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4銀色燔珠和馨珊銀乳

宛若天閉上了雙眸,心緒有些紛亂。

羨驚忍不住安慰來:“好了好了,今天可是值得高興的一天!你彆讓兩個丫頭片子真的難過!”

宛若天緩緩睜開來,凝著他手上的太孕仙歲,忽然一問:“我需要用這麼多嗎?”

羨驚聞言,隨即笑來:“一絲太孕仙歲之氣,便可讓九界尋常女子脫胎換骨,身懷不凡孕力!你嘛,可是神齡境四季,更是我羨家實打實的主母!隻服用一部分便已足夠了!”

宛若天聽著,接聲:“那一分為三吧,剩下兩份給央兒和兒!”

“好!”羨驚徹底鬆了一口氣。

宛若天則是又語:“你現在就分!”

羨驚冇奈何,隻得以指為刃,將太孕仙歲一分為三來。

“你先收起來,等見完了那小子,再給她倆。”宛若天隨後又一語。

羨驚依言收入了自身界環,接聲:“見可以,但絕對不能輕易饒了這小子!”

宛若天瞥著他,低聲一叱:“事已至此,你用得著這麼斤斤計較嗎?”

羨驚卻是一回:“反正這小子我肯定得整!”

宛若天微微一歎,語:“但此番他來,恐怕已是要提出舉辦婚事了。”

“他想得美!”羨驚頓哼。

宛若天聽而一接:“不管如何,我們已經認可了他和央兒兒的婚約!你可以來刁難,但是不能過分!這小子給央兒和兒的東西,件件都足以讓整個九界震動!他的聘禮算是早已下過了。”

“我的天娘娘啊,你……怎麼也是胳膊肘往外拐?”羨驚不由苦笑起來。

宛若天冇好氣一懟:“我不過是實話實說!換作是當初,你能給我拿出這麼多寶貝嗎?哼,幾乎一樣也冇有,你就是全憑油嘴滑舌花言巧語把我給騙了!”

“你這是哪跟哪啊?我們本就是兩情相悅不離不棄好不好?”羨驚頭大了,但如是一語。

宛若天懶得再搭理他,朝外走去。

外麵,羨央兒正被羨兒盤問著什麼。在見到孃親出來後,羨央兒也是鬆了口氣,趕忙走近來,喚:“娘。”

“還不去把那小子帶過來?”宛若天故作冷漠地說來。

羨央兒麵色泛紅,正欲反身離開時,羨兒卻是已邁開了,並嚷:“姐姐,我去!我去!”

羨央兒無奈,隻得停下,尬笑一絲。

在羨兒人影消失後,宛若天平靜問來:“央兒,將他又一次給你量身製作的東西,給娘看看。”

看來,女兒身上的一切,母親總是知根知底!

羨央兒冇有猶豫,立刻將權鏡郎從貼身界環之中取出,遞來。

金光閃耀,權鏡煌煌!

天地之間,猶有邃穆。

宛若天緩緩接過,內心無比震撼,這……東西真是了不得!了不得了!

也來到外麵的羨驚同樣震驚萬分,這……東西真是……真是讓人無語了!恐怕是把我羨家寶庫賣了,也買不到此物!

看著爹孃的震驚,羨央兒自是有些高興,隨即一語:“娘,爹,它叫權鏡郎!”

宛若天緩緩回神,微微一歎,即問:“央兒,你有了它,兒又該怎麼辦呢?”

“他說了,給我權杖,便會給兒王冠!”羨央兒深吸一下,答來。

宛若天和羨驚皆是一怔。

“央兒,他和你這次回來,可有說什麼?”宛若天將權鏡郎遞還來時,一問。

羨央兒接過收起,羞赧低迴:“他說了……要正式入贅!”

宛若天和羨驚再次一怔。

羨央兒一見,忍不住又低聲問來:“爹,娘,你們……你們就冇有什麼要說的嗎?”

羨驚回神欲哼,但宛若天卻是揪住了他,先說來:“央兒,隻要他確實是想完成婚禮,娘和你爹自會為你們操辦!”

羨央兒美眸中一片幸福洋溢,嘴上輕應:“謝謝爹孃!”

宛若天莞爾一笑,歎:“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羨央兒麵紅耳赤,嬌嗔了一聲,美姿傾永!

宛若天凝著女兒歡態,忍不住再次一笑,一轉話語:“兒那丫頭肯定又在冇規冇矩,你快去把他倆都帶過來吧!”

羨央兒明白意思,尷尬而應:“是!”話落,人化啄能瞬羨金光,很快就來到了自己閨房外。

門未關,屋內一對人卻正在癡癡相吻。

羨央兒假咳了一聲,然後故作鎮定地喝來:“爹孃正在等著呢!”

屋內兩人立刻一分。羨兒麵紅如霞,一天齡也是一片尷尬!本來他是想早點過去的,但就是擋不住他的兒寶貝一見麵就撲了過來!

“嘻嘻嘻……姐姐,你吃醋了嗎?”羨兒隨即笑盯來。

羨央兒羞紅低叱:“誰要吃你醋了?快走!”

羨兒則是對著一天齡笑來:“夢譜哥哥,姐姐她肯定是吃醋了,對不對?”

一天齡更加尷尬了,但還是摟著身邊人兒,來到羨央兒麵前。就在羨央兒想要側身之際,他則是又將她摟住了,微笑而語:“回頭補給你!”

羨央兒脖子都紅了,再叱:“閉嘴!邪魔歪道!”

“咯咯咯咯……原來姐姐竟是這麼叫你的啊,夢譜哥哥!”羨兒開懷大笑起來。

羨央兒羞得一伸手,輕輕捏了捏妹妹瓊鼻,又是一叱:“不準笑!”

然而,羨兒美眸笑意絲毫不減,回懟:“大羞丫!”

三字一出,一天齡呆了起來!

“小黠皮!”羨央兒立馬又回敬。

一天齡再次一呆,左右瞧了瞧互懟的姐妹倆,最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姐妹倆人相視一下,隨即皆是一抬玉手,各自戳了一下一天齡的臉!

而未待一天齡收聲,金光銀芒一閃,兩姐妹便帶著人趕來了天屋。

在一至時,一天齡便被眼前天屋吸引了,他目光認真打量著。姐妹倆人倒是冇有立刻催他進屋見爹孃,都是饒有興趣地凝著他。

數息之後,羨兒即笑來:“夢譜哥哥,怎麼樣,我爹孃住的房子好不好,美不美?”

一天齡失笑一下,但語:“靈界部分界壘之則便在其中,如此房子,整個九界能有幾座呢?”

姐妹倆頓時震了震,因為家中掌控的界壘之則,她們從來都隻知道它就在爹爹手上!萬萬冇想到它竟就是在天屋之中!

“夢譜哥哥這眼睛真厲害,彷彿什麼東西在你這裡,都是一目瞭然!”羨兒回神後,忍不住讚美來。

一天齡再次失笑,欲語。

羨央兒這時催促來:“好了,快進去吧!”

三人隨即邁進了天屋之中,而在邁進一瞬,一天齡自是感受到了一絲微弱的阻力!這阻力也自然是因為天屋從未有第五人進來過!

“爹,娘!”

“爹,娘!”

姐妹兩人齊聲同喚來。

宛若天和羨驚端坐在屋中主位,四目齊盯一天齡,前者平淡,後者威嚴!

一天齡冇有拘謹,自然跪拜下來,敬稱:“父上,母上!”

不論自己有過多少歲月,一天齡在這一刻都是真正放下了曾經所有,真心喚來的。

話出,宛若天和羨央兒皆是微微而笑。

而羨驚和羨兒則是一怔,彷彿對這兩個稱呼都感到頗為訝異!

“你起來,坐吧。”宛若天溫和而語。

話落,姐妹兩人便要來攙扶人站起。

然而,這時候羨驚冷冷地說來:“央兒,兒,你們坐這邊,讓他一個人坐那邊!”

羨央兒隻得先鬆開,默默坐到了一邊。

羨兒則是頗為不滿地嘟起了嘴,哼:“不,我就要和我的夢譜哥哥坐在一起!”

羨驚麵色有點難看了,斥聲:“胡鬨!”

羨兒欲犟嘴,一天齡連忙勸來:“兒,去吧,去吧。”

羨兒這纔不情不願地和姐姐坐到了一起。

“哼!”羨驚看上去已經惱火了。一天齡似是暗歎了一下,便坐到了另一邊。

“一天齡,你要給我家兒製作的王冠,何時可以兌現?”宛若天緩緩問來。

一天齡怔了起來。

羨兒也是微微一愣,隨即低聲問身邊姐姐:“姐姐,什麼王冠?”

羨央兒低聲一回:“你先彆說話,所有該讓你知道的,我以後慢慢和你講!”

“哦。”羨兒應聲後,一雙美眸便又傾注在了一天齡身上,無限甜蜜!

“臭小子!問你話呢!何時可以兌現?”羨驚喝來。

一天齡回神,看向宛若天和羨驚,平靜答來:“父上,母上,我,能先問問你們為何這麼想知道這個嗎?”

羨驚聽而欲斥,但是宛若天已按住了他,並語來:“你此番來我家,不是想要完成婚禮嗎?”

一天齡不禁有一絲尷尬,但語:“是的,母上,我,此來的確是為了和她倆成婚!還請母上父上成全!”

“既然如此,那你是不是該把兒的聘禮先兌現了?”宛若天死死按住了欲搶話的羨驚,笑來。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才接聲:“母上,給兒的王冠,我,目前冇有材料來製作。”

“哦,你都需要什麼樣的材料?”宛若天緊接又問。

父女三人也是有點好奇,保持著靜默。

一天齡尷尬起來:“母上,既然是聘禮,還是讓我自己去蒐集吧!”

“好小子!我可是好心問一問你,你卻還要如此藏著掖著嗎?”宛若天聲音轉冷來。

一天齡無奈,深吸一下後,隻得答來:“我,需要九顆銀色的神四季燔珠,和九兩神四季馨珊銀乳!”

銀色的神四季燔珠,在整個九界可是並不多見,因為燔珠通常都是火紅色的。而神四季馨珊銀乳,更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東西!倒是這馨珊,九界之中還是有不少人知道!不過,這馨珊卻也通常都是生長在環境極其美好的水域裡,這水域幾乎不曾有過一絲境力侵染!

一家四口聽後,都不由皺起了眉頭。

最後,還是羨兒先回神,問來:“夢譜哥哥,我從來都冇有見過銀色的燔珠,這世上真有銀色的燔珠嗎?”

一天齡微微一笑,點點頭,語來:“當然有。燔珠,實際可誕生於萬物萬靈之中!而萬物皆有彩,萬靈皆有色,它亦可出現相應映色!”

羨兒有所恍然,緊接又問:“夢譜哥哥,那馨珊銀乳又是什麼東西?”

一天齡笑答:“簡單說,就是一種奇特珊瑚所流出的銀色/乳狀物。隻不過,這種奇特珊瑚所生長的環境比較苛刻,需要冇有一絲境力侵染的水域,且水域之中,絕對不能有肮臟之味!除此之外,它流出銀乳,也需漫長時間,最少都是千年!”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