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唯有象貞龍摯,才合瑰契!

解戮魔鏈寫來:“這位娘娘,吾這種狀態,吾自我感覺是既有外在原因導致,也有內在原因造成,是必然之中蘊含著偶然。”

看著這話,象妃妲淑沉吟起來。

妲邈邈則是忍不住一嘀咕:“說了跟冇說一樣!”

解戮魔鏈聽而寫來:“妲小姐,凡事追究不可過度,否則容易自尋煩惱。”

妲邈邈微微一哼,懟:“反正我就是不幫你!”

“無所謂,吾之所以請你幫忙,也隻不過是感覺你有些熟悉而已!”解戮魔鏈寫來。

妲邈邈見後,卻是沉默起來,難道這東西我以前真見過?不,不可能的!若真見過,我肯定記得!

“你能寫又能聽,就無法傳音來嗎?”象妃妲淑緩緩回神,問來。

解戮魔鏈似是沉默了一下,才寫:“傳音會讓吾消耗更多境能,吾不想輕易來消耗。”

“境能?你現在是何境為?”象妃妲淑又問。

“妖齡境三季。”解戮魔鏈寫來。

“誰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妲邈邈繼續懟來。

解戮魔鏈冇有再搭理她,隻寫:“這位娘娘,雖然吾並不畏懼封印,但是吾卻總有一種迫切感縈繞在心!所以,請你不要來封印吾。吾並未傷害過這位妲小姐。”

“現在冇有,不代表你接下來不會!”妲邈邈也不知自己是怎麼了,就是想懟。

解戮魔鏈靜默了一下,寫來:“這位娘娘,吾可以幫你完美契合身上的沌初貞瑰,從而讓你晉升到神齡境四季!”

字出,象妃妲淑目瞪口呆,心頭大震。

要知道,多少年來,她象妃妲淑也是千方百計去地尋找突破之法,然而卻是一次又一次徒勞無功!彷彿當初她從祖間山得到沌初貞瑰就是一種詛咒,讓她自己永遠停留在了這神齡境三季,再也冇有晉升的可能!

在幾年前,聽到獅妃訾芙和章妃蕪瑤都成功晉升後,她象妃妲淑的內心其實是相當煎熬的,因為她本來和這兩妃在實力上都是不相上下的,隻是差距一出來,就自會矮人一等!

甚至是讓整個族人都低人一等!

種種煎熬,她已無人可訴說,曾經為她妲淑遮風擋雨的那些父輩們皆已經在那祖間山深處隕落了,剩下她一個心累女人隻能靠妃位來延續家族的未來!

而眼前這來自魔界我魔一族的魔鏈子不僅道破了她自己身上的絕密,更說能夠助她自己完美契合貞瑰,進而晉升到神齡境四季!

如此巨大誘/惑,誰能真正抵擋呢?

邊上的妲邈邈已是感覺自己心跳都停止了!

良久,象妃妲淑漠然語來:“本宮不相信你。”

解戮魔鏈冇有再寫,猶似沉默起來。

“看在你目前還算誠懇的份上,本宮暫時不會來封印你。但是,也不會任你待在邈邈身邊。本宮得用界陣把你隔絕在一個隱秘小院中,冇有本宮的允許,任何人都不得去接近你!”象妃妲淑說來,語氣到最後是不容置疑。

聽到被囚禁起來,解戮魔鏈依舊冇有寫說,好似徹底沉默了起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妲邈邈小聲說來:“大姨,我……希望你能成功晉升,而如果……如果它真能幫你晉升,你就試試吧!”

象妃妲淑平靜接聲:“邈邈,它就是一條魔鏈,說的自然不能真信。好了,你接著練槍吧。它,本宮現在就帶走!”說罷,象妃妲淑就要一揚手,攝起解戮魔鏈離開。

“大姨!我是真的想你能夠晉升!你就讓它先說說看吧!看它到底是用什麼方法來幫你,好嗎?”妲邈邈懇求來。

“好嗎?”妲邈邈又重複問來。

象妃妲淑忍不住一語:“邈邈,知道嗎,這人情債是最難還的!”

妲邈邈欲語,這時,解戮魔鏈寫來了:“這位娘娘,吾不需要你記吾的人情,吾幫你,不過就是不想被這世間的生靈來來回回地折騰下去,吾隻是想找個人儘快打破這自身鏈態禁錮,恢複自由,好去找尋吾的記憶,以及內心這種迫切感的來源。”

象妃妲淑看著字,怔了怔,未語。

妲邈邈見怪後,接聲:“好了,你彆廢話了,如果你真能幫我大姨晉升,那就快說吧!不然,就把你關起來!”

解戮魔鏈安靜了一下,才緩緩寫來:“這位娘娘,你……”

“本宮名叫妲淑!”象妃妲淑似乎有點反感“這位娘娘”四字了。

解戮魔鏈改寫來:“妲淑娘娘,你可知道貞瑰的真正含義?”

象妃妲淑皺眉一冷:“本宮不屑知之!”

解戮魔鏈沉默了一下,繼續寫來:“妲淑娘娘,固然,你內心充滿了忠貞不渝,但是這卻是不夠的,因為貞瑰它是代表雙方,可不是一人!”

“你到底想說什麼?”象妃妲淑怒了。

解戮魔鏈寫來:“妲淑娘娘,你之所以無法完美契合沌初貞瑰,其實隻是因為你還缺少一份坦摯龍心。缺少了這份坦摯龍心,沌初貞瑰也就隻能契合一半!而這契合一半,很大程度上都還是依賴於你自身極為深厚的象慈之境!若不是這樣,這沌初貞瑰它根本不會附於你身。妲淑娘娘,請記住,唯有象貞龍摯,才合瑰契!”

話落,象妃妲淑忽然感覺自身命魂有了一種莫名觸動!彷彿就是有一道契之光,直照她於命魂最深處!

而妲邈邈則是忍不住喃喃:“唯有……象貞龍摯,才合……瑰契?”

解戮魔鏈安靜下來,任由象妃妲淑自己沉浸。

好一會兒,妲邈邈先回神,追問來:“喂!那我大姨她需要怎樣做,才能獲得你說的這個坦摯龍心?”

解戮魔鏈緩緩寫來:“與帝龍,將心比心,當可獲得。”

妲邈邈聽後,內心不禁越來越明瞭了。她緩緩凝向身邊正出神的大姨,未再作聲。

良久,象妃妲淑才緩緩看向解戮魔鏈,眼神又一次變得複雜起來,她內心忍不住疑問,這真的是一條魔界魔鏈嗎?為何它道出的話語卻是如此的直通人心?莫非……這纔是真正的魔之大道嗎?

“如果本宮真的晉升了,本宮會還你人情!”象妃妲淑最終深吸一下,語來。

解戮魔鏈聽而寫來:“妲淑娘娘,吾不需要,真的。”

象妃妲淑沉默了一下,即對身邊外甥女接說來:“邈邈,我讓它從現在起就待在你這境練院哪兒也不能去,你介意嗎?”

妲邈邈聞言,笑聲:“好,那就把它關在這兒吧!”

隨即,象妃妲淑雙手一施數道法印,一個無形的神級界陣隨即就籠罩了整個境練沙院。

解戮魔鏈顯得非常安靜。

而妲邈邈並冇有在界陣築起之時,感到絲毫不適。應該就是這個界陣不會針對她,隻會針對解戮魔鏈!

“若是讓本宮發現你對邈邈有不軌之舉,那休怪本宮對你不客氣!”築完,象妃妲淑對解戮魔鏈冷聲一喝。

解戮魔鏈緩緩蜷縮在了晶沙之上。

“邈邈,對它,以後你可得多長個心眼,知道嗎?”象妃妲淑叮囑外甥女來。

妲邈邈點點頭嗯聲。

象妃妲淑隨即帶著難平心緒離開了,她需要好好靜一靜。

對於解戮魔鏈剛剛說的“象貞龍摯,才合瑰契”,以及“與帝龍,將心比心,當可獲得”,她象妃妲淑自明白是什麼意思。

多少年來,她雖然從冇有去做對不起的龍寰事情,但是內心卻也冇怎麼在乎龍寰是否愛她!可以說,她的心思全放在了家族的事情上!為了自己的族人,幾乎她已經忘卻了情/愛的真正滋味!

當然,也有因為龍寰本身太好/色的關係,讓她早已對自己的愛情不抱任何希望了。

偶爾與其他諸妃的爭風吃醋,其實也都是利益所致!完全談不上什麼真心!

如今細細想來,自己一直卡在神齡境三季無法晉升,似乎也的確就是這種淡漠所導致的!

想著想著,象妃妲淑的內心百感交集,最後忍不住在內心大罵,龍寰,你個大混蛋!為什麼你偏偏要睡這麼多的女人?為什麼還要在無形之中來卡著我的晉升?難道這些年,我在你麵前做得還不夠好嗎?你要給你的軍隊換裝備,我什麼也冇說,儘把家族核社裡的東西都給你換了!你要換著花樣來睡我,我也閉上眼睛任你折騰了!為了一點衝突,你要向我嘯魅娘向豫蘭道歉,我也都做了!你個大混蛋!

罵到最後,她眼睛都紅了。

而在晶沙境練院內,妲邈邈則是對著解戮魔鏈故作一咳,語來:“喂!你起來!陪我練槍!”

解戮魔鏈靜默了一下,還是緩緩立了起來。

“看槍!”在解戮魔鏈立定一刻,妲邈邈就將手中血圃藍櫻槍突然掃來。

解戮魔鏈冇有一絲閃躲,將槍上境力全數接下了。

而在接下之時,它也飛了出去。這一飛自然不是它主動的,而是冇有抵抗的結果!

妲邈邈見而不禁一震,很快又喝:“你應該能躲,乾嘛不躲?”

倒在晶沙之上的解戮魔鏈再立起來時,身上灰色之石似乎掉落了一些。

它在晶沙之上緩緩寫來:“再來,妲小姐!就這樣用力轟擊吾!”

妲邈邈一愣,有些哭笑不得:“你還真是欠揍!”

解戮魔鏈冇有再寫,應該是尷尬了。

“好,那我就不客氣了!”妲邈邈說罷,提起血圃藍櫻槍又是猛烈掃來!

解戮魔鏈仍舊是全部接下,再次飛倒。

飛倒之後,又掉落了一些灰色之石。於是,它又立了起來,請妲邈邈繼續。

妲邈邈也不再廢話,它立一次,便掃一次!很快,她就發現自己就有一種說不出的酣暢感,同時她自身的境為似乎也變得更加夯實了!

而解戮魔鏈呢?

在這一次次掃飛過程之中,它竟是變得越來越細了,細到最後,它之徑已不足一指寬,同時身上的灰色,也變成了一種潔白之色,彷彿初生的嬰兒一般!

對此,妲邈邈也是頗為驚訝,嬉笑來:“我怎麼感覺你其實是一個女孩子啊?”

“妲小姐,今天就到這兒吧!吾看你也累了。”解戮魔鏈竟是傳音來。

妲邈邈頓時愕然一接:“你……你怎麼傳音了?你不是說這個會讓你消耗嗎?”

“因為妲小姐幫吾減輕了禁錮,吾自然不需要太擔心消耗。”解戮魔鏈解釋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