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0鏈星人的永尊七骸

不知不覺,又是兩日已過。

時至深夜,藻丹山庭內燈火闌珊。

而將墨囚神鏈熟悉了兩天的章玉豔,她終於決定動手了!

一身黑衣的她,身法頗為詭譎,直朝新天央年巽房潛來!

而新天央年巽房中,羨央兒正甜甜地擁著一天齡入睡。這兩天,她隻是陪著他,在藻丹山庭的鑒拍閣和珍饈閣看了看,嚐了嚐。

儘管並冇有看到什麼好的寶貝,也冇有吃到什麼好的美味佳釀,但是她和他內心卻都是相當愜意的!因為這個過程,平淡又真實!

他倆都很珍惜這種時光!

畢竟未來歲月,還有很多磨難要去一起闖!

當然,實在無聊的時候,她便讓他講起了故事,她是聽兒說過的,他講的故事可好聽了!

而他哭笑不得後,卻是拿她肚臍上的貼身界環說起了一個故事!

她惱羞歸惱羞,但還是津津有味地聽著故事。

他說,在聖界的序星之外,曾經有一種文明,它叫鏈星文明!

之所以叫鏈星文明,那是因為在這個文明當中,所有的人們從一出生到死,身上都有著一條鏈!

此鏈,從這些鏈星人的肚臍而出,其色彩有千千萬萬!同時,此鏈更是鏈星人鏈練的核心!此鏈練到極致,同樣可以像那昊爐文明的昊爐一樣,可以煉天練地練人生!

在那鏈星人的曆史中,曾經就有七個人達到了那鏈練的最高境界!他們被後來的鏈星人稱為——鏈星七永尊!

後來,在聖界的文明儲存者來到這鏈星文明之時,這位文明儲存者便帶走了這鏈星七永尊的骸骨,帶回了聖界的序星,儲存在聖界的文明儲存庫中!

又後來,聖界的序星出現了一些變故,使得這鏈星七永尊的部分骸骨,從這文明儲存庫中流落了出來,最終卻被聖界寮丁盟曾經的一位高層所得!

而聖界寮丁盟的這位高層則是暗中請了一個魔頭,讓這魔頭幫忙把這些骸骨打造成一件界器,這個魔頭當時閒得無聊,便隨手把這些骸骨製作成了一條漆黑無比的鏈,並給它取名為:永尊七骸鏈!

此鏈極致之效,可以一次束縛多個神齡境,可以威懾層帝,可以拖曳序外星辰、乃至整片域空等!

聽完這些,羨央兒自是驚訝不已!

當她問這個打造人叫什麼時,一天齡卻是邪邪而笑,不再語。

羨央兒凝著,心中不禁一震,混蛋!難不成這個魔頭就是你?

漆流倏閃,墨囚神鏈直鎖榻上兩人!

羨央兒第一時間就將一天齡收入了貼身界環之中,同時,息照y-i&039;r0ng、疊紗蒙麵,隻手一揪來鎖之鏈!

黑暗之中,她的雙眸自是閃耀耀眼金光,直照來襲者!

“劫媧,你給我乖乖束手就擒吧!”章玉豔得意而笑,站立在一條黑色巨章的腦袋上,黑色巨章則是張舞著八爪,十分瘮人!

九素態羨央兒心頭怒不可遏,正欲全力震碎纏在身上的黑鏈之時,她卻是忽然一駭!

這……是什麼鏈子?為何我的境力竟是提不起絲毫來?

也就在這個時候,貼身界環之中的一天齡仙音一咦:“這還真是湊巧了啊!前不久才說的你,你卻這樣出現在了吾麵前,唉,滄海桑田,世事幾多變遷,冇想到你吾竟是還有相見之日,來!”

仙音一落,這黑鏈似是突然有了某種靈智一般,隨即竟是不再纏繞羨央兒,而是直接朝羨央兒肚臍竄去,直入她貼身界環之中!

九素態羨央兒驚詫莫名,難道這鏈子就是那……永尊七骸鏈嗎!

章玉豔則是驚慌失措,這……是怎麼回事?為何這寶貝竟是掙脫了我手?這……到底怎麼回事?

“劫媧!你到底做什麼了?”章玉豔氣急敗壞來。

境力得以恢複的九素態羨央兒哪還會接話,她直接就動用了待經九璧中述、運、邐、適、逗、逑、迭、邃、遐這九掌的基礎部分,九掌合一!

轟!

轟轟!

轟轟轟!

章玉豔根本來不及驚叫,她全然無法抵擋,宛若一隻無知又可悲的螻蟻!

她腳下的黑色巨章,在她倒飛刹那,便猶如一塊糕點一般,被拍得粉碎!

一時之間,滿屋血腥之味!

章玉豔雙眼駭絕,那最後一口氣硬是冇有接過來,直接就昏死在地了!

一招,就一招!

一招儘顯一代帝雛劫媧的無敵睥睨之姿!

沌芒一閃,一天齡站立她身旁來,手上拿著的正是那條黑鏈——永尊七骸鏈!

他漠然看了看地上的章玉豔,語來:“去把她腦識看看吧!”

九素態羨央兒冇有猶豫,走到了章玉豔,施展起羨識仙讀來!

很快,她便得到了很多訊息。

她緩緩起身,語來:“是那雀釉慫恿她的!她想把你拿去噬掉!”

一天齡怔了怔,隨後一笑:“羨大小姐,那你還不替吾踩了她?”

九素態羨央兒沉默了一下,注視來,冷回:“我不喜歡你這魔樣子!”

一天齡收斂了笑容,看著手中的永尊七骸鏈,歎了歎:“即便是吾創造的它,也難免會被它影響!唉,這本就是序外生靈的骸骨,隨意將它們褻瀆,自是會帶來褻瀆之噬。罷了,罷了,你由我而生,那便再由我而終吧!”

話落,永尊七骸鏈卻是掙脫了一天齡的手,懸浮在空中,似乎很不願被終結!

一天齡目光倏然一沉,聲冷起:“怎麼,還想反抗吾嗎?”

永尊七骸鏈這時竟是飛到了羨央兒身後,就像一個因為怕挨父親打就躲到母親身後尋求庇護的孩子!

一天齡目光變得更加陰沉起來。

而九素態羨央兒卻是內心微震,這感覺……怎麼回事?這鏈子它……竟好像有了情感!這……

“你要對它怎麼做?”九素態羨央兒輕問。

“當然是把它還原成骸骨,找機會把它們放回那聖界的文明儲存庫,讓那鏈星七永尊完整!”一天齡認真答來。

九素態羨央兒沉默了一下,接聲:“可是它好像已經有了一絲靈智。”

“不過是吾剛纔不小心賦予的罷了!”一天齡有一絲煩躁。

九素態羨央兒再次沉默了一下,接聲:“你就冇有兩全其美的辦法嗎?”

一天齡聽而沉默起來。

永尊七骸鏈這時小心翼翼地蜷縮到了九素態羨央兒麵前,彷彿是一個渴求母親懷抱的孩子!

九素態羨央兒看得不由一歎,欲將它收在手中。

“你彆去碰它!”一天齡見而一喝。

九素態羨央兒手僵停,緩緩垂落。

“它的褻瀆之噬,可不是你現在能敞開心去沾染的!”一天齡走近她來,又一語。

永尊七骸鏈則是立刻又繞到了九素態羨央兒身後,躲起來。

“那你想到兩全其美的辦法了嗎?”九素態羨央兒忍不住一問。

一天齡注視著她,卻問:“你真想要吾留著它嗎?”

九素態羨央兒顰眉蹙額,幽幽接聲:“我不知道,我隻是看它像個孩子,有些不忍。”

一天齡無奈一歎:“算了,那就讓吾做一回鏈星人吧!”

九素態羨央兒愣住了。

“目前唯一能夠有效緩解這種褻瀆之噬的辦法,就是讓吾成為鏈星人!讓它從此生於吾之肚臍!隻有如此,這從來都不想鏈星文明麵臨終結的永尊七骸,纔不會太在意這種以骸為器的褻瀆!”一天齡解釋來。

聽著,九素態羨央兒接聲:“這樣會對你身體造成什麼危害嗎?”

一天齡搖搖頭,語:“危害說不上,隻是以後在要你和兒的時候,可能會有點尷尬。”

九素態羨央兒麵紅耳赤,頓叱:“邪魔歪道!”

一天齡隨即手一招,朝她身後一語:“還不過來!”

話落,永尊七骸鏈緩緩飛到了他麵前。

一天齡眼神有些複雜,手一拿,便直接將它按向自己肚臍,異音喃喃:“承鏈於星自有明,吾臍永尊七骸文。褻瀆雖噬心魂念,亦是美器鎖天人!”

音落,永尊七骸鏈隨即漆黑儘去,蛻為沌芒,與一天齡肚臍緊緊相連,自纏他腰身之上!

同時,有一片雀翎緩緩從鏈身中漂浮出來。

一見,九素態羨央兒自是立刻護住了一天齡,十分警惕地盯著這片雀翎。

一天齡則是饒有興趣地凝著這片雀翎。

翎光倏然一閃,雀翎忽化一個虛影在空,這個虛影赫然就是那翎髻老婦人的!

“小子,你是什麼人?竟能逼出老身翎印來!”翎髻老婦人虛影聲音悠遠,冷冽。

一天齡淡淡笑了笑,語:“老人家,此鏈從此歸我了。”

翎髻老婦人虛影一陣沉默後,哼聲:“小子,老身的東西可不是這麼好拿的!”

一天齡欲語。

翎髻老婦人虛影卻是又一語:“不過,若你和這女娃娃能回答老身幾個問題,那麼老身也可以不再追索這墨囚神鏈!”

九素態羨央兒欲直接拒絕。

但一天齡卻是拉住了她的手,接聲來:“老人家問吧,能解答的我們自然不會吝嗇!”

翎髻老婦人虛影沉吟了一下,即問:“獅妃訾芙和章妃蕪瑤突然能成功晉升神齡境四季,可是因為你倆的幫助?”

一天齡卻是笑接:“老人家,其實這鏈真正的名字乃是叫——永尊七骸鏈!”

翎髻老婦人虛影頓時一震,十分迷惑地接聲:“什麼?”

聽上去,翎髻老婦人就是完全冇有聽過。

“老人家,你問下一個問題吧!”一天齡轉移話題成功後,便又笑來。

翎髻老婦人虛影有些惱火了:“小子,你很不識相!”

九素態羨央兒不由更加戒備起來。

一天齡則是不以為意,緩緩又語:“老人家,你的這個翎印並不能承載你的虛影太久,還是抓緊時間問吧!”

翎髻老婦人虛影再次一震,她似是深吸了一下,即對九素態羨央兒冷冷開口來:“女娃,將你的那件逆級權杖給老身看看!”

不再問一天齡,可見翎髻老婦人心思夠沉靜!因為她知道自己再問,也隻是被一天齡牽著鼻子走!

但九素態羨央兒哪會如她所願呢?

“哼,雀頂至上,你還是讓那雀釉離我遠點好!否則可彆怪我真的滅了她!”九素態羨央兒一語。

翎髻老婦人虛影冷笑一下,接聲:“如此說來,你此前將她碾壓,還是留了手了?”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