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我以年齡為生 >   1劫馨

-

1劫馨

三日後。

天屋。

一家四口坐在了一起。

氛圍頗為傷感,因為今天就是宛若天準備前往靈界牒道鎮守的日子。

是的,通過三天的努力,宛若天已經有了身孕!

至於胎期嘛,肯定有點長了,具體長多少,現在還不好說。

本來,這就是很喜慶的事情,隻是離彆之緒要更濃重一些。

另外,羨兒此時的氣色也好了許多。不過,她仍舊以為一天齡真的死了。之所以會這樣,是羨央兒決定先不打算告訴妹妹後手之事,她希望妹妹能夠化悲憤為力量,儘快成長起來!

對此,羨驚和宛若天以及諸位老祖也都默認了。

畢竟這件事少一個人知道,越好!

“兒,娘不在你身邊的日子,你要好好聽你爹和姐姐的話,知道嗎?”宛若天叮囑來。

低著腦袋的羨兒默默點點頭。

“央兒,現在不能去的地方,絕不能去,記住了嗎?”宛若天又看向大女兒。

羨央兒嗯聲而應:“娘,你放心,我知道。”

宛若天最後便把目光停留在了羨驚身上,羨驚自是微微一笑。三天裡,他彷彿又回到了自己最年輕的時候,而她就是他的無上寶貝!

“夫君,保重。”罕見的,宛若天冇有惱怒,也冇有故作冷漠,隻是平平靜靜地說來。

羨驚頓時有些不適應了:“夫人,說這乾什麼,每過三天,我便會去看你的!”

宛若天頓時一板臉,叱:“一界牒道,那是你能去風流快活的嗎?不管如何,那璧紅籠她還是將靈界的安危放在了心上,我就算再厭惡她,也不會在這件事情去敷衍她!鎮守就是鎮守!任何危害靈界的事情,我都會全力以赴!”

羨驚尷尬之後,正色來:“夫人真巾幗!”

隨即,宛若天緩緩起身,語來:“好了,我該去了。”

“娘!”

“娘!”

兩個女兒萬分不捨。

宛若天莞爾一笑:“我的兩個心肝兒,你們要好好努力,將來務必證帝!如此,我們羨家就再也不會讓人欺負了!”

“嗯!”

“嗯!”

兩個女兒認真一回。

凜光一閃,一代羨家主母去鎮守靈界牒道八百年了!

剩下父女三人,眼眶都有些紅。

——————

三年後。

癸亥紀9006年8月上旬。

羨家一間密室之中,一件本就註定了的事情竟是提前出現來了。

有所感應的羨驚第一時間進到了這密室之內。

裡麵已經冇有了兩個女兒的身影,有的隻是一個可稱塔尖傾永級的身影!

彷彿,合體之後,這美麗也越級了。

她的一隻耳朵上,有著四顆金珠,耳垂珊茸色彩繽紛,另一隻耳朵上,有著三顆銀珠,耳朵珊茸色彩同樣繽紛美麗!

她一頭香絲之上,戴著馨月冠。

她一隻玉手之中,握著權鏡郎。

甚是炫人心魂!

她,就是羨央兒和羨兒的合體之身!

兩姐妹是境練了各自的那一部分合胞仙禁術。

因為為了快速提高實力,姐妹倆便做出了這選擇!

“爹爹。”見到羨驚,她輕聲喚來。

羨驚這纔回神,應了一聲,微微笑語:“爹爹現在該如何叫你好呢?”

“嗯,爹爹喚我劫馨吧!”合體之身劫馨答來。

羨驚怔了怔,笑而應聲:“好,劫馨。”

劫馨隨即就收了馨月冠和權鏡郎,問來:“爹爹,我想去一趟獸界。”

羨驚靜默起來。

“爹爹,就讓我去吧!都三年了,他依舊冇有任何回來跡象!”劫媧懇求來。

儘管此身已變,但是她對心愛之人的思念卻是冇有絲毫減卻和改變!

羨驚有些無奈,接聲:“好,你去吧,但要早點回來。”

“嗯,謝謝爹爹。”劫馨隨即化作沌芒一閃。

再現之時,她已來到了純白麒麟雪兒境練的密室外,這裡小養正在守候著。此時的小養已經達到了鬼齡境一季,同時她也已開始境練薜蘿三願針針法了。可能是因為這針法需要沉澱的關係,所以她境為的晉升變緩了。

一見劫馨,小養自是愕然至極!

“你是……央兒姐姐還是兒姐姐?”小養支吾問來。

劫馨微微一笑,回:“我是她們倆,小養。”

“啊?”小養頓時感覺自己腦袋不夠用了。

劫馨隨即也看著密室,問來:“雪兒化形還在繼續嗎?”

“嗯!”

劫馨沉吟了會兒,問來:“小養,我要離開一段時日,你幫我轉告給雪兒吧!”

小養愣了愣,下意識地應好。

劫媧便轉身邁開了。

“那個……姐姐,你是要去哪兒?”小養回神,追問來。

劫馨莞爾一笑,語:“小養,我現在叫劫馨,我要去一趟獸界。我會很快回來的。”

小養又一次愣了起來。

再回神之時,劫馨已去。

她是又來到了一個別緻的小院內,院內充滿了一種淡淡的硝煙味。

院內,一身著紅衣的女子正在用煉製界環煉製著什麼,一邊則是有一個身著金甲的女子,靜靜觀看著。

這兩女正是儺夢和單珊。

此時的儺夢已是人齡境三季,而單珊更是晉升到了魔齡境一季!

兩女能擁有如今的境為,基本上都是依賴於羨家頂級的境練資源!除此之外,還有羨央兒和羨兒兩姐妹對她們的鼎力支援!她倆也是不負所望,三年內那是從未懈怠過!

至於兩女為何走得比較近,那不過是兩女都是那種以事業為重的性子,自然也就比較合得來!

在劫馨出現的一刻,兩女都怔了起來,實在分不清這到底是姐姐還是妹妹!

“儺夢,你繼續你的氛核煉製吧。”劫馨笑語。

儺夢卻是忍不住問:“你是央兒小姐還是……”

“我是她們倆,叫劫馨。”

儺夢和單珊不由相視起來,各自訝異。

“好了,單珊,此來我是來告訴你,我準備去一趟獸界,你想回去看看嗎?”劫馨問來。

單珊呆了呆,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語:“我去。”

“那好,我給你半個時辰準備,半個時辰後,我們就一起前往。”劫馨繼續說來。

單珊卻是一接:“劫……馨小姐,我冇有什麼要準備的。”

劫馨盯著她身上的金羨獸軍甲裝,笑來:“此去,我們都需要避人耳目。”

單珊會意,即語:“好,那請等我一下!”說完,人化作一道金光消失了。

儺夢仍舊不斷打量著劫馨,內心不斷對比著,既有央兒小姐的穩重感,又有兒小姐的狡黠感!真是不可思議!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合體之術呢?

見人好奇又困惑,劫馨笑來:“儺夢,怎麼樣?現在可能煉製出妖氛核了?”

儺夢迴神,有些黯然,接聲:“還練不出。”

劫馨寬慰來:“沒關係,慢慢來吧。”

儺夢聽而轉問:“劫馨小姐,你要去獸界做什麼?是要去觀看那獸/獸城獸眼全部開啟的盛事嗎?”

就在最近,獸界獸/獸城獸眼全部開啟來了。

這次,完全是這獸/獸城獸眼自然開啟來的。

聞言,劫馨輕語:“嗯……會考慮去觀看一下!畢竟單珊她就可能會回那兒!”

儺夢不好再問什麼,重新將心思專注到了煉製之上。

不一會兒,單珊回來了。

她這次穿了一套十分中性的服裝,極好地遮掩了她的身材!

劫馨一見,隨即就開啟了繽紛的靈隙獸道來。

緊接著,兩人皆邁入其中,消失去。

——————

獸界。

那一處含有沌無界能的沼澤之地。

周圍依舊是人跡罕至。

整個沼澤也看上去死氣沉沉!

直到劫馨的靈隙獸道在這沼澤上空現來,才讓它有了些許光彩!

一定睛,單珊十分迷惑,她不明白這位已變易成平凡女子態的劫馨小姐為何會來這兒。

不過,看著她神情憂心忡忡,單珊也冇敢多問,隻是靜靜地陪著她。

這次出來,她單珊也已做好了心理準備,那就是她已將自己視作了這位劫馨小姐的侍女!

前前後後,仔仔細細查探許久,劫馨始終是一無所獲,彷彿那一絲沌無界能根本就不存在過!

眼前沼澤它就是一片無人問津的爛地!

靜默良久,劫馨語來:“走吧,我陪你回獸/獸城。”

單珊點點頭,應聲:“謝謝。”

劫馨聞言一笑,正要回語時,卻是怔了一下。隨即她從一個貼身界環之中取出了九腰蘆來。

蘆嘴自開,一個小腦袋冒了出來,它正是九茸醉蛇,它雙眼汪汪,又好似餓了!

單珊有些有些忍俊不禁,這小傢夥她見過很多次了,頗為喜歡!

劫馨隨即又從另外一個貼身界環之中取出兩壺花羨貝來。

一瓶金色,一瓶銀色。

九茸醉蛇見而立刻中九腰蘆中竄了出來!

一個小爪抓金壺,一個小爪抓銀壺,然後一舔金壺的,一舔銀壺的,好不歡喜!

是的,如今它的小小身軀已經生出了四個小爪,宛若嬌小般的蛟!

也許,如今當該叫它九茸醉蛟了。

“走吧。”劫馨說著,就將小傢夥又丟回了貼身界環,讓它自己慢慢喝去。

“嗯。”單珊應了聲,隨即和劫馨和一樣展開極速,往獸/獸城趕去。

——————

三日後。

劫馨和單珊趕到了久違的獸/獸城。

而盛事開啟,整個獸/獸城顯得格外熱鬨。

其餘八界前來參加這獸眼的獸齡境可不少!畢竟上次嘯魅娘已經讓獸界理虧了。而龍寰為了彌補,便將這次盛事的名額擴增了不少!

那麼,此次各界前來參加的盛事的人都有哪些熟人呢?

神界,就有那長大些許的歌詩愛和那位守護者銀袍老婦人。

仙界,就有那閉眼青年萊凱(他隻是來陪盲冪的,並且他已不是獸齡境,而是鬼齡境四季!同時,他這次也並冇有守護者陪伴)。

聖界,就有那藥胎啼禾和守護者回酥。

魔界,就有那層女黁嬋和守護者霎墟。

人界,就有那層子論玨和守護者夫臾。

鬼界,就有那霧氛籠身的盲冪和守護者娣英。

獸界,就有獸魔城的妲邈邈、妲野(已達到魔齡境四季)和妲朝(廟朝改名,可能是為了等妲野境為上來,所以他仍舊停留在聖齡境)。

靈界,就有藥天宗的七紅毓和賦蓓蓓以及守護者棠昊(已達到人齡境二季)。

當然,還有這獸/獸城之主巫馬莉莉,此時的她竟已經是魔齡境一季了。可以看出,妖界暗中對她的培養還是相當多的。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