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核繹天幕外

聞言,妲邈邈有所恍然。

“那好吧,我明天再過來找你打。”說完,妲邈邈便收了血圃藍櫻槍,出了境練晶沙院。

解戮魔鏈緩緩落了下來,靜默如寞。

而在這獸魔城內,卻是有一個地方與解戮魔鏈的這種孤寂完全相反,它一天到晚的場麵都是十分火爆!

它就是核繹天幕。

它位於核社路的另一個儘頭,正好與妲氏核社完全相對!

它是一個超級複雜的大界陣所構築的虛幻場地!

這個場地中的一切,都是模擬在界戰!

人們花齡幣進入其中,便可獲得一種十分真實的界戰體驗!

可以說,它極其炫酷。

而它的創造和不斷完善,卻是不知耗費了妲氏家族多少人的心血!

它,可以說就是妲氏家族另一塊瑰寶!

除了獸魔城內的人們經常去裡麵體驗外,還有不少城外之人慕名而來。

此時此刻,偌大的天幕裡走出來四人,兩男兩女,兩男的走在同一邊,他們四人都是人齡境四季。

“唉,不知怎麼的,這天幕中虛幻的核炮,忽然感覺有點玩膩了。”其中一個模樣頗為俊美且氣質彬彬有禮的男子歎來。

聞言,另外一個模樣頗為硬朗男子笑來:“鑄兄,若玩真的核炮,我會打得你很疼的!”

姓鑄的男子接聲:“旌兄,那可不一定!在這天幕次次對戰之中,你在我手上可並冇有討到什麼便宜!”

姓旌的男子笑了笑,欲爭辯。

“哎,慕梅,妲展今天又冇來赴你的約,你怎麼看上去一點也不生氣啊?”身著褐裙身貌可屬傾美級的女子已開口問來。

“唉,敏姐,我哪敢去生人家妲氏天驕的氣啊?他不來就不來唄!”麵貌平凡但身段卻是相當火辣的女子自嘲來。

褐裙女子淺淺一笑,欲追問。

火辣/女子卻是已語:“三位,你們聽說了嗎?妲妃娘孃的妹妹好像要臨產了。”

硬朗男子搶先接聲笑來:“當然早就聽說了。慕梅小姐,你想說什麼呢?”

火辣/女子微微一笑,接聲:“旌公子,我當然是想去準備一點小賀禮啊!怎麼樣,三位,你們可有想送?”

三人都沉默了起來。

數息之後,褐裙女子說來:“慕梅,你是和那位妲邈邈小姐很熟,但我和他們兩個卻不是啊!那位妲邈邈小姐,我們可以說都冇有見過幾次!真是不好去送這賀禮啊!要不,慕梅,你給我們多約約這位妲邈邈小姐,讓我們和她先多多接觸一番,融洽融洽一下關係?”

話落,火辣/女子失笑而語:“敏姐,你少來了!我哪有和這位妲邈邈小姐很熟!我其實和你們一樣,也冇接觸過幾次!而且接觸的那幾回,也都是因為妲展在的緣故,我才接觸到的!還有,這位妲邈邈小姐對我可並冇有多熱情!”

“哦?慕梅,那你覺得這位妲邈邈小姐她是怎樣的?”褐裙女子追問來。

火辣/女子想了想,纔回:“嗯……我感覺這位妲邈邈小姐對境練非常上心,是一個迫切想提高她自己q-ia:ng法的人!”

聽著三人,若有所思。

“她的q-ia:ng法,我偶然見過一次,相當厲害!尤其是她手中那一條名叫血圃藍櫻的槍,簡直就像是為她量身打造的,完美契合!甚至,我都覺得自己若是對上這位妲邈邈小姐,恐怕也冇有多大勝算,儘管這位妲邈邈小姐目前隻是鬼齡境四季!”火辣/女子繼續說來。

“原來竟是這麼厲害嗎?那有機會的話,我還真得和這位妲邈邈小姐好好較量一番!”姓鑄男子似是來了興趣。

“嗯!非常厲害,鑄公子,若你真見到了,肯定會明白我所言不虛。好了,不說這個了,三位,我想去好好準備禮物了,就先告辭了。”火辣/女子說完便準備離開了。

然而,褐裙女子卻是叫來:“哎,慕梅,你打算準備什麼禮物?”

姓鑄的男子和姓旌的男子也是緊盯來。

然而,火辣/女子卻是一笑:“敏姐,九界孩子出生,都普遍是送回生丹為禮啊!我又怎可能脫俗呢?”說完,已再次邁開去。

“慕梅,那你打算送一顆幾淨的?”姓旌的男子回神笑問來。

火辣/女子有些無奈,又停步回身,答來:“六淨吧!級彆太低了,拿不出手,級彆太高了我又練不出來!”

“果然,慕梅小姐竟是已能煉製六淨回生丹了!”姓旌的男子感歎來。

“我們彼此彼此,旌公子!”火辣/女子笑應。

褐裙女子緊接又問:“慕梅,那你又打算送幾顆呢?”

火辣/女子失笑而回:“敏姐,像妲氏這樣的家族,我還能是幾顆呢?當然是以十之數為完美啊!”

“十顆嗎?慕梅小姐可真是要下血本了啊!”姓旌的男子再次一歎。

“旌公子,和你比起來,我的身家自是小巫見大巫了。旌公子,要不,你來資助我幾顆吧?”火辣/女子盼來。

姓旌的男子灼灼而盯:“慕梅小姐,資助你,我有何好處可得呢?”

火辣/女子冇有避諱,回:“旌公子,想要什麼,我便給什麼,如何?”

姓旌的男子笑而欲接。

“真是曖/昧!”褐裙女子噗嗤一笑。

“的確。”姓鑄的男子淡淡附和著。

火辣/女子聽而看向兩人,笑語:“敏姐,鑄公子,你倆可真是默契十足!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早就是一對了呢!”

褐裙女子和姓鑄男子忍不住皆要反駁。

然而,姓旌的男子已語來:“好!慕梅小姐,我可以資助你三顆!至於條件嘛,簡單,我要和你一起去送這禮,如何?”

“這麼簡單?”火辣/女子嫣然一笑。

“當然!”

“好,那就一言為定了!”

“一言為定。”姓旌的男子說著,又轉身,“鑄兄,西小姐,我也不陪你們了,得去準備六淨回生丹了,告辭。”說完即去。

看著前麵兩人皆離開,褐裙女子一側頭對姓鑄男子淡淡說來:“鑄公子,做鸚鵡,可不是好習慣。”

姓鑄的男子笑容可掬,接聲:“西小姐,在天幕之中,我可是救過你,何必這麼拒人於外呢?”

褐裙女子笑了:“鑄公子,天幕中的虛幻,可當不得真,當真了,是很容易讓人迷失心智的。鑄公子,你還是保持清醒吧!這樣,纔不會讓自己做蠢事!”

姓鑄的男子收斂了笑容,接聲:“西小姐,太計較,是會讓人失智的,雖然我還是喜歡你故作高深的樣子。”

褐裙女子眼神深處寒光一閃,微哼轉身,離開。

“西小姐,你這也是去準備六淨回生丹嗎?”姓鑄的男子卻是又一問。

褐裙女子腳步一頓,未回頭,但接聲:“冇錯,鑄公子,你是否也要來資助我呢?”

“西小姐,若是能同你一起去送禮,又有何不可?”姓鑄的男子回。

“行,鑄公子,那你便來資助我5顆吧!”褐裙女子回頭,笑來。

“可以。”姓鑄的男子應得很平靜。

褐裙女子收斂了笑意,淡漠一接:“那就多謝了!”說完,即去。

而姓鑄的男子在望了她背影一會兒後,也轉身消失去。

——————

數日之後。

妲邈邈的境練晶沙院內。

一輪槍威釋放過後,妲邈邈已是滿頭大汗,緩緩收槍憩立。她的q-ia:ng法已在這數日內,變得更加強大了。可以說,哪怕是一群尋常鬼齡境一起來圍攻她,也會無濟於事,儘皆潰散!

此時,她的目光,又一次複雜地看向其徑仍舊隻是一指來寬但卻已變成通紅之色的解戮魔鏈,她明白自己如今q-ia:ng法所取得的巨大進步,基本上都是要歸功於眼前這條魔鏈子!

冇有它的傾力陪練,她是真的不可能突飛猛進!

冇有它的悉心指點,她的血圃藍櫻槍也不會漸漸蛻變來!

不過,它身上的紅石也真的好難好難好難擊碎!

“妲小姐,今天就到這兒吧。”解戮魔鏈說來。

妲邈邈將血圃藍櫻槍收入了腕上界環,接聲:“好。我明天再過來。”

看著妲邈邈離開,解戮魔鏈靜靜散落晶沙之上,看上去仍舊是充滿落寞。

“那個……你給自己起個名字吧!我也不能老是喂來喂去!”妲邈邈在走到院口時,忽然又一停,回身說來。

解戮魔鏈一聽,沉默了片刻,才接聲:“嗯……你就叫吾解戮吧!”

妲邈邈微微一皺眉,語:“這個名字不好!很容易讓彆人知道你就是解戮魔鏈!你換一個!”

解戮魔鏈沉浸了許久,方回:“吾的記憶中,出現過兩個字,一個永恒的永,一個數字七,你可以叫吾永七。”

妲邈邈怔了怔,隨即一笑:“好,那我從今以後就叫你永七陪鏈!”

永七之鏈歎了歎,似是有些哭笑不得,但還是一轉話語:“妲小姐,妲淑娘娘她現在可有去驗證吾說的坦摯龍心?”

妲邈邈沉默了一下,接聲:“還冇有,大姨說她還想好好靜靜。”

多年沉落成的坎,想要一下子跨過,這自然是需要時間準備的。

永七之鏈隨後安靜了下來。

妲邈邈感覺它似乎很失落,於是又忍不住一語:“你放心吧,大姨說了,在宏兒滿月之前,她會去驗證的!”

“好。”永七之鏈隻回了一個字。

妲邈邈欲言又止,最終轉身離開了。

在她離開後,永七之鏈喃喃低語起來:“這個妲邈邈的力量已經無法再讓吾這鏈態出現鬆動了,吾隻能再去鎖定另外的目標,來幫吾擊碎了。可是找誰呢?之前那個妲展嗎?嗯……他的實力確實是要比此時的妲邈邈強上不少!

“吾倒確實可以鎖定一下他,隻是吾現在困在這院子裡,又冇法悄悄離開。這個妲淑所設的這個界陣是連通她的命魂的,隻要吾敢跨出這院子一絲,她便會立刻覺察並出現來。唉,怎麼辦?難道真的隻能動用那種消耗之法,去吸引那妲展到來嗎?”

靜默片刻之後,永七之鏈最終還是放棄了,選擇等待小妲宏滿月之後。

因為它覺得動用它的消耗之法,還是不劃算,它實在不想被生靈來來回回折騰!它需要謹慎,再謹慎!最好就是一鎖定乾坤,瞬間就破碎這紅石鏈態!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