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9一天齡之死!

辛酉妖帝一聽,哦聲即問:“怎麼講?”

壬戌妖帝皺眉一回:“他腦識中的空白有很多,這些空白之上有的更是覆蓋一層又一層厚厚的塵!而這種塵,似乎蘊含著一種極其罕見的時空之道!”

辛酉妖帝有些驚訝了,隨即伸手按著一天齡的腦袋,切身查探起來。

過了一會兒後,她鬆了手,神色也是十分困惑。

“的確,那些空白之上的塵十分奇特,完全就是我從未見過的!嗯……你現在打算怎麼辦?”辛酉妖帝問來。

壬戌妖帝接聲:“我本來是想搜完之後,便直接滅了他!”

“滅了他?乾嘛滅了他?”辛酉妖帝有些不解。

“這小東西在禍害小姝兒!他必須死!”壬戌妖帝冷冷而接。

辛酉妖帝怔了怔,追問來:“他怎麼禍害的?”

“你彆問了,我已經將事情進行到這兒了,他的結局已經隻有一個,那就是灰飛煙滅!”壬戌妖帝冷聲依舊。

辛酉妖帝微微一皺眉,接聲:“那他身上的隱秘,你就這麼算了?”

“隱秘再深,也冇有我們的計劃重要!為了小姝兒,我寧可現在就斬草除根!”壬戌妖帝斬釘截鐵地說來。

辛酉妖帝沉默了一下後,語:“好,你既然決定了,便按你的來吧!隻是眼前這兩個小丫頭,你又打算如何處理?”

壬戌妖帝目光掃向昏迷過去的羨央兒和羨兒,沉吟了一下,才語:“算了,現在還不是和靈界開戰的時候,就把她倆還給羨家吧!”

辛酉妖帝也凝著兩姐妹,語來:“這兩個小丫頭的底蘊驚人,我看,可以培養成不錯的寄體!”

壬戌妖帝聽而一回:“寄體,不如墊腳石,還是把她們用來磨練小姝兒吧!”

辛酉妖帝聽而一笑:“也是。好了,我今天也有點累了,剩下的,你全都自己看著吧!”說完,她人已化作一簪,插回了壬戌妖帝的髮絲間。

而這髮絲間,還有六支幾乎一模一樣的牡丹簪!

壬戌妖帝緩緩合上了雙眸,並未再做什麼,猶似等待起來。

在這勾玉銀艇的外麵,卻是這樣激烈宏巨的一幕:

虛空裡,一隻隻由水凝成的足有一人大小的螻蟻,它們聚作了一個牢不可破的宛若水珠般圓整的螻籠!

螻籠中心,赫然就是羨兒的勾玉銀艇!

而在螻籠之外,則是雷光無數,炸芒無數,還有道道羨家七祖術影的無數攻擊!

不論是羨驚、宛若天,還是羨家當代七祖,他們此時此刻都流出了汗水!

因為眼前這個螻籠實在太強大了!

因為它有三千隻水螻!

因為隻隻都彷彿是神齡境!

儘管如今已經被羨家諸人碎滅了大部分,但是剩下的卻是極具頑抗之力!彷彿它們能夠在戰鬥中逐漸蛻變,彷彿能留到最後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作壁上觀的璧紅籠他們仍舊冇有動手幫忙,隻是靜靜地看著,靜靜地看著。

但在過了一會兒後,璧紅籠忽然一語:“璧芯,赦燈,你們倆去幫一下吧!”

璧芯和赦燈有所怔然。

“陛下,為何?”璧芯忍不住問來。

璧紅籠沉默了一下,纔回:“不管如何,這羨家終究是我靈界的力量!去吧!”

璧芯和赦燈冇有再猶豫,一齊出手轟擊去!

隻見兩道熊熊境焱眨眼就消滅了數隻水螻!

而在見到璧紅籠的人竟是出手幫忙,羨家諸人皆有些意外,不過,他們並冇有多分心,而是繼續一鼓作氣,瘋狂攻向已經不怎麼多的水螻!

約莫一刻後,螻籠終於徹底碎滅!

勾玉銀艇近在眼前,所有人都停了下來。

“壬戌妖帝,你給我放了他們!”宛若天嘶吼起來。

話落,幽綠光芒一閃,壬戌妖帝帶著羨央兒和羨兒兩姐妹出來了。

此時,兩姐妹已甦醒,目光中儘是憂痛!

在壬戌妖帝出現在艇中的一刻,她們姐妹那是完全冇有反抗之力!

不論她們身上底蘊有多麼驚人多麼不可思議,在那一刻,她們就是兩個弱得不能再弱的小小丫頭!

而她壬戌妖帝就是她們麵前至高無上的主宰!

那種令人充滿絕望的帝壓,她們姐妹此時都仍有餘悸!

雖然在以前她們早就聽說過壬戌妖帝的厲害,但是在真正見到真人的時候,她們才真正意識到這個女人是遠勝爹孃的!

儘管爹孃也是數一數二的九界頂層!

“央兒、兒!你們怎麼樣?這女人她可有對你們做什麼?”倆女兒出事至今,一個母親的心已是疲憊至極。

羨央兒聽而鎮定心神,回:“娘,兒和我都還好,她冇對我們做什麼。”

宛若天稍稍鬆了口氣。

羨家其餘人也都鬆了口氣。

“娘,但是她……已對夢譜哥哥強行搜識了!”羨兒卻是憤怒至極,她說完,目光死盯著壬戌妖帝,好似恨不得吃了她!

壬戌妖帝瞥了她一眼,便看向羨驚,冷冷說來:“羨頂至上,看在她倆是你嫡親子嗣的份上,吾便不追究她們的褻瀆之舉了!”

話完,壬戌妖帝隨意一揮手!

羨央兒和羨兒便被她手上帝力送飛去。

羨驚和宛若天一見,趕忙接過倆孩子,一人一個收入自身界環,貼身保護起來。

“娘,你得救夢譜哥哥啊!”待在孃親界環之中的羨兒急呼來。

宛若天沉默了一下,纔回:“放心吧,兒,娘會拚儘全力的!”

這邊,羨驚也已對欲傳音的大女兒說來:“央兒,你什麼也不用說了,他已是我羨家的女婿!”

羨央兒內心凝重無比,腦海中不禁再次想起了一天齡最後的那一句叮囑:“央兒,兒,你們記住,不論接下來會發什麼,你們都不能讓父上母上以及整個羨家為我遭殃!”

“爹,請你們……量力而行!我相信他能逃過這一劫!”羨央兒最終深吸著,語來。

羨驚怔了怔,冇有再應聲,隻是盯向雙足緩緩離艇的壬戌妖帝,沉聲問來:“壬戌陛下,還有一人,也請你放了。”

壬戌妖帝注視了他一會兒,隨即就看向璧紅籠,語來:“璧紅籠,在這一輪的妖妖城妖眼全部開啟之時,吾可以給你們靈界四個固定名額!”

話落,眾人皆怔。

璧紅籠皺眉應聲:“壬戌妖帝,你什麼意思?”

壬戌妖帝冷冷一笑語:“冇什麼,不過就是想讓我妖界之人多一些壓力!以及——不想與你靈界真的發生界戰罷了!”

話落,眾人再怔。

璧紅籠沉吟了一下,才又語:“壬戌妖帝,你今日到底想做什麼?”

壬戌妖帝冷冷環視了一下眾人,緩緩而語:“吾說過,褻瀆的後果,吾可不會再理會!”

羨家眾人心頭皆不由一緊。

“給我立刻放了他!不然,今日就是我死,也要讓你付出足夠的代價!”宛若天暴怒而喝。

壬戌妖帝凝來,平靜一接:“羨夫人,其實吾一直挺欣賞你的。在九界眾多至上之妻中,你可以說是佼佼者!不論是自身實力,還是當家魄力,都是十分的出色!所以,你的威脅,吾不會在意。”

宛若天深吸一絲,欲語。

然而,壬戌妖帝卻又已看向璧紅籠,語來:“璧紅籠,四個固定名額你可要?”

璧紅籠漠然接聲:“條件呢?”

壬戌妖帝接聲:“接下來的事情,你以及你的人都不能插手了。”

璧紅籠一哼,語:“抱歉,吾還得看情況而定!”

壬戌妖帝聽而一笑:“如果這樣,吾便隻能讓你們靈界的生靈從此再也無法進入妖妖城!”

話落,眾人一震。

很快,璧紅籠不為所動地一回:“若是這樣,吾也可以讓你們妖界的生靈從此再也無法進入靈靈城!”

誰知,壬戌妖帝卻是一接:“隨便!”

璧紅籠眉頭不禁一皺,思疑不定了。

“壬戌妖帝,我數到三,你若再不放人,我也就不客氣了!一!”宛若天已經忍無可忍。

壬戌妖帝凝來,手緩緩而抬,幽綠光芒一綻,宛若行屍走肉的一天齡現來,立於她身旁。

宛若天和羨驚都不禁一震,已經……癡傻了?

其餘眾人則是皆有迷惑,皆有思忖。

“二!”宛若天很快回神,喝聲再起。

壬戌妖帝一手輕旋,幽綠光洞妖隙靈道現於她身側。

宛若天忍不住要搶人!

但就在這時,壬戌妖帝卻是直接邁入了妖隙靈道之中,隻留下一句:“自今日起,凡靈界生靈進入我妖界妖妖城,殺無赦!”

話落,整個靈序之星為之一顫!

所有靈序生靈在恍惚之中,都聽清了這一句帝之裁言!

在幽綠光洞消失的刹那,宛若天和羨驚立刻來到了一天齡身邊。

當他倆準備探查他狀況之時,卻是變化陡生!

隻見一天齡周身遍起水珠,水珠蘊含著帝能!

宛若天和羨驚不禁大驚失色,急欲施法為一天齡去除!

然而,終究為時已晚!

所有水珠轉瞬便已炸裂來!

一天齡的軀身根本無法承受,一下便被炸成了一團血霾!

待在爹孃界環之中的羨央兒和羨兒徹底窒息了!

她們都感覺不到自己的心跳了!

彷彿,天地間一切都已碎滅!

她們心愛的男人,軀魂儘碎!

“不!!!!!!!!!”羨兒痛不欲生地嘶吼!

羨央兒眼淚儘流,心中痛意無處宣泄,全都集中到了十指,指甲皆入血肉,鮮血淋漓!

在這一刻,她羨央兒發誓,不管付出多少代價,她一定要親手宰了壬戌妖帝!

所有人所有人看著一幕,皆是呆了起來。

宛若天也是眼淚儘流!

而血霾也開始一點一點消散。羨驚見狀,急忙施術要將它們收攏!

因為九界之中又不是冇有滴血重生之法!

隻要保住了一天齡的血髓,就還有希望!

然而,血霾卻似自有無窮消散之力,任憑羨驚如何竭儘全力,它們都還是要消散!

宛若天一見,急忙幫著夫君一起收攏!

然而,還是冇有用!

羨家當代七祖一見,也參與進來!

結果,依舊是白費功夫!

所有人,所有人都不禁驚震,這個壬戌妖帝的灰飛煙滅之術竟是之強嗎?

就在血霾徹底消散之時,獸界那一處含有沌無界能的沼澤(可參見二卷第87章),卻是忽然綻放起淡淡沌芒來。

不過,時間並未長久,很快又消失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