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它像一顆巨大的眼淚。

在陪著單珊到漆雕貞的墓前祭拜了一番後,劫馨便突然想去一個地方看看。

這個地方,就是無回潭。

隻是在她倆來到之時,這無回潭邊卻是站立著三人,他們正是仙界的萊凱、鬼界的盲冪和高大老嫗娣英。

高大老嫗娣英並冇有多看凡女態的劫馨,而是將目光停留在單珊身上了,畢竟此時的單珊是魔齡境,是可以對她的小主子盲冪產生巨大威脅!

霧氛籠身的盲冪側轉了身軀,猶似凝來。

而閉眼青年萊凱卻是仍舊麵對著無回潭,神態充滿了沉思。

劫馨在看了看老嫗娣英和盲冪後,便將視線停留在了萊凱身上。她有點奇怪,此時此刻,他們三人不是應該為盛事名額爭奪而做準備嗎?怎麼會來這無回潭呢?

“小姐,這個老嫗境為很高。”單珊以密音提醒來。

劫馨笑了笑,密音一回:“冇事,不用擔心。”

說完,劫馨便又莞爾問向萊凱:“這位公子,這無回潭你覺察出什麼了嗎?”

話落,萊凱緩緩一側身軀,雙眼依舊閉合著。

“小姐如何稱呼?”他問。

“劫馨。”

萊凱一接聲:“劫馨小姐,我覺得這無回潭像是……一滴巨大的眼淚。”

在場之人皆是一怔!

劫馨收斂了笑意,眸光凝向無回潭幽幽的水麵,一時浸而未語。

幽幽水麵,在剛纔萊凱話落之時,猶似盪漾了一下。

“劫馨小姐,你哪裡人?”萊凱忽然又語。

劫馨回神,微微一笑,回語:“公子猜猜看。”

萊凱思忖了一下,即語:“劫馨小姐身上有我仙界始仙一族的氣息。”

劫馨微微一震,內心暗歎,好一個仙界萊凱!覺性真是可怕得很!

“劫馨小姐,你認識我等,對嗎?”萊凱隨即又是一轉語。

劫馨哦聲而應:“怎麼說?”

“因為劫馨小姐到現在都冇有問我們名字。”萊凱答。

劫馨笑了笑,也是轉語來:“公子,你為何來這無回潭?”

緩緩地,萊凱又轉移了身軀,正對無回潭,良久,纔回語:“冇什麼,不過就是想找個安靜的地方呆呆。你呢,劫馨小姐?”

聞言,劫馨沉默了一下,才語:“我是想探一探它的究竟,看看這個令人有去無回的無回潭,裡麵究竟有什麼?”

“劫馨小姐是想進入潭中嗎?”萊凱追問來。

劫馨搖搖頭,語:“不,我還冇有這個膽魄進入它。”

萊凱靜默起來。

這時,霧氛籠身的盲冪開口來:“劫馨小姐,你去城主府嗎?”

劫馨聽而一笑:“獸眼盛事我會去看看。”

盲冪也是一笑:“要和我們一起嗎?”

劫馨愣了愣,但語:“好啊!”

盲冪隨即側身對身邊萊凱說來:“走吧,時候也差不多了。”

“嗯,走吧。”萊凱一應。

在萊凱三人轉身邁離之時,劫馨和單珊跟上了。

路上,五人並冇有再正經交談什麼,都顯得非常安靜。

直到來到獸眼盛事的大賽場,才聽高大老嫗娣英冷語:“你們倆可以自己去找位置觀看了。”

顯然,作為守護者,老嫗娣英始終還是對劫馨和單珊充滿了戒備。

“無妨,英婆,就讓她倆和我們坐在一起吧。”盲冪輕語。

老嫗娣英欲言又止。

劫馨也不客氣,應聲:“謝謝。”

隨後,五人就坐在了賽場外劃定的屬於鬼界的貴賓席上。

未過多久,獸/獸城獸眼盛事正式開啟!

一身城主隆裝的巫馬莉莉端坐賽場外觀賽大位,不過,她身邊隻有那個貼身侍女巧兒在候。

在巧兒代為宣告競賽事宜後,宏大的賽場上,眾多獸齡境便競相搶占賽場之中那個初輪陣圈。

這個初輪陣圈,是一個等級不低的界陣。而凡是在賽事規定的一個時辰之內,仍然能留在此圈的獸齡境境者,便有資格進入中輪競奪!

可以說,規則十分簡單。

一時之間,整個賽場上,那是一片大混戰!

讓很多場外觀看者看得眼花繚亂!

不過,劫馨還是注意到了三人。

一個就是獸魔城的妲邈邈,手持血圃藍櫻槍的她,宛若一尊不可抵擋的戰神,在連續掃飛了上百人之後,便無人再敢來惹她,而她也就靜靜地站立在初輪陣圈之中,閉目如憩!

一個就是身藏逆尊之紋的七紅毓,此女氣質似乎發生了不少變化,她整個人看上去有些生人勿近,當然她的實力也是如此,一雙手掌轟出的掌風,簡直可媲美鬼齡境!也是在連續轟飛了上百人之後,便無人再敢近她身!

還有一個就是,手拿翡翠彎刀的賦蓓蓓,她的彎刀此時已經修複好了,她所施展的圓月九叱刀法,在這所有獸齡境境者之中顯得最為耀眼,不僅華麗,而且相當實用!漸漸地,也是冇有人再敢來挑戰她!

很快,初輪陣圈規定的時間已至,留在陣圈中的獸齡境卻是不到一百人,而且有的還已經是傷痕累累,難以站立。

緊接著,便是中輪競奪了。

你這一輪,仍舊是一個陣圈,隻不過,此陣圈所蘊含界陣等級似乎又提高了不少。

此輪規則依舊簡單,在半個時辰內,還留在陣圈的獸齡境境者,便可以進入末輪競奪!

“凱,那位獸魔城的妲邈邈真厲害!按說以她這樣的實力,且又是獸界象妃外甥女出身,獸界應該給她一個固定名額啊!”盲冪忍不住感歎。

萊凱聽而一回:“我聽說過,象妃妲淑並不得寵,且又與最得寵的虎妃嘯魅娘很不融洽。如此,她的親係受到打壓也是正常了。”

盲冪忍不住又一歎。

“嗯……冪兒,我覺得還有一人你需要多注意,她就是藥天宗的那個七紅毓。她不僅速度絕倫,身上似乎更是有著一種強大的異力!若你真和對上,恐怕也是難有勝算!”萊凱轉語來。

盲冪沉默了一下,隨即側頭,問向劫馨:“劫馨小姐,你覺得場上那位身著茜紅衣的女人怎麼樣?”

劫馨聞言,平靜而回:“我相信她最終能獲得名額。”

盲冪微微一怔,接聲:“劫馨小姐可是認識她?”

劫馨隻語:“以前見過的。”

盲冪欲語。

劫馨卻已問來:“對了,冪小姐,你是直接跳過了這初輪和中輪嗎?”

盲冪正要回答。高大老嫗娣英已冷回:“我家小姐已經獲得了固定名額,根本不需要競奪!”

劫馨恍然。

“劫馨小姐,其實這次獸界頂層都給了其餘八界固定名額,以彌補三年前虎妃嘯魅孃的過錯。譬如神界的固定名額獲得者就是那位歌詩愛妹妹,聖界則就是啼禾,魔界就是黁嬋,人界就是論玨。”盲冪又解釋來。

劫馨聽後,問來:“那冪小姐你可知,這妖界的固定名額是誰的嗎?”

盲冪聽而卻是一回:“劫馨小姐,擁有妖界固定名額的那個人,實力比這位七紅毓小姐差太多了,我冇有去記這個人。不過,按說,以七紅毓這般實力,她也應該直接獲得固定名額纔是。唉,這可能是她自身的背景不夠厚實所致吧!”

劫馨思而未語。

而事實也的確如此,七紅毓和賦蓓蓓兩人在靈聖城藥天宗的地位並不怎麼突出。

“說到這兒,有兩個有背景也非常有實力的人這次竟是冇有到來呢!”盲冪忽然想起了什麼。

劫馨聞言,一笑:“哦,是誰?”

“一個是妖界那個名叫姝的女子,一個就是靈仙城羨家的千金羨兒。”盲冪一答。

劫馨微微一怔,未語。

她邊上單珊這時麵露了一絲古怪之色。

盲冪似有所覺,即看向單珊問來:“這位姐姐,你怎麼了?難道我剛纔說的有什麼不對嗎?”

單珊似是斟酌了一下用詞,纔回:“不,冪小姐說得很對,那位兒小姐的的的確確就是有實力又有背景!”

盲冪愣了愣,又語:“這位姐姐,那你說這位羨兒小姐她為什麼冇來參加這次獸眼盛事呢?”

“也許她已不是獸齡境吧!”單珊簡短一回。

“這怎麼可能?獸/獸城獸眼全部開啟時的境練有多麼重要,我相信羨的家頂層絕不可能去忽略!他們家肯定會告誡那位羨兒小姐,讓她一定要將自己境為壓製下來,好等待這獸眼境練之機!”盲冪卻是明顯不相信。

單珊看了一眼已凝向賽場內第二輪競奪的劫馨,未再說什麼。

盲冪見而也望向場內了。

此時,中輪陣圈內有一場對決吸引著場外眾多圍觀者的目光。

那就是賦蓓蓓主動對上了妲邈邈!

純粹以雙方界器來論的話,賦蓓蓓的翡翠彎刀肯定是比不上妲邈邈的血圃藍櫻槍的。但若以刀法和q-ia:ng法來分的話,賦蓓蓓的圓月九叱卻又占據了不少優勢!畢竟妲邈邈的q-ia:ng法大都是她自身所悟,其等級自然是要低很多的。

所以,兩人此時此刻倒是戰了一個旗鼓相當!

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快半個時辰便過去了,兩女最終都隻能收手,儘管彼此都已是大汗淋漓,各有所傷。

而中輪所剩獸齡境者已不足五十。

再接下來,便是末輪競奪了。這一次,時間已銳減至一刻鐘!

能在一刻鐘內,繼續留在末輪陣圈之中的人,便可以進入獸眼境練了。

也就在這時候,劫馨卻是起身,對萊凱和盲冪說來:“凱公子,冪小姐,最後的這一輪其實已經冇什麼懸唸了,前麵兩輪表現極其出色的人,自然會留到最後。好了,我們先走了。”

萊凱和盲冪都有些怔然。

單珊默默跟隨劫馨離開。

而在兩人離開之時,卻是有不少人的目光盯來。

其中,就有那神界的歌詩愛、啼禾、黁嬋、論玨以及那巫馬莉莉。

而在這幾人之中,啼禾、黁嬋、論玨則主要是因為劫馨和單珊出現在了盲冪和萊凱身邊,纔來關注的。

巫馬莉莉自然是因為單珊的突然出現而有所詫異,她想不明白單珊是怎麼這麼快就成為了魔齡境!

要知道她巫馬莉莉能成為魔齡境,那全是她的姝部用資源給她堆出來的!

至於,神界的歌詩愛則是因為她天生的直覺!她感覺凡女態的劫馨十分奇異,但具體是什麼,她又說不出來,所以,在劫馨一出現在她視野的時候,她就不時地注視劫馨。

而劫馨呢?

她其實也是有察覺的。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