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0三個選擇

虛空之中,一片沉寂。

不知過了多久,才聽得璧紅籠吐出一句可擴散整個靈序之星的帝言來:“自今日起,凡妖界生靈進入我靈界靈靈城,殺無赦!”

不用說,言出,又是讓整個靈序之星為之轟動!

當然,靈妖兩界產生如此激烈對抗的訊息,也很快就會讓其餘七界的頂層們知曉來。

“驚兒,若兒,回去吧。”數息之後,羨祖緩緩出聲來。

羨驚和宛若天相擁而默。

也就在這時,璧芯卻是冷冷瞪向羨祖,語來:“你們羨家給我靈界闖了這麼大的禍,這就想離開?你們眼裡看來真是冇有陛下的存在了!”

羨家眾人皆是一震,齊盯璧芯。

“的確。驚兄,你們確實該給陛下一個交代了。”赦燈平聲靜氣地對羨驚語來。

羨驚瞥了他一眼,隻盯著璧紅籠,問來:“陛下,你要什麼樣的交代?”

璧紅籠對盯著,對盯著,良久,纔不冷不熱地開口來:“吾給你三個選擇。”

羨驚接聲:“哪三個。”

璧紅籠緩緩閉上了雙眸,語來:“一,擇一女嫁與吾兒。”

“不可能!我家央兒和兒已成婚了,剛剛死去的……便是我羨家的主附!”羨驚想也冇想,即語。

話出,璧紅籠睜開雙眼,有所怔然,好一會兒,才又語:“二,你在吾的寢宮留一夜。”

語不驚人死不休!

所有人都呆住了。

宛若天更是麵色無比難看!

在很早很早以前,璧紅籠就喜歡過羨驚,她曾好幾次倒追過羨驚。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羨驚卻偏偏和仙界始仙一族的宛若天兩情相悅,不離不棄!

“一夜之後,今日之事,吾就當從來冇有發生過!”璧紅籠緊盯羨驚。

羨驚神色有些複雜,但語:“陛下,抱歉,我羨驚這一生絕不會辜負我的妻子!說你第三個選擇吧!”

宛若天低下了頭,有欣慰也有難過。

璧紅籠雙眼恨意漸起,隨即後負雙手,冷冷而語:“剩下的,那便是讓你的女人,去我靈界牒道鎮守八百年!”

八百年,正是她璧紅籠當初深陷單戀痛苦而不能自拔的時間。

“行,我去!在安頓好家中事情後,我便立刻前往牒道鎮守八百年!”宛若天冇有多猶豫,即應。

羨驚急欲阻止。

但宛若天卻是已對羨祖說來:“老祖,我們回吧!”

羨祖等人麵色沉重,但還是隨著宛若天回頂羨殿去了。

望著他們離開,璧芯忍不住一語:“陛下,這樣不是太便宜他們羨家了嗎?”

璧紅籠目光一掃,喝:“閉嘴!”

璧芯無奈噤聲。

“今天你還冇看清我靈界未來最大的敵人是誰嗎?”璧紅籠深吸一下,又語來。

璧芯腦海中不禁或想起了辛酉妖帝和壬戌妖帝,內心再次凝重起來。

“赦燈,接下來,吾要你們赦家完整的《漫燈赦神錄》,吾要徹底掌握《籠情大帝賦》!”璧紅籠冷冷而盯赦燈。

赦燈沉默了會兒,才語:“陛下,那我要你的寢宮真正留一夜!”

璧紅籠聽而一接:“好啊!那你先在吾麵前殺了芯兒!”

璧芯一震,無比黯然。

赦燈麵色難堪至極,但盯語:“陛下,你就這麼厭惡我嗎?”

璧紅籠一哼:“如果真那麼厭惡,吾會分出芯兒來陪著你嗎?”

赦燈再次沉默起來。

璧芯看了看他,勸來:“燈君,給陛下吧!再怎麼說,我們都是一家人!”

赦燈神態有些疲憊,最後一語:“好,陛下,我可以把完整的《漫燈赦神錄》給你,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說!”

“鴻兒(璧鴻)的婚事從今以後得由我做主!”

數息靜默後,璧紅籠語來:“好!”

隨即,赦燈打出了一道特殊識印,給璧紅籠。

璧紅籠接收後,人影迅即就消失了。

剩下的璧芯和赦燈,還有帝衛們也都施展術法,回靈神城去了。

——————

頂羨殿。

一大廳之中。

宛若天抱著已經哭昏過去的羨兒準備回屋去。

羨央兒已經從羨驚的界環之中出來,她神態顯得十分安靜。

但誰都看得出來,她內心充滿了至極傷痛和烈烈恨火!

羨祖緩緩對其餘六祖說來:“先都回各自院子吧。”

除了花祖還在攙著蓍蘭翁外,其餘五祖紛紛散去。

羨驚這時也對羨央兒說來:“央兒,你也去休著吧。”

羨央兒無聲而離。

剩下的羨祖和羨驚則準備和花祖一起,為蓍蘭翁療複傷勢來。

蓍蘭翁欲拒。

“你敢!”花祖暴怒。

蓍蘭翁隻得靜靜接收三人的療複。

時間緩慢流逝。

來到妹妹屋子的羨央兒無比心疼地凝著榻上憔悴至極的妹妹。

孃親在榻邊正以境力為妹妹輕輕舒緩著身軀。

好一會兒後,宛若天纔回頭,凝來,輕語:“央兒,彆憋著,想哭就哭出來吧!”

羨央兒眼淚頓溢,隻是仍舊是無聲哽咽!

忍不住時,宛若天隻得起身抱來。

得到孃親安慰懷抱的羨央兒喃喃不儘:“他不會死的,他不會!他是從九界之外歸來,他還有他的使命!我相信他還活著!”

宛若天沉默著,輕輕一分,認真一接:“你們出事之時,他可有和你們說什麼?”

“有,他說,不論接下來會發什麼,都不能讓爹孃你們以及整個羨家為他遭殃。”羨央兒深吸一下,語來。

宛若天若有所思一會兒,繼續問來:“還有嗎?”

“冇了,他冇來得及再叮囑其他,就被……那個女人定住了一切。”羨央兒低頭而回。

宛若天皺眉又問:“那你可知他以前有什麼複生手段嗎?”

羨央兒回想了會兒,最後一接:“在獸界的時候,他說過他留了一個後手。那是一個沼澤中的一絲沌無界能!但具體是怎樣的,我並不清楚。”

聞言,宛若天微微一震,皺眉思忖會兒,才接聲:“好,隻有他有後手,我們就等他回來!娘也相信,這向來詭異的小子絕不可能就這樣從我家消失去!我的兩個寶貝可不是什麼寡命之相!未來,你們可是還要證得帝位的!”

“娘,我想去那個沼澤一趟親自確認一下!”羨央兒猶豫了一下,即語。

“不行!現在不行!現在外麵一切都是凶險!央兒,答應娘,在娘去牒道鎮守之後,你便要在家好好照顧兒!可不能讓她一蹶不振!”宛若天語來。

一想到八百年,羨央兒就閉上了雙眸,喃喃:“娘,對不起,是……我們連累了你,連累了整個家族!”

“傻瓜!隻是去鎮守而已,你難過什麼!”宛若天低叱來。

羨央兒眼淚又起,欲言又止。

“好了好了,你來照顧兒吧,娘去把你說的事情和你爹說一下,免得他也為你們擔心不已!”宛若天說完,側身邁離。

羨央兒輕輕走到榻邊,為妹妹舒緩來。

——————

時間流逝,很快便到了向晚時分。

蓍蘭翁的傷勢已經被羨驚三人療複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隻需要靜養一番。

於是,花祖便帶著蓍蘭翁回了她的花祖院。

剩下的羨祖也準備回自己的院子平靜一番。

但就在她要離開之時,已在羨驚身邊的宛若天卻是叫來:“老祖,等一下。”

羨祖微怔,停步回身,看來。

宛若天冇有多遲疑,就將羨央兒所說的話和兩人簡述了一下。

聽後,羨祖十分震驚!

竟然可能還活著?這……可能嗎?

羨驚也是頗為驚訝,不過很快就欣慰起來,很好,不愧是我倆寶貝選中的歸宿!

“若兒,你確定他這後手就是死而複生嗎?”羨祖還是不太相信,畢竟那壬戌妖帝的實力那是有目共睹的!到至今為止,凡被她所滅的生靈,無一複活之說!

宛若天沉默了一下,才接聲:“老祖,我無法完全確定,但是我相信我自己的認識!那小子,他身上本就有著太多的玄奧!可以說一件件,都讓我驚訝過!”

“老祖,他那團消散的血霾,總給了我一種說不出的奧意!我相信那並不是壬戌妖帝的術法所致,而是他自己的某種奧意!”羨驚這時也語來。

羨祖沉吟起來,好一會兒後,才點點頭,語來:“好,那我來也相信他一回吧!”

宛若天這時話語一轉:“老祖,接下來幾天,我想完成一件事情,家族中的所有事情就全都由您來主持吧!”

話落,羨祖和羨驚皆是一怔。

“若兒,你要做什麼事?”羨祖忍不住一問。

宛若天卻是麵色微紅,拿出了三分之一的太孕仙歲,語來:“那個璧紅籠想用八百年時間來噁心我,我可不能讓她如意!我要把這八百年用來養胎!”

羨祖呆住了。

羨驚哭笑不得,尷尬無比。

“這是……太孕仙歲?”羨祖回神,吃驚至極。

“嗯,就是那小子給我送來的!我拿了三分之一,剩下的就留給央兒和兒了。”宛若天語來。

羨祖凝著,目光變得欣慰起來,她語:“好,接下來,你便和驚兒專心孕胎吧!家族中的事情由我來主持!”

“謝謝老祖!”宛若天由衷一語。

羨祖微微一笑,語:“有這太孕仙歲為輔,我羨家終將又誕生一個潛力無限的後輩!”

羨驚麵紅起來。

緩緩收起太孕仙歲的宛若天也是。

而在羨祖離開後,羨驚吞吐而語:“夫人,這時候……孕胎,是不是不太合適?畢竟央兒和兒她們還在……”

宛若天沉默了一下,接聲:“你擔心那麼多乾嘛?她倆肯定會恢複過來的!”

羨驚隻得閉嘴了。

“好了,現在就去羨泉園內,沐浴之後,就正式開始孕胎!我可冇有多少時間再待在家裡!”宛若天還是有些憂心忡忡。

羨驚一見,拉起她,橫抱來,語:“放心,你去你的,我也可以隔三差五去看我的!”

宛若天冷冷盯著他,冷冷而問:“你給我老實說,她說讓你陪她睡一夜的時候,你內心真冇有心動嗎?”

羨驚苦澀一笑,但語:“夫人,這都數千年的陳年老醋了,你嘗著真不酸嗎?”

宛若天冷冷一哼,閉上了雙眼。

羨驚忍不住親了她一口!

宛若天麵紅耳赤,睜眼一語:“我不在的期間,若讓我發現你有在外沾腥!你就甭想要兒子了!”

“夫人,你就這麼確定,我們這次孕的一定是男孩嗎?”

“廢話,必須是兒子,必須是給你們羨家正式延續香火的崽!”

羨驚無奈一笑,抱著人即刻去了羨泉園。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