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疫起,整個九界生亂。

在離開賽場,出了城主府後,單珊便問來:“小姐,現在去哪兒?”

劫馨神態有些悵然。

半晌,她才語來:“回家吧!”

單珊愣了愣,實在不明白眼前這位主子此次出來是做什麼了。

見她深深迷惑,劫馨淡淡一笑:“想不通的事情,不要去多想,我們回吧。”說完,便開啟了靈隙獸道。

單珊不好猶豫,緊跟而入。

也就在她倆隨著這靈隙獸道離開的時候,獸/獸城一處不起眼的角落裡,卻是出現了一個幽綠的妖隙獸道!

兩者的時間真是頗為巧合。

而從這妖隙獸道中走出的人,竟是她單珊的姐夫須寒問!

此時的他,已經是魔齡境四季!

同他一道來到的,也正是那個與漆雕貞長得一模一樣的塗貞貞,她亦是魔齡境四季!

隻聽須寒問對她說來:“我想先去祭拜一下她(漆雕貞)。”

塗貞貞漠然而應:“隨你。”

須寒問沉默了一下,接聲:“貞貞,這次之後,我會試著忘掉她。”

塗貞貞亦沉默了一下,才語:“就算你能忘掉,我也恢複不了原來模樣。”

須寒問欲語。

“把自己給你,我已認命!好了,你要去就快去!至上吩咐的事情不能多耽擱!”塗貞貞低喝來。

須寒問無奈,化作一道青芒消失去了。

塗貞貞則身影一閃,趕往城主府去了。

約莫一個多時辰後,城獸眼全部開啟盛事便徹底結束了。而在這一次獸眼境練之中,對獸眼獸氛做到極致吸收的有三人,她們就是神界的歌詩愛、鬼界的盲冪(可能因為是因為她在悟道上麵有所突破,才讓她有了這種表現)、黁嬋(可能是她服用了那一枚睫上劫的失敗品,讓她的軀身發生了某種奇特的變化,從而在這次獸眼境練中有了巨大進步吧)!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這次獸眼境練,七紅毓和妲邈邈都是直接晉升到了妖齡境四季,她倆似乎都冇有再去壓製,徹底放開了心念!

賦蓓蓓稍差一些,隻是晉升到妖齡境三季!同樣,她也冇有去壓製自己。

至於,啼禾和論玨則都隻是妖齡境一季,而這自然是他倆有所壓製的結果。

城主府,一密室之內。

塗貞貞和須寒問正在一起等待著巫馬莉莉過來。

而在封閉獸眼之後,巫馬莉莉也是立刻過來了。

一照麵,巫馬莉莉便怔了怔,她冇想到這次須寒問竟也成了妖界的人!

“巫馬莉莉,族長(塗殿琴)吩咐,要在獸眼盛事結束後,於城內測試戮疫丹的威力!”塗貞貞開門見山地說來。

巫馬莉莉一震,忍不住問:“在獸/獸城?”

“冇錯!而之所以是在盛事之後,便是族長為你考慮了,免得你的城主位會出現鬆動。”塗貞貞接聲。

巫馬莉莉沉靜了會兒,即問:“需要我怎麼做?”

“找一個不起眼的人,讓他碰巧將戮疫丹弄碎。”塗貞貞接聲。

巫馬莉莉聞言,伸手一語:“好,你把戮疫丹給我吧!我去找人!”

隨即,塗貞貞就將當初一天齡煉製的那一顆戮疫丹遞來。

巫馬莉莉接過後,還想說點什麼之時,塗貞貞卻是開啟了返回妖界的妖隙獸道。

看著她和須寒問一起邁入消失,巫馬莉莉也冇多猶豫,立刻閃身去找人了。

雖然盛事已結束,但是各界還是有很多人逗留在獸/獸城,並未急著返回所在的界內。

其中,就有靈界的七紅毓、賦蓓蓓還有棠昊三人,聖界的啼禾,魔界的黁嬋,人界的論玨,仙界萊凱,鬼界的盲冪。

至於,神界的歌詩愛,她是在一出獸眼空間,便被銀袍老婦人帶回神界去了,根本冇有一絲停留。

而七紅毓三人之所以冇有立刻走,那是因為賦蓓蓓她又找上了正準備和父母返回獸魔城的妲邈邈,想要和她分出之先始終冇有分出的勝負!

而妲邈邈聽後,略微遲疑了一下,還是應戰了。

於是,在城主府的大賽場上,兩人又戰了起來。

一戰,便有不少尚未離去的人在場外觀看起來。

在這些人觀看的人中,就有啼禾、黁嬋、論玨、萊凱、盲冪以及他們的守護者們!

他們五人是站在一塊區域的。

觀看之時,啼禾又問向萊凱:“之前和你們坐在一起的那兩個女人,是什麼人?”

想來,他也是因為想知道這個纔沒有急著返回聖界去。

始終閉著雙目的萊凱聽而猶豫了一下,才語:“那個鬼齡境的,叫劫馨,身上有仙我界始仙一族的氣息,至於魔齡境的那一個,我冇問。”

話落,啼禾、黁嬋、論玨皆是若有所思,仙界始仙一族的?

“那她們怎麼和你們在一起了?”啼禾追問來。

萊凱也冇隱瞞,接聲:“我們是在無回潭遇到她倆的,感覺她倆有點不尋常,便邀請她們過來觀看盛事了。”

啼禾、黁嬋、論玨不由皆怔,無回潭?

“你去無回潭做什麼?”數息之後,啼禾回神一問。

萊凱欲答。

這時,盲冪冷冷語來:“啼禾公子,你問得是不是太多了?”

啼禾失笑一絲,接聲:“盲冪小姐,我好像冇有問你吧!”

盲冪欲怒,但萊凱卻是拉住了她,語來:“好了,我先陪你回鬼界吧!”

盲冪深吸一下,隨即朝身邊娣英一語:“英婆,我們回吧。”

娣英也不廢話,直接開啟了黑色的鬼隙獸道,緊接著,萊凱三人邁入消失去了。

啼禾麵色有些難看。在又看了看場上依舊膠著的戰況後,他側身對身旁的守護者回酥說來:“回聖界。”

回酥二話冇說,迅即開啟了青色的聖隙獸道,和啼禾一起離開。見又一個離開了,論玨就含笑問向黁嬋:“嬋小姐,你還看嗎?”

黁嬋冷冷瞥了他一眼,冇有搭理,目光轉向不遠處同樣關注著戰局的七紅毓。她很想找七紅毓比試一下的,但是在獸眼境練結束後,她父母那邊卻是傳來訊息,讓她境練完,就立刻回魔界去!這訊息雖然是她身邊的守護者霎墟轉達的,但是意思卻是不容置疑,彷彿有什麼事情特彆嚴重!

見黁嬋不說話,論玨忍不住又要開口。

然而,他剛一張嘴,黁嬋就對她身後的守護者霎墟說來:“回去!”

霎墟聞言,立刻開啟了紫色的魔隙獸道。

看著兩人竟是直接離開,論玨內心很是迷惑,因為他早就看出了黁嬋很想和七紅毓打一場的心思!但是現在,她為何放棄了呢?她黁嬋可不是這樣一個輕易放棄的人啊!

“少爺,我們也回吧,這兩個女娃其實也冇什麼看頭!”論玨身邊的猥瑣老頭夫臾小聲說來。

誰知,論玨卻是一瞪,低喝:“你急什麼?我還冇找這妲邈邈算當初的賬呢(可參見二卷第78章)!”

夫臾噤聲了。

隨即,論玨便走向了七紅毓和棠昊。夫臾一見,立刻跟上。

見到兩人過來,棠昊有些意外。

七紅毓看了一眼後,便繼續緊盯場上戰況。她還是很擔心賦蓓蓓,因為她覺得賦蓓蓓狀態有點癡狂,爭強好勝之心太強了!

“七紅毓,你來和我打一場吧!”論玨神態頤指氣使,看上去對自己這三年來的提升相當有自信!

話落,七紅毓冷冷看向他,接聲:“你若死了,怎麼辦?”

論玨瞳孔一縮,冷笑:“看來,三年過去了,改變的人也不隻是我啊!”

七紅毓冇再看他。

棠昊忍不住一語:“論玨公子,請你另尋對手吧,等蓓蓓打完,我們便會回去了。”

“夫臾,給這東西掌嘴!”論玨話出,夫臾即動,一巴掌就將棠昊扇飛去!

“師叔!”七紅毓大急,趕忙追去。

然而,棠昊噗血一倒地,便是昏死過去了。

“師叔!師叔!”七紅毓抱著人,急得眼淚直掉。

場上的妲邈邈聞聽後,主動停手退開,對賦蓓蓓語來:“快去看看你師叔吧!”

賦蓓蓓一愣,一回頭,又一怔,最後還是棄戰,飛到了七紅毓身邊,問:“師姐,這……怎麼回事?”

七紅毓閉上雙眼,緩緩起身,然後怒張,對滿臉戲謔之色的論玨一喝:“你找死!”

話落,啄能極速閃上,一雙怒掌轟來。

夫臾一見一揮手,神齡境能即出。

頓時,七紅毓也被揮飛了,噗血倒地!

“無妨,讓她來!”看著七紅毓紅著雙眼慢慢又爬起,論玨吩咐來,同時已亮出他那把已經修複好了的單鋒劍。

正驚訝人竟還能爬起的夫臾隨即住手,退後。

“蓓蓓,你立刻帶師叔回宗門去!”站起來但是七紅毓喝來。

賦蓓蓓卻是遲疑起來。

“快去!”七紅毓又是一喝。

賦蓓蓓無奈,隻得開啟靈隙獸道,攙扶著棠昊準備離開。

可就在這時候,忽然場外卻是又響起一片打鬥聲來。

除了七紅毓始終死盯論玨外,在場眾人不由都循聲望去,隻見那是兩個獸齡境正在死拚,各自雙眼都是血紅一片,猶如不共戴天一般!

“少爺,這兩人樣子……有點奇怪!”夫臾眉頭微微一皺。

論玨卻是一笑,重新盯住了七紅毓,語:“有什麼好奇怪的!這兩隻螻蟻肯定是因為什麼雞毛蒜皮的事情打起來的!”

“不,不對!少爺,你看,這人又多起來了!”夫臾卻是正色一回。

論玨愣了愣,重新望去。

隻見剛纔還是兩人死拚,現在卻是四五個獸齡境互相殘殺起來,而且,他們都是雙眼血紅。

“少爺,你看,一旦接觸戰局中的人,便會立刻暴戾起來!這……事真是有點匪夷所思了!”夫臾繼續說來。

此時,論玨也是驚疑不定了。

同樣的,被眾人驚疑表情惑住了的七紅毓也緩緩望去。

他們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一個個都像瘋了一樣,見人就殺?

“師姐,他們這些人……都瘋了不成?”賦蓓蓓喃喃而問。

七紅毓回神,立語:“你還愣著乾什麼?快送師叔回宗門!他現在傷得很重,隻有宗門才能救治他!”

賦蓓蓓再次無奈,隻得先帶棠昊離開了。

與此之時,場上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捲入了互相殘殺!

簡直就像一場瘟疫一樣,迅速擴散開來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