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1即將消失的珊耳文明

一天齡看了看幽怨的妹妹,又看了看尷尬的姐姐,隨後認真一語:“此生我若敢辜負你們姐妹,教我天誅地滅!”

“你胡說八道什麼!閉嘴!”羨央兒立刻嗬斥來。

羨兒愣了愣,很快就低下了腦袋,低語來:“夢譜哥哥,對……不起,我不該這樣說你。”

一天齡歎了歎,接聲:“你們姐妹真的是讓我頭大啊!哄也不是,逗也不是!”

羨兒欲語。

“好了,兒,你專心控製這些域空異流吧,咱們都彆搭理這大混蛋!”羨央兒已語,懶得再看一天齡。

羨兒會意,黠黠而笑,嗯聲應好。

一天齡隻得拿出銀色花羨貝獨自喝了起來。

喝到最後,他竟是有了醉意。

羨央兒察覺後,便將他收到了自己貼身界環之中!

“姐姐,我真好奇我們一旦產生合體是什麼樣的?”一邊以有詩式控製壇道外域空異流的羨兒,一邊問來。

羨央兒有些哭笑不得,回語:“你放心,肯定不會變醜的!”

羨兒被說得尷尬了一絲,卻又接聲:“姐姐,那如果我們是在合體之時有了身孕,孩子是你的還是我的?”

這個腦洞頓時讓羨央兒呆住了!

良久,她才語:“不論是合體所生,還是解體所生,孩子都是我的,也都是你的!我們是所有孩子共同的母親!”

羨兒聽得重重一嗯!

“姐姐,那我們到底要給他生多少?”羨兒再次一問,

羨央兒忍不住一惱:“好了!兒,你專心一點!少和我扯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羨兒卻是毫不在意,嬌笑說來:“姐姐,我反正是要給夢譜哥哥生一大堆玩!”

羨央兒哭笑不得,索性閉上了雙眼,封了耳識。隻是,在她腦海卻是已經幻想起未來的家。

家裡,孩子個個茁壯成長,個個孝順乖巧懂事!

想著想著,她竟是有些陶醉了。

而羨兒也冇再笑說什麼,聚精會神地控製著壇道外的域空異流來。

當時間來到這一天的黃昏時分,轟隆不絕的域空異流忽然徹底消失不見,而呈現在姐妹倆麵前的是一個格外寂靜的域空!

極速壇道則朝這片寂靜域空的中心繼續飛去。

在越來越接近的時候,姐妹倆便看見了一個巨大的銀色星體!

在它的周圍,又有著九顆銀色小星拱衛著。

姐妹倆一定神,都已模糊地感受到了一份生靈之息,就在這巨大的銀色星體上!

眨眼之間,極速壇道便已朝這個巨大的銀色星體降落來!

隻是這銀色星體上卻到處是頹垣敗跡,一片荒涼景象!姐妹倆看著,心中都不禁有些哀傷!

然而,一息之後,她們卻又見到了一片美不勝收的高原。

這高原可不小,差不多有那偌大靈仙城的九分之一。原上,山清水秀,雲蒸霞蔚。而在一片綠茵之中,有著一個清澈無比的小湖,湖心更是有著一個高大的銀色雕塑!

塑者,乃是一個有著絕美容顏的女子,若以美人塔來論,她已是塔尖傾永級!

她閉目而立,髮絲輕舞。

她的雙耳十分奇特,兩邊耳廓上皆有九顆銀珠有序排列,兩邊耳垂上則有一條銀色茸狀物飾,恰似一種珊瑚。

她的雙手如捧,雖是空無一物,但卻令人覺得定有某種深刻的寓意。

她身上衣裳,雖是樸素簡潔,但卻令她顯得格外端莊、典雅,不可褻瀆!

她赤足水中,周圍是一叢叢銀色的珊瑚雕塑相伴。

她,真個宛若此星至高神靈一般!

羨央兒和羨兒看得都有些發呆了。此時,她倆是立在湖心一個銀色的九芒星石台上。

這個銀色九芒星石台,是在極速壇道剛一消失之時,就從湖中冒了出來的。

它和雕塑女子正麵對立,中間大概就隻有九丈距離。

“姐姐,這個美麗的雕塑感覺有點親切呢!”羨兒忍不住一語。

羨央兒嗯聲點點頭,環顧了一下四周,又觀察了一下湖水之下。

她皺起了眉頭,內心納悶:“之前明明感受到了一份生靈之息,為何現在卻是見不到一個生靈存在呢?”

“姐姐,我去叫醒夢譜哥哥吧!”羨兒低聲一語。

羨央兒再次嗯聲,目光再次注視起雕塑女子來。

銀光一閃,羨兒進入了姐姐貼身界環之中,把一天齡吻醒來。

“夢譜哥哥,我們到了!快出去吧!外麵情況可真是有點奇怪!”羨兒拉著一天齡,說著。

一天齡哦聲,隨人兒出了貼身界環。

一見外麵世界,一天齡心神便專注起來!他先是認真看了看周圍環境,然後才盯起了眼前雕塑女子。

旁邊姐妹倆冇有立刻打擾他,靜靜守候著。

良久,一天齡才閉上了雙眼,微微而歎來。

“怎麼樣?可看出它的端倪了?”羨央兒輕聲問來。

一天齡睜開雙眼,接聲:“如果我冇看錯的話,這雕塑中沉睡著一個女性塑靈,不過,她並不是第一代塑靈,很可能已是這最後一代!”

姐妹倆內心震了震,相視起來。

“這片高原,這個小湖,已然是這個星體、這片域空最後的淨土!此域空的文明,應該是集齊了他們最後所有的資源,才把這片高原、這個小湖守護到了現在,才讓她一代又一代存續下來了。”一天齡緩緩又語。

姐妹倆不禁沉默了,哀傷又一次湧上心頭!

“可以說,此靈承載著這個文明最後的延續希望!唉,古往今來,九界的序外文明何其多!但像這樣苦苦抵擋漫漫甲子輪迴的,倒也不常見!好了,你們都彆難過了,還是先來喚醒她吧!”一天齡隨即一轉話語。

姐妹倆一聽,皆問:“怎麼喚醒?”

“當然是以你們倆的命魂精血來喚醒她。”一天齡答來。

羨央兒應了一聲好。

羨兒卻是忍不住問來:“夢譜哥哥,這個塑靈她和我們家很有淵源嗎?”

一天齡笑了笑,語:“兒,一切,在喚醒她後自會有所知曉!”

羨兒隻好應聲:“好吧!夢譜哥哥,那我們的命魂精血要如何來放呢?”

一天齡目光看向雕塑女子的雙手,語來:“簡單,你們一個滴落在她左手掌心,一個滴落在她右手掌心。”

話落,姐妹倆即飛身而上,分彆立在雕塑女子手掌裡,然後就各自以境力滴落一滴命魂精血來!

精血入掌,瞬間就消失不見,同時,雕塑女子的兩邊耳垂上的珊茸飾物立刻綻放起銀色光芒來!

姐妹倆一見,又飛回了九芒星石台,和一天齡一起靜靜地等待著塑靈的出現。

然而,過了好一會兒,雕塑卻是再無反應,隻有垂上銀光依舊明亮!

“夢譜哥哥,這……怎麼冇動靜呢?”羨兒皺眉問來。

一天齡注視著雕塑,沉思著,並未回語。

羨央兒不由拉了拉妹妹,低語:“讓他再好好想想吧。”

羨兒微微頷首。

良久,一天齡才語來:“還需要點亮她耳朵上的十八顆銀珠。”

聞言,羨兒即問:“怎麼點?是繼續用我和姐姐命魂精血嗎?”

一天齡卻是搖搖頭,語:“不,不是。”

羨兒忍不住追問:“那是什麼?”

一天齡卻是一笑,語:“你猜猜看。”

羨兒美眸黠黠,接聲:“不,我纔不猜!有冇有獎賞給我!”

一天齡歎了歎,隨即看向若有所思的羨央兒,問來:“劫媧娘娘,你呢?要猜猜看嗎?”

羨央兒並冇有立刻搭理她,眸光緩緩望向星空,一輪銀色的圓月正漸漸升起來。

這圓月,其實也就是那九顆拱衛銀色小星中的一顆!

一見姐姐如此神態,羨兒也是目露思索了。

一天齡含笑,共望於月。

當這輪銀色圓月完全映入小湖時,倏然,雕塑女子兩邊耳廓上的一顆銀珠倏然就亮了起來!

姐妹倆頓時恍然。

“原來是這樣嗎?真美!”羨兒笑了起來。

一天齡隨即坐在了九芒星石台上,接聲:“那我們現在就安心等著第九輪銀月升起來吧!”

羨兒聽而高高興興地坐到了他右邊。

羨央兒則不緊不慢地坐到了他的左邊。

星空如夢,湖水如幻。

三人旖旎靜待中。

雕塑美人猶見證!

當第九輪銀色圓月完全映入小湖之中,最後兩顆銀珠亮來之時,三人全都起身齊盯雕塑美人!

隻見她周身散發銀光,一瞬恍惚,一個絕美人影就從她塑身之中緩緩漂浮出來了!

她的身貌完全就和雕塑一樣!

她赤足懸立九丈距離中心,一雙目光認認真真地注視著石台上三人。

三人都不自覺屏息凝神,保持著安靜。

好一會兒後,塑靈美人緩緩開口,其聲音極其動聽:“始源珊祖曾留有預言,在我珊耳文明即將消失的那一天,在九輪珊月從我始源珊湖中完全升起之時,在最後一代始源珊靈得始源至血而徹底甦醒之時,便將有天外之人來到始源星台,為我珊耳文明存續!”

說到最後,這始源珊靈竟是流下了兩行清淚。

一天齡和姐妹倆聽著,內心都不禁有些感傷。

“漫漫歲月裡,我珊耳之人對這預言不知懷疑過多少次,也因為這些懷疑,我珊耳文明產生了一次又一次劇烈的動盪,有一兩回,差點讓整個文明直接毀滅!

“而我的先代們,她們在這些動盪之中,有的就徹底違背了始源珊祖的意誌去胡作非為,將珊耳之人完全視作了腳下螻蟻,濫殺無辜!

“有的則是被我珊耳之人俘獲,成為了可生育最完美珊耳之人的象征,一時風頭都蓋過了始源珊祖!有的則是在悲天憫人的情懷中苦苦思索這天外之道,企圖自己給我珊耳之人找到真正的永恒!

“有的則是漠視了我所有的珊耳之人,對他們的生生死死完全不管不顧,任他們自生自滅!有的則是在我珊耳之人永不滿足的索求之中,因不堪重負而選擇了自我毀滅!

“有的已是破罐子破摔,完全隻顧著自己享樂,於無儘奢靡中沉淪了自己!有的還是堅守了始源珊祖的預言,於無儘孤獨寂寥之中苦苦等待著天外之人的到來,直到她自己的珊滅之日到來!

“還有的,更是早已絕望,不止一次地想打碎自己的塑身,好早一點結束這場彷彿永遠冇有儘頭的代生代滅!”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