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6再聞無回潭絕密!

“蕪妃娘娘,你從她那裡借來,又來給我看,所圖是何呢?”一天齡微微一笑,問來。

章妃蕪瑤沉吟了一下,一手輕抬,掌心玄光一閃,一隻小小的玄色螢火蟲隨即飛旋在她掌心!

九素態羨央兒意外了,十分不解,這又是什麼東西?

而緊盯玄色螢火蟲的一天齡,他目光卻是變得有些複雜起來。

看上去,仍舊認識這隻小小螢火蟲!

章妃蕪瑤心中再次一震,這小子竟真的又認得!看來我晉升的契機,的的確確就是在他身上!

“一公子?”

一天齡回神,歎了歎,語來:“果然,蕪妃娘娘擁有著一隻讀紀玄螢!”

“讀紀玄螢?”

“讀紀玄螢?”

九素態羨央兒和章妃蕪瑤異口同聲,皆是十分疑惑。

“而且,這隻讀紀玄螢還頗為特殊,竟然也是擁有著一絲沌素界能!真是讓我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議了!”一天齡說著伸出一指,輕輕一邀,這隻讀紀玄螢便飛停到了他的指尖!

霎時,章妃蕪瑤大驚失色,這……怎麼可能?冇有我的允許,它怎麼會被這小子引過去?怎麼會?

邊上九素態羨央兒注意到了章妃蕪瑤這種表情,不由更加警惕起來!

“顧名思義,讀紀玄螢,就是能夠幫助境者閱讀紀史之書的生靈!雖然這一隻已經不是當初淼焱囊中的那一隻了,但是它卻是那一隻的後代,依舊有著非凡的讀紀之能!”一天齡自顧自地說著。

九素態羨央兒和章妃蕪瑤再次一震,竟是可以幫助境者閱讀紀史之書嗎?

“一公子,它可是與本宮命魂相連,你……這是怎麼辦到的?”回神後,章妃蕪瑤緊盯而問。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才語:“蕪妃娘娘,如果我說是因為我也讀過九界的紀史之書,從而能與這隻讀紀玄螢親近,你信嗎?”

章妃蕪瑤內心已經有些麻木了,你不過小小妖齡境一季,紀史之書那等絕倫之物,豈是你能閱讀的?哪怕就是本宮去讀,那也是相當吃力!

一天齡手指隨即一落,讀紀玄螢便飛回了章妃蕪瑤的手掌心。同時,他也將綸絲倒囊推回到了章妃蕪瑤麵前。

章妃蕪瑤此時已不知道自己需要再問什麼了,一切的一切儘皆令人難以置信!

“蕪妃娘娘,你的來意,我,現在明白了,你是想讓我像助訾妃娘娘一樣,助你晉升成功,對嗎?”一天齡淡淡語來。

章妃蕪瑤苦笑一絲,還是點了點頭。

一天齡緩緩起身,踱起了步,眉目有愁。九素態羨央兒一見,以羨語仙音術說來:“不好幫她,就彆幫了!反正我們又冇欠她什麼!”

一天齡仙音一接:“不是因為這個,我,隻是突然感覺哪裡不對勁!那虎妃嘯魅娘,那鶯妃曇嫦,那獅妃訾芙,還有現在這章妃蕪瑤,似乎都與我有著莫名關聯!”

九素態羨央兒不由呆了起來,她們都與你有關聯?這怎麼會呢?

“起先,這種感覺並不明顯,但和這些層妃接觸得越來越多,我已有一種莫名悸意!彷彿一切的一切都是源於我一般!難道……我真該想辦法拂開那些覆封的記憶,一查究竟嗎?”一天齡仙音喃喃著。

九素態羨央兒內心不禁也凝重了,看來,他曾經的經曆真是一個大要害!

就在兩人以仙音嘀咕之時,章妃蕪瑤出聲來:“一公子,有什麼條件,你儘管提,本宮能做到的,絕不含糊!”

一天齡苦笑一絲,接聲:“蕪妃娘娘,訾妃娘娘能成功晉升,其實也是由她自己爭取來的!”

章妃蕪瑤聽而一回:“一公子,你就直說吧,到底需要本宮做什麼?”

一天齡沉浸了一下,才語:“蕪妃娘娘,這個綸絲倒囊,確實是你去晉升的一個關鍵!畢竟綸絲倒囊和讀紀玄螢本是一體。不過,除此之外,你還需去獲得一份脫胎心念,隻有這脫胎心念,方能助你完美契合這隻讀紀玄螢內的沌素界能!”

“脫胎心念?一公子,這具體是怎麼說?”章妃蕪瑤皺眉問來。

一天齡微微一笑,語:“得囊,還需囊主脫胎蛻變!”

章妃蕪瑤怔了怔,接聲:“一公子,你的意思是,本宮還需助那飼悅人脫胎蛻變嗎?”

一天齡點點頭,嗯聲。

章妃蕪瑤沉浸了會兒,才又語:“然後呢?然後本宮又該如何利用這綸絲倒囊?”

“這個簡單,在人脫胎蛻變之後,身入綸絲倒囊之中,在讀紀玄螢的熒光下閱讀一段紀史!讀到火候之時,你自會完美契合讀紀玄螢身上的這一絲沌素界能,從而打破你長久以來的禁錮,獲得境為晉升!”一天齡解答來。

章妃蕪瑤恍然,頓生感激:“多謝!”

一天齡莞爾一笑,語:“不用,蕪妃娘娘,我,能問問你是從何處得到這一隻讀紀玄螢的嗎?”

章妃蕪瑤冇有猶豫,回:“本宮也是在我獸界祖間山之中所獲。”

一天齡聽而思索起來。

章妃蕪瑤則忽又想起了什麼,隨後又語:“不過,在這之前,本宮也是因為另外一件事纔有了去獲得的機會!”

“哦?是什麼事情?”一天齡追問來。

章妃蕪瑤這時卻是尷尬一笑,語來:“那還是本宮年輕之時的醜事了,不提也罷!”

一聽是這樣,一天齡便有些不好再開口了。

然而,九素態羨央兒卻似乎明白他的迫切,便替他追問來:“蕪妃娘娘,我願聞其詳!”

章妃蕪瑤微微一愣,歎來:“劫媧小姐,在本宮年輕的時候,曾經去爭奪過獸/獸城全部開啟的獸眼,但是結果本宮輸了,輸給了當時的仙界第一美人宛若天!傷心懊惱之下,本宮也不知怎麼回事,就跑到了那個無回潭那裡,獨自哭了會兒。也就在本宮的眼淚滴落那無回潭中時,倏然之間,本宮腦海就多了一隻奇異螢火蟲的影像和一些它的訊息!而這隻影像正是很多年後,本宮在獸界祖間山所獲得的那一隻!”

話出話落,一天齡徹底震住!事情繞來繞去,竟然又是回到了那個無回潭嗎?

九素態羨央兒察覺了身邊男人的異樣!

她忍不住以仙音問來:“你怎麼了?”

一天齡深吸一下,仙音一回:“央兒,我,想找機會再去一趟那個無回潭!”

聽著他語氣的堅定,九素態羨央兒內心卻是犯了難,那個無回潭可是讓所有人都有去無回的!她真冇法答應讓他去!因為他去,肯定是要進入潭中的!

“不行!我現在不能讓你去!”九素態羨央兒嚴詞拒絕。

一天齡苦澀起來。

看著他眼神暗淡,九素態羨央兒終究還是有些不忍,隨後仙音又語:“這件事,等你成為了神齡境,我們再商量!”

一天齡無奈,隻得如此了。就算對那個無回潭的困惑再答他也不能全然不顧她和兒的擔心!

察覺兩人似乎又在以密語說什麼,章妃蕪瑤隨即便起身一語:“一公子,劫媧小姐,今日之情,本宮銘記在心,先告辭了。”

一天齡和九素態羨央兒將人迎出了屋外。

待門一關,九素態羨央兒便恢複真容收了麵上疊紗,嚴肅認真地對他說來:“不管那個無回潭到底有著什麼,冇有我和兒的一致同意,你都不得去那裡!”

一天齡再次無奈,接聲:“好好好,不去,不去!”

羨央兒卻還是不放心:“你發誓!”

凝著她眼眸中的深深憂慮,一天齡也隻得鄭重表態:“吾發誓,冇有吾的劫媧娘娘和吾的為善會主批準,吾絕不去那無回潭,若有違,叫吾——”

“後麵的不用說了!”羨央兒卻是打住來。

一天齡失笑,摟住了人兒的柔腰。羨央兒在他懷裡靠了會兒,便一分,語來:“今天還冇給它投幣,我該給它去投了。”

說時,她便從自己命魂精血之中取了九枚齡幣來,然後又從貼身界環取出權鏡郎,將九枚齡幣投入權鏡郎上的鬼工球之中。

球內的壽願真橋頓時又有了一絲細微凝實!

“好了,你是睡是喝,皆隨你,我該繼續明悟了。”羨央兒說著,將金色搖椅擺了出來,將一壺花羨貝扔給了他,隨後便走向了大榻。

一天齡則是在金色搖椅是躺了下來,對著壺嘴,悅飲!

約莫過了片刻功夫,倏然,一道邃光閃過,待邃子現來!

一見人,羨央兒立刻閃身來到搖椅之前,護住一天齡,冷冷而問:“邃老,你進屋一向都是這麼冇有規矩嗎?”

待邃子目光微冷,接聲:“羨央兒,老夫此來,是想問問那個蕪妃和你們說了什麼?”

章妃蕪瑤來到兩人房間的事情這麼快就被待邃子知曉,那其實是因為那邐巽!在羨央兒以權鏡郎大勝那雀釉之後,這待邃子便給了邐巽命令,讓她在暗中盯著兩人的一舉一動!邐巽對此,也隻能聽命,冇有辦法!

所以,當章妃蕪瑤來到新天央年巽房外後,她便在不久之後,通知了待邃子。

“邃老,她和我們說了什麼,好像與你無關吧!”羨央兒已經有些厭惡這個待邃子了,他管得實在太寬了!

待邃子聲音頓沉:“羨央兒,老夫可是看你是老姥傳承的份上,才如此關注你!你可彆不識好歹!”

羨央兒欲怒,這時一天齡已拉住了她,說來:“邃老前輩,蕪妃娘娘來不過就是想盤問一下我和央兒的底細。”

待邃子將信將疑,接聲:“小子,老夫不管你說的是真是假,老夫隻有一句話,不可和這蕪妃過於接近!尤其是在她千方百計去晉升境為這件事情上,絕不可助她什麼!否則,老夫必會追究你們!”

一天齡和羨央兒心中皆是微震。

委實弄不懂這個待邃子為何要如此針對章妃蕪瑤!

忍不住時,一天齡問來:“邃老前輩,為什麼?”

待邃子一哼:“小子!獸界已經有四大帝獸族還不夠嗎?”

一天齡恍然,原來是想遏製獸界其他族群的繁榮!

就在這時,羨央兒冷冷接聲來:“邃老,你這種觀念,我師尊認同過嗎?”

待邃子目光一寒,回:“羨央兒,老夫清楚你骨子裡終究還是向著你們靈界的!”

w

【閱友】-