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墨瓷沁煙艦

聽到永七的話,象妃妲淑雙眼有了一絲暖意。

其餘之人,也是。

“小七兄弟,那好,我再問你,既是認同我族,那是不是該對族中儘一下自己的義務?”妲羅含笑問來。

永七內心咯噔了一下,苦笑未語。

此時的他已經猜到眼前這位中年前輩意欲何為了。

忍不住時,他又瞥了一眼正在對著他笑的妲展!

與此之時,其他人也都是有著絲絲笑意,儘管深淺不一,但幾乎都是愉悅的。

“小七兄弟?”妲羅催來。

永七看了他一眼後,卻是盯向正位的象妃妲淑,問來:“妲淑娘娘,這個義務我可以不儘嗎?”

象妃妲淑注視著他,平和接聲:“永七,本宮問你,你是不是非常懂氛核之學?”

永七猶豫了一下,才語:“妲淑娘娘,我隻是略懂,談不上非常。”

象妃妲淑沉默了一下,隨即就對妲羅說來:“算了,你不要勉強他了。”

妲羅欲語,但他身旁的妲薇卻是按住了他,微微搖頭。

“好了,你們都回去吧。”象妃妲淑隨即又一語。

眾人隻得紛紛離開。

“永七,你再留一下。”象妃妲淑在永七也邁離之時,卻是又叫來。

永七怔然,但還是停下,回了身。

在其他人都離開後,永七纔開口問來:“妲淑娘娘,不知你還有何事?”

象妃妲淑緩緩而語:“為了給本宮分擔責任,妲羅已經向陛下簽下了一個軍令狀,他必須在三個月內向陛下交付一艘軍核艦。這樣的軍核艦,工程浩大又繁雜,若是在以前,我妲氏自然是能夠輕鬆完成!但是我妲氏一族掌握核心氛核之學的那些老祖,卻已在本宮掌權之前都……隕落在祖間山深處了。那些核心氛核之學也因此遺失了很多!如今,妲羅他們所掌握的氛核之學,也基本都是他們努力摸索出來的。

“這自己摸索出來的,在真正實踐之時,自然會相當吃力!很多族人幾乎日日夜夜都是……精疲力儘。”

永七聽著,垂頭沉默了。

“雖然陛下並不會真的在意這份軍令狀,但是妲羅他卻是一個較真的人。本宮不想他因此留下陰影,他畢竟是我妲氏一族現今唯一的一個神核師!本宮可還希望他能慢慢成長為一個真真正正的界核師,為我妲氏一族延續昔日的核社輝煌!”象妃妲淑平靜語氣之中帶著一絲絲憂傷。

永七深吸一下,開口來:“妲淑娘娘,你留我下來和我說這些,內心其實是矛盾的,對嗎?你既希望我能幫妲羅前輩製作這軍核艦,卻又忌諱我來曆不明,怕我竊取了妲羅前輩他們努力摸索出來的氛核之學。”

象妃妲淑注視來,接聲:“你會嗎?會讓本宮失望嗎?”

永七歎了歎,接聲:“妲淑娘娘,我可以幫妲羅前輩,但是隻此一回。在將軍核艦製作完後,我希望我在這獸魔城內是真正自由自在的。”

象妃妲淑沉吟了會兒,語來:“你先回答本宮,這艘軍核艦你預計多久能完成?”

永七想了想,語:“七天吧!”

象妃妲淑雙眼一縮,內心震顫起來,七天?這……怎麼可能?你現在連這軍核艦樣子看都冇看到,怎麼就敢如此誇口?

看著象妃妲淑吃驚,永七卻是有些尷尬。因為他說的這個天數,實際上已經是很保守了!若他境為是和妲展一樣,那他幾乎在一天之內就把軍核艦所有核心的部分全都製作完,而且就是他一個人!

而想到境為,他忽然忍不住一語:“妲淑娘娘,在此期間,你能給我一些妖練資源嗎?”

象妃妲淑回神,應聲:“可以,本宮會讓人每天給你送過去。”

“謝謝。”

“至於你說的自由自在,本宮也可以在此承諾,隻要你真能幫妲羅順利完成這艘軍核艦的製作,那在這獸魔城內,隨你怎麼生活,隻有一點,絕不可胡作非為!不然,本宮不饒你!”象妃妲淑氣勢輕蓄。

“謝謝。”

“好了,你回去休息吧,明天上午,本宮便讓妲薇送你去核社。”象妃妲淑隨即又語。

“好。”

永七轉身離開了。

象妃妲淑看著他的背影,內心呢喃起來,他到底是什麼來曆呢?魔界我魔一族的人,我記得從未有誰去研究氛核之學啊!他們幾乎都是以界卜學為主啊!難道他並不是來自魔界我魔一族?會是……這樣嗎?算了,從目前來看,這小子本性並不壞,隻是心智相當驚人!竟然能夠對我的心思一目瞭然!

隨後,象妃妲淑也回自己寢屋去休息了。

——————

次日,上午。

天清氣爽,整個獸魔城景象顯得尤為祥和。

妲氏核社外。

妲展在等候。

一道閃光倏現,妲薇和永七到來。

“娘。”妲展乖乖叫了一聲。

妲薇瞅了兒子一眼,便側身對永七說來:“好了,你和他進去吧!”

永七點點頭。

妲薇緊接又對妲展瞪來,低喝:“給我好好乾活!若再敢讓你爹累得夠嗆,我讓你今天跪一夜在外麵!”

妲展窘迫無比,忙低頭!

永七有些忍俊不禁,這對母子可真有趣!

妲薇深吸一下後,身化一道閃光消失了。

妲展長長一吐,對著永七笑來:“永七兄弟,走吧,從今天起,你就要和我一起同甘共苦了!”

話落,永七跟著妲展進入了核社之中。很快,兩人便來到了製作軍核艦的巨大空間內。

不遠處,妲羅正站在艦台上,獨自檢查著一管軍核炮,這管軍核炮自然就是這7艘軍核艦的主炮!

“老羅!永七兄弟來了!”

妲展吆喝一聲。

永七聽到這稱呼先是愣了愣,然後失笑起來。

而聽到叫聲的妲羅隨即朝兩人望了來,然後一喝:“帶他來這兒!”

妲展二話不說,抓起永七,飛了過去。

待一落定,妲羅便盯住永七,似笑非笑地語來:“小七兄弟,你架子可真是夠大的!硬是要娘娘獨自找你談,你才肯儘這義務!”

話落,永七卻是相當平靜地一接聲:“前輩,我能問問……”

然而,話未儘,妲羅已截聲語來:“叫伯父!”

永七愕然之中有些哭笑不得,但還是一語:“妲羅伯父,我能問問你們還有多少墨瓷沁煙竹嗎?”

妲羅和妲展聽後都是愣了起來。

“你問這個乾什麼?”妲羅回神,有些不解地問來。

永七目光在這艘已可見整體輪廓的軍核艦上四處張望了會兒,才語:“妲羅伯父,這艘軍核艦的攻擊力,可以說,你們已經完成了大部分,但是它的防禦力,卻是相當普通,還是依循了九界常用的路子,用的主要材料還是伴幣石這類堅固之材。

“儘管你們已經將這些伴幣石做了極其特殊的處理,讓它變得更加堅固和輕靈,但是如果你真的想借這艘軍核艦去為妲淑娘娘分擔壓力的話,那我建議還是要獨辟蹊徑,以一種全新的艦態,讓那位帝龍陛下刮目相看,讓整個九界的頂層為妲氏震驚!”

妲羅和妲展不禁相視起來,全新的艦態?

永七看著他倆,靜待他倆回神。

好一會兒後,妲羅開口來:“你說的這些,和你剛纔問的墨瓷沁煙竹還有多少又有何關係?”

永七微微一笑,語:“關係就是,如果你們的墨瓷沁煙竹還有足夠多的話,那我想把這艘軍核艦打造成一艘完整的墨瓷沁煙艦!”

妲羅和妲展兩父子呆住了,一艘完整的墨瓷沁煙艦?這……要怎麼打造?就算真的來打造,那又得耗費多少墨瓷沁煙竹啊?

“當然,如果不夠多的話,我也會先想辦法去種一片墨瓷沁煙竹來!”永七又是一語。

妲羅妲展兩父子有些麻木了。

種一片墨瓷沁煙竹?生長條件極其苛刻的墨瓷沁煙竹是你想種就你種一片出來的嗎?荒唐!荒唐至極!

“爹,我先帶永七兄弟去竹地,讓他先看看夠不夠!”妲展深吸一下後,對妲羅語來。

看著兒子眼中的決意,妲羅緩緩點了點頭。

隨即,妲展便抓起永七閃離去了。

不一會兒,兩人就出現在了一個無比炙熱的空間裡,地上的塵土好似火漿,而在一片濃濃的白煙之中,是一棵棵渾身漆黑卻又隱約閃爍著如亮瓷般光芒的墨瓷沁煙竹!

而在整個空間裡,靈氛、獸氛、妖氛、鬼氛、人氛、魔氛、聖氛、仙氛、神氛,九氛儘有!

為了避免墨瓷沁煙竹的白煙威脅到永七,妲展在一來到這空間之時,便以自身人齡境境力護住了永七。

永七目光在墨瓷沁煙竹林中停留了會兒,纔出聲來:“這些還不夠。展兄,你幫我去挖一截竹根來吧!我冇事的,我可以以鏈態護身!”

妲展有些無奈,在永七變成鏈態後,便飛身去了白煙之中。

未過一會兒,妲展便取了一小截帶須的墨瓷沁煙竹竹根來。

“給我吧。”重新化為人身的永七伸手來。

妲展冇有猶豫,將墨瓷沁煙竹竹根給了他,欲問之時,永七又已語:“走吧,先回軍核艦上去。”

妲展隻得再次帶他回了軍核艦。

見兩人回來,妲羅自是忍不住立刻問來:“你要的數量,可夠?”

到了這時候,妲羅也是默認了永七所提出的全新艦態。儘管他並不清楚永七具體該怎麼做,但是他內心還是相當期待的!

永七搖搖頭,語:“不夠,但我會種一片出來!”

妲羅皺眉追問來:“你要怎麼種?”

永七卻是神秘一笑:“妲羅伯父,這個……我想保密。總而言之,我會把這艘軍核艦製作為墨瓷沁煙態,讓它擁有超乎人們想象的防禦力和攻擊力!”

見他自信滿滿,妲羅故作漠然一接:“年輕人,彆信口開河,還是要多務實一下。”

然而,未待永七言語,妲展卻已打他老子的臉來:“爹,以前你對我可不是這麼說的,你說,學習氛核之學,就得有一顆天馬行空的心,要不斷地開拓自己!萬萬不可死腦筋!”

“小兔崽子,老子什麼時候對你說過這個了?”妲羅自是不會認。

妲展欲辯駁,永七已出聲來:“妲羅伯父,好了,這管軍核炮就交給我來完善吧!”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