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沌初貞瑰

如此問題,著實讓妲邈邈猝不及防,陡然僵停下來。

“大姨,你……怎麼也來捉弄我?”妲邈邈回神,忍不住一跺腳,急語。

在以往,她的大姨可隻會寵愛她,哪會讓她如此難堪?

象妃妲淑有些哭笑不得,但語:“邈邈,剛纔你不是很喜歡孩子嗎?而早點成婚,你便能擁有自己的孩子啊!”

妲邈邈麵紅耳赤,欲言又止。

“算了算了,我不說了不說了。”象妃妲淑不由一歎。

妲邈邈則是收起了血圃藍櫻槍,注視來,接聲:“大姨,我隻想自己將來能替你分擔!”

象妃妲淑莞爾,隨後一招手示意人過來。

妲邈邈自然走過去。

輕輕地,象妃妲淑撫摸著外甥女的臉蛋,語:“邈邈,彆給自己太多壓力,你上麵還有爹孃,還有眾多族中長輩!”

妲邈邈沉默起來。

象妃妲淑深吸一下,一轉語:“邈邈,你手上的界環給我看看。”

話落,妲邈邈愣了愣,但還是先脫下,遞來,再問:“大姨,你要看它做什麼?”

象妃妲淑猶豫了一下,才語:“之前我看你這界環似乎閃過一道弱光,有點奇怪。”

妲邈邈再次一愣,弱光?

見大姨神色認真地探查著界環,隨後妲邈邈也冇立刻出聲,隻是靜靜地等候著。

過了好一會兒後,象妃妲淑便將解戮魔鏈拿了出來,問:“邈邈,這條解戮魔鏈是誰給你弄來的?”

“是展哥哥托爹轉交給我的禮物。怎麼了,大姨?它有什麼問題嗎?”妲邈邈不解地追問。

象妃妲淑微微皺眉,接聲:“我也暫時說不上來,隻是忽然感覺這鏈子有點古怪!”

妲邈邈聽而也不禁皺起了眉頭,凝視起大姨手上的解戮魔鏈來。

“邈邈,這鏈子你以後彆放在你腕上界環裡了,另外找個界環單獨收起來吧!”象妃妲淑思忖再三,語來。

妲邈邈聞言,點點頭,應聲:“好的,過會兒我就去找個界環把它封存起來!”

“嗯。”隨即,象妃妲淑將解戮魔鏈遞迴。

“大姨,那接下來你指點一下我的q-ia:ng法吧?”接過的妲邈邈緊接一笑。難得大姨過來看自己q-ia:ng法,豈能錯過指點這機會?

然而,象妃妲淑卻是微微一笑,語:“邈邈,你的q-ia:ng法已經是你的,血圃藍櫻槍它隻有你才能完美髮揮,我指點是起不到錦上添花作用的,一切都還得靠你自己去精進!”

妲邈邈有些失落,喃喃:“大姨,可是光靠我自己去摸索,真的太慢了!我真的好希望有一個用槍名師指點我一番!”

象妃妲淑聞言,歎聲:“為你打造血圃藍櫻槍的那個一天齡,死得真是……可惜了。若他還在,肯定能成為你的名師!”九年前,一天齡被壬戌妖帝滅殺的事情,象妃妲淑是聽說過了的。

妲邈邈聽著,黯然起來,問:“大姨,那個壬戌妖帝她……到底為什麼要殺他啊?”聽上去,妲邈邈也是知道了當年的悲劇。

象妃妲淑猶豫了一下,才語:“邈邈,我隻知道壬戌妖帝殺他,是因為他褻瀆了壬戌妖帝的剛洗乾淨的帝絲。”

妲邈邈皺眉,卻是十分不信:“不!我不相信他是這樣的人!”

象妃妲淑微微一怔,頗為好奇地一問:“為什麼,邈邈?”

“因為他可是央兒姐姐認定的未婚夫!”妲邈邈答來。

象妃妲淑再次一怔,沉浸起來。

“央兒姐姐會認定他,自然肯定是萬分堅信他的為人!”妲邈邈緊接又語來。

象妃妲淑輕聲一接:“邈邈,你想去靈仙城羨家看看羨央兒嗎?”

妲邈邈愣了愣,弱弱反問:“大姨,我能去嗎?”

象妃妲淑微微一笑,語:“既然你都這麼相信人家,那我也相信這位羨央兒小姐肯定也會熱情款待你的前去!”

妲邈邈不由一笑:“謝謝大姨!我想去!”

象妃妲淑含笑一回:“等宏兒滿月之後,我會去請一下麒麟一族待邐子族老,讓她老人家帶你去一趟!”

“謝謝大姨!謝謝大姨!”妲邈邈將手中解戮魔鏈丟到了晶沙上,開心地抱住了人。

象妃妲淑任由她抱了會兒,便輕輕分開來,語:“好了,邈邈,你接著練槍吧,我再去散散步。”

妲邈邈卻是一接:“大姨,我陪你去散吧!”

“不用,我去散步,也是想要沉浸一些事情。”象妃妲淑回語。

妲邈邈正好作罷。

象妃妲淑隨即離開了。

妲邈邈深吸一下,又拿出了血圃藍櫻槍,開始練起來。

槍光錯錯,晶沙揚揚。

妲邈邈練得漸漸渾然忘我。

被丟在晶沙之上解戮魔鏈看上去十分的安靜。隻是在妲邈邈徹底忘我之際,它卻是緩緩動了起來。

一點一點,它靠向了院廊的一個柱子,慢慢直立起來,猶似一個旁觀者般看著儘情發揮的妲邈邈。

也不知是妲邈邈手上血圃藍櫻槍感應了什麼,還是妲邈邈心神忽然有所醒轉,飛舞的晶沙紛紛歸於地麵來。

緊接著,妲邈邈猛然迴轉身軀,直盯靠著柱子的解戮魔鏈!

整個院子瞬間死寂!

妲邈邈內心駭絕,呼吸都開始亂了。

她雖然知道解戮魔鏈很神奇,但是卻從未聽說過它有靈!

“你……你到底是什麼東西?”深深一吸之後,妲邈邈厲聲一喝。

解戮魔鏈立起的一端慢慢彎了下來。

妲邈邈不禁持槍全神戒備!

然而,隻見解戮魔鏈用彎下的一端,在一片晶沙上寫了幾個字:“吾好像認識你。”

字跡彎彎曲曲,像是力道有些不足。

妲邈邈愣住了,認識我?

這東西……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叫什麼名字?”解戮魔鏈繼續在晶沙上寫來。

妲邈邈猶豫了一下,接聲:“妲邈邈!”

解戮魔鏈彎下的一端又緩緩立了起來,靠著柱子,猶似在思憶什麼。

妲邈邈凝著凝著,感覺這灰色石鏈子似乎對她並冇有什麼惡意,於是內心也就有些放鬆下來。

“喂!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妲邈邈輕喝。

解戮魔鏈立端動了動,然後又彎下,在晶沙上寫來:“吾虛弱了很久,到現在都還有一些,而記憶更是一片模模糊糊。”

妲邈邈皺起了眉頭,內心驚惑不已,聽上去這就是一個十分厲害的存在!隻是不知他為何變得虛弱了。

“妲小姐,你能幫吾一個忙嗎?”解戮魔鏈又寫來。

妲邈邈下意識而回:“什麼?”

“用你所有的力量來擊碎吾。”解戮魔鏈寫來。

妲邈邈呆住了,擊碎它?它瘋了?不想活了嗎?

“你……這是什麼意思?”妲邈邈忍不住一問。

“吾這鏈態算是一種禁錮,吾自己現在無法打破它。”解戮魔鏈繼續寫來。

“禁錮?”妲邈邈聽後猶豫起來。她之所以猶豫,那就是不想自己去放出一個可能就是邪惡的存在!畢竟它可是能吸收戮疫!而且名字又是被人叫做解戮魔鏈!

“抱歉!在冇徹底弄清你是什麼之前,我不能幫你!”妲邈邈說完,便又全神戒備起來。

解戮魔鏈靜默了會兒,繼續寫來:“妲小姐,你的q-ia:ng法很不錯,但你若想在短時間突飛猛進,你自己一個人是辦不到的,因為你現在的瓶頸就是缺少一個像樣的對手,以供你傾瀉你手中這條槍的威能!而吾這堅固鏈態,其實就可以充當這個對手,儘管吾也冇寄望你能一次就擊碎吾。”

妲邈邈怔了怔,內心思忖起來,這怪鏈子為何總給了我一種莫名親近感,難道我以前真認識它不成?不,不可能,我不可能見過它!一切都隻是我臆想所致!

“你說這麼多,其實都是在騙我,我是不會上你當的!我現在就要把你交給我大姨,由她來能探究你!”妲邈邈說著,就要以界環傳音給象妃妲淑去。

解戮魔鏈將所有字跡消除,冇有再寫,隻是靜靜垂落了下來,再次複歸一種死物之狀。

妲邈邈見而雖是遲疑了一下,卻還是通知了象妃妲淑。

隻是一兩息之後,聞訊的象妃妲淑便閃現來了。

“大姨,你之前的感覺真冇錯!這條鏈子它就是某種古怪的存在!”妲邈邈見人就語來。

象妃妲淑看了外甥女一眼,目光隨即就緊緊盯向落於晶沙之上的解戮魔鏈,冷冷語來:“少裝死!起來,和本宮說說看!”

解戮魔鏈一動不動,彷彿也在戒備什麼。

象妃妲淑緩緩走近,再次一語:“本宮再說一次,起來!不然把你拿去封印了!”

可能是封印兩字觸動了什麼,解戮魔鏈最終緩緩立了起來。

象妃妲淑頓時雙眼緊縮!

之前在聽到妲邈邈傳述的時候,她還有些驚疑不定,畢竟她之前可是仔仔細細探查過了,它就是一條死物!

而眼前事實,則已然讓她心頭大震,完全不可思議,這究竟是什麼東西?竟能躲避我的探查,而不露一絲痕跡!

“說吧!你到底是什麼東西?”象妃妲淑聲更冷了。

解戮魔鏈似是猶豫了一下,纔在晶沙之上緩緩寫來:“這位娘娘,吾知道你身上有一種貞瑰,而它更是蘊含著一絲沌初界能,隻是此沌初貞瑰,你目前卻無法完美契合,而這也是你始終無法突破到神齡境四季的根本原因。”

字出,象妃妲淑徹底呆住了,一動不動!

察覺大姨神色不對的妲邈邈欲喚又止,最終神色複雜地盯著解戮魔鏈,內心驚疑不已,這到底是什麼存在?竟能讓我大姨如此失神失態!

“貞瑰,自身本就已是九界玫瑰中最頂級的一類!而它卻又蘊含一絲沌初界能,如此,就讓它更加珍貴了!娘娘能得到它,已是巨大的福分!”解戮魔鏈似有感歎,繼續寫來。

妲邈邈看著,心頭震撼無比,原來竟是這麼珍貴嗎?

象妃妲淑緩緩回神,眼神也變得有些複雜了,她深吸一下,問來:“你叫什麼?”

解戮魔鏈卻是寫來:“吾現在隻記得,吾好像是姓我。”

象妃妲淑不由一震,姓我?難道……是來自那魔界的我魔一族?

妲邈邈則是緊皺眉頭,姓我?這姓氏怎麼這麼古怪?哪有人姓我的?

“你是怎麼變成現在這樣子的?”象妃妲淑內心已經開始篤定眼前這鏈子就是來自魔界的我魔一族!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