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羨央兒的震驚!

和羨兒一樣,仍舊是戴著帷帽的羨央兒已從屋內出來。

她一臉冰冷地看著妹妹和七紅毓!

“姐姐,我必須得去看看!”羨兒已是心急如焚。

而七紅毓一見金衣凜凜的羨央兒,卻是有些拘謹了。她明白這個女子是和師叔一個等級的,甚至可能比師叔更厲害!

“他怎麼了?”羨央兒似乎也有些明白如果此時對妹妹硬來,恐怕會適得其反!所以,她漠然問向七紅毓。

七紅毓聞言而答:“他現在已經神誌不清,就像是……一個行屍走肉!”

“啊?”羨兒大驚失色!

羨央兒蹙眉,又語:“為何會變成這樣?”

七紅毓接聲:“我也不清楚,我今天再見到他時他就已經是這樣了。羨城使大人,我……之所以來找羨小姐,是因為他似乎對羨小姐還保留著一絲意識,他還記得要回贈什麼守絲……給羨小姐。”

羨兒心中頓時湧起了無邊酸意,他竟還保留著一絲對我的意識?

瞥著妹妹傷心神色,羨央兒似是有了決斷:“領路!”

羨兒聞言鬆了口氣:“謝謝姐姐!”

七紅毓哦聲而應:“那你們隨我來!”

冇過多久,三人便來到了靈聖城使院,來到了一天齡所在的房間。

人,依舊一動不動地躺在榻上。

“一天齡!”羨兒立刻撲到了榻邊。

“兒,注意你的舉止!”羨央兒當即一冷喝。

羨兒悻悻而起,退到了姐姐身邊,但語:“姐姐你快看看他這是怎麼回事?怎麼現在一點反應也冇有了?”

七紅毓接聲:“應該是太疲憊所致,之前他的眼睛可是流出了……血!”

“什麼?眼睛都流血了?”羨兒震駭起來。

羨央兒也是一怔,但語:“好了,你倆在一邊待著!”

羨兒和七紅毓隻得乖乖照做。

緊接,就見羨央兒伸出一手,準備探查一天齡額心來。

不過,在就要碰觸的時候,她卻忽然一頓,瞬提自身境力。赫然,一隻虛手就從她的玉手中伸了出來!

它彷彿是一種延伸,又彷彿真的是手上生手!

這一幕,讓七紅毓看呆了!她姐姐真厲害!可是這是……什麼術呢?

似乎察覺了七紅毓的震驚,羨兒隨即低聲一語:“這是我家的如虛羨手!一般常用來為外人診斷身體狀況用的。”

七紅毓看了一眼羨兒後,微垂眼,未再作聲。

而羨兒此時也是緊緊地盯著姐姐的探查,全然未注意七紅毓剛纔那一眼的安靜!

在這安靜中,彷彿帶著某種回想——七紅毓小姐,我給你介紹一位吧,羨兒羨小姐,其實是值得你去好好結交的。

“七紅毓。”羨央兒忽然叫來。

七紅毓回神,忙應:“什麼事,羨城使大人?”

“你剛纔說,他的眼睛流血了,是怎麼回事?”羨央兒收瞭如虛羨手,回身看向七紅毓。

於是,七紅毓就將之前經過敘述了一番。

聽完,羨央兒和羨兒都是陷入了沉思。

不過,很快,羨央兒便回神,一伸手,說來:“把那株八十一年的九縷靈烏先給我看看。”

七紅毓冇有遲疑,當即從自身界環中取出,遞來。

羨央兒接過,仔細看了看,聞了聞,在確定就是一株普通的九縷靈烏後,她才語:“你去把他衣服打開,讓我看看那五個指甲蓋印。”

七紅毓這次不再臉紅,立刻照做。

倒是一邊的羨兒有些尷尬了。

“兒,你背過身去,不準去看!”誰知,羨央兒卻是冷冷出聲了。

羨兒無奈,隻得緩緩轉過身去。

很快,七紅毓打開了一天齡的衣服,把五個指甲蓋印呈現來了。

一見,羨央兒雙眼頓縮,她嘴中不由自主地一呼:“這是……這是……終仆妖約!”

羨兒和七紅毓呆住了,終仆妖約?

“姐姐,什麼終仆妖約?”羨兒立刻轉過身,問向姐姐。

羨央兒此時已是無比凝重,她萬萬冇想到這個一天齡的心口竟真的是那個終仆妖約!

之先七紅毓在提到五個指甲蓋印的時候,她雖然有些震動,但卻並不相信一個小小的靈齡境身上會出現那妖界殘酷無比的終仆妖約!

這冇理由!

就算這個一天齡有些神秘,但是終仆妖約隻有頂層級彆的妖界之人才能施展!

難道說此時靈靈城中竟暗藏著如此頂層人物?

不,不太可能,一旦有此人物出現,我們靈界頂層必會察覺端倪!必會有所反應!

可是,到現在為止,頂層並冇有親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究竟此人為何要對這個一天齡施展終仆妖約呢?

這個一天齡身上究竟有著什麼絕密呢?

有些羞澀地瞥了一天齡胸膛的羨兒再次喚來:“姐姐,什麼終仆妖約?你怎麼不說話了?”

七紅毓也是緊緊盼著羨央兒。

羨央兒緩緩而斥:“誰叫你不用功的?現在知道來問了?”

羨兒搖起了羨央兒的手:“姐姐!”

羨央兒有些無奈,卻回:“回家後,自己去看爹孃記載的九界秘錄!”

羨兒神色頓時一垮,完了,連撒嬌都不管用,姐姐肯定是不想說了。

“羨城使大人,你……還能救醒他嗎?”七紅毓雖然也很想瞭解什麼是終仆妖約,但是也明白此時更重要的是什麼。

羨央兒漠然而語:“我無能為力,他現在還能活著已是一個奇蹟。小小靈齡境竟能承受著終仆妖約這種頂層之術,此人身上的確是有著不少秘密!”

“姐姐,既然你不能救他,那我要帶他回家!”深吸一下的羨兒,如是而語。

“你敢!”羨央兒頓怒。

“我就要!反正我就是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變成這樣!不管這個終仆妖約是什麼破玩意!我都要想辦法讓他完全清醒過來!”羨兒信誓旦旦。

帷帽下,羨央兒神色很是難看。

一邊七紅毓不禁看向榻上的一天齡,她覺得他又可憐又……令人羨慕!

可憐的是,他遭此大難!

令人羨慕的是,他心中惦記的羨兒小姐並冇有辜負他的惦記!

也許是羨兒的決斷之聲過大,也許是一天齡心靈深處確實惦記過深,緩緩地,一天齡睜開眼來了。

他在三女愕然神色中,慢慢坐了起來。

他無神的目光,緩緩又緩緩地看向了羨央兒手中的那株八十一年的九縷靈烏!

眼珠又是左右移動,又是左右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