回生丹一次性變三淨之效且不能新增輔助藥材的煉製,竟是比我直接拿藥材煉製六淨回生丹還要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難道我堂堂一個人齡境四季真不如他一個小小妖齡境三季嗎?

“哼,今天先不管了,就這樣,兩次融合,看他怎麼給我分彆!”

隨即,梅慕梅便動用了違規手法,把丹練來了。

而此時已快到了向晚時分。

梅慕梅也不敢多耽擱,趕緊前往妲泉園,畢竟她並不知道永七住哪兒!一旦永七真的隻等到入夜,那她可無處找他去!

未過多久,她便來到了妲泉園中一個極其奢華的泉台邊。而在充滿氤氳泉台內,有一個若隱若現的人影,他自然就是已經脫光了睡在水中的永七。

梅慕梅麵色微紅,假咳了一下。

永七醒來,一笑:“梅小姐,這500萬齡幣的泉台,我可是仔細問過了,它是非常注重顧客**的。所以,現在我就忍不住想問問,你是以什麼身份來到這兒的呢?”

梅慕梅麵色更紅了,但語:“我對他們說,我是你的境侶!滿意了?”

永七歎了歎,轉語:“把你練的丹拿來吧!”

梅慕梅卻是一接:“不行,你先出來,我得看著你驗證,誰知道你會不會突然給我掉包,來個拒不承認!”

永七失笑,無奈接聲:“好,那麻煩梅小姐你把你的眼睛先閉上吧,我這就出來。”

“誰要看你!”梅慕梅轉過了身去。

冇一會兒,永七便穿著一身紅衣出來了,這紅衣已不是妲邈邈給的那一件了,而是永七向這妲泉園要來的,當然,這衣服是免費的,畢竟他可是花了500萬齡幣泡了這麼一個泉!

“拿來吧。”永七伸手語來。

梅慕梅回過身,遞來,但她目光很快就呆住了。

因為她眼前這個泡過了的男人彷彿變得更帥了,也更邪氣了!

永七看了一眼手中的丹,失笑語來:“果然是一顆糊弄的。”

“你憑什麼說我這是糊弄你?你給我拿出證據來!”梅慕梅心神一醒,怒來。

永七看了她一眼,歎聲:“算了,看在你如此狼狽的麵色上,我就當它是一顆符合要求的吧!”

“不行!你必須給我拿出證據來!”梅慕梅已經不在乎自己的不打自招了,因為她就想知道為什麼她一個可以煉製六淨回生丹的人齡境,竟是連一個小小妖齡境三季也不如!

無奈,永七說來:“梅小姐,好吧,我告訴你,因為你煉製的這顆回生丹隻存在兩種界素痕跡。而隻存在兩種界素痕跡,你便不可能在不新增輔助藥材情況下,將三顆一淨回生丹一次性煉製成具有三淨之效的二淨回生丹!”

梅慕梅怔了怔,接聲:“這是……為什麼?為什麼有兩種界素痕跡便不可能?而如果真不可能,你這分明就是說在所有界藥師都無法做到這種煉製!既然是所有界藥師都無法做到,那從一開始你就是在故意刁難我!”

永七有些哭笑不得,隻語:“梅小姐,你這樣的說法,全都是建立在界藥師隻擁有界水和界火這兩種界素的基礎上。可若一個界藥師他在煉製界藥的時候,不僅用到了自身的界水和界火,他還用到了其他界素呢?”

梅慕梅不禁呆住了,還用到其他界素?這……怎麼可能?還用其他界素去煉製,那無異於就是在自殺啊!要知道界水和界火之間的平衡一旦被打破,那就很容易會讓一個界藥師受界水和和界火的反噬!幾乎隻要是一個有理智的界藥師,他都不會去這麼做!

“永七公子,一個界藥師想要取得自身界水和界火的平衡已是相當困難,再新增一種界素,那他平衡三者的難度,可不是一加二等於三這麼簡單!”梅慕梅還是能夠觸類旁通的,已然有所明白永七所說的意思。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