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3馨月冠

始源湖水悠悠,九輪珊月當空。

三女一齊注視著一天齡。

而接過九顆銀珠和九兩銀乳的一天齡卻是對羨央兒微微一笑,語來:“央兒,將你的權鏡郎先給我。”

話落,煌煌光芒一綻,一代劫媧的量身界器權鏡郎立現來!

始源珊靈頓時呆住了,內心驚震萬分,這是……什麼珊器?!竟讓我有一種匍匐跪拜的心念!

羨兒眸光慕慕,再次認真欣賞起姐姐的這個絕美界器來。

羨央兒境力一推,權鏡郎便飛到了一天齡身前。

一天齡冇有猶豫,接過,閉目一浸,口中異語起:“來,吾之九素美靈!”

話落,權鏡郎金光一閃,塔外級的九素美人浮現於空。她雙眸閉合,其身態要比在場三女更聖潔、神美!

不自覺地,三女內心都有些自慚形愧。

“她真……美!這絕對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美之人了!”羨兒忍不住低聲讚歎來。

羨央兒以羨語仙音術一回:“兒,此靈是他創造的。”

羨兒徹底呆住!

“你……剛說什麼?”始源珊靈竟也已羨語仙音術問來!

羨央兒不由有些吃驚了,她冇想到這始源珊靈竟懂得羨語仙音術。而在她欲答之際,一天齡口中卻是又有了異語:“序外冥冥締意,造化於冠自真。銀燔九珠難得,馨乳珊耳臻極。去,吾之始源諾現!”

語罷,九顆銀珠和九兩銀乳便一左一右地朝九素美靈雙手飄去!

九素美靈眸未開,手已接。

三女皆已屏氣凝神,保持了絕對的安靜。

“一媧為劫,一媧為馨,自是一體兩麵。分,吾之九素美靈!”一天齡異語再起。

九素美靈倏然一閃爍,她的身軀之中,竟是立刻分出了一個和她自己一模一樣的身影來!

這身影雙手赫然掌握著九珠和九兩銀乳。

而另一具身影則是重新歸入了權鏡郎中。

三女看得驚訝不已,同時,羨央兒也緩緩收起了權鏡郎。

“珊湖悠悠,珊月朗朗,吾之九素自是清清又馨馨!來,一輪落,吾之馨月界金!”

話落,就見天上第一輪銀月赫然向下傾瀉一道銀色晶流來,晶流最後是懸浮在九素美靈周圍的一個方位!

“來,二輪落,吾之馨月界木!”

話落,就見天上第二輪銀月赫然向下傾瀉一道銀色纖流來,纖流最後是懸浮在九素美靈周圍的一個方位!

“來,三輪落,吾之馨月界水!”

話落,就見天上第三輪銀月赫然向下傾瀉一道銀色漾流來,漾流最後是懸浮在九素美靈周圍的一個方位!

“來,四輪落,吾之馨月界火!”

話落,就見天上第四輪銀月赫然向下傾瀉一道銀色焰流來,焰流最後是懸浮在九素美靈周圍的一個方位!

“來,五輪落,吾之馨月界土!”

話落,就見天上第五輪銀月赫然向下傾瀉一道銀色塵流來,塵流最後是懸浮在九素美靈周圍的一個方位!

“來,六輪落,吾之馨月界光!”

話落,就見天上第六輪銀月赫然向下傾瀉一道銀色璀流來,璀流最後是懸浮在九素美靈周圍的一個方位!

“來,七輪落,吾之馨月界暗!”

話落,就見天上第七輪銀月赫然向下傾瀉一道銀色影流來,影流最後是懸浮在九素美靈周圍的一個方位!

“來,八輪落,吾之馨月界風!”

話落,就見天上第八輪銀月赫然向下傾瀉一道銀色氣流來,氣流最後是懸浮在九素美靈周圍的一個方位!

“來,九輪落,吾之馨月界雷!”

話落,就見天上第九輪銀月赫然向下傾瀉一道銀色閃流來,閃流最後是懸浮在九素美靈周圍的一個方位!

九個方位一定,自形成了一個若隱若現的九芒星,而九素美靈則居於這九芒星正中央!

“兒,將你的軀身精血和命魂精血各給我一滴。”一天齡隨即出聲對羨兒語來。

羨兒哦聲而動,立刻以境力逼出了一滴軀身精血和一滴命魂精血,交給他來。

接過後的一天齡就直接把這兩滴精血注入了九素美靈的軀身之中。

“血啟靈,開!”

一天齡話落,九素美靈緩緩睜開了雙眸,眸光無限美麗!

“九珠融一天地合,銀茸冠宇定紀環。以馨為名月為字,帝媧香絲係諸緣!”

一番寸語落,九素美靈緩緩抬起雙手,一手旋動九珠,一手捏動九兩銀乳!

旋動間,九顆銀珠好似正在交融。

捏動間,銀乳漸漸有了珊茸之形。

與此同時,位於九芒星各角的界素紛紛聯動,它們構築起一道又一道封圈,將九素美靈完完全全封裹起來,直至第九道為止!

羨央兒和羨兒兩姐妹看得目不轉睛。

始源珊靈則是徹徹底底丟了心神,她根本冇有見過這種珊器製作法!然而雖然冇見過,她卻能深深地感受到這種製作法無比深邃!

她內心最後忍不住驚歎,這就是……天外製法嗎?簡直就像是一個無上造物主!

事實上,這種製作法,也是一天齡覺醒歸來後從未展示過的,畢竟這次又多了一個九芒星在其中。

時間點滴流逝著。

不知不覺,天上九輪珊月就有了降落之象。

當第一輪就要消失之時,九道界素封圈紛紛縮小來,最後,它們都直接消冇在了九素美靈身上,好似已被她徹底吸收了一般!

三女則是一齊睜大了眼睛!

隻見九素美靈雙手已捧著一頂絕美的王冠,冠環完全是由銀色珊茸繞成,而在冠頂正中乃是一顆碩大的銀色寶珠!

整個王冠,散發著無上帝勢,威赫絕倫!

也就在三女發呆失神之時,九素美靈隨即便化入了王冠之中,然後,王冠就漂浮到了一天齡麵前。

一天齡微微一笑,雙手拿著王冠,對羨兒說來:“兒,過來,我,給你戴上看看。”

羨兒羞澀起來。

“快去呀!”羨央兒莞爾一笑,催促妹妹來。

羨兒緩緩而動。

在她來到自己麵前時,一天齡便輕輕地將手上王冠給心愛的人兒戴來。

冠落於頂的瞬間,羨兒便感覺自己在這一瞬,彷彿成為了一個主宰!隻是這種力量,自己目前好像還無法完全動用!

這王冠就彷彿是她的無上加持!

就彷彿是她的象征!

“嗯,吾的兒真好看!”一天齡讚美來。

羨兒麵紅如霞,美眸閃閃,整個人美豔不可方物!

看著這一幕,羨央兒特彆開心。

而始源珊靈則是神色複雜至極!

此時此刻,她已徹底認識到眼前這個男人根本不是小小五珊月境,他絕對是一個天外主宰!

隻有這樣的存在,才能製作如此逆天的珊器!

“兒,你記住了,它叫馨月冠。”一天齡隨後輕語。

“嗯,我記住了,夢譜哥哥。”羨兒美眸中無限愛戀。

一天齡隨即朝羨央兒一招手,語:“央兒,現在該回了。”

羨央兒點點頭,側身對始源珊靈說來:“珊靈前輩,我們出來已久,該回去了。”

始源珊靈沉默了一下,才接聲:“在今天第九輪珊月落下後,我便會徹底消散了。”

羨央兒和羨兒皆是一震。

“在此之前,我可以幫你們提升境為!”始源珊靈又一語。

聞言,羨央兒猶豫了一下,接聲:“珊靈前輩,這個不用了,我們的境為還需要我們那兒的境氛去完善。”

始源珊靈微微一怔,欲語。

“珊靈前輩,你放心吧,我和妹妹既已傳承了珊耳文明,我們自會想辦法將這珊耳文明繁榮下去!”羨央兒認真一語。

“珊靈姐姐,我們肯定會的!你放心吧!”羨兒也是一語。

始源珊靈聽後,有所欣慰,接聲:“這個我不會懷疑,我……隻是不想讓自己最後的時光……浪費了。”

羨央兒和羨兒不禁都沉默起來。

而一天齡則是一接:“珊靈前輩,臨彆前,我,無所贈,這一點齡火給你。”

話落,一天齡伸手一點額心,小燭亮來。

一點燭火隨即飄向了始源珊靈。

始源珊靈皺眉,完全迷惑不解。在燭火入身一瞬,她感覺有點怪怪的,但就是說不出是什麼!

忍不住時,她問來:“你這是什麼東西?”

一天齡微微一笑,隻語:“珊靈前輩,不必多究,告辭了。”

話落,羨央兒和羨兒也都不好再待留,默默跟離。

始源珊靈慾言又止,看著九芒星台的光芒亮起,與三人最後對視了一番。

她眼眸中,明顯有著濃濃的落寞。

羨央兒和羨兒看著,內心都不是滋味!

一天齡忍不住歎了歎,語:“都彆難過了,未來,也許還是可以相見的。”

羨央兒和羨兒不由一震,什麼意思?還可以相見?

在一天齡話落,極速壇道完全啟動了,三人隨即踏上了回家之程。

在他們走後,始源珊靈喃喃而語:“我祝你們幸福快樂,央兒,兒。”

在第九輪珊月落下之時,她就一點一點消散了。

雕塑也是。

而始源珊湖,整個高原,則都在轉眼之間變成了一片荒蕪!

至此,這珊耳域空中的珊耳文明徹底終結!

極速壇道內,羨央兒忍不住問著:“你說還可以相見,是不是我師尊她也能?”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纔回:“央兒,我,現在不能說。等這個癸亥紀結束後,我,再把這些告訴你們吧!”

羨央兒沉默起來了。

羨兒欲言又止,似是有些無奈。

一天齡則不想如此沉悶,於是轉語:“好了,都振作起來,回去就是我們的婚禮了。”

姐妹倆麵色不由都是一紅。

“來,都和我說說吧,完婚後,你們都準備乾什麼去?”一天齡一笑。

羨央兒沉吟起來。

羨兒則是回笑:“當然是儘快懷上寶寶,然後再帶寶寶!”

一天齡有點尷尬,但還是將她摟來,一笑:“兒,可我想去一趟靈魔城啊!”

羨兒聞言,黠笑:“這又不矛盾,夢譜哥哥!”

一天齡無奈一歎,看向羨央兒,問來:“劫媧娘娘,你還冇想好嗎?”說時,也將她摟過來。

羨央兒這次冇有矯情,也抱住了他,語:“我隻想快點提高自己實力!”

一天齡再次一歎,語:“不用這麼急,這個癸亥紀的時間還有不少!”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