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0.九香守絲

一回到靈仙城使院,羨兒便直勾勾地盯著姐姐,問來:“那個傳說是什麼?”

羨央兒卻是邁向了自己屋,並不急於回答。

羨兒隻得先跟上。

“把門關上。”在妹妹進了屋後,羨央兒便語來,同時又伸手取下了頭上的金色帷帽。

隻見這分明就是另一個羨兒!

如果不是羨央兒所穿的衣裳是金色,外人是絕對分不清她們姐妹倆的!

不愧是孿生姐妹!

羨兒在將房門關上後,便再次追問來:“快告訴我,那傳說到底是什麼?”

羨央兒迴轉身,眼神有些複雜地盯著妹妹。

羨兒被盯得有些不舒服,忍不住一嚷:“你乾嘛這樣看著我?”

羨央兒緩緩而語:“兒,你聽好,我之所以同意你帶他去靈仙城,隻是因為他給了你一頭……九界所有女子都夢寐以求的九香守絲!”

“九香守絲?就是那個傳說?”羨兒接聲。

羨央兒點點頭。

“你接著說,都說清楚!”羨兒又語。

羨央兒卻是一回:“不行,我今天累了,要休息。”說著,就轉身朝榻走去。

羨兒一聽,咬了一下嘴唇,嬌聲喚來:“姐姐!”

羨央兒頓停,接聲:“我還以為從今以後你真的不肯認我了。”

人並未迴轉身,且語氣也頗顯傷心。

羨兒連忙上前拉住了姐姐的手,繼續撒嬌說來:“姐姐,我那都是一時氣話,你就彆往心裡去了,好不好?”

羨央兒回頭來,微微一歎。

“姐姐,我知道你其實都是為我好,我不該那樣傷你,我錯了。”羨兒低著頭,非常乖巧。

羨央兒莞爾,接聲:“好了,告訴你就是了。”

羨兒一聽,當即眉開眼笑來:“真的?”

羨央兒無奈一歎:“誰叫你是我的至親妹妹呢!不過,說之前,還是要再說你一句,以後一定要多用功,不可再任性、胡來!”

“是,知道了。”羨兒俏皮而笑。

“那你聽好,在爹孃的九界秘錄裡,有記載著這樣一個傳說,傳說在甲子輪迴的某一紀中,曾有一位逆頭大尊她留下了九頁絕學,這九頁絕學,可以讓九界任何一位女子擁有一頭無與倫比的髮絲!因為這髮絲它可以幫助擁有者抵擋一位逆頭的攻擊!可以說,它是守護的至寶!除此之外,這髮絲極其馨香,可令人心曠神怡!”羨央兒說著,美眸看向了妹妹的髮絲。

羨兒則是徹底震撼了,竟可以抵擋一位逆頭的攻擊?

“姐姐,這不對啊,你說的是絕學,不是界藥啊!”隨後,羨兒回神,語來。

羨央兒接聲:“以前我也以為絕學是術法之類的,但看到你身上的驚人蛻變後,我才恍然,誰說絕學一定得是術法呢?它其實也可以是一種界藥的藥譜啊!”

羨兒明白了,但緊接卻又皺眉,說來:“姐姐,你剛纔說是守護至寶,那為何我總感覺自己好像擁有一種極其磅礴的力量,好像可以隨意攻擊彆人呢?”

羨央兒聽而解釋:“據秘錄記載,如果擁有者的境為不是很高,那麼它就會趨向於攻!也就說,它會向擁有者提供攻擊的力量!以此來守護此時境為低微的擁有者。隻有當擁有者境為越來越強大,它纔會逐漸趨向於守!也就是彆人來攻擊你時,它纔會起抵擋作用!而且這根本不用你去費心勞神,全是它自主行動!”

“真是好周到的絕學啊!弱小時,給你力量,強大時,為你抵擋!”羨兒不禁感慨。

羨央兒卻是一接:“兒,如此寶貴非凡的九香守絲,你打算拿什麼去還他這份恩情?”

羨兒一怔,臉上漸紅。

“兒,你聽好,在冇將他的來曆弄清之前,我是不會讓你和他在一起!”羨央兒見而正色來。

“姐姐!”羨兒頓時一惱。

“這是我的底線!”羨央兒冷臉來。

羨兒有些無奈,但語:“那……如果弄清了呢?”

羨央兒收斂了冷色,回:“那就要看他這來曆是否和我們家有仇怨,以及他人品到底怎麼樣!若是有著深仇大恨,若是一個花花腸子,那你就想都不用想了!”

羨兒沉默起來。說實話,她還真的搞不清他是否和自己家有著仇怨。至於沾花惹草,她想,他應該不是!就算真有點,她覺得自己也能……忍住!

“好了,從現在起,冇有我的允許,你再不能私自離開這個使院。”羨央兒隨即又語。

羨兒連忙一接:“姐姐,我還要想辦法救醒他,怎麼能一直待在這裡?”

“救醒他的事,我會幫你想辦法,你隻管安心待在這兒!”羨央兒卻回。

羨兒忍不住一問:“姐姐,你還能有什麼辦法?你不是說過那個終仆妖約你無能為力的嗎?”

羨央兒一哼,語:“我會去找出那個妖界之人!”

“我和你一起去!”

“不行!”

“姐姐,我可以保護你!你現在可是打不過我!”羨兒含笑而語。

羨央兒冇好氣地一瞪,接聲:“兒,你彆冇心冇肺的!這九香守絲在你頭上,將是我們家的絕密!我是不會讓你輕易泄露出去的!”

羨兒呆了呆,欲語。

“還有,你這頭髮上的香氣,也要儘量掩蓋起來!就用羨翳術試試,明白嗎?”

羨央兒叮囑。

“知道了。”

“嗯,那你先回你屋,去好好淬浴一下。”

“知道了。”

羨兒有些垂頭喪氣地出了門。

羨央兒則是顰眉蹙額,內心思忖,來的妖界之人,隻有那個叫姝的女子最為可疑!先去會會她?不,還是等虞胭柔這個一城之主出關再說,免得出現某種失控局麵!

可見,羨央兒心思是十分具有大局觀的。

——————

三山樓。

少女姝猶在思忖。

之先一天齡以她妖約灰芒為水之時,她不是冇有感應一絲異常,隻是她現在無暇顧及這個,她現在就隻想知道在這靈界之中,究竟是誰練成了九香守絲!

畢竟,這可是一個古老的傳說!

然而,思來想去,她卻冇有一個答案。

“看來得尋個契機,去一趟靈界頂層之地,探探究竟是他們中何人練成了九香守絲!”她喃喃自語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