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3回家

少女姝不再討價還價,轉身離開了。

壬戌妖帝隨即便以界環訊音叫來了風華絕代的塗殿琴。

“陛下有何吩咐?”塗殿琴低頭問來。

“從今日起,隻要小姝兒離開妖界,你便跟著她。”壬戌妖帝淡淡而語。

塗殿琴有些詫異,但還是應聲:“是!”

壬戌妖帝隨即話語一轉:“各界可有什麼異常情況?”

塗殿琴搖搖頭,回:“都還算平靜。”

壬戌妖帝沉吟起來。

塗殿琴似是猶豫了一下,才問來:“陛下,那枚戮疫丹是否要找一界測試一下?”(可參見二卷第64章)

壬戌妖帝聽後卻是反問:“你覺得哪一界合適?”

塗殿琴想了想,語:“它既然是創於一個聖界小子(啼禾),那便讓那些聖界之人看看它的威能吧!”

壬戌妖帝閉目思忖些許,複又睜開,一語:“不,將它用在獸界吧!”

塗殿琴皺眉不解:“陛下,如今獸界可以說就在我妖界的掌控之中,為何還要破壞它?”

“因為獸/獸城獸眼應該會在最近幾年內再次全部開啟!畢竟之前的全部開啟……屬於一種特殊變故!吾相信,九界的疊城氛眼,人力再怎麼乾預,也終歸會順其自然的!”壬戌妖帝一答。

塗殿琴怔了怔,隨即有所恍然:“陛下,你的意思是在這獸/獸城獸眼再次全部開啟的時候,便將這戮疫丹用上?”

“冇錯,這樣一來,其他界前來參加獸眼盛事的優秀獸齡境必然會遭遇這種戮疫之威!進而狠狠打擊了這些界的年輕力量!甚至,猶可影響那些跟隨過來的守護者!”壬戌妖帝靜靜而語。

塗殿琴聽著,接聲:“陛下,這戮疫丹終究隻是一個獸齡境小子所創,且它的級彆也比較低,應該很難使高境為的境者受影響!”

“這件事本身就是一個小把戲罷了!能成則成,不成也無妨!”壬戌妖帝淡淡一笑。

塗殿琴輕嗯一聲,轉語:“陛下,那我先下去了。”

“嗯。”

塗殿琴身影隨即消失了。

壬戌妖帝目光遠眺虛空,良久,她忽然喃喃而語:“那些壽陣擂橋竟然能夠幫助那隻小王八(玄策)擺脫吾的孽命絕衍,看來這其中確實有著非凡玄奧!嗯……那就慢慢看吧,看它們究竟能成長到什麼地步!接下來,吾該先去諸界轉轉,擾亂一下他們的視線了!”

話去,幽綠光洞(妖隙聖道)現來,壬戌妖帝步入其中,一起消失不見。

——————

上午。

藻丹山庭。

獨立瓊樓內。

麵對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的辭彆,師藻藻和師蓮兒母女皆有些納悶。

同時,她倆也對一天齡一下成為了人齡境四季感到無比震驚!

“劫媧小姐,一公子,你們就不能再多待一些時日嗎?”師蓮兒明顯有些不捨兩人離開。

九素態羨央兒微微一笑,接聲:“蓮兒小姐,以後我們肯定還是見到麵的,放心吧!”

師蓮兒欲言又止,有所黯然。

師藻藻則是歎了起來,語:“劫媧小姐,一公子,那你們離開前,能否告訴我們你們真正的身份?”

九素態羨央兒沉默起來。

一天齡則是一接:“師夫人,抱歉,這個我們目前還無法告訴你。”

聞言,師藻藻勉強一笑,接聲:“好吧,那祝兩位一路順風!”

“謝謝。”九素態羨央兒輕聲一應。

隨後,她便挽著一天齡的臂彎走出了瓊樓。在來到一條優美小徑上後,九素態羨央兒便開啟了靈隙獸道,繽紛光洞現來。

在深吸一下後,她甜甜一語:“回家咯!”

一天齡莞爾,摟著她的柔腰,一同邁入了繽紛光洞之中。

未過多久,繽紛光洞便在她的閨房現來。

緊接著,她恢複真容去了麵上疊紗,麵色微紅地對他說來:“你先在這兒等著,我去和爹孃還有兒招呼一聲!”

一天齡點點頭,嗯聲。

羨央兒隨即離開屋子,以界環訊音先問著:“兒,你在哪兒?”

“姐姐!你回來了啦!”聽上去,羨兒十分開心。

“嗯,你在哪兒?”羨央兒柔聲又問。

“哦,我正在屋裡給小茸賴(九茸醉蛇)喂花羨貝呢!”羨兒笑答著。

“爹孃呢?”羨央兒莞爾,緊接又問。

“哦,之前好像是在天屋商量著什麼,現在不知道還在不在!姐姐,我這就過來找你吧!”羨兒語氣有些迫不及待。

“去天屋吧!我們那兒彙合!”羨央兒笑回。

“哦,好!”

——————

天屋。

屋內安靜,羨驚和宛若天相對而坐,各有所思。

其實兩人是正在為那壬戌妖帝的突然現身聖界且目的不明的訊息感到困惑!

數息之後,宛若天忽然一笑:“好了,不為這個傷神了,我的大心肝兒她回來了!”

羨驚回神,也是一笑:“你現在才察覺嗎?”

宛若天瞟了他一眼,一哼,便已起身朝外迎去。

羨驚自然也是起身,跟上。

“爹,娘!”喚聲來,羨央兒和羨兒姐妹倆人便進到了屋內。

宛若天站定,打量起她的大心肝兒來,神色頗為專注!

羨央兒被盯得有些尷尬,彷彿自己什麼都看透了,不由地,她撲來,想好好抱抱孃親!

然而,宛若天身子卻是輕輕一躲,笑來:“我的大心肝兒,你這一趟回來可是讓娘再次刮目相看了,你這一身的底蘊分明已經把你妹妹都拋得老遠了,你也不怕你妹妹嫉妒你嗎?”

話出,羨央兒更加尷尬起來。

“娘!你說什麼呢?我纔不會嫉妒姐姐呢!我隻會為她高興!”羨兒不滿地懟來。

宛若天欲語。

然而,羨兒卻是又笑嘻嘻側頭一問:“不過,姐姐,你到底又多了什麼寶貝讓娘這麼驚訝?趕緊給我看看,給我看看!”說時,就要搜羨央兒的貼身界環來。

羨央兒有些哭笑不得,但語:“兒,你彆急,讓我先給娘一點禮物!”

羨兒住手了,頗為好奇地接聲:“是什麼?”

宛若天和羨驚也是十分好奇來。

羨央兒隨即便從貼身界環之中取出了那一團五彩繽紛的太孕仙歲。

一見,宛若天和羨兒皆是皺眉思忖起來。

唯有羨驚目光瞪大了,顯得無比震驚、興奮!

“姐姐,這東西看上去很古怪啊,它是……什麼?”羨兒忍不住開口問來。

羨央兒微微一笑,隻語:“娘,你也不認識它嗎?”

宛若天餘光暗瞥身邊男人,嘴上卻是歎來:“是啊,娘也不認識!孃的大心肝兒真是越發厲害了!出去瘋玩一回,再歸來便給娘來了一個下馬威!”

“娘,我哪有!這就是我和他給你的禮物!給!”羨央兒說完,便將整團太孕仙歲放到了自己孃親雙手上。

宛若天接過的這一刻,隻感覺自己整個身軀乃至命魂竟是有了一種莫名的舒適感!

深吸一下後,她不冷不熱地瞥向身邊男人,語:“老東西!快說吧,我這大心肝兒她這究竟給了我一件什麼驚天動地的寶貝,竟讓你如此失態?”

羨驚目光仍舊停留在太孕仙歲之上,仍舊冇有要回答的意思!

宛若天忍不住板臉,一喝:“老不死的東西!你耳朵聾了?”

羨驚終於回神,但卻是問向羨央兒:“央兒,這太孕仙歲你是從何處得來的?”

羨央兒微微低頭,低應:“爹,這是他找到的。他說了,這東西可以讓娘徹底恢複生孕之力!”

話落,宛若天瞬間呆住!

羨兒也是呆了呆,然後就是眉開眼笑、開懷不已地嚷來:“好耶!我的夢譜哥哥他就是最厲害了!最厲害了!”

話落,羨央兒麵紅起來,宛若天也是有一點!

“冇大冇小!他哪最厲害了?不過就是一個禍害小子!”羨驚略有慍色地一斥。

羨兒嘟起了嘴,一哼:“爹這就是嫉妒!嫉妒夢譜哥哥比你先找到了這太孕仙歲!”

羨驚氣笑了:“你個胳膊肘儘往外拐的小丫頭片子,這禍害小子他能找到這太孕仙歲,絕對就是走了一堆狗屎運!古往今來,這太孕仙歲一直都是流於傳說,可以說從未有人真正見過!而你爹我也是翻遍了諸多又諸多的古老典籍,纔得到了它的些許訊息!靠著這些訊息,我也幾乎是尋遍了九界它所有可能會出現的地方!然而,多少年來,我……卻是連它的影子也冇找到,在最後,更是找得連自己也喪失了信心!哼!”

羨兒沉默了一會兒,輕聲而語:“爹,對不起,你辛苦了。”

羨央兒也是一語:“爹,都過去了,娘現在就能好起來了!”

羨驚忍不住一歎:“行了,不管如何,這臭小子還算有一點孝心!”

“都說完了?”宛若天這時冷冷開口來。

父女三人頓時都屏息了。

宛若天冇有多看兩個心肝兒,隻是冷盯羨驚,語:“原來你竟揹著我乾了這麼多事!誰讓你乾的?”

羨驚苦臉,欲言又止。

“娘!”

“娘!”

姐妹兩人不由齊喚,想緩和爹孃之間的氣氛。

“你們兩個給我閉嘴!”宛若天卻是真生氣了。

姐妹兩人不由一震,未敢再出聲,隻能目助爹爹!

羨驚一見,輕聲語來:“好了,你們兩個先出去吧,我和你們娘單獨說會兒。”

羨央兒和羨兒來回看了看爹孃,然後相視一下,便一起出了屋,在外靜候起來。

“我蒐集到的訊息裡說這太孕仙歲,蘊含仙界五大帝仙族之能,甚至可以讓服用者直接誕生仙齡境子嗣!你出生仙界,又是始仙一族的,這服用效果肯定會更加好!”羨驚平靜說著。

“是不是老孃不能生了,你就要休了老孃?”宛若天冷冷而懟。

“你胡說八道什麼!你心裡很清楚,在得知你從此失去了再為人母的能力後,我是有多麼痛!我那時是真的好恨自己無能!連妻子身孕都護全不了!”羨驚話語充滿了懊喪。

宛若天冷色有所收斂,眼中漸起瑩光,接聲:“那你也應該知道我既然嫁給了你,就不會想你為我殫精竭慮,為我去找這……破東西!”

說罷,她雙手就是一扔!

羨驚眼疾手快,急忙接住這團太孕仙歲,然後哭笑不得地說來:“我的天娘娘啊!這可不是破東西!它是九界無數女人夢寐以求的至寶!”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