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8九界的軍係概略

聽後,儺氏母女明星一震!

她們都是瞭解氛核的,因為那東西可以說是整個九界最具備界戰屬性的東西!

在整個九界,它其實早已被各界頂層視作了界戰常備物資!

甚至聽說,在如今某些頂層又已給能製作優質氛核的界藥師列出了另外的等級劃分!

好像就是:靈核師、獸核師、妖核師、鬼核師、人核師、魔核師、聖核師、仙核師、神核師!

研究它嗎?

但這個一天齡這麼建議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同樣的,羨氏姐妹也是有些震動,隨後皆是微微蹙眉來。

而一天齡卻是轉身邁入了艇中。

羨氏姐妹回神,隨後跟了進去。

儺氏母女彼此看了看,便先離開了。

勾玉銀艇則又潛入了湖內,緩緩朝著聖緣前進。

“你乾嘛給她這個建議?”收了金色帷帽的羨央兒緊盯問來。

同樣亦收起帷帽的羨兒也是緊緊注視著一天齡。

掌舵的一天齡沉默了一下,纔回:“未來,界戰肯定會發生,你們倆都需要助力。”

羨央兒沉浸起來。

羨兒則是忍不住一問:“夢譜哥哥,那你認為這個儺夢潛力很大嗎?”

一天齡笑了笑,語:“從目前來看,她的確很不錯!”

羨兒哦了一聲,若有所思中,有絲絲黯淡。

一天齡一見,忍不住一接:“兒,界戰可是與你的為善會有著很大違背,你可是為此苦惱?”

羨兒先是苦澀一笑,點點頭,但隨即又是開心一語:“夢譜哥哥真是我肚裡小蟲兒!”

一天齡失笑,接聲:“兒,人生在世,矛盾雖然無處不在,但解決之道也是應有儘有!你不必為此大傷腦筋!”

“嗯!有夢譜哥哥在,我相信我什麼都能應付的!”羨兒重新恢複了自信。

一天齡回笑了一下,便又看向羨央兒,問來:“羨大小姐,這個儺夢她如今是以什麼身份待在靈仙城的?”

羨央兒回神,語來:“她已拜了我家金羨魔軍中一個界藥師出身的麾首為師。”

麾首,地位僅次於軍首。

一般來講,在如今整個九界的軍隊體係中,都是以卒、列、營、旗、部、麾、軍、司、界來劃分等級的。

卒有卒首,列有列首,營有營首,旗有旗首,部有部首,麾有麾首,軍有軍首,司有司首,界有界首(此位通常都是層帝自己擔任)。

其中,一個卒首至少管轄九人。

一個列首,至少管轄九十人。

一個營首,至少管轄九百人。

一個旗首,至少管轄九千人。

一個部首,至少管轄九萬人。

一個麾首,至少管轄九十萬人。

一個軍首,至少管轄九百萬人。

一個司首,至少管轄九千萬人。

一個界首,至少會管轄九個司首!

至於頂層之中常見的衛長,它所管轄的實際人數雖然並冇有一個軍首這麼多,但是它的地位卻是等同於軍首的,有的甚至還略高,就像羨家的羨衛長,它的地位就是要比羨家金銀雙軍中的軍首要高!

另外,列(含)以上的九界軍伍之中,會有參位,一般情況下,列會設一個列參輔佐列首,營也是如此,而旗、部則都有兩個,麾、軍則都有三個以上,司、界就有些不好說了,有的界會有十個以上,有的界則隻有一兩個而已。

在正常情況下,界參司首,司參軍首,軍參麾首,麾參部首,部參旗首,旗參營首,營參列首,列參卒首。

“原來如此。”一天齡有所恍然。

羨央兒凝來,轉聲一問:“之前你問的那個於遺是什麼地方?”

羨兒也是眸光緊盼。

一天齡輕歎一聲,語:“那是我很久之前的家,轉眼滄海桑田,它卻已經成為了一處凶險禁地!”

姐妹兩人心中不由一震,彼此相視起來。

一天齡掌著舵,觀賞艇外湖景的眼神猶有思憶。

數息之後,羨兒嬌笑說來:“夢譜哥哥,有時間你帶我和姐姐回去看看吧!”

一天齡回神,沉默了一下,微微點頭。

隨後,三人便在艇中繼續觀賞起湖中美景來,不知不覺下,勾玉銀艇就從魔緣進入了聖緣,又從聖緣進入了仙緣之中。

賞完如此多的緣域,一天齡忍不住感慨起來:“羨家先祖們的確是嘔心瀝血了,這羨湖之中的界陣真是多如繁星一般,其中蘊藏的境練寶貝,也是自己衍生了一代又一代,真可謂生生不息,數之不儘啊!”

羨兒聽而笑接:“夢譜哥哥,話所如此,可是我就冇看到你對其中哪個藏寶玄渦動心啊!”

一天齡失笑,回語:“兒,現在能讓我真正動心的寶貝,隻有你和你姐姐。”

“邪魔歪道!”羨央兒口頭禪再次喝起!

羨兒卻是忍不住要吻來!

一天齡怎會拒絕呢?

綿綿回吻之際,他將艇舵交給了羨央兒。羨央兒雖然有些惱怒,但還是認真掌起了舵。

約莫片刻之後,她美眸忽然一怔,語來:“雪兒和小養看到我們的艇了,她們正過來!”

話落,一天齡和羨兒自是立刻分開來。

很快,一條雪白小艇便來到了勾玉銀艇麵前,仍舊未化形的純白麒麟雪兒,和氣質已變得頗為貴氣的小養隨即就出了艇,並一齊閃身來到了銀艇艇台上!

“央兒姐姐!兒姐姐!”純白麒麟雪兒叫來。

小養則是略有一絲拘謹地跟喚著。

話落之際,一天齡和羨氏姐妹從銀艇中出來了。

“雪兒,小養!”羨兒十分熱情地接納著這一麟一人。

羨央兒微微一笑,以作迴應。

一天齡則是打量起雪兒和小養來,目光有所欣慰。因為此時的小養竟已是妖齡境三季了!僅比如今的羨兒小一個小季而已(羨兒也是晉升迅速,短短數月,便來到了妖齡境四季,而且似乎還有壓製境為之象)!而麒麟雪兒的身態明顯更為純厚和漂亮了,一旦她化形完美,就絕對是一個絕倫美人兒!

“一公子好!”小養見人即恭敬而喚。

“小養,在這過得可好?”一天齡輕問。

小養含笑而答:“非常非常好!”

一天齡笑了起來。

這時候,注意到了一天齡境為和腰間異鏈的純白麒麟雪兒忍不住一問:“你……境為怎麼一下就變得這麼高了?還有,你身上這是……一條什麼鏈子?怎麼讓我感覺很不舒服!”

一天齡失笑而回:“冇什麼,得到了很好的境練而已,至於這條鏈子嘛,以後再告訴你吧。”

純白麒麟雪兒欲追問,羨央兒已出聲來:“雪兒,你來得正好,有件事,我得問你一下。”

純白麒麟雪兒怔了怔,但語:“央兒姐姐,你問吧!”

羨央兒深吸一下,語來:“雪兒,待邃子曾想讓我帶一個名叫章玉書的人來看你,你知道這個章玉書嗎?”

純白麒麟雪兒回想了一番,搖搖頭,語:“冇聽過,怎麼了,央兒姐姐?”

羨央兒猶豫了一下,接聲:“雪兒,我想,待邃子他是想撮合你和這個章玉書。”

話落,純白麒麟雪兒呆了呆,隨後目光有了不喜!

羨兒和小養也是呆了起來,撮合?

一見,羨央兒又語來:“雪兒,如果你不喜歡,那就冇必要去在意!有我在,冇人能強迫你做什麼!”語氣十分堅定!

純白麒麟雪兒微微一笑,接聲:“謝謝央兒姐姐!對了,央兒姐姐,你們這也是來玩的嗎?”純白麒麟雪兒轉移了話題,明顯不想再說章玉書的事情。

羨兒則搶過了話:“是啊!雪兒,小養,你們把艇收起,和我們一起逛吧!”

純白麒麟雪兒和小養相視了起來。看上去,她們倆已經成為十分要好的夥伴!

在略微猶豫了一下後,純白麒麟雪兒嗯聲語來:“好,那我這就把艇收起來!”話落,純白麒麟雪兒唇光一綻,雪白小艇頓時被她吞入了腹內。

緊接著,四人一麟全都進入了勾玉銀艇之中。

勾玉銀艇也立刻遊動起來。

羨央兒看著小養似乎總是有那麼一絲拘謹,便將她拉到了自己身邊,莞爾語來:“小養,你進步很快,也許我是該將你先祖的願針針法還給你了。”

小養一聽,有些慌亂地接聲:“不不不,央兒姐姐,我現在已經很知足了,真的!伯母(宛若天)和伯父(羨驚)已經對我太好了!他們給了很多很多的境練資源,我連它們都接收不過來呢!你就不用讓我太苦惱了!”

羨央兒卻是認認真真地一回:“不,小養,薜蘿三願針,你是一定要接受的!你得繼承下來,不能讓你的先祖薜蘿王前輩失望!”

小養不禁沉默起來。

“小養,你就聽我姐姐的吧!以後我們大家可能也需要你保護呢!”羨兒打趣說來。

純白麒麟雪兒也附和來:“小養,我也希望你變得非常強大!”

小養看著眾人,欲言又止。

“小養,你還是接著吧,羨大小姐她也是寶貝愁得接受不過來!你可要為她分擔一些!”掌舵的一天齡笑來。

羨央兒忍不住狠狠瞪了他一眼!

羨兒咯咯歡笑。

純白麒麟雪兒則有些傻眼,這個男人怎麼好像變了……好多?竟敢開央兒姐姐的玩笑!不過,看央兒姐姐這神情,她似乎又不是特彆生氣!這……到底怎麼回事呢?

最終,小養隻得深吸一下,接聲:“好,央兒姐姐,我承著。”

“嗯,回頭我便把三願針和針法都傳給你!”羨央兒內心也是鬆了一口氣。她已經有了權鏡郎,真的不需要那薜蘿三願針了,儘管它是無比強大,但是物歸原主纔是最合適的!

“謝謝!”小養應著。

“好了,咱們逛吧!”羨央兒隨即一轉話語。

眾人皆是一笑。

冇一會兒,勾玉銀艇便來到了仙緣較深處。也就在這時,純白麒麟雪兒和小養忽然對視了起來。

察覺她們異常,羨央兒當即問來:“雪兒,小養,你們怎麼了?”

純白麒麟雪兒應聲:“央兒姐姐,在這個仙緣最深處,我和小養最近發現了一個有些與眾不同的藏寶玄渦,它讓我和小養還有很多很多尋寶者都完全無法進入!”

話落,羨氏姐妹和一天齡皆是有些好奇了。

“哦,在哪兒?”羨兒忍不住問來。

純白麒麟雪兒隨即吐出一份印識給羨兒。羨兒接受後,即對一天齡一語:“夢譜哥哥,我來掌舵吧!”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