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9馨媧娘娘

一天齡會意,將舵環讓給了他的寶貝兒。

未過多久,羨兒便催動著勾玉銀艇來到了這羨湖仙緣的最深處。

在這裡,尋寶者比較少。

並且,這裡漩渦散發的玄光也都比較暗淡!

“夢譜哥哥,就是那個泛著些許灰光的藏寶玄渦!”羨兒玉手一指艇外,說來。

一天齡和羨央兒皆是順著她所指方向,望去。

隻見一個不算特彆大也不算特彆小的灰色玄渦正在緩慢漩動著。

純白麒麟雪兒和小養也是目光緊盯著,彷彿隻想徹底看清一些!

羨央兒顰眉蹙額,內心忽然感覺這個灰色玄渦自己以前從來並冇有見過!

而一天齡呢?

他目光卻是忽然緊縮,似乎發現了某種令他頗為驚疑的事情!

“怎麼了,夢譜哥哥?”羨兒首先察覺來。

一天齡緩緩回神,語來:“這個玄渦的確很凶險!”

三女一麟皆是一震!

的確很凶險?

“那我們能進去看看嗎?”羨兒忍不住又問。

一天齡卻是猶豫起來。

羨央兒見而忽然對純白麒麟雪兒和小養說來:“雪兒,小養,你們回你們的艇,離開吧!”

純白麒麟雪兒和小養有些迷惑。

羨央兒隨即又語:“這個玄渦凶險,我不能讓你們倆進入這險渦!”

小養欲應一聲好。

純白麒麟雪兒則欲追問。

“雪兒,聽話!”羨央兒又已語。

無奈,純白麒麟雪兒隻得應聲:“央兒姐姐,那你們可得小心了,實在不行,也彆強行進入它!不然伯父伯母他們也會為你們擔心!”

“嗯。放心吧,我們會有分寸的!”羨央兒微微一笑,接聲。

隨即,純白麒麟雪兒和小養出了勾玉銀艇,拿出了她們的艇,緩緩催動,離開了。

羨兒看著她倆離開,忍不住問來:“姐姐,你有辦法讓我們進入這個玄渦?”

然而,羨央兒卻是接聲:“你彆看我,看他!”

話落,一天齡有些哭笑不得。

羨兒果然愣愣盼來,問來:“夢譜哥哥,姐姐是你肚裡小蟲兒了?”

“誰是他小蟲兒了?”羨央兒頓時惱怒起來。

羨兒嘟起了嘴,反問:“難道不是嗎?你這麼快就察覺了夢譜哥哥內心的想法!直接就把雪兒和小養趕走了!”

“胡說什麼!我的確就是為她們好!”羨央兒再次低叱。

羨兒哼了一聲,還是很不高興,因為她冇能第一時間與她心愛的人保持默契!

一天齡見而忙哄:“兒,沒關係,回頭,我就把我的寸語心通之術教給你!讓你也能和你姐姐一樣,與我保持完美默契!”

羨兒怔了怔,又是喜笑顏開:“好!”

羨央兒則是故作冷漠地一語:“快說吧,這個玄渦究竟是什麼?”

一天齡歎了歎,隻語:“還是先看能不能進入,再來確定吧!”

見他賣關子,羨央兒微微一哼,直接掌起了舵,催動勾玉銀艇遊向不遠處的灰色玄渦!

羨兒內心不由緊張起來。

一天齡察覺後,便將她摟好,笑語:“應該冇事的,不用擔心!”

“嗯!”羨兒乖巧地反抱著。

羨央兒深吸一下,儘量讓自己全神貫注,不被身後兩人的旖旎摟抱所乾擾!

數息之後,勾玉銀艇來到了灰色玄渦麵前。

冥冥之中,似有一股斥力在阻止它進入去!

這斥力,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就是恰到好處的阻止來!

不論羨央兒如何催動勾玉銀艇,都是無濟於事。

見此,羨兒忍不住抬頭盼來,語:“夢譜哥哥,姐姐她冇辦法催進去啊!”

若有所思的一天齡這時接聲:“央兒,釋放一滴你的命魂之血,試試看!”

羨央兒一聽,也冇多猶豫,隨即就以境力逼出了一滴命魂之血釋放到了這灰色玄渦之中。

頓時,灰色玄渦有了些許光彩,其斥力也明顯減少來。整個勾玉銀艇已然能夠進入一半了。

“還是不夠!我再釋放一滴看看!”羨央兒說著,就要做。

然而,一天齡卻阻止來:“不,你的已經冇用了,兒,你也來釋放一滴吧!”

羨兒怔了怔,分開身,應好而釋。

當她的一滴命魂之血也放到了這灰色玄渦之後,勾玉銀艇便毫無阻力地進入了這灰色玄渦之中。

緊接著,三人眼前便是一條繽紛光隧。

“夢譜哥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回神的羨兒趕忙問來。

一天齡笑了笑,解釋:“這個玄渦界陣需要羨家最純最濃的血脈才能開啟,而你和你姐姐的兩滴正好就是!”

兩姐妹有所恍然。

“但是這條光隧的儘頭究竟會是什麼呢?”羨兒喃喃又語。

一天齡這次冇有回答,隻笑:“你猜猜看吧。”

羨兒一聽,頓時來了興致,雙手一勾一天齡脖頸,答來:“嗯……我猜是一個美麗無比的洞房!”

一天齡哭笑不得,尷尬無比,但還是自然地將她摟好。

羨央兒也是滿麵羞紅,忍不住低叱:“胡說八道什麼!”

羨兒立刻鬆開人,回懟:“姐姐就愛口是心非!明明心裡憧憬得很!”

羨央兒咬起了嘴唇,有些氣結!

“哈哈哈哈哈……”一天齡再也忍不住了,肆意而笑。

羨央兒狠狠瞪了他一眼,叱:“邪魔歪道!”

一天齡微歎,收斂了笑聲。

“姐姐,你能不能換個新鮮點的字來表達?老是這四個字,我耳根子真的都快吐絲結繭了!”羨兒再次吐槽。

羨央兒氣笑了:“小黠皮,你能耐!你倒是用你這對小紅垂給我吐一個結一個看看!”

“哼,大羞丫!大羞丫!大羞丫!”羨兒連聲而逗。

羨央兒懶得再搭理,轉盯身邊男人,冷問:“快說,你到底看出了這個玄渦的什麼東西?”

一天齡卻是含笑而語:“劫媧娘娘,你急什麼?”

話落,羨兒呆住了。

羨央兒有些不敢看妹妹,她最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混蛋!你乾嘛這樣刺激兒?

果然,下一瞬,羨兒便紅著雙眸瞪起了一天齡!

那眼神分明就是要他給自己起美稱!

一天齡自是心疼,連忙哄來:“吾的善媧娘娘彆生氣了!”

因為為善會。

羨兒麵色稍霽,但哼:“一個不夠!我要比姐姐多!”

一天齡有些頭大,但還是想了想,試探性地又語:“那再添一個香媧娘娘?”

因為九香守絲。

羨兒收斂了所有的不愉,故作平靜地應著:“再添。”

一天齡實在哭笑不得,但還是好好沉浸了一下,語來:“嗯,詩媧娘娘?”

因為有詩式。

羨兒微微一怔,眼角有了一絲笑意,還是一語:“再添!”

邊上的羨央兒這時候冷眼瞥著一天齡,那眼神分明就是你再添一個試試!

然而,一天齡卻還是一語:“兒,還是就叫馨媧娘娘吧!給你的王冠終將源於馨珊銀乳,且馨字含香,蘊善,藏詩,猶有夢懷與心道!另外,與你姐姐的劫字正好有著一種淡淡的互補關係!而你們姐妹本身可算是一體兩麵!”

羨兒沉吟了好一會兒,才璀璨一笑:“好!”

羨央兒微微一哼,撇過頭去,內心暗罵,混蛋!

察覺姐姐真的有點傷心了,羨兒忍不住抱來,道歉來:“姐姐,你彆生氣了,我……錯了。”

羨央兒有些哭笑不得,輕歎出聲:“傻瓜!我隻是生他的!”

羨兒欲語。

也就在這時候,勾玉銀艇來到了光隧儘頭,隻見這儘頭之處竟是一個有點奇異的序壇!

這個序壇雖然也是九芒星圖案,但是在它的邊緣卻是有著一些姐妹倆從未見過的珊瑚圖案!

這種珊瑚,非常美麗,讓人看著心裡自生一種說不出的溫馨感!

難道……這就是那馨珊嗎?

難道冥冥之中,真的有著某種註定不成?

“混蛋!快說,這到底怎麼回事?”羨央兒有些惱火了。

羨兒這次也不再幫心愛的人說話了。

一天齡卻是歎了歎,緩緩語來:“其實,說真的,在剛一發現這個灰色玄渦的隱秘時,我,也是十分驚訝!我,萬萬冇想到你們的先祖竟是在自己掌控的城內,留下了一個序外文明的出入口!”

話落,兩姐妹徹底震驚了,一個序外文明的出入口!

“在九界,古往今來,很少有家族勢力這麼做的!因為九界序星就是九界序星,它有著九界極其重要的使命。儘管很多很多人並不瞭解這個使命具體是什麼,但是使命總是口口相傳下來了,讓後人隻能在無儘迷惑中嚴格遵守!

“所有相傳下來的嚴令,幾乎都是在說九界序星需要嚴格保密,絕不能讓任何序外文明窺知,否則不僅所有序外文明會麵臨重大危機,就連九界序星自身也會遭受重創,讓九界序星上的生靈處於水深火熱!”一天齡緩緩又語。

姐妹倆麵色聽得凝重起來。

然而,一天齡話鋒卻是一轉:“不過,現在這個序壇連接的序外文明似乎已經來到了它的儘頭,它已散發頹敗的灰芒,應該很快就會被九界現在的甲子輪迴給毀滅了。”

姐妹倆彼此相視起來,都有些同情。

一天齡看著兩姐妹,深吸一下,接著又語:“冥冥之中,或許真有定數!這序壇上的珊瑚,其實正是我要找尋的馨珊!所以,不論如何,這個序外文明所在的域空我都必須去一趟!你們姐妹先回去吧!”

“不行!”

“不行!”

兩姐妹異口同聲拒絕來,神色不容置疑。

一天齡看著姐妹倆,有些苦澀,隻語:“此去雖有序壇可跨越序外域空,但是誰知道這些序外域空會產生什麼樣的域空異流呢?吾的兩位姑奶奶,不是什麼人都能去做那文明蒐集儲存者的!還有,此去,時間也不好說,一天之內是絕對回不來的!抱歉了,答應你們的婚禮,我,隻能先延後些許了。”

“夢譜哥哥,你不要說這些了,反正今後你在哪兒我就在哪兒!”羨兒已經抓住了他的手臂,不讓他獨自溜離。

羨央兒則是冷冷盯著,冷冷語著:“想一個人去,你門都冇有!”

一天齡無奈,在沉默半晌後,他語來:“好吧,你們要去也行,但是之後一切事情都得聽我的!”

“隻要你說得有情有理,我自會聽!”羨央兒毫不客氣地一接。

“隻要你不撇開我和姐姐,我都會聽你的!”羨兒也是一回。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