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7眾強vs疑似偶身的辛酉妖帝

“既然如此,那就休怪老朽得罪了!”蓍蘭翁話完,渾身綻放滔滔境勁,同時,雙手更是瞬起數道法印。

印出,無數帶著仙幻之彩的蘭花花瓣自從這幽綠異界中生來!

一生,又自成一奇形案圖,直將眼前辛酉妖帝置於圖之中心!

辛酉妖帝一動未動,目光靜靜地瞥著這腳下疊合著九個右旋卍圖的複雜花跡,輕輕一笑:“有點意思!”

蓍蘭翁一見,眉目微縮,心神一定,喝聲再起:“運蘭占輪!”

話落,就見辛酉妖帝腳下的九疊花卍極速旋動來!

而辛酉妖帝的身軀頃刻就被旋出了一個又一個虛影來。這些虛影有著不同服飾,不同身態!好似這辛酉不同時期的模樣!

花卍之外,一些到來的天羨衛都不由怔了起來。

因為他們感覺這些虛影都極其真實,感覺個個都具有帝之實力!

卍衛之間,蓍蘭翁則是深深震駭起來:“這……這怎麼會?她明明……就是偶身!為什麼我如此剝離她還能不消失?為什麼這剝離出來的又全都身懷著真境?而且我的運蘭占輪……竟是卜不儘她的人生軌跡!她……她到底是什麼存在?”

就在蓍蘭翁喃喃而語之際,仍舊有虛影從她自身身軀旋出的辛酉妖帝隨意開口來:“始仙一族的小娃,你這運蘭占輪之術,倒的確是對付這世間偶身傀儡之術的不賴術法!以始仙一族的沌始之能為源,以自身命魂所契侶蘭為法,再應合自己所浸的界卜之學,來旋命剝運!”

侶蘭,九界一種極其少見的蘭花,傳聞此花都是一枝兩朵,宛若境侶。

蓍蘭翁渾身震顫不已,張口結舌!

“隻可惜,你這次完全用錯了對象,吾,可不是你能旋剝的!”辛酉妖帝話落,一手輕抬,一朵完全綻放開來的幽綠牡丹隨即現來!

一現,它又緩緩收攏,一瓣又一瓣合來!

每一瓣合來,便有一個虛影歸入她身軀。

蓍蘭翁和眾天羨衛看得皆是無比震撼!

這朵大如人臉的幽綠牡丹好似花之王者,所有侶蘭之瓣在它麵前隻能瞬間臣服!

數息之後,幽綠牡丹完整合苞,所有虛影儘皆重歸辛酉妖帝身軀。

與此之時,蓍蘭翁的運蘭占輪則是漸漸潰散來。

一散,即滅!

一滅,蓍蘭翁頓時噗血而跌,無法再站立。

兩個天羨衛連忙過來攙扶。

剩下的,則準備對這辛酉妖帝出手!

“你們不會是……她對手,不要徒添傷亡!”蓍蘭翁強提一口氣,阻止來。

要動手的天羨衛遲疑起來。

而辛酉妖帝目光看著他們身後即將到來的光影,淡淡一笑:“竟還有不少,那便讓吾好好看看這個癸亥紀內,你們靈界的底蘊究竟有多少吧!”

話去兩息,羨驚、宛若天、羨家七祖、璧紅籠、璧芯、赦燈及帝衛們全都來到了這個完全阻擋眾人前路的幽綠異界之中!

一至之時,花祖便閃身來到了蓍蘭翁身邊,滿是心疼地嗬斥:“誰讓你來的!”斥完,便為他療複來。

麵色已然蒼白的蓍蘭翁卻隻是認真一回:“你們要小心!眼前這個辛酉妖帝她……可能不是偶身!可能是那壬戌妖帝一個極其特殊的分身所變化來的!”

直到現在,蓍蘭翁仍舊不會相信這就是真正的辛酉妖帝!因為甲子輪迴的極滅,從古至今,從來冇有人能躲避,從來冇有!

真正的辛酉妖帝早就在上一個辛酉紀中極滅了!

他隻能猜測她就是壬戌妖帝的一個特殊分身!她是壬戌妖帝的故弄玄虛,企圖震懾和迷惑追來的人!

盯著辛酉妖帝的眾人內心不禁又一震,不是偶身?壬戌妖帝極其特殊分身所變?

而辛酉妖帝的目光則是來回在了羨家七祖之上,她似笑非笑地一語:“情到心開花落未羨仙,來的竟是最年輕的羨家七祖,真是讓人感歎歲月不饒人!”

所有人內心震盪不已,皆對辛酉妖帝充滿了凝重!

不過,心中始終焦切萬分的宛若天很快就回神,冷喝來:“我不管你是什麼,敢擋我救我的孩子,都得滅!”

話落,宛若天雙掌已轟來,完全不留餘力!

羨驚也是默契一應,與妻子進身同攻,默契之中,自顯夫婦攻勢無匹,絕倫至極!

辛酉妖帝略有詫異,並未正麵一應,選擇了遊避,遊避之中,帝步充滿無上絕妙!

絕倫對絕妙,一時不分上下。

而整個幽綠之界,雖有浩能激盪不止,但卻依舊未有破裂之象!

圍觀眾人自是各有所思,各有所震!

羨家七祖之中也自有人準備同攻了,不過,那羨祖卻是一按手阻止了,她目光凝視起這幽綠之界來。

“嗯……你們兩個,倒是要比剛纔的始仙小娃,要強不少!”辛酉妖帝邊應邊評語。

見對方竟還有心思閒語,宛若天則是忽然一收掌,立身結印。

羨驚一見,也毫不猶豫地收掌,立身結印。

辛酉妖帝微微一怔,身靜於空,好整以暇。

刹那之間,辛酉妖帝周遭虛空忽然驚現猙獰法雷道道,好似無儘,轟隆震識、震魂!

更有光絲成則結——雙線結、鈕釦結、琵琶結、團錦結、十字結、吉祥結、萬字結、盤長結、藻井結、平結、雙聯結、酢漿草結、蝴蝶結!

十三則結儘鎖辛酉妖帝周身之空!

辛酉妖帝終於露出了一絲凝重,一身至極帝軀綻放起淡淡幽綠光芒警惕來。

“這是兩大脫序之術——法雷殛宙和炸穹則結,你們都退後,全都以境力護身!”璧紅籠目光緊盯,肅聲對自己的人一語,猶似十分看重這一幕。

璧芯、赦燈及帝衛們紛紛照做。

而另一邊的羨家七祖、蓍蘭翁和天羨衛們也早已自覺地退避這兩種超絕術法了。

在當今九界,有不少頂層人物皆知靈仙城羨家的羨驚自己創造了一種威力不可估量的雷術,它就是法雷殛宙!

若隻簡單描述一下的話,就是它一道法雷就能輕易毀滅一個序外文明的域空!

但九界見過他此術的人,那卻是少之有少!

而宛若天她則是自己創造了一種名叫炸穹則結的禁術,此術實際蘊含諸多則結,每一則結,猶如一個恐怖的域空炸彈,對於序外生靈來說,它就是毀天滅地的至絕禁術!

另外,這兩種術法,之所以在璧紅籠嘴裡是脫序之術,那是因為在漫漫甲子輪迴之中,曾流傳著一種頂級術法的細分級。

據說,它一共分為九種,從低到高分彆是:逆頂之術、承則之術、脫序之術、證壘之術、超界之術、霸紀之術、問穹之術、滅榜之術、創輪之術!

它就是由那位創造霸紀問穹榜的人所提出來的。

不過,後麵的滅榜之術和創輪之術,隻是這位創造者自己臆想出來的,因為他自己也是從冇有見到過!並且,滅榜之意,也就是毀滅他霸紀問穹榜,創輪則是,創造全新的甲子輪迴!

轟!

轟轟!

轟轟轟!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幾乎所有人的視線都被兩大脫序之術的殛光炸芒給破碎了!

冇有一個圍觀者能徹徹底底看清這曠古爍今的戰況!

整個幽綠之界的幽綠,也全都被耀得冇了蹤影!

一些帝衛和天羨衛更是紛紛受不住這種戰能波及,倒飛的倒飛,吐血的吐血,昏倒的昏倒!

蓍蘭翁亦是如此,傷勢再次加重來。

而為他一直療複著的花祖則是一咬牙,頓時,她一身飛出眾多侶蘭花瓣!

花瓣,疊成九個左旋卐字,直將蓍蘭翁置於中心!

蓍蘭翁大驚失色,急喝:“蘭兒,你乾什麼?”

花祖冇有搭理,輕喝:“命蘭索輪!”

話落,就見左旋花卐旋轉起來,源源不斷地將花祖身上的花瓣吸取,隨後全都補入蓍蘭翁身軀。

蓍蘭翁麵色漸漸好轉起來。

“快……快停下,蘭兒!”蓍蘭翁大急。

花祖無動於衷,繼續施展這命蘭索輪之術!

也就在這會兒,忽然一切都安靜了下來。

界中之人幾乎都定睛朝那戰心望去,隻見站立的羨驚和宛若天都是汗水直流,有所喘息。

而兩人圍困的界空裡,辛酉妖帝髮絲已然有了些許淩亂,並且她的嘴角也是流出了鮮血!

羨驚和宛若天凝著,都不由一震,竟還冇碎滅?這女人就算是特殊分身,也不可能……這麼強吧?

其餘眾人也是如此震撼著,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分身?

緩緩地,辛酉妖帝抬手一拭嘴角血跡,然後目光靜凝羨驚和宛若天。

“報上名來吧,能擊傷吾的兩個小傢夥。”辛酉妖帝淡聲語來。

羨驚和宛若天不禁相視了一下,她竟不認識我們?這……怎麼可能?她不是壬戌妖帝的特殊分身嗎?這到底是她在故弄玄虛,而是我們對她的認識完全不夠深刻?

正要回答之時,忽然,傳來了一哢嚓之聲,眾人不由循聲望去,隻見這再次恢複些許幽綠的界空竟是現出了裂痕!

不過,裂痕一生,又要複原來。

一見,羨祖當機立斷:“驚兒,若兒,你們快從這痕中出去追人,她暫時交給我等!”

羨驚和宛若天冇有遲疑,立刻身化流光,直朝就要複原的裂痕飛去。

辛酉妖帝抬手欲阻之際,羨祖、未祖、落祖、開祖、心祖、到祖已團團圍來!

辛酉妖帝見而落回了手,微哼:“也罷,就讓吾再次好好領略一下你們羨家的——七祖應羨術!”

七祖應羨術,九界不少頂層是知曉的。

它乃是靈仙城羨家代代積累下來,可稱作是靈仙城羨家立根固本之術!

它的威能從來就不僅僅是來源於羨家當代七祖,而是曆代七祖!

因為這個,靈界很多代層帝都是十分忌憚羨家!

因為這七祖應羨術曾經擊敗過九界不少的層帝!

當然,這些層帝也都是冇有獲得層帝證的層帝。

可以說,這七祖應羨術就是屬於證壘之術、甚至已是超界之術!畢竟隨著時間流逝,它的七祖代數是越來越多!

而眼前辛酉妖帝卻是說“再次”,難道她曾經就應付過這七祖應羨術嗎?

如此話語,自是讓聞者皆震!

都不禁對這位辛酉妖帝的軀身之秘有了更大的迷惑!

偶身也不是,分身也不像!

到底她是什麼樣的存在呢?

“花兒,立刻歸位!”滿臉凝重的羨祖對花祖輕聲喝來。

花祖無法遲疑,隻得先收了命蘭索輪之術,飛身落位團圍之中。

蓍蘭翁則終於鬆了口氣,天羨衛趕忙來到他身邊,護衛起來。

璧紅籠、璧芯、赦燈及帝衛們則是全神貫注地盯著新一輪戰局。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