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5金羨九軍、銀羨九軍、天羨衛!

一家四口不由都震驚起來。

良久,才聽宛若天一問:“這麼說,我家兒這頂王冠是遙遙無期了嗎?”

一天齡卻是堅定而語:“上天入地,浩浩九界,我自會在這個癸亥紀結束之前把它們都蒐集,為兒製作來!”

話落,羨兒眼睛紅了!

而羨央兒美眸無限欣慰!

宛若天和羨驚一時之間都怔住了。

“大言不慚!”最後,羨驚回神,冷冷而斥。

宛若天立刻瞪了他一眼!

姐妹兩人則是頗有不平。

一天齡看向眼前嶽父大人,微微而笑:“父上,九界的這個癸亥紀終將是屬於我的!”

羨驚一聽,眼神不由一凝,盯而未語,彷彿他已從一天齡神色中看出了一種絕對的自信!

“我相信你!夢譜哥哥!”羨兒忍不住站起來,為心愛的人鼓氣!

羨央兒則是對父親認真一語:“爹,他冇有大言不慚。”

羨驚皺眉沉默起來。

這時,宛若天緩緩而語:“好,兒的聘禮,我和她爹可以等!”

一天齡由衷而語:“謝謝母上。”

“不過,你給央兒權杖,又想給兒王冠,到底是想告訴我和你父上什麼呢?”宛若天緊盯而問,其心思可以說相當深邃!

羨兒呆了起來。

羨央兒欲言又止。

羨驚則若有所思。

深吸一下後,一天齡肅然一回:“母上,父上,很簡單,我需要央兒成為獸界層帝,需要兒成為靈界層帝!”

話落,語不驚人死不休,滿屋寂靜!

羨兒有些傻眼了,夢譜哥哥,你這是……這是在開玩笑嗎?

羨央兒緊盯父母神色,想從中看出一些情緒。

宛若天和羨驚依舊死盯一天齡!

“臭小子,你……你……”羨驚張口結舌。

宛若天則是接過話來:“為什麼需要?”

一天齡緩緩起身,遙望屋外虛空一會兒,才又迴轉身來,靜靜而語:“因為我從九界之外歸來。”

一話出,一家四口皆是震顫不已!

原來九界之外,真的還有界嗎?

“小子,你……說清楚!”最先回神的羨驚起身喝來。

一天齡卻是苦澀搖搖頭,語:“抱歉,父上,我,隻能說這麼多。說多了,我,歸來的覺醒使命恐怕就會給你帶來……不可預知的傷害!”

羨驚眉頭深皺,作聲不得!

“爹,娘,你們就彆逼他了,好嗎?”羨央兒懇求來。

宛若天和羨驚皆是有些哭笑不得。

見姐姐求情,羨兒也是立刻回神,嘟嘴而語來:“爹,娘,我不準你們對夢譜哥哥問東問西了!”

一天齡失笑起來,忙語:“冇事的,兒!有些事情,我,確實必須坦承一些,不然,何以迎娶你們呢?”

羨兒俏臉一下紅透了。

羨央兒也有絲絲紅暈起。

“哼!”羨驚坐回了座位上。

宛若天長長一歎,語來:“臭小子,你這可是逼著我們家一起造反,去掠奪啊!”

一天齡聽而一接:“母上,漫漫甲子輪迴,九界的帝位從無恒久,而我也隻需要央兒和兒帝臨這一個癸亥紀!”

宛若天注視著他,起身來,語:“那你倒是說說,你有什麼具體計劃吧?”

一天齡看了看父女三人,才語:“很簡單,直接讓她倆闖兩界的界壘九關,讓她倆拿到獸界和靈界的層帝證!一證定天下!”

宛若天和羨驚一震,彼此相視起來。

羨兒則是忍不住看向姐姐,想看看她什麼態度。而見妹妹凝過來,羨央兒莞爾一笑,以極細聲音一回:“你彆想多了,他說了,他其實就是想左擁右抱兩大層帝,滿足他的虛榮心!”

一聽,羨兒呆了呆,隨後就忍俊不禁地一嘀咕:“夢譜哥哥是大茸賴!”

察覺兩姐妹似乎正在罵自己,一天齡暗歎了一下。

“臭小子,此事,還是從長計議吧!你和央兒兒目前實力都太弱了!”最終,宛若天一語。對於一天齡如今已成為人齡境四季,宛若天和羨驚內心都是頗為驚訝的,不過,到了這個時候,兩人已經不打算追問了,畢竟一天齡種種表現已經太不可思議了!

一天齡點點頭,語:“好。不過,母上,我能否先瞭解一下家中的底蘊?”

聞言,宛若天卻是接聲:“人還是物?”

一天齡想了想,語:“人吧!物的話,我,以後可以幫忙積澱!”

“夫君,你來說吧!”宛若天隨即就對羨驚語來。

羨驚愣了一絲,似是對這一聲突如其來的正式稱呼感到有點訝異!

不過,他還是很快整理了心緒,不冷不熱地介紹來:“小子,聽好了,人,我羨家主要有兩軍一衛!

“一軍為金羨九軍,分彆是金羨靈軍、金羨獸軍、金羨妖軍、金羨鬼軍、金羨人軍、金羨魔軍、金羨聖軍、金羨仙軍、金羨神軍!

“另一軍為銀羨九軍,分彆是銀羨靈軍、銀羨獸軍、銀羨妖軍、銀羨鬼軍、銀羨人軍、銀羨魔軍、銀羨聖軍、銀羨仙軍、銀羨神軍!

“目前,金羨九軍駐守家中,而銀羨九軍則都駐守在靈界界壘牒道的相應界司中!另外,每一軍的軍首都是神齡境!

“一衛,則是天羨衛,數量相對較少,但每一個都是神齡境!由你母上和我直接掌管!”

牒道,要比隙道更大更重要,但每一界都隻有一條!打個不太恰當的比喻,界壘就像一麵牆,那麼牒道就是牆上一道門,而隙道則是牆上的縫。九界任何生靈若想從一界牒道通過,就必須持有該界的通界壘牒!

界司,在無界戰情況下,通常就是正式處理生靈過界事宜的地方。在一個牒道中,都有九個界司,譬如靈界司就隻處理生於靈界之人的過界事宜,獸界司就隻處理生於獸界之人的過界事宜,妖界司就隻處理生於妖界之人的過界事宜。而在有界戰情況下,界司就好比是一界軍隊的前線指揮部!

相對來講,牒道過界正式、比較繁瑣(通界壘牒很難拿到,一般都直接掌控在一界層帝手上!)和嚴苛,且顯眼,但生靈y-i次忄可以通過的數量可為無限!而隙道過界隨意、比較簡單(隙道道鑰,一座序城之主就能夠發放,雖然也需要做一點備案)和鬆懈,且隱蔽,但y-i次忄可以通過的數量是為有限!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隙道跨越的空間基本都隻是在九界序星之間,而牒道則是不僅包含序星之間,更包含序星之外!

聽完,一天齡沉思起來。

“金羨九軍和銀羨九軍,在未來都會由央兒和兒來掌控。”宛若天補充了一句。

一天齡深吸一下,接聲:“母上,父上,待婚事結束後,我,想看看這金羨九軍和銀羨九軍。”

“可以。”宛若天冇有猶豫,即允。

一天齡隨即一語:“母上,父上,那婚事你們想怎麼辦?”

羨驚微微一哼,未語。

宛若天微微一笑,接聲:“婚事我倒是想風風光光熱熱鬨鬨,但是以你這種需保秘的身份來看,這分明又不怎麼合適!”

一天齡欲語。

宛若天卻又已語:“不過,我也不能太委屈我的兩個心肝兒!她們可是我羨家的無上榮耀!”

一天齡欲語。

宛若天卻又已語:“央兒,兒,你們來說怎麼辦吧!”

姐妹兩人紅暈已泛,彼此相視起來。數息之後,羨央兒答來:“爹,娘,婚事就在我們靈仙城內公開一下就好,不需要邀請太多人來參加。”

宛若天沉吟些許,即語:“好,那就隻邀請一下各軍軍首、羨伯羨仲兩兄弟、以及孃的孃家人。至於,家中老祖們目前還是不要去打擾了。”

一天齡眉頭微微一皺,有些迷惑。

羨央兒一見,當即給他解釋來:“羨伯乃是天羨衛的羨衛長!羨仲乃是如今靈仙城的城主!老祖宗他們一直都在閉關靜眠之中,和家族存亡無關的事情,他們都是不會輕易過問的。”

一天齡恍然。

“而娘她是出自仙界始仙一族!”羨央兒又補充了一下。

一天齡點點頭,莞爾一回:“這個我看得出來。”

羨央兒回笑,不再多言,和妹妹輕輕牽起了手。

這時,羨驚忍不住對宛若天一語:“夫人,璧紅籠那兒不通知,會不會不合適?”

宛若天看著他,冷應:“我倆女兒出嫁,關她什麼事!”

羨驚有些無奈,接聲:“好好好,不通知,不通知!”

宛若天隨即看向一天齡,深吸一下,語:“九天後,你們就拜堂!”

兩姐妹怔了怔,心如小鹿,麵上無限羞澀!

羨驚也有些發呆。

一天齡尷尬而應:“是!”

“好了,你先去外麵呆會兒吧!我們一家四口再說點事!”宛若天含笑而命。

一天齡應聲轉身,準備出屋。

然而羨驚卻是忽然一語:“等一下!”

一天齡聞聲而停,接聲:“父上,有何事?”

羨驚目光隻盯著他腰上永尊七骸鏈,問:“小子,你這腰上鍊子是怎麼回事?”這個問題其實他早就想問了,隻不過始終都冇有找到時機!

話落之時,宛若天和羨兒也是盯住了鏈子,神情也有些思疑。

一天齡不好猶豫,平靜而答:“父上,此鏈乃是源於聖序星外的一種鏈星文明,你可以叫它永尊七骸鏈。目前,它與我形成了一體。”

羨驚呆了起來。

宛若天和羨兒也是如此。

“爹,他現在可算是一個鏈星人!”羨央兒忽然打趣說來。

一天齡哭笑不得。

“鏈星人?咯咯咯咯……夢譜哥哥,你好有趣啊!”羨兒回神即笑。

一天齡欲言又止,最後莞爾。

“但我怎麼感覺你這條鏈子有點邪氣!”羨驚麵色微冷而語。

一天齡欲辯,羨央兒已立刻為他幫襯來:“爹!你放心吧,他冇事的!”

羨驚皺眉,微哼,未再語。

“好了!你快出去吧!”宛若天則是一語。

一天齡聞言,隻得趕緊退出去了。他知道他這位丈母孃肯定是要對自己兩個心肝兒交代一些婚前事項。

事實也的確如此。

接下來,姐妹倆皆是被說得麵紅耳赤,支支吾吾!

在最後,宛若天則是對羨驚一喝:“還不把東西給她們?”

羨驚隻得將兩份太孕仙歲分彆遞向兩個女兒。

羨兒看著太孕仙歲,滿是好奇,滿是不解!

在她想要開口詢問時,宛若天已語:“去問你姐姐!”

羨央兒有點尷尬了。

“哦。”羨兒低應。

“好了,你們倆也可以出去了!”宛若天隨即又一語。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