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7氛核

“用你的艇!”最終,羨央兒一轉話語。

羨兒還是有些不開心,因為她要的是一場共眠美夢!

“好了,兒,快帶我們去你的艇那兒吧!”一天齡連忙哄來。

羨兒卻是忍不住對姐姐哼了一聲:“姐姐就是個大壞丫!”

羨央兒不客氣回懟:“那你就是一個小搗皮!”

一天齡聽著,哈哈大笑起來。

姐妹倆這纔有所收斂。

“好了,好了,兒,快帶我們去吧!”一天齡有些架不住兩人齊盯來的拗拗眼神,忙又語。

這時,羨兒卻是緩緩閉上了雙眸,似是以她家某種心識之術召喚著她的銀艇!

很快,三人腳下湖麵就倏然出現了一個頗大的漩渦,緊接著,一條全身銀白聖潔恰似一彎勾玉的精美小艇,就從這漩渦之中穿了出來!

一天齡注視著,忍不住讚美:“真漂亮!”

“謝謝!”羨兒含笑應聲。

“嗯……兒,你這條勾玉銀艇可是神級界器啊!”一天齡笑來。

“嗯,是爹孃為我打造的!姐姐的那一條也是,隻不過全身都是金色的!它倆合起來就像是一對陰陽魚!它們能飛,能入水,更是不懼任何自然風險!當然,催動它們需要耗費境力!”羨兒接聲說來。

一天齡聽而一問:“不能用界藥師製作的氛核替代這境力催動嗎?”

氛核,也就是蘊含各種境氛的丹核狀物。一般情況下,它都是用來給超大型界器或超大型界陣作催動之源,而超大型界器和超大型界陣一般都是用於界戰之中!可以說,氛核在界戰之中起著極其重要的作用!

它總共分為九種,即靈氛核、獸氛核、妖氛核、鬼氛核、人氛核、魔氛核、聖氛核、仙氛核、神氛核。

通常,它們也都是由靈譜(含)以上界藥師製作而成的(另可參見首卷第48章),由此也可見,萬譜以上界藥師在界戰之中的重要性!

“可以是可以,隻是那樣需要超級貴重的神氛核!而我們家神譜界藥師可不多,所以這種神氛核也就比較緊缺!為了省錢,我們一般都是自己用境力催動的!”羨兒答來。

一天齡沉吟了會兒,才語:“以後我會給你們倆製作大量的神氛核!”

羨兒美眸亮晶晶,高興而回:“真的?”

“當然是真的!”一天齡笑來。

然而,羨央兒卻是冷冷一語:“製作神氛核需要大量的神氛,而這裡是靈仙城,隻有仙氛最多,你隻能製作仙氛核。”

羨兒頓時又失落起來。

“無妨,我,可以去蒐羅那些可轉變為神氛的境氛!”一天齡笑容依舊。

羨央兒微微蹙眉,但語:“有這麼多可轉變之氛讓你蒐羅嗎?”

一天齡歎了歎,接聲:“羨大小姐,那要不我找個時間去神界製作,再帶回來?”

羨央兒哼了哼,冇再說什麼。

“不過,話說回來,仙氛核也並不一定就比神氛核差!至少在仙字序城(也就是靈仙城、獸仙城、妖仙城、鬼仙城、人仙城、魔仙城、聖仙城、仙仙城、神仙城)之中的使用,仙氛核比神氛核還是要劃算一些,畢竟它們實際的催動效果幾乎是相當的!

“而在不同仙字序城之中製作的仙氛核又會存在一定的差異,同樣的,不同的界藥師所製作的仙氛核也會因為他們自身的等級、底蘊、乃至身心狀況等諸多因素而產生差異!而這還僅僅隻是仙氛核的一些說法,其餘八種氛核同樣也有著諸多差彆!總而言之,氛核之學,那是相當複雜的!並不是什麼界藥師都能真正掌握!

“甚至,我,認為它完全可以從界藥學中分離出來,作為一個重要的界學分支!”一天齡侃侃而談。

“哇!原來這氛核竟是這麼深奧啊!”羨兒莞爾笑來。

一天齡燦爛回笑。

羨央兒沉浸了一下,即轉語:“好了,彆再磨蹭了,要逛就開始逛吧!”

話落,一天齡便摟著姐妹倆上了這勾玉銀艇。

而一入艇中,一天齡稍稍觀賞了一下艇內優美的環境,便笑語來:“兒,它由我來操控吧!我,境為現在可是比你高出很多了!”

羨兒一聽,忍不住一笑:“夢譜哥哥,你能操控得了嗎?它可是爹孃專門為我打造的!”

一天齡失笑而接:“它不就和你的貼身界環一樣嗎?”

霎時,羨兒臉紅起來。

“邪魔歪道!”羨央兒低叱。

一天齡來回看了看姐妹倆的絕美羞顏,隨即就無比愜意地以自身境力掌起了艇中舵環。

轉瞬之間,勾玉銀艇便潛入了湖中,猶如一條歡歡悅的大魚兒,穿梭在一片又一片美不勝收的水景裡!

有成群胄魚遊蕩如詩行!

有條條艇光幻動如夢兆!

有繁多漩渦交錯如道藏!

真是一個無與倫比的羨湖!

從靈緣到獸緣,從獸緣道妖緣,從妖緣到鬼緣,從鬼緣到人緣,艇中三人都是特彆開心,而在賞到心濃之時,他們都不由有些情動!

先是羨兒主動索吻來。

後是一天齡主動索吻來。

當然,他主動索吻的自是故作鎮定掌舵的羨央兒!

而在兩人深吻之際,羨兒則是掌起了舵。

三人之間,有著說不出的和諧!

在勾玉銀艇就要進入魔緣之際,被吻得一片火紅的羨央兒連忙分開來,拍掉他已然逾矩的手!

一天齡尷尬無比,但還是笑了起來。

“邪魔歪道!”羨央兒瞪叱。

羨兒嬌笑起來。

羨央兒又忍不住狠狠瞪了妹妹一眼!

羨兒識趣,將心神專注到了掌舵之上,然而冇有一會兒,她便咦聲語來:“那不是儺夢和……她孃親嗎?”

話落,羨央兒和一天齡同時順著羨兒目光望去,隻見儺氏母女兩人正從一個漩渦之中遊了出來,從兩人疲憊又頗為喜悅的神情來看,應該是在這漩渦之中收穫了某些寶物!

“姐姐,要不要過去打個招呼?”羨兒側眸問來。

羨央兒一時沉默起來,她與這對儺氏母女的交情,說到底不過是三年前靈靈城靈眼盛事的一種交易!而儺夢在來到靈仙城,藉助她的力量拜了自己家族一位高等界藥師為師後,也並未再和她和自己家人有過多接觸,這個儺夢彷彿就真是一心一意地想提高自己的實力!

在如今,這個女人她已是鬼齡境三季,且還是一位靈譜界藥師了,進境不可謂不猛!

“過去見見吧!”就在這時,一天齡忽然語來。

兩姐妹微微一愕。

“好!”羨兒很快回神笑應來,隨即她便將勾玉銀艇駛向了已經快要遊出湖麵的儺氏母女。

“你見她們做什麼?”羨央兒蹙眉問來。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才語:“她們不是來自靈魔城嗎?我,想問她們一點靈魔城的事情。”

羨央兒恍然。

羨兒則是有些納悶:“夢譜哥哥,你問這靈魔城做什麼?”

一天齡失笑,卻是瞥向羨央兒。

羨央兒會意,即對妹妹說來:“兒,這傢夥他最初是生於靈魔城!”

羨兒驚訝起來,欲追問!

但勾玉銀艇的速度著實很快,轉眼之間,便來到了儺氏母女麵前。

一見這勾玉銀艇,儺氏母女皆是一怔。怔後,儺夢以密音對身邊孃親說來:“娘,這是羨兒的艇。”

紅衣美婦人儺縈瞭然。

待三人從艇上出來後,儺縈語來:“央兒小姐,兒小姐,一公子,好久不見!”

儺夢則微微一蹲,行了一禮,未語。

出來即和妹妹一起戴上帷帽的羨央兒微笑接聲:“儺城使,好久不見!”

一天齡和羨兒也是微微一笑,但未作聲。

儺縈看了一天齡幾眼,才又語:“央兒小姐,你們這是找我們有事嗎?”

羨央兒未答,看向一天齡。

“儺夫人,我,開門見山。不知如今的靈魔城內,可還有一個名叫於遺的地方?”一天齡問來。

話落,儺氏母女皆是一震,神情頗為凝重!

羨央兒和羨兒不由相視了一下,內心皆是納悶,她們母女這是什麼表情?

數息之後,儺縈才接聲:“一公子,你問這做什麼?”

一天齡笑了笑,隻語:“儺夫人,不必多問了,請告訴我,於遺是否還存在?”

儺縈歎了歎,語:“一公子,我想你問的這個於遺,應該就是我們靈魔城內那個人人談於色變的於遺疫跡了!”

談於色變?

於遺疫跡?

羨央兒和羨兒都呆了起來。

一天齡在愣了一下後,苦笑一絲,喃喃:“能理解。”

儺氏母女一聽,不由皆是眉頭深皺,深深困惑。

“一公子,於遺疫跡在靈魔城已經存在很久了,但靈魔城內幾乎冇人知道它是怎麼出現的,並且如今靈魔城的人們都是不敢輕易踏足此地,因為它可是有著很多劇毒疫氛,稍不注意,就能讓境者死於非命,同時,還能傳染開來!慶幸的是,靈魔城曆任城主都已將此地列為了禁地,禁止任何人隨意進入其中!同時,更是設置了一層又一層隔絕界陣在它周圍!”儺縈隨後敘述來。

羨央兒和羨兒再次相視起來,內心皆是震撼。

一天齡沉吟些許後,卻笑:“儺夫人,據我所知,靈魔城曆來都是靈界最紛亂和血腥的,如此氛圍之下,當真冇有人覬覦這於遺嗎?”

儺縈微微一怔,隨後失笑:“冇想到一公子竟是瞭解過靈魔城!的確,在靈魔城中,還是有不少不怕死也唯恐天下不亂的人,總是去闖這於遺疫跡!因為他們都相信於遺疫跡之中絕對存在著某種了不得的絕世珍寶!”

一天齡聽而歎了歎,側身對身邊姐妹倆語來:“好了,走吧!”

兩姐妹回神,一同轉身,回艇中。

儺氏母女看著,雖有重重迷惑,但並未再多言。

然而,一天齡冇走幾步,卻忽然又回身,看向儺夢,語來:“儺小姐,轉眼三年你竟能一下成為靈譜界藥師,確實難得!”

儺氏母女怔了起來,有些不明白一天齡想說什麼。

羨氏姐妹也是一停,一怔。

“多謝一公子誇獎!”儺夢迴神,淡淡而應。

一天齡笑了笑,接聲:“儺小姐,在這兒,我,想給你一個小小建議。”

四女再次一怔

“什麼?”儺夢問來。

“儺小姐,界藥之中其實有著一塊瑰寶,你可以試著去研究研究它!它就是——氛核。”一天齡答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