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4情到心開花落未羨仙

羨央兒冇有再說什麼,依偎在一天齡身上,緩緩閉上了雙眸。

羨兒本來也想這樣擁抱著心愛的人,但是很快極速壇道便再次進入了之前的第八域空中,她得再一次用有詩式控製壇道外的域空異流。

對此,一天齡和羨央兒相視而笑,默默為香絲飛舞的人兒加油!

而在三人往家趕回的這個時候,頂羨殿(羨頂至上一家所居住之地,位於整個靈仙城的正中心!)一正廳之中,氣氛卻是頗為肅寂。

主位上,羨驚和宛若天端坐,麵上皆有些許憂色。

下方最前,兩個模樣有點相似的中年男子並排恭立,左邊的就是天羨衛的羨衛長羨伯,右邊的就是當下靈仙城的城主羨仲。

而在這羨伯身後,又整齊敬立著九個身披金甲的神齡境,他們也就是金羨九軍各軍的軍首,他們分彆是:

1羨什,男,金羨靈軍軍首。

2羨儀,女,金羨獸軍軍首。

3羨偉,男,金羨妖軍軍首。

4羨伶,女,金羨鬼軍軍首。

5羨佩,女,金羨人軍軍首。

6羨信,男,金羨魔軍軍首。

7羨倩,女,金羨聖軍軍首。

8羨偶,男,金羨仙軍軍首。

9羨傲,男,金羨神軍軍首。

而在這羨仲身後,又整齊敬立著九個身披銀甲的神齡境,他們也就是銀羨九軍各軍的軍首,他們分彆是:

1羨嵐,女,銀羨靈軍軍首。

2羨岸,男,銀羨獸軍軍首。

3羨幽,女,銀羨妖軍軍首。

4羨崖,男,銀羨鬼軍軍首。

5羨嶽,男,銀羨人軍軍首。

6羨歲,男,銀羨魔軍軍首。

7羨岑,女,銀羨聖軍軍首。

8羨崑,男,銀羨仙軍軍首。

9羨嶄,男,銀羨神軍軍首。

好一會兒後,宛若天看向眾人,緩緩說來:“好了,你們先都回去吧,我羨家這主附他帶著她們姐妹已出去好幾天了,等他們回來後,你們再一起過來吧。”

主附,通常用於稱呼頂層至上的女婿。

眾人之中有的相視了一下,有的則是怔了起來。

最後還是羨伯和羨仲帶頭應聲:“是,主母!”

其餘軍首們也紛紛附和來。

“呃,羨伯,羨仲,你們倆再稍留一下。”羨驚在眾人要退離之時,忽然又一語。

羨伯和羨仲聞聲,自是停步轉身,望向羨驚,靜待主示。

羨驚在看著所有軍首們離開後,才語來:“羨伯,你說說其餘各界頂層最新的動向吧!”

羨伯應是而語:“主上,目前各界實際就隻有一事,值得我們特彆關注,那就是妖界的壬戌妖帝已經到串訪了聖、魔、仙、神、鬼、人六界。她每到一界,看上去都是無所事事一般,為此,各界頂層皆是納悶不已,都完全弄不懂這壬戌妖帝是什麼意思!”

羨驚和宛若天皆是沉思起來。

邊上羨仲他也是皺眉思索著。

良久,羨驚才語:“羨伯,這段時間,天羨衛一定要加強戒備,同時,也務必要把各界頂層訊息及時蒐集過來!”

“是!”羨伯應聲。

羨驚隨即看向羨仲,問來:“羨仲,城內最近可有什麼異常情況?”

羨仲搖搖頭,接聲:“主上,有異常情況,我肯定是第一時間就上報來了。”

“嗯,好,不過,婚禮舉行在即,你也務必要把靈仙城給我安定好了!”羨驚又一語。

“主上放心!兩位小主的婚禮,自是我的頭等大事!”羨仲應聲。

羨驚點點頭,語:“好了,你們回去吧。”

羨伯羨仲應是而退。

而在兩人走後,羨驚和宛若天身影同時一閃,消失不見了。

再出現之時,兩人已身至一個極其古老的祠殿之中。祠殿裡,擺放著眾多羨氏宗牌!

忽然,這些宗牌一齊綻放流光!

幻動間,兩人又已身處一個縹緲如夢的巨大空間來。

這空間之中,有著七個極其古老的圓座。

而在這七個圓座之上,又分彆閉目盤坐著七人,四女三男,身態都是十分慈祥、平和!

他們是誰呢?

他們就是羨家當代的到祖、心祖、開祖、花祖、落祖、未祖、羨祖!

統稱羨家當代七祖!

之所以是這般稱呼,全都是因為羨家的九字氏言——情到心開花落未羨仙!

古往今來,羨家七祖,已經產生了很多代,但每一代皆以這九字氏言中“到心開花落未羨”為名,最年輕的為到祖,最古老的為羨祖!

九界曾有傳言,靈仙城羨家之所以一直是七祖守護,那是因為羨家的九字氏言實際乃是一部極其強大高深的組合術法!七人,不能多,也不能少!

而在所有羨家家主的名字之中,則必含豎心旁或青字頭或月字,而這就是源於九字氏言中的情字!

而靈仙城城主、羨衛長,羨家諸軍軍首的名字之中則必含單人旁或山字!這也就是源於九字氏言中的仙字!

另外,如今的天羨衛之所以叫天羨衛,那就是取於羨家當代主母宛若天的名字!這種做法,在羨家一直傳承著!

還有,金羨九軍和銀羨九軍的金與銀,就是象征著羨家當代家主的子嗣!同樣的,這種做法,也是一種傳承!

可以說,羨家很多人其實都是要經曆一場改名傳承!

倘若未來有一天,羨央兒和羨兒兩姐妹中,有誰坐上了這羨家家主之位,那麼也是需要改名的!

也許,央兒和兒這兩名字本身就是乳名吧!

“諸位老祖,驚兒帶著若天過來了。”羨驚輕語。

聽上去,兩人是應召而來。

羨家七祖這時紛紛睜開了雙眼,凝來。

“驚兒,兩個小丫頭都要成婚了,你竟也瞞著我們嗎?”最先開口的,乃是穿著一身蘭花祖飾且身貌依舊頗為美麗的花祖,話語間,她帶著一絲打趣之味。

羨驚有些尷尬,他其實是想通知的,但是無奈宛若天她有些不願啊!

“小若天,是不是你拾掇驚兒不說的?”這時,一身繽紛祖飾且身貌依舊頗為動人的心祖輕冷問來。

宛若天欲語。

就在這時,同樣身著繽紛祖飾但模樣有些普通的開祖笑來:“心妹,你不用問了,應該就是這樣的!”

宛若天忍不住瞪了開祖一眼。

開祖絲毫不以為意,反而笑得更開朗了。

“驚兒,先和我們說說你認定的這個主附吧。”也是繽紛祖飾但模樣有些深沉的到祖開口來。

羨驚隻得接聲:“他叫一天齡,年紀不大,長相一般,目前已是人齡境四季,精通諸多界學,來曆嘛,目前他無法敘說清楚。”

話落,眾祖皆有些皺眉。

“驚兒,來曆都不清楚,你也敢認定他?”一身繽紛祖飾但模樣有些忠厚的未祖憂憂開口來。

羨驚聽而一認真接:“諸位老祖,我和若天都相信他!”

眾祖再次皺眉起來。

“哦?為什麼?”一身繽紛祖飾且身貌也有點平凡的落祖隨後平靜問來。

羨驚苦笑一絲,欲語。

但宛若天已接聲說來:“諸位老祖,如果一定要問為什麼,那隻是因為央兒和兒確實喜歡他!”

花祖聞言,即莞爾說來:“果然,這件事,還是以小若天為主,唉,我們家的驚兒從頭到尾都是一個懼內之主啊!”

宛若天麵紅耳赤,咬牙切齒。看上去,這羨家七祖在以前可冇少刁難她!

同樣的,羨驚也是尷尬不已。

就在這時,也是一身繽紛祖飾但身貌卻是最為慈祥的羨祖緩緩開口來:“好了,你們都彆逗他倆了。”

其餘六祖不由都收斂了神態。

羨驚和宛若天則注視著羨祖。

“此番叫你倆過來,主要是因為吾等忽然有些心神不寧,感覺靈仙城似有劫禍到來。”羨祖麵色變得凝重了。

羨驚和宛若天不由一怔,相視起來。

“驚兒,若天,此劫象我已卜測過了,幾乎無法避免!”未祖接聲。

羨驚和宛若天不由一震!

“驚兒,若天,不管如何,你們還是將整個靈仙城先好好戒備起來吧!”羨祖緩緩又語。

羨驚回神應聲:“是。”

“我們羨家在這靈仙城屹立的歲月並不短,再大的劫禍,我們羨家曆代先祖自會幫我們瓦解!好了,你倆也不要太擔心,先回吧!”羨祖寬慰來。

話出,羨驚和宛若天猶豫了一下,便恭身而去。

在他倆走後,到祖對羨祖語來:“老祖,為何不告訴他倆,劫象是由這個一天齡而生?”

羨祖目光深邃,過了數息,才應聲:“吾等為祖,不就是為後代們應劫解禍嗎?”

到祖欲言又止。

“到弟,你也不用太擔心了,其實我還是很相信驚兒和小若天的眼光的!他倆選定的人,既然能帶來劫禍,那肯定也會帶來與之相應的福澤!”花祖微微一笑。

眾祖微微一怔。

“好了,今日已醒,我也想出去一下!老祖,我晚點回來!”花祖起身,朝羨祖一笑。

羨祖無奈一笑,語:“都已為祖的人,你還是這麼好動!”

花祖有點尷尬,但語:“老祖,他都來了,我要是不去敲一敲,詐一詐,豈不是讓我們羨家很吃虧嗎?”

“好好好,你去吧,但彆對人太過分,人終究是我們家請來的客!”羨祖微微一笑。

花祖應聲:“知道,我肯定不會太過分的!”說完,人已化作一道蘭花流,消失去了。

在她走後,未祖忍不住一語:“老祖,當初我們是不是不該拆散他倆?”

羨祖沉默了一下,語:“情到心開花落未羨仙,吾羨家之人各有歸宿。”

其餘諸祖陷入了沉浸。

而離開了祠殿縹緲空間的蘭花流,很快就來到了一個溢滿仙蘭花香的大院。

在大院那一片如仙幻般美麗的蘭圃內,一個髮絲銀白且也是一身蘭花衣裳的老者正駐足圃地,一臉思憶之態。

花流現形,花祖落地。

“蓍蘭翁大駕光臨,真是難得!”花祖輕笑出聲。

蓍蘭翁,仙界始仙一族最厲害的界卜,可以說已經是半個逆矩界卜士!

他之所以會出現在頂羨殿之中,隻是因為他是宛若天邀請的孃家人。

他之所以來到這頂羨殿的花祖院獨自憶思,那是因為他曾經和羨家花祖本是一對戀人!

蓍蘭翁渾身一震,緩緩回身,眼神無限複雜!

花祖目光微避,仍舊笑來:“哎呀,你老得可真快!都快成糟老頭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