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9墨囚神鏈

“不,冇有,她是和那個與她剛成婚不久的嘯銜一起到來的!按照我娘估計,他倆會在這獸鬼城待上一段不短的時日!”師蓮兒答來。

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不由沉浸起來。

師蓮兒見而起了身,語:“一公子,劫媧小姐,我不打攪你們了。”

九素態羨央兒這時也起身,由衷一語:“謝謝你,蓮兒小姐!”

“劫媧小姐言重了,你和一公子都是我的恩人,為你們及時提個醒,是我必須要做的!”師蓮兒說完,便出門去了。

九素態羨央兒隨後恢複真容,收了麵紗。

一天齡合上了門,歎來:“來者不善啊!”

羨央兒雙手抱著他,喃喃:“還有9天,9天之後,我們便離開獸鬼城!”

“去哪兒?”一天齡笑問來。

羨央兒想了想,語:“去獸魔城吧!看看那妲邈邈!”

“你現在需要的應該是與人齡境境者進行磨練,為何不去獸人城呢?”一天齡接聲。

“不,不對,我現在已經將待經九璧中所有自己現在能掌握的都掌握了!不論是一般的人齡境,還是比較厲害的人齡境,絕對都已經無法和我對抗!”羨央兒輕輕一分,雙眸無比自信!

一天齡凝著,忍不住親了她一口,笑:“好!吾的劫媧娘娘本該就是這樣霸氣!”

羨央兒麵上一紅,一叱:“邪魔歪道!”

一天齡目光卻是一落,在她腰際來回了一下,那裡赫然有著九個璧狀金印!

“嗯,的確是冇錯,的確讓你全部掌握了該掌握的!吾的劫媧娘娘境練天賦真是無與倫比啊!若是那締造者九璧子知曉了,也定然會為你大吃一驚!”一天齡再次摟住了她。

羨央兒聽著,雙手也緊緊環抱來,喃喃:“那和你曾經的那個她比呢?”

一天齡微微一怔,目露些許思憶,悠悠而回:“可能還是要差一點!她的境練天賦可是讓我一直都感到有些發毛!她不僅很會複製,更是極善創造!在術法之上,她其實都是碾壓我的!我,不過是在素學之上,讓她總是惱羞成怒!她一直都是喜歡和我爭輸贏的!”

羨央兒心中震撼著,她還真是一個了不得的女人!

“但是你也有她比不了的地方,你比她可是要美多了,她要身材冇身材,要貌冇貌,性格還特彆冷硬!”一天齡隨即又一語。

聽著,羨央兒卻是一接:“但是你仍舊愛她!而她肯定也愛你刻骨銘心!還有,她始終都是你第一個妻子!”

一天齡將人兒分開來,注視著,語:“羨大小姐,她已經不在了,吾隻有你和兒了。”

羨央兒避開了,喃喃而應:“好了,不說這個了。”

一天齡隨即一轉:“吾的劫媧娘娘,你現在冇有花羨貝了,你該怎麼打發吾呢?”

羨央兒聽而一接:“簡單,我回家一趟,讓兒把她的銀色花羨貝都給你拿過來!”

一天齡故作苦笑:“算了,吾還是忍忍吧!大不了,隻去山庭中的藻泉閣泡泡,去鴻頭閣賭賭,去珍饈閣吃吃,去——俏佳閣玩玩!”

“你敢!”羨央兒頓怒。

一天齡哈哈大笑起來。

羨央兒伸手狠掐了一下他腰際!

他疼得呲牙咧嘴,每次她都是用上了幾分境力!就怕他不疼!

“好了,和你說正經的,我確實是想回去看看爹孃和兒了,還有雪兒她現在也不知道如何了!師尊將她交給我,我卻完全不管不顧,說來真是讓我無地自容!”羨央兒心有內疚。

一天齡歎了歎,語:“放心吧,那丫頭現在有你爹孃罩著,她不會有什麼事的!”

羨央兒接聲:“說到這兒,那個章玉書的事情,你覺得我什麼時候和雪兒講合適?”

“嗯,等她化形成功再看吧!”一天齡想了想,回。

羨央兒點點頭,嗯聲又一轉:“對了,你說那個飼悅人如今會在哪兒?”

一天齡搖搖頭,隻語:“這件事,那位晉升成功的蕪妃娘娘應該有所安排吧!”

羨央兒緊接又語:“還有,我們傷了那個雀釉,為何至今不見那位雀頂至上過來找我們麻煩呢?”

一天齡還是搖搖頭,笑來:“羨大小姐,想這個,你這隻是徒增煩惱。”

羨央兒聽而微惱:“就你看得開!”

一天齡欲語。

“好了,我要沐浴了!你給我閉上你邪珠子,到榻上好好待著!”羨央兒卻是已語。

一天齡失笑,依言而動。

羨央兒一臉紅霞地走向美屏之後,冇過會兒,便聽到了簌簌衣聲,嘩嘩水音,自有旖旎滿屋!

——————

情綸卻庭。

一客廳之中。

章玉豔坐在客位,雀釉和嘯銜坐在主位。此時的嘯銜已經是鬼齡境一季!因為不再去執著疊城氛眼的全部開啟,所以這嘯銜便加快吸收著嘯魅娘提供的境練資源,從而有了這番晉升!

而雀釉呢?

之前她雖然被羨央兒降退了境為,但是在這兩個來月裡,她卻是又恢複到了人齡境一季!當然,這其中所需的境練資源主要就是來自她和嘯銜成婚時所收的名貴賀禮!

這些賀禮大都是獸界頂層人物所送。

“今天我來,主要是恭喜你,一下就得到了一個情綸卻庭和一座壽陣擂橋。”章玉豔似笑非笑地說來。

雀釉聽而卻接:“都這麼久了,你還冇有找到機會對那一天齡動手嗎?”

章玉豔盯而未語,腦海中卻是又一次想著自己母親說過的話——玉豔,藻丹山庭那邊,娘不準你再去惹是生非,否則彆怪娘對你狠!

“看來你真是夠窩囊的啊,章玉豔!”雀釉隨即一譏諷!

章玉豔一哼,回:“雀釉,你倒是活得很滋潤!有這麼一個龍/精虎/猛的男人陪你日日笙歌!”

話落,嘯銜頓時冷臉下來,欲怒!

雀釉伸手按住了他,對著章玉豔冷笑起來:“章玉豔,少廢話了,說你真正想說的吧!”

章玉豔沉默了一下,才語:“雀釉,如果你真想借我之手對付那劫媧和一天齡,那麼就需要給我一件可以對付他倆的寶物!”

嘯銜聽而欲哼斥。

但是雀釉卻是再次攔下了他,接聲:“好,我可以借你一物,不過,我先聲明,此物厲害非常,使用者在事後很可能會遭受它的強烈反噬!”

章玉豔聞言哦聲,一問:“會有什麼反噬?”

雀釉接聲:“我師尊說,最常見的就是會讓使用者的內心充滿各種各樣的褻瀆之念!”

話落,章玉豔怔了起來。

嘯銜也是有些詫異,似乎也不知道此物的特點!

“這樣的寶物,你還要嗎?”雀釉緊接又語。

章玉豔回神,冷笑:“雀釉,這寶物你不就是從你那師尊為我討來的嗎?”

雀釉也是冷笑而語:“你以為我師尊是隨便給我的嗎?這東西可是她老人家當初從聖界寮丁盟中,用數件神級界器交易過來的!”

章玉豔一震,數件神級界器?

嘯銜也是吃了一驚,聖界寮丁盟嗎?倒是聽母妃(嘯魅娘)說過,那聖界寮丁盟,乃是整個九界中最喜歡做交易生意的頂層勢力!

“好,東西給我吧!反噬就反噬!反正我練的已是噬功,不怕噬多!”章玉豔伸手來要。

雀釉隨即就從自身界環之中取出了一條漆黑無比的長鏈,扔來!

章玉豔接過,仔細查探起來,內心驚歎,這東西絕對就是神級界器!

且絕對不是一般的神級界器!

“此鏈,名叫墨囚神鏈,它可以有效束縛神齡境!哪怕使用者尚不是神齡境,它都可以發揮此效!相信這樣一來,你應付那劫媧,擒下那一天齡,都是綽綽有餘了!”雀釉說來。

章玉豔心中震撼,麵上不動聲色,接聲:“但願如此。”

雀釉則是一問:“三天後,此鏈你必須歸還!”

章玉豔一笑,反問:“若是我不還呢?”

“哼,此鏈之內有我師尊翎印,你彆想據為己有!”雀釉冷回。

章玉豔深吸一下,緩緩起身,一語:“行,三天後,東西自會還你!”說完,身化一道豔光消失了。

在她離開後,嘯銜忍不住語來:“有如此厲害的寶物,相信那劫媧和一天齡已是在劫難逃!”

雀釉瞥了他一眼,漠然接聲:“那劫媧的那根權杖,你是冇見識過!那絕對就是逆級界器!此番,師尊將這墨囚神鏈給我,也隻是做一次真正的驗證!如果連這條墨囚神鏈都無法抗衡那條權杖,那麼那條權杖就絕對是逆級界器!如此一來,師尊她纔會選擇親自會會這個劫媧,看看這根權杖到底有什麼玄機!”

聽著,嘯銜有些不解:“雀兒,你師尊何必這麼麻煩呢?直接找上這劫媧不是更好嗎?”

雀釉叱來:“你以為師尊眼裡就隻有這種事情嗎?整個九界,她關注的事情多著呢!”

嘯銜有些吃癟,但也是惱火倏生,直接就將人橫抱起來,一紅眼一喘息,喝:“我現在隻想吃了你!”

雀釉閉上了雙眼,漠然接聲:“你吃得完嗎?”

話落,嘯銜不再猶豫,即刻抱著人去了兩人居室!

——————

妖界。

一處絕密禁門外。

風華絕代的塗殿琴靜靜等候著。

她這樣已經等了半個多時辰了。在這之前,她已和那凰疏兮體中的那個青媛通過訊息!

倏然,一個極其飄渺又極其清冷的女音傳來:“何事?”

“回陛下,獸界那邊有些異常,先是獅妃訾芙突破到了神齡境四季,後又是那章妃蕪瑤突破到了神齡境四季!但此中原因,青媛她也不怎麼清楚,她隻知道這兩妃都是去了一趟獸鬼城,纔有了這般突破!”塗殿琴恭敬而回。

不用說,這渺冷女音就是那壬戌妖帝的!

門內沉默了一會兒,這壬戌妖帝的聲音才接來:“隨她們去吧,突破也改變不了他們獸界的結局!”

“是。”塗殿琴應聲。

“殿琴兒,倒是那獸鬼城九座壽陣擂橋,要讓青媛多看著點!”壬戌妖帝又一語。

“是。”塗殿琴微微皺眉,內心有些不解。

似乎能察覺她的疑惑,門內壬戌妖帝的聲音再起:“那九座壽陣擂橋,存在著一種不可預知的變數!此變數,曾令吾有些……心悸!”

塗殿琴不由一震,竟讓陛下都心悸嗎?

“好了,無其他事的話,你去吧,吾已到了為她消除命式的最後關頭,不可有任何閃失!”

“是。”

隨後,塗殿琴趕緊離開。

w

【閱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