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半族,內心的認同!

看著這對母子之間的小打躲,永七有些恍神。

而目光再次凝來的妲薇,則是不冷不熱地開口來:“在娘娘身邊這麼久,我可從來冇見過你,你是從哪兒來的?”

永七猶豫了一下,接聲:“抱歉,城主,這個還是請你直接去找娘娘覈實吧,娘娘她肯定會比我解釋得更好。”

妲薇思忖了一會兒,轉問:“我兒子帶你來這兒做什麼?”

永七又猶豫了一下,接聲:“抱歉,城主,這個我真不知道怎麼和你說纔好。”

妲薇眉頭不由一皺,冷聲:“小子,你想和本主一問三不知嗎?”

“不敢不敢!城主,我是真的都不好解釋。我隻能說,我和你兒子現在算是朋友了。”永七連忙說來。

妲薇微微一哼,語:“若不是知道我兒子從來不會去交什麼狐朋狗友,你已少不了一頓皮肉之苦!”

永七尷尬起來。

“算了,你走吧。”妲薇見而又一語。

永七如釋重負,趕忙離開。

妲薇則是身影一閃,趕往淑宮去了。

——————

妲氏核社。

一個巨大的製作空間內,一艘至少可容納九百萬人的軍核艦正在一點一點成型。

它工程浩大繁雜,已集齊了妲氏核社的諸多優秀核師一起來製作。

其中,就有社首妲羅在。

而他可以說就是這艘軍核艦的主要製作者,同時,他身上也承擔著一份沉重的軍令狀!

這份軍令狀,乃是他主動向龍寰簽下的。

雖然龍寰自己並未太當真,但是他妲羅卻是一個相當較真的人!

隻要他承諾過的,他就一定會去做到!

此時,這艘軍核艦已經製作了一月有餘,離交付日期還有一個多月!時間還是相當緊迫的。

也正是因為這個,妲薇纔會十分惱火兒子妲展不知道給他老爹多幫忙,還偏偏去逃社偷工!

“老羅!我回來了!”一閃身,妲展來到一個模樣頗為偉岸但又相當老成的中年人身邊。

中年人瞥了他一眼,繼續盯著眼前的軍核艦輪廓,冷應:“去乾活!”

“爹,你也太不夠意思了!我也就離開一小會兒而已,你用得著向娘告我狀嗎?”妲展很是不滿地說來。他是知道的,在整個核社裡,冇有誰敢拿他去向他孃親打小報告,除了他老爹——老羅!

“小兔崽子!你不知道老子白天累死累活,晚上還要給你娘交……交榻上任務嗎?你他孃的,就不知道體桖一下老子,給老子認真分擔一下這艘軍核艦的任務!”一代神核師妲羅低喝來,完全冇有一點老成樣子。

“爹,誰叫你亂簽狀子!你要不亂簽,我這些日子也根本不會陪著你在受苦!”妲展回懟。

妲羅聽而卻是凝來,傷感一語:“兒子,你以為我想和你這樣嗎?我這麼做,不過就是想給娘娘她多分擔一些,想讓陛下對娘娘更好一點!兒子,你該知道,這麼多年來,娘娘她從未向我們這些族人訴苦,她都是自己在默默抗啊!”

妲展低頭沉默了。

“兒子,咱們妲氏必須製作好這艘可代表邁入氛核學核心門檻的軍核艦!有了這軍核艦,陛下自然會更重視和娘孃的關係,自然會更加青睞我們妲氏一族!”妲羅鄭重語來。

妲展卻是喃喃自語:“爹,你說我們妲氏當初的那些老祖宗們,他們到底為什麼都冇能從祖間山回來?如果他們還在,我們妲氏怎會在如今為了這麼一艘軍核艦如此費心費力!而娘娘她也就更不會為了我們這些族人的生存嘔心瀝血了!”

妲羅沉默了一下,語:“兒子,遺失的已經遺失,我們不能沉湎於過去,我們隻能靠我們自己把這核心的氛核學再一點點摸索回來!”

妲展苦笑一下,歎聲:“老羅,你的雄心壯誌,我會鼓掌,但絕不會一直鼓掌下去!我的手,可還要去牽邈邈呢!”

“小兔崽子!成天就隻知道念念不忘!”妲羅低斥來。

妲展尷尬了一絲,欲語。

妲羅卻又忽然嚴肅一語:“小兔崽子,你要追邈邈,老子從來不反對,但是外麵的人,你可得給老子多注意了!尤其是最近那四個總想和你套近乎的!”

妲展聞言,點點頭,接聲:“爹,什麼人可真心相交,什麼人不可以,我心中有數!他們四個,從我們妲氏一族準備著手製作軍核艦時,就陸陸續續來到了我們獸魔城,以各種各樣的巧合來接近我。我知道,他們其實就是想從我這兒套取關於軍核艦的核心資料!”

“那你還把一些資料給那女娃娃?”妲羅一瞪。

妲展又尷尬了起來,但語:“爹,那些資料無足輕重的!用它們換一條解戮魔鏈,我覺得還是挺值的。”

妲羅微微一哼,乜眼一語:“鏈子你又給人送去了。”

“讓朝叔幫忙送的。”妲展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

妲羅懶得再說什麼,隨即一喝:“好了,快去給老子乾活!”

妲展無奈,邁開了,但冇走幾步,他卻又停下回身問來:“爹,咱核社還招人不?”

妲羅一怔,失笑一接:“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爹,娘娘不知從哪兒突然給我們妲氏一族找來了一個半族之人。他叫永七,身上冇有一點妲氏氣息,目前隻是妖齡境三季,兩邊眉頭長得有點奇特,成漩渦之狀,外表十分帥氣但眼神又有一點邪氣。”

妲展冇有說完,似等待老爹主動來問。

果然,妲羅皺眉問來:“還有什麼?”

“還有就是這個了。”隨即,妲展將那顆經永七精練過的妖氛核遞來。

妲羅一見,便立刻搶了過來,滿眼震驚地凝視著!這妖氛核……怎麼會擁有如此高的沌度和濃度?簡直都可以用來填充軍核炮了!!

“兒子,你這是哪兒得來的?”妲羅知道自己兒子的氛核水平,知道他是不可能練出這樣的氛核的。

妲展頗為平靜地一接:“爹,它就是這個永七當著我的麵精煉出來的。”

妲羅雖然內心已有猜測,但還是難以置信,一個妖齡境三季他怎麼可能將一顆妖氛核練成可填充軍核炮的水平?這……太不可思議了!

“爹,本來他還要將一管營核炮也精製一下的,隻是可能看我太震驚了,他就藉口說自己太累了,得以後有時間再來試試。而我自然是不依不饒,逼他直接說出他精製後的效果。而他並冇有直接回答,隻是和我長長論述起來。

“話語中,他對墨瓷沁煙竹相當熟悉,不僅如此,他還提出了一個令我完全意想不到的完善之法,他說,我還需要去熟悉界鑒學,去找一種界光和界暗去填充墨瓷沁煙竹上的那些沁孔。

“因為世間的煙,其實可以看作是一種光暗變化!當時,我就隻感覺自己猶如醍醐灌頂了一般,眼前豁然打開了一個全新氛核學世界!”妲展敘述著,仍舊難掩震動。

妲羅聽著,從目瞪口呆到若有所思,最後已是滿臉凝重!如果兒子說得這些都是真的,那娘娘找來的這個半族之人,那他孃的真是一個絕世奇才!在他身上,也或許就有著……極其古老的氛核之學!

“兒子,這個永七他現在在哪兒?”妲羅深吸一下,問來。

“應該在淑宮之中,我剛見到他的時候,就是在邈邈境練院外。”妲展答來。

妲羅沉吟了會兒,語:“在淑宮的話,那老子倒是可以不急。好了,你快去乾活吧!等忙完今天的活後,老子再和你去找這渦眉小子!”

妲展卻是一問:“爹,到點不回家,你不怕娘惱火嗎?”

妲羅一瞪:“小兔崽子!老子是要叫你娘一起淑宮給娘娘問安!”

妲展笑了笑,也冇再說什麼,去幫著完善軍核艦了。

而妲羅卻是忍不住又凝視起手上的妖氛核來,內心再次讚歎,真他孃的是天才!簡直比我家小兔崽子不知強了多少!

——————

入夜,淑宮之中,燈火絢爛。

站立在自己小院內的永七,抬頭仰望著夜空,思緒惆悵。

說要去恢複他自己的記憶,他實際卻是毫無著手方向。

他緊皺眉頭,最後長長一歎。

未過一會兒,妲邈邈就出現來了,冷漠一語:“娘娘叫你,跟我過去!”

永七怔了怔,冇有說什麼,跟上。

在走了會兒後,妲邈邈忽然又語:“若是讓我發現,你敢禍害展哥哥,我定饒你不得!”

永七苦笑,依舊未語。

妲邈邈一哼之後,也冇再說什麼。直到來到一個明朗大廳,她纔對著端坐正位的象妃妲淑說來:“娘娘,我把他帶過來了。”

象妃妲淑莞爾一嗯。

來到這廳中的永七有些愕然。因為此時廳中幾乎到齊了他白天遇見的所有人。

也就是抱著孩子的妲野、妲朝、妲展、妲薇還有一個他尚未謀麵的妲羅。

隻見妲羅一雙目光直勾勾地打量著他!

永七有些莫名其妙。

“妲羅,你先來問吧,我們都聽著。”象妃妲淑緩緩開口來。

“是。娘娘。”妲羅應聲。

永七內心有一點忐忑,隻是在看見妲展竟對他笑來時,他便又釋然了。

“小七兄弟,你身上的氛核之學是從自悟所得,還是有著師承?”妲羅隨即開口問來。

永七沉默了一下,才語:“前輩,這個問題,我冇法回答你,因為答案在我模糊的記憶裡。”

妲羅沉吟了一下,即語:“那好,我就開門見山吧,小七兄弟,娘娘說了,你是我妲氏半個族人,你內心可認同?”

永七怔了怔,雖然有些不明白妲羅這話的意思,但語:“這個嘛……老實說,在娘娘說出的時候,我內心真的很訝異,也很想問問娘娘這是為什麼。隻是……當時也不好直接來問。娘娘,你現在能告訴我一下嗎?我想隻有你先告訴我了,我才能夠回答這位前輩的問題。”

話落,眾人不由都看向了象妃妲淑。

象妃妲淑沉默了一下,才緩緩語來:“其實也冇什麼,就是想給你合適的身份,讓你能夠在妲氏一族產生一定的歸宿感,畢竟你……身上有著讓人很難安穩的因素。”

如此委婉之詞,永七失笑了一絲,接聲:“明白了。前輩,我現在可以回答你了,我內心認同!”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