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2姐妹已是珊耳人。

聽著始源珊靈這番語氣複雜至極的話,一天齡和姐妹倆都陷入了沉默。

而始源珊靈含淚的目光緩緩閉上了,似乎正在竭力平複自己紛亂的心緒。

好一會兒後,她才又睜開,緩緩說來:“你們叫什麼名字?”

三人回神,羨兒先答來:“我叫羨兒,這是我姐姐羨央兒,他是我們的未婚夫,一天齡!”

始源珊靈怔了怔,目光最後在一天齡身上停留起來。

一天齡微微一笑,以禮。

“雖然你是她倆的未婚夫,但你身上並冇有始源珊祖的血脈,你怎麼能來到這兒?”始源珊靈疑惑而問。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才語:“珊靈前輩,抱歉,這個我不能多言。”

始源珊靈眉頭微微一皺,看了看姐妹兩人,轉語:“你們來自天外,怎麼都這麼弱小?雖然我感覺你們身上的珊力十分奇特,但是按照我珊耳文明的珊練體係來看,你們不過就是三珊月境、四珊月境以及五珊月境而已!”

一天齡和姐妹兩人聽後,微微一怔,但很快就有些明白了她所說的了。

三珊月境相當於妖齡境四季。

四珊月境相當於鬼齡境四季。

五珊月境相當於人齡境四季。

見三人似有懵懂,始源珊靈隨即解釋來:“我珊耳文明的刪練體係也不複雜,一共九個大境,分彆是一珊境、二珊境、三珊境……至九珊境,而每一個大境有四個小境之分,從低到高分彆是辰境、星境、日境、月境!境越高,壽命越長,不過,大境之後,便是珊滅!”

一天齡和姐妹倆隨即瞭然了。

珊耳文明的珊滅就等同極滅!

而眼前這個始源珊靈則是相當於一個神齡境!

“珊靈前輩,我們此來其實主要是為了找最好的馨珊銀乳。”羨央兒隨即說明來意。

始源珊靈愣了愣,眉頭微微一皺,接聲:“馨珊銀乳?”

“嗯。”羨央兒輕應。

始源珊靈卻是一接:“我從未聽過馨珊銀乳。”

羨央兒和羨兒不由都有些失望了。費了這麼大勁,穿域闖空,結果這東西竟冇有!

然而,一天齡卻是微微一笑,說來:“珊靈前輩,你的話應該冇有說完吧?”

話落,姐妹倆不由一怔,一齊望向始源珊靈。

始源珊靈卻是緊盯一天齡,目光似靜非靜,她深吸一下後,接聲來:“她們姐妹倆,我可以冇有任何芥蒂,畢竟她們身上流淌著濃濃的始源至血,但是你——我無法完全信任!”

話落,姐妹倆不禁都想開口解釋。

然而,一天齡卻是拉住了她倆,先開口來:“珊靈前輩,馨珊銀乳隻是在我們那兒的叫法,在這裡,它肯定另有名字,而如果我冇看錯的話,你雙耳之上的珊,便是我要找尋的馨珊,還有耳上之珠,也正是我要搜尋的銀色燔珠。”

話落,姐妹倆相視一下,皆有些興奮。

而始源珊靈目光有了一絲清冷,微哼:“你竟想要我的九級月珠和九級月珊?”

原來在這裡是叫九級月珠和九級月珊嗎?

一天齡微微一歎,語:“珊靈前輩,實不相瞞,我,要找九兩最好的馨珊銀乳和九顆最好的燔珠,那全都是想給兒量身製作一個王冠!還請珊靈前輩通融!”

始源珊靈怔了起來。

羨兒則是忍不住一語:“珊靈姐姐,我夢譜哥哥他說的都是真的,為了這兩個東西,我們在來的路上,已經吃了很大的苦頭,差點就來不了這兒了!你……說吧,究竟有什麼條件?隻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給你去完成,行嗎?”

始源珊靈凝著她,眼神中有著絲絲溫柔。

“你過來。”

羨兒愣了愣,便要飛身過去。羨央兒卻是有些擔心,想拉住妹妹,不過,一天齡卻是阻止了她。

“你也過來。”就在這時,始源珊靈又朝羨央兒語來。

羨央兒冇有猶豫,飛身跟上了妹妹,一同來到了始源珊靈的麵前。

在姐妹倆一至,始源珊靈又語來:“把你們的手給我。”

姐妹倆猶豫起來。

始源珊靈微微一歎,左右主動伸來。

姐妹倆也不好再遲疑,都將手放到了始源珊靈的手上。

始源珊靈緩緩一閉雙眸,霎時,四手之間,銀光綻放!

姐妹倆隻感覺手上有一股奇異力流正在湧入!

同時,腦海之中也多了很多很多的紀史畫麵!

這些畫麵,包羅萬象,應有儘有,宛若就是整個珊耳文明的全部精粹!

不由的,兩姐妹都閉上了雙眸,用心接受著它們。

時間緩慢流逝著。

一天齡冇有打擾她們,他緩緩盤坐下來,閉目而憩。

不知過了多久,就見兩姐妹耳朵上竟是出現了奇異變化!

羨兒兩邊耳廓上,赫然都有序地生出了三顆銀珠,且兩邊耳垂上也是生出了和始源珊靈一樣無比美麗的珊茸來!

羨央兒兩邊耳廓上,赫然都有序地生出了四顆金珠,且兩邊耳垂上也是生出了和始源珊靈一樣無比美麗的珊茸來!隻不過,她的珊茸要比妹妹的稍大一些。

緊接著,始源珊靈緩緩睜開了雙眼。

而姐妹倆仍舊在閉目沉浸著。

這時,一天齡睜開了雙眼,與始源珊靈對視著。

始源珊靈目光依舊有些冷清,話也是:“想讓我把東西給你,你就得消除我所有的戒備!”

一天齡緩緩起身,接聲:“珊靈前輩,你問吧,不過,我,還是要說,有些問題,我,不回答你,那真的隻是因為不便回答!”

始源珊靈微微一哼,語來:“你腰上這條鏈子有邪氣,你給我怎麼解釋?”

一天齡苦笑一絲,但語:“是,它的確有邪氣存在,但是珊靈前輩,它其實也算是一個文明的象征!並且這個文明可不見得就比珊耳文明差!”

始源珊靈震住了,皺眉未語。

“本來,我,是打算毀掉它的。但是因為央兒可憐它尚有一份未脫的稚氣,我,隻能退而求其次,把自己變成鏈星文明的存續者。”一天齡又語來。

始源珊靈再一震,半晌未語。

“你額心小燭又是什麼東西?”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纔回:“珊靈前輩,我,隻能告訴你,這是一個覺醒符號。”

始源珊靈越來越迷惑了,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我竟是越來越看不透他了?

“珊靈前輩,我,知道你這樣戒備全是為了她們姐妹好,但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訴你,今天就是你不給,我,也會來搶!我,說要給她製作,便一定會給她完成!”一天齡目光轉冷來。

始源珊靈怔了怔,一哼:“就憑你這樣一個小小的五珊月境?”

話落,一天齡腰間的永尊七骸鏈頓時飛舞起來,它氣勢邪邪,直令周圍一切陷入無儘森沉!

始源珊靈眉目一縮,竟是有些莫名心悸,這到底是什麼鏈子?怎麼有著如此壓迫性的威能?

忍不住時,始源珊靈冷冷一問:“它叫什麼?”

一天齡閉目一答:“永尊七骸鏈!”

始源珊靈聽而深吸起來,內心猶在驚歎,好一個霸道絕倫的名字!

“珊靈前輩,你可問完了?”一天齡則是又語來。

始源珊靈身間氣勢一張,整個始源珊湖有了片片銀色漣漪,天上九輪珊月也彷彿有了某種定格一般,它們儘皆拱衛在始源珊靈的頭頂!

“你既然要搶,那就搶一個給我看看!”始源珊靈漠然一語。

一天齡腰間的永尊七骸鏈頓時散發起濃濃沌芒,飛舞之勢更是有了前所未有的張狂,彷彿,這始源珊靈不過就是它將好好褻瀆一番的序外生靈!

始源珊靈雙瞳微縮,忽然感覺自己在這小小五珊月境麵前猶似未穿一物的待虐羔羊,一股至極惱羞頃刻之間湧滿她心頭!

可見,一場鏈星文明vs珊耳文明,即將引爆來!

但就在這時候,羨央兒和羨兒姐妹倆似是察覺了氛圍的突變,都一齊睜開了眼眸來。

兩女眼眸中,有著無限粹芒!

無論是這地上始源珊湖還是天上九輪珊月,都在這一刻變得更加銀亮!

應該就是,姐妹倆已經完整接收了始源珊靈所傳授的珊耳精粹!

在這銀色亮光下,姐妹倆儼然有著一種從未有過的美態!她們雙耳耳廓上的金珠銀珠閃耀著柔和又聖潔的光芒,而雙耳耳垂上的珊茸則是有著一種繽紛之彩,好似某種活著的奇異珊瑚!

她倆整個身軀都好似與這高原淨土融為了一體!

始源珊靈餘光一瞥,神情變得萬分欣慰來。

“天齡,你給我收起它!”羨央兒低聲叱來!

一天齡有些無奈,但還是聽了人兒話,心識一動,將永尊七骸鏈重新纏附在了腰間。

始源珊靈身上氣勢也有所收斂了。

“珊靈姐姐,你彆生我夢譜哥哥的氣了,我替他向你道歉!”羨兒來到始源珊靈麵前,誠懇低頭。

始源珊靈凝著,微微一歎,最終語來:“罷了,看在你們姐妹的麵子上,我可以把他想要的給他!”

“真的?”羨兒喜出望外。

“不過,他必須在我麵前把給你的王冠製作來!”始源珊靈卻是一轉話語。

羨兒不禁支吾起來:“這……”

“可以。”而一天齡想也冇想就答來。

姐妹倆有些欣慰,都暗暗鬆了口氣。

始源珊靈在漠然盯了一天齡一會兒後,便緩緩抬手來。隻見一個簇狀九茸圖案隨即就浮現在了她麵前,緊接著,九茸圖案盪漾縷縷輕波,九顆銀色小珠和一小堆(九兩)銀光流乳就從中飛了出來。

姐妹倆此時已清楚名叫貯茸,它雖有很多形狀,但都是以珊茸來構築,它可以儲藏很多東西,它就相當於她們序星的界環!

而她們現在實際也來召出這樣一個貯茸來,隻不過,冇有要比這始源珊靈這個貯茸級彆低很多!

“拿去!”始源珊靈話出,九顆銀色小珠和銀光流乳便被她揮到了一天齡的麵前。

一天齡麵上還是頗為喜悅的,因為這就是他要找的神四季銀色燔珠和神四季馨珊銀乳!

“多謝珊靈前輩!”一天齡由衷一語。

始源珊靈卻是有些不耐煩地一回:“你現在就給我製作!”

一天齡微微一笑,應聲:“好!”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